古水

用音乐排遣孤独 以文艺对抗庸俗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子博云音乐歌单: 九夏樂音
Octet The Mullova Ensemble

舒伯特「F大调八重奏」
第五乐章: 小步舞曲
(Octet in F Major, D. 803: V. Menuetto)

        八重奏是乐器数量最多的室内乐形式之一,有弦乐(双弦四编制)、管乐(木管与铜管)及管弦乐(弦四与管乐组搭配低音乐器)八重奏等,门德尔松在16岁时创作的“Op. 20”属第一种,莫扎特的多部“小夜曲”和“嬉游曲”以及贝多芬的“Op. 103”则是为八件管乐器所写。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完成于1824年的「F大调八重奏」,当属管弦乐八重奏之典范了。
        该作受托于一位业余单簧管演奏家费迪南·特洛耶(Ferdinand Troyer 1780-1851),由于其同时又是贝多芬艺术赞助人鲁道夫大公的侍臣,故而对前者的作品非常熟悉且赞誉有加。珠玉在前,年轻的舒伯特自不敢轻慢,选了自己偶像29岁时创作的「降E大调七重奏」(Op. 20)为摹本,第二小提琴的加入,令弦乐声部更显盈亮丰满,六乐章的结构及速度表情,无不显露出对前人作品的模仿痕迹,调性上则选取了委托人所执乐器--巴塞特单簧管的本调,更突出了单簧管及木管乐器温暖深沉的音色特点。除却无处不在的隽永优美旋律,作曲家早年艺术歌曲之主题亦不时隐现于乐章中,令整部作品闪烁出含蓄而富诗意的美感,宛若一阕生命的辞章,静美中绽放出迷人的花蕊。
        推荐之第五乐章的演绎来自俄罗斯小提琴家Viktoria Mullova自组之室内乐团,清亮的弦乐与回耳的管乐在空间上的交叠对话,将听者带入夜曲般的静谧深邃意境中。

演奏: 穆洛娃室内乐团***
         (The Mullova Ensemble)

Götterdämmerung / Act 2 Orchester der Bayreuther Festspiele/Karl Böhm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瓦格纳 乐剧「诸神的黄昏」
序幕: 齐格弗里德的莱茵之旅
(Götterdämmerung, WWV 86D/Prologue: Siegfrieds Rheinfahrt)

        嘹亮的号角声自远处传来,黎明的曙光洒向神火围绕的荒山之巅,布伦希尔德从沉睡中苏醒,望着眼前高大威武的齐格弗里德,目光中流露出无限的爱意。英雄将从巨龙法夫纳处得到的指环寄作定情信物,布伦希尔德则唤出昔日的坐骑格拉尼作为回赠,一番柔情蜜意互道珍重后,齐格弗里德跨上神驹,飞越群山万壑,信马由缰,沿莱茵河一路而下,继续他的冒险,动人的骊歌回荡在寂寂幽谷,山脚下无畏的号角回应着爱人的叮嘱。
        “齐格弗里德的莱茵之旅”,三幕乐剧「诸神的黄昏」序幕场景乐段,紧随“命运三女神”预言主题之后,拉开了理查德·瓦格纳(Richard Wagner 1813.5.22-1883.2.13)「尼伯龙根的指环」四部曲末篇的帷幕。这套由作曲家亲自撰写剧本并完成全部配乐的史诗乐剧,从35岁构思草创至1874年“诸”剧定稿,历时26年,瓦格纳生前将之定义为“带前夜的节庆三日剧”,当代的连续演绎常需要16小时以上。故事依据北欧神话及日耳曼民间叙事诗改编,剧情和人物关系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作曲家的个人想象和主观意愿,其毕生探索的“主导动机”理念,在这部宣扬“爱情战胜贪欲,人性压倒神权”的浪漫主义巨制中得到了完美践行,两百多个主导动机藉正义与邪恶两条主线推动剧情发展,按下作曲家个人的哲学/人生观点不论,扣人心弦、气势磅礴的音乐无可争辩地营造出非凡的舞台效果及戏剧张力,其影响即便在百多年后的今天依然不减,令一代代音乐家、剧作家乃至瓦格纳音乐迷们将之奉为圭臬,膜拜终生。
        鉴于演出自己诸多乐剧所需的庞大乐队编制及音场效果,瓦格纳在其晚年,由其是“指环”剧相继完成后,一直筹划建造一座上演自己歌剧作品的专属剧院,得益于巴伐利亚大公路德维希二世的慷慨相助,这一愿望终于在1875年实现,有着巨大舞台及纵深乐池,同时可以保证场内每一位观众良好视野及听感的豪华剧院在巴伐利亚北部小镇拜罗伊特落成,因内部装潢及各种原因,揭幕首演又整整推迟了一年,8月13日,「莱茵的黄金」奏响了拜罗伊特音乐节的序曲,随后是「女武神」、「齐格弗里德」,象征旧秩序消亡,万物重焕新生的「诸神的黄昏」则在四天后为音乐节划上了辉煌的结句。推荐版本为1967年拜罗伊特音乐节上伯姆指挥的现场录音!

