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与其鲜花丛中嗅芬芳
不如故纸堆里觅华章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Kurt Sanderling Edition - BEETHOVEN, L. van / BRUCKNER, A. / BRAHMS, J. / RACHMANINOV, S. (Bavarian Radio Symphony, Berlin Symphony, Sanderling) Kurt Sanderling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拉赫玛尼诺夫「E小调第二交响曲」
第三乐章: 柔板
(Symphony No. 2 in E minor, Op. 27 - III. Adagio)

        “总盯着过去,你会瞎掉一只眼;然而忘掉历史,你会双目失明。”「第一交响曲」首演的惨败,令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 1873.4.1-1943.3.28)几乎失去继续创作的信心与动力,成功的情绪开导与心理治疗,帮助其慢慢走出内心阴霾,1907年底,继「第二钢琴协奏曲」成功首演后六年,「E小调第二交响曲」问世,宽广而诗意的俄式情怀连同整曲充满张力的配器技法,让无数听者深陷情感漩涡不能自拔,该曲亦成拉氏管弦乐中最受推崇之作。
        第三乐章柔板,有着乐史上最为优美深情的旋律,平心而论,拉氏凭此便可超越老柴,而享“旋律大师”之誉。主部旋律温暖如歌似深秋旭阳,和声斑斓多姿如晚照霞光,弦乐组与单簧管交织出的动人主题,反复追溯着往日时光和一份无法释怀的内心惆怅,涧水般涓涓流淌的乐思,借级进手法加以层层渲染,诉说着作曲家对祖国的深情告白与无限依恋,在进入高潮乐段时那份濃到化不开的抑郁和压迫感让人几无喘息之力,乐队在圆号象征希望的回响中渐入平静。欲语还休,欲哭无泪的尾奏响起,恬淡而绵长的情愫,已足可抚平乡愁,慰藉余生。
        作品构思与创作期间,作为旧体制“遗老”的拉赫玛尼诺夫,目睹了沙俄政权的衰亡和泛斯拉夫主义的式微,短暂客居德累斯顿期间,对于故国的思恋和信仰的执着,更被自然而然融入了这部交响曲的每个音符间。有人曾将柴可夫斯基比作俄罗斯的贝多芬,而把拉氏誉为俄国的勃拉姆斯,虽有偏颇,却也不无道理,坚守传统和信仰之共性,使这位经历时代变革继而离乡的音乐游子作品中更带几分理性哲思下的无奈感伤,相比前辈德国人的日耳曼式谨小慎微,其粗粝不羁民族性情中的夸张与煽情,更能引发当代听者之情绪共鸣。
        库尔特·桑德林出生在普鲁士王国,早年曾任富特文格勒与老克莱伯的助手,按岁数与出道年份当于卡拉扬属同辈,而犹太血统却令其在第三帝国时期不得不选择离乡背井,远赴当时的苏联谋求发展。幸而,在红色政权统治的国度,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于穆拉文斯基棒下的列宁格勒爱乐担任指挥,音乐生命得以重焕光彩。战后回到东德阵营的桑德林相继辗转于各大欧洲乐团,指挥才能备受推崇,兼容德奥严谨细腻与俄派浪漫抒情的风格,更令其在名家辈出的20世纪乐坛独树一帜,赢得广泛赞誉。推荐这版mono录音是大师在1956年率列宁格勒爱乐的演绎,音质上虽逊于Previn同LSO的73年EMI版,沉稳大气而张弛有度的乐句处理却也是该曲极具说服力的诠释版本之一!

演奏: 列宁格勒爱乐乐团***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库尔特·桑德林***
        (Kurt Sanderling 1912.9.19-2011.9.18)

Bologna 1666 Kammerorchester Basel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佩尔蒂「圣加尔加诺·圭多蒂」序曲
(Perti: San Galgano Guidotti - Sinfonia)

