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用音乐排遣孤独 以文艺对抗庸俗
有观点的古典音乐推荐与评论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COPLAND: Clarinet Concerto / GOULD: Spirituals / SCHUMAN: Symphony No. 5 Charles Neidich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科普兰「单簧管协奏曲」
首乐章: 柔缓而富表情的
(Copland: Clarinet Concerto - I. Slowly and expressively)

        20世纪初爵士乐浪潮冲击下的美国,继承自欧洲的严肃音乐不断受到挑战,一大批融合了黑人、流行乃至序列音乐元素的作品在这片新大陆纷纷涌现,与传统古典乐形成鲜明反差的同时,渐渐描绘出美国音乐的宏伟版图。
       阿隆·科普兰(Aaron Copland 1900.11.14-1990.12.2)的「单簧管协奏曲」完成于1947-1949年间,受美国爵士乐大佬/黑管演奏家本尼·古德曼(Benny Goodman 1909-1986)委托而作。与其20多年前的「钢琴协奏曲」一样,作品充满了爵士乐元素与多调性对位技法,室内乐队编制中加入了竖琴与钢琴,这在古今同体裁作品中可谓独树一帜。有别于传统古典协奏曲三乐章结构,卡普兰仅以一段独奏乐器华彩串联起首尾乐章意趣迥然的音乐情绪,却展现出浑然一体而又绚丽多变的听觉效果。
        首乐章,抒情而略带含蓄的乐句欲言又止地诉说着一份喜忧参半的情感,弦乐与单簧管轻声应和出夜色般迷离的思绪,隐隐中似在轻叹内心的孤寂与凄清,而这或是影射华丽现实下的自我疏离和遗世独立,委婉中浸透了苦涩伤感的语气,教人不忍卒听却又沉湎其中。自由的华彩部在速度、节奏及情绪上引出诙谐气质的末乐章,钢琴与竖琴节奏感强烈的敲击,俨然有爵士打击乐之音效,更暗示了作曲家对古巴音乐元素的情有独钟,游离于调性边缘的主题切换,很快在明快的C大调尾声中收束整部作品。
        拥有该作两年专属演出权的古德曼显然是感知到了作品的难度,迟迟未安排首演,在其最终修订的演出谱上,亦作了多处修改以降低难度,末乐章尾声处的炫技段落甚至被钢琴声部代劳,然而,演出的反响仍然出乎意料,以至整个20世纪乃至今日,都将这部协奏曲作为单簧管曲目中的经典,长演不衰。推荐的版本是美国黑管名家Charles Neidich在本世纪的演录,版本为作品48年初稿,coda部绚丽的高难度独奏演绎绝对听着过瘾,Turovsky棒下的丰盈弦乐音色亦为该版增色不少!

独奏: 查尔斯·奈迪什***  
        (Charles Neidich) 
协奏: 蒙特利尔音乐家室内乐团***  
        (I Musici de Montreal) 
指挥: 尤里·图洛夫斯基***  
        (Yuli Turovsky 1939.6.7-2013.1.15)

Il matrimonio segreto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Daniel Barenboim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奇马罗萨 歌剧「秘婚记」序曲

(Cimarosa: Il matrimonio segreto - Sinfonia)

        杰罗尼莫老爷的两位千金都到了待嫁的年龄,他委托年轻能干的律师波利诺张罗大小姐艾莉瑟塔的婚事,舅爷正是能给自己女儿带来高贵身份的罗宾逊伯爵。不想,觊觎对方丰厚嫁妆的伯爵却对美丽乖巧的二小姐卡罗琳娜一见倾心,宁可减收一半嫁妆亦要抱得美人归,这可急坏了早已同波利诺私定终身的卡罗琳娜,更让感觉被耍弄的姐姐大发雷霆,然而贪财又爱面子的老爷却对伯爵的建议暗暗窃喜。心烦意乱又不敢声张的波利诺只得求助老爷的妹妹—老姑娘菲达玛,却被其借机表露爱意,令其更不知所措。一大家子人闹哄哄地登场后,各自怀着喜悦与不安,眼看事情无法收场之际,秘婚的小两口不得已向父亲(岳父)道出实情,感到颜面尽失的老爷气急败坏,此时伯爵上前规劝并诚意牵起了姐姐艾莉瑟塔的手,表示愿意履行婚约,眼看木已成舟,倔强的杰罗尼莫便也接受了事实,两对新人携手走入教堂,剧终。
        意大利作曲家多梅尼克·奇马罗萨(Domenico Cimarosa 1749.12.17-1801.1.11)完成与1792年的二幕喜歌剧「秘婚记」,是其一生最重要且至今仍长演不衰的作品。故事改编自英国作家乔治·科尔曼同大卫·盖瑞克共同创作的同名戏剧,受奥地利皇帝利奥波德二世(Leopold II)盛情邀请,该剧在霍夫堡皇家剧院首演,当即受到封赏并要求返场。从此这部作品也风靡整个欧陆,成为莫扎特之后,罗西尼之前最为重要的喜歌剧作品,威尔第将之称为“古今喜歌剧之标准范本”。推荐整剧的序曲,按照当时的习惯仍被冠以"sinfonia",紧凑的结构缀以欢快的情绪,俨然带有许多莫扎特歌剧的影子,却也在冥冥中预示着意大利歌剧艺术的复兴与回归。