演奏: 拜罗伊特节日管弦乐团***  
         (Orchester der Bayreuther Festspiele) 
指挥: 卡尔·伯姆***  
         (Karl Böhm 1894.8.28-1981.8.14)

In Venice Albrecht Mayer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A. 马切洛「D小调双簧管协奏曲」
次乐章: 柔板

(A. Marcello: Oboe Concerto In D Minor, S D935 - II. Adagio) 

        这首为双簧管、弦乐及通奏低音所作的协奏曲,其原作者在问世后一直未有定论,而许多人对其旋律的认知是通过J. S. 巴赫的"BWV 974"--一部完成年份至少可以追溯至1715年前的键盘奏鸣曲。
        20世纪下半叶,亚历山德罗·马切洛(Alessandro Marcello 1673.2.1-1747.6.19)作为该曲原作者的事实基本为学界认同,古乐复兴运动亦逐渐还原其本真面目,绽放出巴洛克音律之美。作为与T. 阿尔比诺尼及A. 维瓦尔第同时代的音乐家,A. 马切洛之父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议员,优越的家境使得其在创作上无须迎合潮流从而拥有更多的自由度,加之喜欢以化名出版作品之习惯,令其在当时乃至今日的名气都不及前两位。这部协奏曲最初便是被维瓦尔第改编,又很快为巴赫慧眼发掘并移植到键盘演奏中,“音乐之父”及其作品的复兴,也无意中令这阕鲜为人知的鸿古余音重现光华。
        次乐章,传统意大利协奏曲的慢拍,柔缓中略带忧郁的乐句仿若水波不兴的瀉湖,映出飞鸟之翼和落霞之晖,威尼斯“静谧之城”的气质更在寂寂音符中窃窃流露。BPO双簧管首席Albrecht Mayer与古乐团体NSE的绝妙演绎,更令双耳与心灵徜徉于静美天地中。

双簧管: 阿尔布莱希特·梅耶***
           (Albrecht Mayer)
协奏: 新季合奏
***
        (New Seasons Ensemble)

Bonus: BWV 974演绎录音(点击聆听)

Man of La Mancha (2002 Broadway Revival Cast) Various Artists

英语唱词(中文意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Hear me now, O thou bleak and unbearable world
众人听着 人间已昏暗无光
Thou are base and debauched as can be
尔等小民 灵魂皆卑贱肮脏
And a knight with his banners all bravely unfurled
有位骑士 正挥舞手中长枪
Now hurls down his gauntlet to thee!
仗剑天涯 行仁义除暴安良
I am I, Don Quixote, the Lord of La Mancha
在下正是 堂吉诃德 拉曼查的领主
My destiny calls and I go
命运唤我披上戎装
And the wild winds of fortune will carry me onward
迎着狂风展开臂膀
Oh, whithersoever they blow
无计东西信马由缰
Whithersoever they blow, onward to glory I go
惟以荣耀指引方向
I'm Sancho, yes, I'm Sancho
卑职正是 桑丘大人 无名小卒一枚
I'll follow my master till the end
我将追随主人 誓不回头
I'll tell all the world proudly
士为知己者死 夫复何求 
I'm his squire, I'm his friend
我是他的侍从 更是战友
Hear me heathens and wizards and serpents of sin
尔等蝼蚁鼠辈俯首听命
All your dastardly doings are past
休再继续往日卑劣行径
For a holy endeavor is now to begin
圣战号角一呼百应
And virtue shall triumph at last
正义之师终将得胜
I am I, Don Quixote, the Lord of La Mancha
(I'm Sancho, yes, I'm Sancho)
在下正是 堂吉诃德 拉曼查的领主
(卑职正是 桑丘大人 无名小卒一枚)
My destiny calls and I go
(I'll follow my master till the end)
命运催我扬鞭策马
(还有我的毛驴殿后)
Oh, whithersoever they blow
(I'm his squire, I'm his friend)
风雨征途何足惧怕
(一路有我这个帮手)
And the wild winds of fortune will carry me onward
(I'll tell all the world proudly)
邪恶被我踩在脚下
(欲向世界发出怒吼)
Whithersoever they blow, onward to glory we go
向着荣耀一路进发