        提到博洛尼亚,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别具特色的老城风貌;拥有900多年历史的博洛尼亚大学;博采众长的博洛尼亚画派,抑或是意甲俱乐部豪门,还有驰名欧洲的博洛尼亚香肠... 其实,这个位于亚平宁半岛北部的意大利城市,更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音乐之都,成立于1666年的博洛尼亚音乐学院(Accademia Filarmonica di Bologna),无疑是孕育和传播意大利音乐文化的摇篮与使者。
        17世纪下半叶至18世纪初,是巴洛克音乐的巅峰时代,亦是意大利器乐与声乐艺术的繁盛期,作为当时教皇国治下仅次于罗马的大城市,博洛尼亚涌现了一大批擅于演奏精于创作的音乐家如Giovanni Paolo Colonna(1637-1695)、Giuseppe Torelli(1658-1709)、Giuseppe Matteo Alberti(1685-1751)等人,他们或于博洛尼亚音乐学院任教,或将艺术灵感融入这座城市。斗转星移,光阴流逝,他们的作品甚至名字或已不为人知,却早已植入无数后来者的理念,并载入西方音乐史的浩瀚长卷中。
        贾科莫·安东尼奥·佩尔蒂(Giacomo Antonio Perti 1661.6.6-1756.4.10)出生并受业于博洛尼亚,作品年表同其生命年轮一般悠长,在担任圣佩特罗尼奥大教堂乐正的60余年里,以大量优秀的歌剧、宗教作品赢得了美第奇家族及皇帝的赞赏。推荐这首"sinfonia"是其33岁时完成的史诗清唱剧「圣加尔加诺·圭多蒂」的序曲,优美绚目的器乐技巧展现出当时意大利人睥睨时代的艺术灵性! 

演奏: 巴塞尔室内乐团***
        (Kammerorchester Basel)
指挥: 茱莉亚·施罗德***
        (Julia Schröder)

Debussy, Franck & Ravel: Sonatas Kyung-Wha Chung/Radu Lupu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弗兰克「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
末乐章: 稍快的小快板
(Violin Sonata in A - IV. Allegretto poco mosso)

        1886年9月28日,即将举行婚礼庆典的比利时小提琴家尤金·伊萨伊(Eugène Ysaÿe 1858-1931)收到一份特殊的结婚礼物,「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的手稿,创作者正是同胞作曲家塞萨尔·弗兰克(César Franck 1822.12.10-1890.11.8)。惊喜之余,新郎忙不迭拿起小提琴,与钢琴家好友佩内(Marie-Léontine Bordes-Pène)排练起来。
        简单纯粹的循环发展样式结合奏鸣曲式结构,将整部作品四乐章的主题构建于单一动机之上,各乐章主题经变调/奏处理再现于下一乐章,由李斯特首创的这一技法被弗兰克巧妙运用,同时藉乐章间速度之交替变化,张弛有度中栩栩描绘出一幅饱含诗意的爱之罗曼史。首乐章以钢琴弱音开始,引出小提琴双音模仿出的"je t'aime"(法语"我爱你")主题,温存似耳畔细语,宁静如眼底秋波,爱之兰舟正待轻漾;充满戏剧性和情绪变化的颔乐章,仿佛是一场情感暴风雨,乐器间的激烈冲突教人感受爱之悲喜,情路漫漫何人同往;即兴幻想气质浓郁的颈乐章,俨然是履崎岖历风雨后的相思相忆,骊歌一曲浅斟低唱;末乐章运用了古老的器乐轮奏(卡农)方式,将脉脉含情的如歌主旋律不断推演,在音乐情感上呼应了首乐章的温柔内敛,同时不乏在二乐章中的跌宕起伏与冰火交织,三乐章的温婉煽情则使主题呈示更显细腻丰满,终成眷属喜极而泣的尾声中,隐隐诉说着“相爱容易相守不易”。
        自婚典上为嘉宾演奏获得赞誉后,伊萨伊一直将这部"爱的奏鸣曲"奉为自己的保留曲目,逾四十载热情不减。也正是缘于这位日后被称为"小提琴之王"的法比小提琴学派大师不遗余力的推广,才令这部经典的小提琴奏鸣曲赢得举世美名,艺术地位堪与贝多芬、勃拉姆斯室内乐杰作比肩,而一生性格低调且坚守传统创作理念的弗兰克,亦在其离世多年后,终藉这部63岁时完成的力作,赢得众多知音的青睐。法国大提琴家德尔萨(Jules Delsart 1844-1900)在经作曲家本人许可后,将该作小提琴部分移植到大提琴,这一改编版也在当代颇受欢迎。这里仍推荐原版,由郑京和与鲁普合作录制于70年代,获得企鹅唱片指南三星带花最高评价。

小提琴: 郑京和***
            (Kyung Wha Chung)
钢琴: 拉杜·鲁普***
        (Radu Lupu)