演奏: 英国室内乐团***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Daniel Barenboim)

Vivi Felice Adeline de Preissac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D. 斯卡拉蒂「A大调键盘奏鸣曲」
(D. Scarlatti: Keyboard Sonata in A Major, K. 209)

        1719年冬,身负当时欧陆最出色大键琴演奏家之名的多梅尼克·斯卡拉蒂(Domenico Scarlatti 1685.10.26-1757.7.23)受雇成为葡萄牙国王的宫廷琴师,并兼任公主芭芭拉(Maria Magdalena Barbara 1711-1758)的音乐私教。十年后,葡西两国欲藉王室联姻巩固政治联盟,才艺过人,内外兼修的芭芭拉下嫁西班牙王储费迪南。深宫冷榻、勾心斗角的太子妃生活无疑让年轻的公主倍感寂寥,于是,一纸教令将久已去职还乡的斯卡拉蒂召至马德里,重续师徒情缘。
        自幼喜爱音律,深得老师真传的芭芭拉,常在潜邸自娱自乐地展示自己的指尖造诣,曼妙的音律和雅致的情趣也渐渐感染了王储,以至在两人正式即位后,偌大的阿兰胡埃兹宫成了一座华丽的音乐殿堂,琴音袅袅,仙乐飘飘,皇后殿下的非凡琴艺连同其不俗的辅政能力一道,引得众臣连连赞叹。555部为键盘乐器谱写的单乐章奏鸣曲,正是斯卡拉蒂为满足自己这位“嫡传”女弟子频繁而大量的练习及演奏需求而作。传统巴洛克音乐技法俨然让位于注重表现的洛可可风潮,强调理性内涵的古典主义音乐理念亦在自由流动的和声线条下悄悄孕育。
        受六弦琴文化的影响,斯卡拉蒂的奏鸣曲大都在和声及音色表现上带有诸多西班牙吉他演奏特征,无处不在的民间音乐元素更为其作品贴上显著的异域标签。自亚平宁到伊比利亚,从那不勒斯至安达卢西亚,阳光伴随海风,盛夏追逐严冬,意大利人笔下明媚清新之调却终未曾改变。
        与名目繁多的吉他、大键琴或早期钢琴录音相比,这版竖琴改编演绎的斯卡拉蒂奏鸣曲选集实属罕见,空灵而富流动感的琴弦共振,于夏夜里静心赏来,自有让“炎海变清凉”之神奇魔力。

演奏: 阿德琳·德·普雷萨克***
        (Adeline de Preissac)

Bach:Werke aus dem "Notenbüchlein für Anna M. Bach Elly Ameling/Johann Sebastian Bach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施托尔策/巴赫「你在我身旁」
(Bist du bei mir, BWV 508 - Arranged from Aria by G. H. Stölzel)

        这首辅以通奏低音的声乐曲「你在我身旁」,因其最早收录于J. S. 巴赫续弦安娜·玛德琳娜的音乐笔记第二卷,而在近两个世纪里一直以巴赫作品BWV 508传世。1915年,连同该曲在内的五首咏叹调乐队谱手稿现世于柏林,1718年首演歌剧「狄俄墨德斯」(Diomedes)的出处终于大白天下,而其真实的曲作者,正是巴赫同时代人戈特弗里德·海因里希·施托尔策(Gottfried Heinrich Stölzel 1690.1.13-1749.11.27),一位有着过人才思、丰沛灵感且多产的巴洛克作曲家。 
        优美深情的旋律上,是向爱人的真情吐露,宁静肃穆的气氛中,更诉说着对主的虔诚仰慕。舞台上的经典唱段打动了当时的听众无数,令其传入千家万户,更被巴赫改编为这阕著名的康塔塔,作为爱的礼物,献给自己的贤内助。岁月的年轮历经了三百个春秋,多少音乐作品及作曲家被人遗忘,巴赫音乐与巴洛克文艺的复兴,让现代人在时光的缝隙里巧遇那个时代最隽永迷人的声音,一瞥惊鸿之余,不禁感叹经典永存,更感恩主之荣光永耀。