        1964年首演的百老汇音乐剧「我,堂吉诃德」(Man of La Mancha),对Dale Wasserman的同名电视剧本作了情节延展和扩充,以“戏中戏”的形式,将塞万提斯笔下堂吉诃德的骑士经历同其虚构的创作过程相结合,使经典文学作品突破文字囹圄和时代局限,具有了更为丰满的人物形象和鲜活的现实含义。全剧音乐由Mitch Leigh作曲,Joe Darion填写唱词。
        16世纪晚期,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及其男仆因藐视教会而获罪,羁押等待审判期间,受囚犯欺辱并被掠走财物,为保全「堂吉诃德」的手稿,他提出亲身演绎剧作以换取众囚犯的认可,于是一幕虚幻的游侠传奇在昏暗的地牢中上演了......推荐唱段为堂吉诃德同桑丘出发前的一段慷慨陈词,正气凛然伴着插科打诨,甚是滑稽可笑!

Saint-Saëns: Piano Quartet; Piano Quintet; Barcarolle Fine Arts Quartet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圣桑「F大调船歌」
(Barcarolle in F Major, Op. 108)

        相较于管弦乐和歌剧,室内乐在卡米尔·圣桑(Camille Saint-Saëns 1835.10.9-1921.12.16)的音乐作品中地位略显逊色,虽涵盖了各种器乐组合形式,艺术性上也获评甚高,却常居于古典曲目的象牙塔尖,语境高远而和者疏寥,最为后世熟知并喜爱的倒是被作曲家讽作缺乏严谨音乐性,而在其有生之年禁止上演的「动物狂欢节」。
        完成于1898年的"Op. 108",最初是一部为小提琴、大提琴、簧风琴(或管风琴)及钢琴而作的单乐章四重奏,圣桑本人在作品首演时弹奏簧风琴,多年后的钢琴四重奏改编版则完全顺应了20世纪的器乐演奏样式。“船歌”的标题得于该曲6/8拍的匀速节奏与舒缓表情,钢琴的连续琶音宛若水波荡漾,映出远处渐渐明晰的晨辉,弦乐的进入则描绘出“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动人画面,声部间的温柔缠绵和相互交织,蕴含着思绪最微妙的起伏与变化,明丽典雅中透着一抹淡淡的哀愁,桨声划过耳际之时,惆怅之情已然转入“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之纯美意境......
        Rudolf Serkin女弟子Cristina Ortiz早年求学法国,对肖邦等浪漫派键盘作品之诠释自有独到一面,这张圣桑室内乐专辑,是她与来自芝加哥的Fine Arts Quartet珠联璧合之作,法国音乐的婉约典雅尽收流畅乐句中,令人心醉不已。

演奏: 艺术四重奏团***
        (Fine Arts Quartet)
钢琴: 克里斯蒂娜·奥蒂兹***
        (Cristina Ortiz)

Marin Marais - Images Mieneke van der Velden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马兰·马雷「D小调组曲」
末乐章: 回旋式舞曲
(Pièces en ré mineur: IV. Ballet en rondeau)