DUPIN / PASCULLI: Variations on Verdi's Themes Alexander Trostiansk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杜品「茶花女幻想曲」
第六段: 辉煌的快板
(Fantasia on Arias from La traviata: VI. Allegro brillante)

        一位是来自法国乡绅家庭的青年才俊,一位是游走于巴黎上流社会的社交名媛,一次意外的邂逅,让两人不顾世俗偏见和身份差异,毅然坠入爱河,却因男方父亲的干涉造成彼此间误解,爱之甘醇变为情之苦酒,一段美好姻缘终没能冲破门第观念,此情可待成追忆的结局,留予世人无限唏嘘慨叹。
        根据小仲马(Alexandre Dumas fils 1824-1895)同名小说改编创作的歌剧「茶花女」(La traviata),完成并首演于1853年,是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最著名且最受欢迎的歌剧作品。诸多法国音乐元素同意大利歌剧传统的结合,令这部现实题材的作品在叙事性和抒情性上达到和谐。除了运用主题动机构建人物,主导剧情发展外,威尔第更借助女主人公薇奥列塔唱段的技巧与情绪变化,为整剧三幕的故事场景及情绪底色作了预设,华丽的花腔点出第一幕风月场的喧嚣和女主大病初愈之喜悦;大段突显戏剧性的咏叹和二重唱则预示第二幕的爱恨缠绵;尾幕凄美旋律萦迴及之前唱段再现更作人物性格及悲剧命运之概括。
        这首以薇奥列塔经典唱段“永远自由”作引的分曲,出自法国当代音乐家马克-奥利弗·杜品(Marc-Olivier Dupin)于1995年借用原剧多个经典唱段完成的「茶花女幻想曲」,小提琴明亮优美的音色在乐队的配衬下,展现出不同于人声的别样魅力,有“饮酒歌”中的酣畅淋漓;有“别了,美丽的回忆”的哀婉啜泣;“永远自由”的率真和甜美,更栩栩再现出一位风尘女子光鲜外表下的率真纯朴内心。

独奏小提琴: 亚历山大·特洛斯蒂安斯基***
                  (Alexander Trostiansky)
协奏: 蒙特利尔音乐家室内乐团***
        (I Musici de Montréal)
指挥: 尤里·图洛夫斯基***
        (Yuli Turovsky 1939.6.7-2013.1.15)

Concerto Breve for Piano & Orchestra Alicia De Larrocha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 (黑白柔情) 之
阿尔贝尼兹「帕凡随想曲」
(Albéniz: Pavana-Capricho, Op. 12)

        西班牙作曲家伊萨克·阿尔贝尼兹(Isaac Albéniz 1860.5.29-1909.5.18)四岁就被冠以"钢琴神童"称号,八岁发表个人首部作品,少年时代跟随身为海关代理的父亲游历南北美洲期间,更以出众琴技征服听众,过人天赋让其未经正统音乐教育便收获令人艳羡的成功。
        就读莱比锡和布鲁塞尔音乐学院并取得学位后,阿尔贝尼兹用音乐会的收入只身前往布达佩斯,欲拜偶像李斯特为师,却因后者移居魏玛无功而返。定居马德里后,受音乐前辈斐利佩·佩德雷尔(Felip Pedrell 1841-1922)的启发,阿尔贝尼兹从本民族音乐元素和演奏技法中觅得灵感与创作方向,结合舒伯特、肖邦、李斯特等人的艺术理念,完成了从沙龙情调向民族气质的乐风演变。进入20世纪,随着个人创作风格的日趋成熟,伊比利亚元素已入阿尔贝尼兹创作之神髓,从活色生香的萨苏埃拉到精致优雅的器乐套曲,个性特质清晰可辨。当浪漫主义晚风拂起,西班牙人和声语言中隐约飘散出的醉人兰芳,很快被拉威尔、德彪西等人嗅得并发展成印象主义的感官醇享。
        这首完成于1883年的「帕凡随想曲」,是作曲家创作风格由早期向中期的过渡之作,虽带帕凡舞曲的节拍样式,沙龙音乐的即兴与幻想气质仍弥漫其间,同阿尔贝尼兹围绕"西班牙"之名所作的钢琴套曲相比,简朴主题与迭变和声交织出的朦胧意象,给予听者更为自由的遐想空间。

钢琴: 阿莉西娅·德·拉罗查***
        (Alicia De Larrocha 1923.5.23-2009.9.25)