唱词大意:
若你在我身旁  我将充满喜乐
坦然面对死亡  走向安息之所
爱意驱走孤独  幸福冲淡寂寞
于你怀中睡去  死生不再契阔

演唱: 艾莉·埃默琳*** 
        (Elly Ameling)
伴奏: 古斯塔夫·莱昂哈特*** 
        (Gustav Leonhardt 1928.5.30-2012.1.16)

Music from the Suitcase: A Collection of Russian Miniatures Yevgeny Kutik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A. 鲁宾斯坦「降E大调浪漫曲」 
(Romance in E-flat Major, Op. 44/1)

        安东·鲁宾斯坦(Anton Rubinstein 1829.11.28-1894.11.20)是19世纪下半叶俄罗斯杰出的钢琴家、指挥家、作曲家及音乐教育家。作为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创始人和莫斯科音乐学院的联合缔造者(与其弟弟尼古拉·鲁宾斯坦),鲁宾斯坦将欧洲音乐教育体制同本国传统相结合,首开国内音乐教育之先河。
        早年学习钢琴并以精湛琴艺扬名欧洲的鲁宾斯坦,曾被当时的欧洲评论界誉为“继李斯特之后最伟大的钢琴家”,而隐藏在其"演奏家"和"教育家"光环下体裁广泛,数量繁多的音乐作品,却常被后世遗忘。在继承德奥严谨风格之上追求通俗性与世界性,同时融入鲜明个性,乃其音乐之最大特点。这首“浪漫曲”出自题为「圣彼得堡晚会」的六首钢琴小品之开头曲,完成于1859年,时逢作曲家刚结束四年的欧洲巡演归来,熟悉的景致和亲切的乡音,慰藉着游子疲惫的身心,宁静而优美的旋律犹如暮色中的一抹晚霞,氤氲着淡淡哀愁,中庸的行板收束起浪漫曲的自由结构,不时出现的小二度叹息主题,委婉诉说着萦绕心底的那份感伤情怀......
        与原作钢琴版和填入普希金诗节的声乐版相比,小提琴改编版更好地发挥了高音弦乐器的歌唱性特质,为这首迷人的器乐小品添上一笔情感润色。

小提琴: 叶甫根尼·库蒂克** 
           (Yevgeny Kutik
钢琴: 蒂莫西·博萨斯** 
        (Timothy Bozarth)

Mozart & Nielsen: Flute Concertos Jaime Martín、Wolfgang Amadeus Mozart、Juliette Bausor、Royal Northern Sinfonia

莫扎特「C大调行板」
(Andante for Flute in C Major, K. 315)

        为长笛与乐队所作的「C大调行板」,完成于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以自由人身份前往巴黎谋职期间。创作动机或是用作其前一年委约作品「G大调长笛协奏曲」(K. 313)慢乐章之替补(委托人费迪南·德·让对原柔板乐章不甚满意),亦或是另一部未完成协奏曲之初稿。
        虽得以暂时摆脱萨尔茨堡教廷乏味而令人窒息的氛围,苦乐参半的求职之旅仍教弱冠之年的莫扎特品尝到了人世的艰辛与喜悦。尽管在其音乐中依然洒遍阳光,缀满甘露,听尽鸟鸣,却也让人隐隐闻到“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的内心絮语。行板中笛子的明亮音色在乐队温和轻柔之衬托下,仿佛第一缕晨岚,略显慵懒又携着兰草芬芳,抚触疲倦身心,远避尘世烦嚣,简单的主题陈述所流露出之纯朴与率真,更如一剂良方,予无数心灵藉以疗伤。
        新生代长笛演奏家Juliette Bausor于2016年受聘成为伦敦爱乐乐团(LPO)首席,兰心蕙质间出众的艺术感染力,正预示着当今古典界新生力量的发展方向。在这版她与老东家RNS合作录制的最新专辑中,女性独有的温婉细腻将莫氏性格中的敏感特质悉数捕捉,长笛演奏出身的指挥更是默契地率乐队为乐曲作宁静设色。