        维奥尔琴(viol)最早出现于15世纪的西班牙,很快便以其优美醇厚的音色风靡欧陆,成为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时期最为重要的擦弦乐器之一。“太阳王”路易十四对维奥尔琴之钟爱,令这种乐器成为法兰西尊贵高雅气质的象征,同小提琴所代表之意大利文化相对应。为投君王所好,众多演奏家及音乐作品亦相继涌现,马兰·马雷(Marin Marais 1656.5.31-1728.8.15)便是巴洛克以降最有建树的维奥尔琴演奏家。
        跟随吕利(Jean-Baptiste Lully 1632.11.28-1687.3.22)学习作曲的同时,师从哥伦布(Monsieur de Sainte-Colombe c. 1640-1700)研习维奥尔琴演奏法,马雷在20岁时便被招入凡尔赛宫任琴师,三年后便以出色的技艺升为御前琴师。创作方面,马雷对歌剧、宗教音乐均有涉猎,而以五卷维奥尔琴作品集为其赢得盛名,从早期的无伴奏形式,到加入通奏低音(通常是双颈鲁特琴)声部的duo及多声部trio,从无标题的舞曲序列,到注有各类标题的组曲,马雷用大半生的时间,逐步完善且拓展了这一古老乐器的演奏技巧及艺术表现力,使其影响在18世纪初达到最辉煌的顶峰。
        这首回旋体舞曲出自马雷1701年完成的第二卷曲集之第一组曲,以当时甚为流行的宫廷舞曲节拍构成整曲的主基调,维奥尔琴作旋律表述,双颈鲁特琴辅以低音伴奏,从容而深沉的乐句行进中,教人感受到浓郁的复古情调和雅致韵味,大有一番法式洛可可的极致华丽与精美。两位来自荷兰的演奏家,以时代乐器的默契合作,再现了三百年前宫廷音乐的奢华魅力!

维奥尔琴: 米涅克·凡·德·维尔登***
               (Mieneke van der Velden)
双颈鲁特琴: 弗雷德·雅各布斯***
                   (Fred Jacobs)

The Magic Of Manuel Manuel & The Music Of The Mountains

你或心系远方
早已将这旧爱遗忘
我却情锁云窗
依然把你念在心上
众人好奇思量
谓我何以独守鸳帐
情路曲折漫长
不免孤寂左右凄惘
生命再逢曙光
为你把心寄我手掌
曾将寂寞饱尝
阴影尾随好似魍魉
昼夜无处躲藏
却也未曾令我沮丧
而今你在身旁
予我注入爱之能量
你的所思所想
将我生命层层点亮
抚平忧伤 退却彷徨
心中渴望 纵情释放
镜阅人生素章
驷之过隙一梦黄粱
世事沧桑 皆悉无常
江湖深广 莫如相忘
昔日一醉疏狂
怎奈今朝情深一往

音乐: 而我如此爱你(And I Love You So)
作曲: 唐·麦克林(Don Mclean)
原唱: 唐·麦克林 
(点击聆听)
改编: 杰夫·洛夫(Geoff Love 1917.9.4-1991.7.8)
演奏: 曼努埃尔与他的群山音乐
        (Manuel and his Music of the Mountains)
文案: © 古水(严禁盗用或站外转载)

Giovincello Edgar Moreau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普拉蒂「D大调大提琴协奏曲」
首乐章: 快板
(Cello Concerto in D: I. Allegro)

        18世纪上半叶,启蒙运动的理性之光播入各个艺术领域,摒弃繁复夸张,崇尚精致优雅的“华丽风格”取代老旧的巴洛克风格,渐成音乐创作之主流,一大批深受复调音乐熏染的作曲家在传承对位技法之同时,越来越重视和声表现及织体变化,音乐的思想性逐步融入到旋律语言,理性与感性臻于统一。
        乔瓦尼·贝尼代托·普拉蒂(Giovanni Benedetto Platti 1697.7.9-1763.1.11)出生于威尼斯共和国的帕多瓦,从师承关系和创作风格来看,系威尼斯乐派之嫡脉,A. L. Vivaldi、T. G. Albinoni和Marcello兄弟都是他的音乐领路人。擅长双簧管、小提琴的普拉蒂同时也是一位出色的男高音兼音乐教师,这点令他在维尔茨堡宫廷任职期间尤为受用,不仅赢得雇主青睐,更为其带来可观收益,据说当时一名乐正月俸还不及他的一半。作曲方面,器乐与声乐形式,世俗和宗教体裁,普拉蒂均有涉猎。这部大提琴协奏曲遵循快-慢-快的意大利三乐章协奏曲传统,主题清晰,节奏明快,具有显而易见的早期古典主义特征,与C. P. E. Bach诸多同类作品有着相仿表现技巧之同时,隐约让人听出些许海顿的韵味!
        推荐这版演绎出自90后法国大提琴新锐Edgar Moreau于2015年在Warner推出的新专“Giovincello”,五位作曲家的Cello作品,鲜活再现了从巴洛克晚期至古典黄金时期协奏曲风格的演化和蜕变。