Cello Concerto in G minor 王健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博凯里尼「降B大调大提琴协奏曲」
末乐章: 回旋曲
(Cello Concerto in B♭ Major, G 482 - III. Rondo)


        路易吉·博凯里尼(Luigi Boccherini 1743.2.19-1805.5.28)出生在意大利中部小城卢卡的一个音乐家庭,自幼随父学习大提琴,并得名师科斯坦齐(Giovanni Battista Costanzi)指点。因其一生主要在西班牙度过,与欧洲音乐中心及古典潮流的疏离,使其音乐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浓郁的洛可可风,较之同时代的海顿,更显精致柔和、轻盈活泼。
        相比其在室内乐五重奏上的成就,博凯里尼在管弦乐领域的创作甚少被提及,传世的12部大提琴协奏曲,虽在数量上远超海顿,却大都鲜为人知,难得一闻。完成于1770前后的"降B大调第九号"(G 482),是当代最常被演绎的一部博凯里尼大协,却因原稿的遗失而在很长一段岁月里以德裔大提琴家弗里德里希·格鲁兹马赫(Friedrich Grützmacher 1832-1903)的改编版(原本的慢乐章被代之以作曲家第七号大协慢板,同时将其他大协片段植入首末乐章,以"符合"浪漫时期风格)流传,富尼埃、杜普蕾和马友友等名家的演录也仍采用这版,在上世纪末本真浪潮冲击下,该作的庐山真面目方得以重现。
        情绪欢悦的回旋曲乃整部作品之亮点,亦藉此达成快慢快的传统构架。作为一名技术精湛的大提琴家,博凯里尼不但将小提琴上常见的弓法技巧嫁接至大提琴,令原本深沉持重的"长者"吟哦出清亮甜美的歌声,更是让整个乐队地位退居其次,以轻柔的唱和突出独奏乐器之炫目技巧和迷人音色。中国大提琴家王健的演奏清晰质朴而富歌唱性,同时擅于挖掘作品本身的时代特性,以原始版演绎的该曲收录于其2003年的"The Baroque Album"中,轻盈曼妙中似乎尤带一份巴洛克的高贵与典雅!


独奏: 王健*** 
        (Jian Wang) 
协奏: 萨尔茨堡室内乐团***
        (Camerata Salzburg)

Giselle - Act 2 Orchestra of the Royal Opera House, Covent Garde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亚当 「吉赛尔」
第二幕: 大双人舞
(Giselle - Act II. Grand pas de deux)

        1841年6月首演于巴黎的「吉赛尔」是古典芭蕾的巅峰之作,以其对演员舞蹈技巧和表演能力的双重挑战,而享有“芭蕾舞剧之冠”的美誉。全剧两幕的灵感分别来自海涅散文中对古代精灵的记述以及雨果的诗作「幽灵」,由圣乔治(Jules-Henri Vernoy de Saint-Georges)和戈蒂耶(Théophile Gautier)撰写剧本,让·克莱利(Jean Coralli)与儒勒·佩罗(Jules Perrot)负责舞蹈编排,一生创作了众多歌剧及舞剧的法国作曲家阿道夫·亚当(Adolphe Adam 1803.7.24-1856.5.3),则因这部经典的舞剧而为世人永久铭记。
        中世纪的莱茵河畔,青年贵族阿尔布雷希特在狩猎时邂逅纯洁腼腆的农家姑娘吉赛尔,一见钟情之余隐瞒了自己已有婚约的事实,却被爱慕吉赛尔的猎场看守希拉里翁识破,当众道出实情,吉赛尔惊愕之余万念俱灰,在一阵狂舞后愤恨离世。入夜,林中墓地周围,生前被薄幸郎抛弃后怨愤而死的少女们的幽灵在女王米尔达带领下,四处寻觅复仇机会,作为惩罚手段,她们会强迫路过的青年男子不停跳舞,直至力竭气尽而亡。悔恨交加的阿尔布雷希特来到逝去爱人墓前凭吊,被蛊惑欲临绝境之时,吉赛尔的幽灵出现,用自己的爱抵御了魔咒,救下负心人。黎明曙光将幽灵驱散,却也为阿尔布雷希特留下无限遗憾...
        从第一幕的田园风光的明媚舒展,到第二幕森林场景的迷离幽暗,旋律优美,气质典雅的音乐贯穿全剧始终,主题动机手法的引入,令剧中人物的性格情绪同音乐有机结合,更使得演员的每一个眼神和肢体动作,皆带上了丰富的叙事表现力,进而成就了抒情性与戏剧性的完美融合。第二幕这段男女主人公的双人舞,以恬静舒缓的行板开始,寓意两人情意绵绵的主题同林中的寂静氛围相得益彰,尾段加快的速度则表现出两人内心情绪的起伏,也预示着剧情高潮的到来。 