独奏: 朱丽叶·鲍瑟***
         (Juliette Bausor)
协奏: 皇家北方交响乐团**
         (Royal Northern Sinfonia)
指挥: 杰米·马丁**
         (Jaime Martín)

Bonus: K. 313延展聆听

Brahms: Symphony No. 4 in E minor, Op. 98 Wiener Philharmonik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勃拉姆斯「E小调第四交响曲」
末乐章: 有力而热情的快板
(Symphony No. 4 in E Minor, Op. 98 - IV. Allegro energico e passionato)

        天命之年的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已然无需再为继承贝多芬古典主义的衣钵而克己慎独,43岁时方告完成的“第一交响曲”,让他直接站上了大师的神坛,在浪漫主义席卷整个欧洲的浪潮中,他仍执著坚守着传统理念,气若幽兰,心如磐石。到了1884年构思“第四交响曲”时,作曲家显然已能将心境超脱于自身处境之外,不为当下情绪及周遭环境所左右,在生命的维度上用音符凝成的旋律之光来洞悉自我,观照心灵。
        末乐章开头浓重的悲剧色彩俨然是对首乐章情绪之呼应,更将整部作品定格在凝重肃穆的主基调上。尽管不苟言笑的北德佬亦会在优美抒情的慢乐章中融入迷人的奥地利乡村图景和内心对于宁谧安逸的渴望,同时在谐谑曲中罕见而又出人意料地将明媚热烈的情绪宣泄一番,骨子里的坚毅个性和忧郁气质仍在末乐章中势不可挡地收束起几近蔓延的乐观与确幸,代之以夹杂着压抑的呐喊、隐含着悲怆的决绝,撕心裂肺,惊心动魄,却终归秉持一份理性与克制,悲天悯人的情感底色上,是之于自我存在的悲壮表述,更是对死生的深邃思索和终极拷问......
        勃拉姆斯的创作习惯及个性在这部被后世誉为其“最伟大”的交响曲中淋漓俱现,三、四乐章是在听取了好友意见后于次年夏天才完成,作曲家的严谨个性丝毫未经岁月磨砺,而对前人乐思及技法的孜孜探求,使其有意无意地将中古调式及音乐素材融入到整部作品中,进而为之染上悲凉而显古雅之色彩。从第二乐章“弗里吉安”调式的引子部,到三乐章省略再现部的奏鸣曲式结构,再到末乐章中直接引入巴赫康塔塔(BWV 150)之末段“夏空”主题,同时缀以勃拉姆斯擅用的连续变奏处理,将音乐中的明暗与冲突,以丰富而辉煌的管弦乐音色铺陈、渲染并奏响古典时代的最强尾音。
        恰逢已故奥地利指挥大师小克莱伯生辰纪念,推荐这版在其50岁时执棒VPO的录音,也是广受评论赞誉和爱乐者推崇的一个诠释,两人相仿的年纪和同样不事张扬的性格,让这部“勃四”呈现出成熟而令人信服的聆听效果与情感色彩。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卡洛斯·克莱伯***  
        (Carlos Kleiber 1930.7.3-2004.7.13)

Violin Concerto No.2 in E, BWV 1042 Anne-Sophie Mutter/Trondheim Soloists

*Bach 330* --102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巴赫「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末乐章: 甚快板
(Violin Concerto in E, BWV 1042 - III. Allegro assai)