大提琴: 埃德加·莫罗**
           (Edgar Moreau)
协奏: 金苹果古乐团***
        (Il Pomo d'Oro)
指挥: 里卡多·米纳西***
        (Riccardo Minasi)

Mozart: Complete Piano Sonatas Fazil Say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莫扎特「A大调第11号钢琴奏鸣曲」
首乐章: 优雅的行板-主题及变奏
(Piano Sonata No. 11 in A, K. 331: I. Andante grazioso-Tema con Variazioni)

        相较于其他乐曲体裁,钢琴奏鸣曲更显私密,展示演奏技巧之同时亦可表露心绪,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的18部钢奏,则以其醇美如歌的旋律诉说着对人生的感悟与态度。
        “K. 331”,因其土耳其风格(Alla Turca)的末乐章而著名,常与同年完成之K. 330及K. 332并列为作曲家最受人喜爱之钢奏。摆脱大主教羁束并在维也纳声誉日隆的莫扎特,怀着与康斯坦策新婚的喜悦,将对生命的感恩之情自然流露于笔端,每个音符都像蘸着清晨的露珠,在阳光下晶莹闪烁,翩翩起舞。首乐章,一改传统的奏鸣曲式快板,行板曲速之上,一段简单的主题藉由节奏及音色之变化,演绎出或急或缓,忽明忽暗,激越与柔和,喧闹与静谧互相交迭的六段变奏,宛若棱镜每个切面所折射出的光谱,因交相辉映而愈显璀璨瑰丽,却在光芒散尽后终归朴实无华之本色,发自肺腑的乐思如此,人生之真味何尝不如斯?
        土耳其钢琴家Fazıl Say被乐界盛赞为“21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天才及艺术家”,除了擅长键盘独奏、协奏、管弦乐及室内乐等多种演绎形式,在作曲及推广本民族音乐上亦颇多建树,其指尖的莫扎特独得一份神韵天成之灵气,自然而不造作,灵动中显亲切,细腻的触键与装饰音变化,将莫扎特音乐中的敏感多变栩栩再现。

演奏: 法佐·赛伊***  
        (Fazıl Say)

Shostakovich under Stalin's Shadow - Symphonies Nos. 5, 8 & 9; Suite from "Hamlet" (Live)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Andris Nelsons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肖斯塔科维奇「哈姆雷特组曲」
第九段: 奥菲利亚之歌
(Hamlet Suite, Op.32a - Ophelia's Song)

        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Dmitri Shostakovich 1906.9.25-1975.8.9)共为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创作过两套音乐,即1932年的同名戏剧配乐(Op. 32)和1964年的同名电影配乐(Op. 116),虽非作曲家扛鼎之作,却都以组曲形式留下过录音。
        “Op.32”是老肖在列宁格勒青年剧院工作期间的创作,虽在风格和配器上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与时代烙印,激情与西方作曲技法碰撞出的火花,仍为这部悲剧在音乐层面添上动人一笔。这首“奥菲利亚之歌”曲调清新且尤显俏皮,描绘出莎翁笔下这位风华绝代女性的纯真善良和对爱情之一往情深,隐喻出黑暗时代中人性的一丝曙光,亦暗示出其保守懦弱性格而导致的令人扼腕之命运。
         创作上的自由度,使这部配乐呈现出与肖斯塔科维奇众多矛盾、怪诞的管弦乐作品所不同的一面,音乐元素的多样性无疑来自于作曲家在古典、浪漫与现代理念中的抉择和取舍。