演奏: 皇家歌剧院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Royal Opera House, Covent Garden) 
指挥: 理查德·波宁吉***  
        (Richard Bonynge)

J.S. Bach: Partitas András Schiff

*Bach 330* --106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巴赫「降B大调第一键盘组曲」
之 前奏曲
(Partita No. 1 in B♭ major, BWV 825 - I. Praeludium)

        键盘组曲(BWV 825-830)的创作似是J. S. 巴赫有意向世人展示其深邃浓厚宗教情结之外高贵不凡的世俗情趣。融合精妙器乐技法与多变曲式风格的创作构想,令这套陆续完稿并出版于1726-30年间的键盘练习曲集(Clavier Übung)超越之前的「英国组曲」和「法国组曲」,领同体裁创作潮流之先,更被学界视作演奏及教案经典。
        以阿勒曼德、库朗、萨拉班德和吉格四种分别源于德、意、西、法的风格舞曲为基础,整套作品六组皆以前奏曲或慢速乐曲引导,同时在带有赋格意味的终曲(吉格舞曲)前插入一至两段气质优雅情绪欢快的嘉兰舞曲(galant),厚重的复调让位于轻巧的织体,构成兼具技术与艺术表现力的套曲形式,是以巴洛克时期风靡的管弦乐组曲形式向独奏器乐领域之拓展。
        席夫是"匈牙利钢琴三杰"中最擅长演绎巴赫作品的一位,成名之初的80年代便在Decca唱片录制了全套的巴赫键盘组曲,历经25载对巴赫作品的悉心钻研,其于2009年在ECM以全新的思维方式及触键,赋予该作更具说服力之解读,也令当代听者从更广阔的维度走入音乐之父的内心世界。

演奏: 安德拉斯·席夫 爵士***
        (Sir András Schiff)

Sinfonia in G minor Camerata Bern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蒙恩「B大调交响曲」
首乐章: 快板
(Sinfonia in B Major - I. Allegro)

        音乐史学界将1730-1820的近百年时间划分为“古典时期”,期间活跃于欧陆且音乐风格区别于巴洛克与浪漫时期的一众作曲家则构成“古典乐派”,围绕创作重心在“音乐之都”且风格一脉相承的F. J. 海顿、W. A. 莫扎特及L. v. 贝多芬等人,又出现了“第一维也纳乐派”之概念。
        格奥尔格·马蒂亚斯·蒙恩(Georg Matthias Monn 1717.4.9-1750.10.3),从唱诗班男童起步,熟悉乐器并接受过严苛的巴洛克对位训练。在其33年的短暂生命里,管风琴之职使其在维也纳之外鲜为人知,却以“前卫”的创作理念及新颖流畅的乐风,与同时代的瓦根塞尔(Georg Christoph Wagenseil)、施塔策(Josef Starzer)一起,破旧立新,引领潮流,揭开了古典时期的序幕,其将奏鸣曲形式在管弦乐中的拓展,更为之后海顿交响曲形式的确立指明了方向。
        蒙恩的创作涉及交响曲、协奏曲、弥撒音乐、室内乐四重奏和器乐奏鸣曲。其交响曲形式涵盖意式交响曲(sinfonia)和古典交响曲(symphony),展现出时代沿革之进程。这部「B大调交响曲」仍沿用了三乐章结构,配器上则保留大键琴担纲的通奏低音部,侧重弦乐同时兼具某些协奏曲特性,是为早期交响曲之典型风格,却已逐渐摒弃巴洛克繁冗的对位技法,清新洗练的主题呈示间,优雅之气扑面而来!