        或许没人真正清楚,J. S. 巴赫一共为小提琴写了多少部协奏曲。在那个意大利式协奏曲居绝对主导的时代,科雷利的小协无疑具有开创性地位及影响力,而写下几百部协奏曲的维瓦尔第,更是定义了该种体裁的“威尼斯”样式,让无数同侪从中汲取灵感,却又昙花一现般地湮没于岁月风尘,19世纪对巴赫作品的第一次复兴,才让他那些珍贵的作品苏醒并重焕光彩。
        「E大调小协」,常被编序为巴赫小协第二号,鉴于手稿的遗失,当代学者对其断代仍存争议,主张科滕宫廷及偏向莱比锡音乐社的各执一词,前者自有雇主对器乐曲偏好之渊源,后者则有著名的大键琴改编曲(BWV 1054)为依据。意式协奏曲快慢快的构架上,巴赫仍尽其所能发挥了独奏乐器的主题表现力与乐队的和声丰沛性。首乐章主题再现部的润色独具巴赫咏叹调之美感;慢乐章中独奏乐器流畅且具沉思气质的吟诵同低音部主题的呼应,亦是作曲家个性之完美写照;生机勃发的末乐章借用快步舞(passepied)节拍,主奏与协奏部的对句式演进中呈现出回旋曲般的聆听感受,自然而显和谐意趣,这种广泛出现在莫扎特作品中的手法,在巴洛克时期确属罕见了。
        选择今天生日的小提琴女神Anne-Sophie Mutter在08年的录音版本,其演绎继承了德奥小提琴学派的严谨内敛与沉稳大气,无懈可击的技巧下亦不难感受她的成熟气质与迷人魅力,从巴洛克(巴赫)到现代(古拜杜丽娜)的巨大跨度,弥显其卓绝的艺术领悟与驾驭力。

独奏: 安妮-索菲·穆特*** 
        (Anne-Sophie Mutter)
协奏: 特隆赫姆独奏家乐团***
        (Trondheim Soloists)

Debussy: Orchestral Music Claude Debuss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德彪西「牧神午后前奏曲」
(Debussy: Prélude à l'après-midi d'un faune)

        午后的森林里,阳光洒下斑驳树影,风似乎被凝滞在空气中,万物也失去了活力,睡眼惺忪的牧神吹起了牧笛,朦胧暧昧的笛声引来了一群仙女,她们嬉笑着穿梭在林间,白皙的肌肤和曼妙的胴体令牧神垂涎不已,他奋力追逐却无果,睡意伴随着疲倦再次袭来,林中恢复了静谧,幻梦中,牧神继续着他的猎艳之旅......
        克劳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依据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 1842.3.18-1898.9.9)的诗作「牧神午后」所谱的音诗「牧神午后前奏曲」,以扑朔迷离的主题变化辅以新颖的配器手法,再现了文学作品中耐人寻味的意境,同时以“印象派”独有之光影与色彩变化,赋予了更多无法言传之心理感受。曾竭力反对将自己作品音乐化的马拉美,在聆听了作品于1894年末的首演后,致信德彪西道:“当我走出音乐厅时,不禁被深深感动了,这是一个奇迹!牧神在你的音乐中展现出了比我文字更为丰富、鲜活的形象,朦胧氛围中氤氲着纤巧细致,不动声色中绘尽了声色。向你致以敬慕,你的--马拉美”
        木管乐器在整首乐曲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从开头处被指挥家布列兹称作“现代音乐的一缕新风”的长笛旋律开始,双簧管、英国管、大管及黑管,依次接过主题,在时而跳动的竖琴拨动中,听者的情绪逐渐步入乐曲所描绘的场景,人物栩栩在视线中闪现,有如真实的梦境般,勾起想象的无限可能。
        作为最富德彪西个人特色的音乐作品,「牧神午后前奏曲」的标题性及音乐文学意义在他独具创造性且繁复的管弦乐织体中被弱化了,印象派所主张的主观联想性更为听者打开了一扇充满奇趣与个性的绮窗,每个人都能透过其窥见一个真实中的自我,亦能如牧神般,酣醉于一个虚幻中的极乐园......

演奏: 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指挥: 伯纳德·海廷克***
        (Bernard Haitink)

德沃夏克家族经典小提琴浪漫曲 Josef Suk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苏克「乡村小夜曲」
(Suk: Village Serenade in F Major)

        约瑟夫·苏克(Josef Suk 1874.1.4-1935.5.29),是安东尼·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 1841.9.8-1904.5.1)最为赏识的学生,同时也是后者的女婿。在进入布拉格音乐学院后,自幼受到良好音乐熏陶和培养的苏克便一路追随恩师的创作技法,风格上更是继承和发扬了捷克音乐旋律优美与情绪饱满之特点,其在当时的演奏及创作广受维也纳音乐界之认可与推崇。
        包括键盘、弦乐及室内乐在内的器乐作品是苏克的主要创作形式。与中年个性成熟期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早期作品中时时显露的纯朴与优美气质,波西米亚民族忧郁而富于热情的乐句,俨然带有德沃夏克的痕迹。这首「F大调乡村小夜曲」原是为独奏钢琴所作,1897年完成期间,作曲家正在老师位于维所加的乡间度假屋,醉人美景及淳朴民风孕育出了这首甜蜜优美而充满乡村气息的作品。晚年归隐后的作曲家更亲自将这首乐曲改编为小提琴曲,深情如歌的美妙意韵,寄托了苏克对自己出生地克什克维茨村的无限眷恋。
        推荐的小提琴与钢琴演绎来自与老苏克同名的孙子(小苏克),作为自己祖父和曾外祖父德沃夏克器乐作品的演绎权威,精湛的小提琴技艺和乐队领导能力,使其在名家辈出的20世纪乐坛,享有独一无二的国际地位和声誉。