演奏: 波士顿交响乐团***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安德列斯·尼尔森斯***
        (Andris Nelsons)

更多肖斯塔科维奇管弦乐作品:

曲目1        曲目2        曲目3

Dreamcatcher Secret Garden


枕簟暑风消,帘幕秋风动。
月到夜来愁处明,只照团衾凤。

去意杳无凭,别语愁难送。
一纸鱼笺枕底香,且做新来梦。

音乐: 追梦人(Dreamcatcher)
演绎: 神秘园(Secret Garden)
作曲: 罗尔夫·勒夫兰(Rolf Løvland)
诗词: 卜算子
词作: 程垓(南宋)

Arvo Pärt: Adam's Lament Tõnu Kaljuste/Estonian Philharmonic Chamber Choir/Tallinn Chamber Orchestr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帕特「爱沙尼亚摇篮曲」  
(Pärt: Estonian Lullaby)

----------------------------------

人声天籁,数羊神曲!

----------------------------------

演唱: 爱沙尼亚爱乐室内合唱团*** 
        (Estonian Philharmonic Chamber Choir)
伴奏: 塔林室内乐团*** 
        (Tallinn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托努·卡尔加斯特*** 
        (Tõnu Kaljuste)

Arvo Pärt: Adam's Lament Tõnu Kaljuste/Estonian Philharmonic Chamber Choir/Tallinn Chamber Orchestr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帕特「爱沙尼亚摇篮曲」  
(Pärt: Estonian Lullaby)

----------------------------------

人声天籁,数羊神曲!

----------------------------------

演唱: 爱沙尼亚爱乐室内合唱团*** 
        (Estonian Philharmonic Chamber Choir)
伴奏: 塔林室内乐团*** 
        (Tallinn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托努·卡尔加斯特*** 
        (Tõnu Kaljuste)

Vivaldi: Concerti per flauto Maurice Steger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D大调“金翅雀”协奏曲」
首乐章: 快板
(Concerto 'Il gardellino' in D Major, RV 90: I. Allegro)

        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对协奏曲形式的发展及其曲目的扩充,可谓居功至伟,几百部的庞大数量几乎囊括了巴洛克时期所有的旋律乐器,形式上更是从多件(独奏)乐器的大协奏曲延伸到单件(独奏)乐器协奏曲,而后者更领古典协奏曲潮流之先,成为其后乃至当今协奏曲体裁的主要形式。
        这首为四件旋律乐器及通奏低音而作的协奏曲RV 90,乃是维瓦尔第长笛协奏曲名篇“金翅雀”(RV 428)之改编版,鉴于后者1728年在荷兰的成功出版(OP. 10/3),作曲家遂将之以大协奏曲形式重构,巴洛克直笛取代原作中的独奏横笛,同时以双簧管及小提琴共同渲染高音部,低音大管及大键琴作低音衬托,直笛的音色明亮通透,酷似金翅雀悦耳的啼鸣,久久回荡不绝于耳,木管乐器特有之田园音效,又让人恍如置身陌上林间,感受一份清新舒畅与自在闲适。
        该版由70后瑞士直笛演奏家Maurice Steger同古乐团体I Barocchisti的合作专辑,音效出众,本真味浓郁,大力推荐!

直笛: 莫里斯·史蒂格***
        (Maurice Steger)
协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
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

昆曲 梁祝 群星

九夏樂音:

臨别離
含羞致語殷勤講
聲聲是衷心非遐想
梁兄 托付你九妹嬌孃
正是我三生希望
婚娶事切勿輕拖宕
不應畏 那霜風淒緊江河廣
須知道托香腮
倚遍囬廊
祗等待共花燭
同入羅帳
到那時兩情歡愛

地久天

這厢是情愫暗生,假作紅孃,欲把情郎探 。
那方卻心寄功名,不識粉妝,祗許金蘭念 。
誰知曉天妒鴛盟,織女牛郎,竟鑄生死怨 。
留世間萬般柔情,千古絶唱,淒美雙蝶戀 。

唱段: 十八相送(普天樂)--昆曲《梁祝》
演唱: 龔隱雷(祝英臺)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