钢琴: 约瑟夫·哈**
        (Josef Hala)
小提琴: 约瑟夫·苏克***
        (Josef Suk 1929.8.8-2011.7.6)

Telemann; Ouvertures à 8 Ensemble Zefiro、Alfredo Bernardini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泰勒曼「D大调法国式序曲」
末乐章: 节庆舞曲

(Ouverture for 3 Oboes, Bassoon, Strings & Basso Continuo in D, TWV 55:D15 - VIII. Réjouissance)

        法国式序曲(Ouverture)最早出现在吕利(Jean-Baptiste Lully 1632-1687)的歌剧及宫廷芭蕾中,由带附点节奏的慢速引子部与活泼快速的赋格部构成,同时连缀一系列舞曲乐段,作为正剧开幕前的乐器调试与暖场。Ouverture于17、18世纪风靡欧陆,并在巴洛克晚期被引入独立的器乐创作中,J. S. 巴赫的「乐队组曲」及「“大无”第五号」即循该种形式创作,G. F. 亨德尔则将其引入著名的「弥赛亚」中。18世纪下半叶,该体裁逐步被管弦乐组曲及协奏曲取代。
        要说到法国式序曲写得最多之人,当属格奥尔格·菲利普·泰勒曼(Georg Philipp Telemann 1681.3.24-1767.6.25)。TWV 55分类编号下约有过百部,乐器种类涵盖木管、铜管及弦乐,大多以通奏低音伴奏的小编制室内乐演绎。五至十个不等的乐章,以具有对比性的序曲开始,巴洛克时期名目繁多的风格舞曲悉数登场,若把维瓦尔第定义为“协奏曲之父”,泰勒曼就是“法国式序曲”当之无愧的集大成者。
        推荐这曲D大调,为三支双簧管、巴松管、弦乐(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或维奥尔琴)及通奏低音而作,可以仿照当时的大协奏曲样式,归类为八声部法国序曲(Ouverture à 8)。木管声部温暖的声响在弦乐细腻柔美的烘托下,展示出丰盈饱满的质地与美感。意大利管乐组合Zefiro在创始人兼主脑,双簧管演奏家Alfredo Bernardini的率领下,以他们对时代风格的精准把握与独到理解,奉上了泰勒曼鹅毛笔下活色生香的器乐盛宴。 

演奏: 和风合奏团***
         (Zefiro Ensemble)

Sibelius /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4 Gennady Rozhdestvensk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柴可夫斯基「F小调第四交响曲」
第三乐章: 谐谑曲,固定音型拨奏-快板
(Symphony No. 4 in F minor, Op. 36 - III. Scherzo: Pizzicato ostinato - Allegro)

        创作于1877-1878年间的「F小调第四交响曲」,揭开了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83.11.6)“悲剧三部曲”(四、五、六交响曲)的序幕,首乐章宿命情绪的序奏主题,更使其被称为老柴的“命运”交响曲。
        尚未走出失败婚姻阴影和连年战争创伤的作曲家,情绪上正经历他人生的一个低谷,此时,慷慨而热衷艺术的梅克夫人的出现,点亮了老柴艺术生命的曙光,令其迫切渴望通过音乐语言向这位知音一诉衷肠,同时也将个人与整个其所代表的小知识分子群体最隐秘和共有的情感彻底宣泄。“在深重的苦难、悲哀与绝望之中,忽然射出了希望的光芒,而这光芒,正源自这部作品所要题献之人。”柴可夫斯基在致梅克夫人的信中如是说。
        整部作品因循的四乐章结构之上,是更为松散及个性化的配器效果与情绪编织(标题化与音诗化),却无时无刻不被极具辨识度的“柴式”忧郁所笼罩,从首乐章定下作品基调的“对命运之屈从和于幸福之渴望”;到行板乐章充满现实孤寂与梦幻回忆之重叠交替;三乐章以弦乐固定音型拨奏张开思绪驰骋之自由羽翼,似乎是对惨淡现实之逃避,又或是对虚妄追求的短暂窃喜,木管奏出的第二主题,犹如抛开迷惘后的踉跄舞步,若有所期,却终不可及,不过一场宿醉后的幻景而已;只是末乐章如火的热情将这有些隐喻的心灵偷欢焕作了一阕填满人生苦闷、执着与期冀的狂喜之诗。
        作曲家挚友尼古拉·鲁宾斯坦(Nikolai Rubinstein 1835.6.14-1881.3.23)于“柴四”完成当年二月,在莫斯科指挥了作品首演,获得成功,老柴音乐创作的辉煌时代亦由此开启。推荐的演绎来自刚刚离世的俄派指挥大师Gennady Rozhdestvensky于前苏联时期的黑胶录音,纯正的俄罗斯传统和对浪漫主义音乐语汇之精准把握,无疑是“柴交”无可争议的权威解读。

演奏: 列宁格勒爱乐乐团***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甘纳迪·罗日杰斯特文斯基***
        (Gennady Rozhdestvensky 1931.5.4-2018.6.16)

Chopin: Preludes, Berceuse & Fantasy in F Minor Chopin、Vlado Perlemut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F小调幻想曲」
(Fantasy in F Minor, Op. 49)

        完成于弗雷德里克·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849.10.17)31岁时的「F小调幻想曲」,被誉为其“创作才华最高阶段的产物之一”。古典时期发展自莫扎特,并经舒伯特完善的幻想曲体裁,在“钢琴诗人”笔下俨然摆脱“主题+变奏”的既有模式,融入更多创作者的灵感、即兴手法及主观情绪,进而在同诠释和欣赏者之间构筑起更为丰富多样的音乐内容与聆听体验。
        该作庞大的结构和跌宕的情绪,在很大程度上受柏辽兹(Hector Berlioz 1803.12.11-1869.3.8)于前一年首演之「葬礼与凯旋交响曲」的影响,后者以铜管乐描绘法国七月革命之表现形式,更为肖邦绸缪已久的爱国情怀注入了新的灵感。全曲结构跨越奏鸣曲和回旋曲式,同时带有很强的即兴及叙事效果,呈示部于f小调上以琶音弹奏出缓慢而带肃穆表情的葬礼进行曲,似乎暗示那场令作曲家背井离乡的政治腥风和对牺牲者的痛惜哀悼,第二主题转入同名大调,依旧是进行曲式,波兰民歌的曲调抒情高亢,如一阕慷慨的战斗檄文,唤醒人们渐趋萎靡的意志,家国离恨的阴云尚未驱散,远方的天空却已曙光初绽;发展部在前两个主题的交织运用之外,加入了一段平静的圣咏旋律,带有冥想意味和情绪的转承效果,更为再现部力量与勇气的积蓄和爆发,作铺垫和酝酿;随着力度和音量的渐进式增强,乐曲转入辉煌华丽的主题再现,开头部分送葬的阴郁悲恸,在此刻发展为一支豪迈的行军队列,圣咏主题亦于尾奏部回归,却带着更多的自信与希望,仿佛一支庄严的颂歌,将乐句推向意境之升华,全曲在干净有力的和弦中结束。
        身为拉威尔晚年入室弟子的犹太裔法国钢琴大师Vlado Perlemuter,早年便擅长于法国浪漫派作品之诠释,其在国内的知名度虽不及同时代的鲁宾斯坦及霍洛维茨等人,然桃李满天下的教学成果和跨越七十多年的演奏生涯,却也令其以学者型演奏家,位列20世纪大师之列,其指尖的肖邦,独有一份不疾不徐,气韵天成之美感,教人久听不厌,遐思无限。

演奏: 弗拉多·佩勒穆特***
        (Vlado Perlemuter 1904.5.26-2002.9.4)

Verdi Arias Carlo Bergonzi/Nello Santi/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威尔第 歌剧「弄臣」
第一幕咏叹调: 美女如云
(Rigoletto: Act I - "Questa o quella")

每位女士在我看来  都一样可爱
对于她们  我从不偏爱
但也不会  以真心相待
上帝将众多美人赐予我
仿佛生活里开满了花朵
可能今天我爱上了这个
明天便会钟情于另一个
忠诚就像疾病  教人痛恨
只有傻瓜才会坚守忠贞
若无自由  又怎谈爱情
不顾丈夫们嫉妒的怒火
不管情郎们内心的折磨
若有美人向我秋波暗送
爱的诱惑总能令我心动

        三幕歌剧「弄臣」(音译名"黎戈莱托")是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步入创作成熟期的首部力作,剧本由皮亚维(Francesco Maria Piave 1810-1876)改编自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 1802-1885)的讽刺剧「逍遥王」,1851年3月11日在威尼斯凤凰剧院的成功首演,奠定了该剧在国际舞台长盛不衰之地位。
        曼图瓦公爵好色成瘾,风流成性,弄臣黎戈莱托虽相貌丑陋,人见人恶,却因善于物色美女取悦主子而获公爵宠幸。妻女成为猎艳目标的朝臣们决意施计惩罚奸佞小人,于是一幕阴差阳错的悲喜剧由此上演,弄臣美丽善良的女儿终成为冤冤相报的无辜牺牲品。威尔第以音乐语言刻画人物性格之创作手法,于该剧中尤显突出,在公爵这一人物的塑造上,玩世不恭、诡谲狡猾的形象出落在其多个唱段及夸张而又贴切的眼神和动作间。与众所周知的第三幕咏叹调“女人善变”之巧舌辩解形成对应的是全剧开场时的这首“美女如云”,露骨的唱词简直就是花花公子朝秦暮楚,戏梦人生的内心直白。
        推荐的演绎来自意大利戏剧男高音Carlo Bergonzi在Philips唱片的留声,作为20世纪威尔第歌剧最出色的诠释者,其举重若轻,流畅细腻的演唱风格和对细节从容优雅之处理,无一不令乐迷津津乐道,对意大利美声唱法的醇熟把握鲜有出其右者,就连“三高”之首帕瓦罗蒂都将其誉为自己心目中最伟大的男高音!

演唱: 卡洛·贝尔冈齐***
        (Carlo Bergonzi 1924.7.13-2014.7.25)
伴奏: 新爱乐乐团***
        (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指挥: 内罗·桑蒂***
        (Nello Santi)

Réminiscences Camille Thomas、Julien Libeer

弗雷「悲歌」
(Fauré: Élégie, Op. 24)

        完成于1880年的「悲歌」,原是加布里埃尔·弗雷(Gabriel Fauré 1845.5.12-1924.11.4)为大提琴奏鸣曲所构思之慢乐章,同年六月由作品题赠者大提琴家儒勒·罗勃(Jules Loeb)在圣桑的私人沙龙首演,因作曲家迟迟未完成奏鸣曲其他乐章,三年后该曲以“悲歌”之名独立出版。
        同其他弗雷早期作品一样,全曲沿用浪漫主义创作手法,情绪表达上深沉含蓄且不刻意突出矛盾,既有舒曼的激情和幻想,同时不乏勃拉姆斯的理性与克制,音乐理念上则与其老师圣桑主张的旋律流畅,和声典雅一脉相承,展现出法国音乐独有的细腻精致与意韵淡远。大提琴深沉的揉弦在钢琴的和弦中哽噎地引出主题,凝重庄严的C小调晦暗而充满哀伤,仿佛诉说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一遍遍地反复,将内心拖入黑夜般的孤寂和绝望中;中段钢琴以同名大调奏出明亮舒缓主题,似是以短暂回忆作自我疗伤,大提琴时隐时现的呜咽则如草色烟光残照里,那静谧深处的戚戚凭栏意,欲语还休,相望无言,怎不教人心生无限喟叹与悲凉?情感爆发的边缘,又在如泣如诉的琴声中回归心灵的平静,或是坠入恒久的沉寂,亦或是悟出“此情可待成追忆”后的释怀与惘然......
        作品隐隐记述了弗雷个人生命中一段无果而终的恋情,令其刻骨铭心而倍加珍视。1890年,极少主动创作管弦乐的作曲家将这首钢琴与大提琴曲改编为大提琴与乐队曲,并于1901年亲自指挥首演,担任独奏的则是年方24岁的帕布罗·卡萨尔斯(Pablo Casals)。

大提琴: 卡米尔·托马斯** 
           (Camille Thomas)
钢琴: 朱利安·李贝尔** 
        (Julien Libeer)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