演奏: 伯尔尼室内乐团***
        (Camerata Bern)

Brahms: Sonatas For Clarinet And Piano, Op.120 No.1 & 2; Gestillte Sehnsucht, Op.91, No.1; Geistliches Wiegenlied, Op.91, No.2 Veronika Hagen、Paul Gulda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勃拉姆斯「F小调单簧管奏鸣曲」
第三乐章: 优雅的小快板
(Clarinet Sonata in F minor, Op. 120, No. 1 - III. Allegretto grazioso)

        1891年1月,在迈宁根音乐节的一场演出中,当时欧洲最出色的单簧管演奏家理查德·穆菲尔德(Richard Mühlfeld 1856-1907)演绎了莫扎特「A大调单簧管五重奏」和韦伯的「F小调第一单簧管协奏曲」,单簧管温暖明亮又略带伤感的音色令听众如痴如醉,更在瞬间俘获了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的心,已宣布退休的他毅然决定为这件乐器重提创作之笔。
        "Op. 120"编号下两部为单簧管与钢琴所作的奏鸣曲完成于1894年夏,是继「A小调单簧管三重奏」(Op. 114)和「B小调单簧管五重奏」(Op. 115)后,勃拉姆斯在室内乐领域的登峰之作。已成为作曲家挚友的穆菲尔德在技巧上的专业意见,同其本人炉火纯青的技法构思,共同孕育出这朴素而深蕴人生哲理的暮年华章。素材至简波澜不惊却仍被冠以"热情"提示的首乐章,似乎是一膛熊熊炉火即将熄灭前的脉脉余温,承载着太多的识尽人生,欲语还休,却只作叹息一声;夜曲般徐缓静谧的慢乐章中,似水往昔随着主题的若即若离,荡成梦境中的片片涟漪;小快板的优雅与伤感在连德勒舞曲的轻柔跃动中几欲唤起暌违已久的激情,甜美动人的乐句却总氤氲着挥之不去的愁楚,有如那花自飘零水自流的秋日悲凉;末乐章活泼的回旋曲,仿佛要把之前的阴霾彻底扫除,迟暮的欢乐情调迸发出作曲家性格中最隐秘的乐观本质,亦或是创作灵感重燃后的一丝窃喜!
        作品于完成后的次年1月公开首演,同其许多作品一样,勃拉姆斯照例在这之前,倾听了克拉拉·舒曼的意见,这次是其本人同作品题献对象穆菲尔德亲自演绎,显示出其最大的自信与满意度。同时问世的中提琴与钢琴改编稿中,弦乐器婉转细腻之特点同黑管温润直白的气质,在两种层面上体现出作曲家晚期创作之个性,肃穆清冷与醇熟内敛,却皆富严谨之风、持重之骨。

中提琴: 薇罗妮卡·哈根***
            (Veronika Hagen)
钢琴: 保罗·古尔达***
         (Paul Gulda)

A Tribute to Scriabin Vladimir Feltsma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斯克里亚宾「降D大调华尔兹」
(Valse in D-flat Major, Op. posth)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晚期浪漫派与民族乐派主导严肃音乐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斯克里亚宾(Alexander Nikolayevich Scriabin 1872.1.6-1915.4.27)显然是个另类。一方面,肖邦、李斯特键盘作品中的风格技巧清晰弥漫在其早期创作中,细腻抒情而具斯拉夫情调的旋律与正统的古典和声手法交织出充满律动的音符诗篇。另一方面,对于象征主义手法及无调性体系的探索实践,使他的音乐尤其是中晚期作品,表现出与时代和大众趣味格格不入的神秘性与孤立性,守拙抱朴般地将作品从广度思维转入深度求索,于有限范围里最大限度绽放音乐的璀璨光华。
        这首旋律优美且富幻想气质的「降D大调华尔兹」是斯克里亚宾14岁时创作的两首未编号钢琴小品之一。显赫的贵族血统同其早熟的艺术思维,俨然造就了“钢琴诗人”的复刻版,却也隐现出其性格中敏感多变和固执己见的一面,而这种性格恰使其成为兹维列夫(Nikolai Zverev 1832-1893)门下最具才华却又最不被认可的学生。尽管有生之年亦曾游历诸国且以演奏家身份名噪一时,然斯克里亚宾作为作曲家被世人真正知晓,却是始于43岁英年早亡后,同门师弟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 1873.4.1-1943.3.28)对其作品不遗余力的推荐。

演奏: 弗拉基米尔·菲尔茨曼***
        (Vladimir Feltsman)

Symphony No.2 in D, Op.36 Orchestre Révolutionnaire et Romantique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贝多芬「D大调第二交响曲」
末乐章: 极快板
(Symphony No. 2 in D major, Op. 36 - IV. Allegro molto)

        1802年是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生命的重要节点,日益加剧的耳疾令其痛苦不堪,感知到自己作为音乐家的梦想渐行渐远,他在10月写下了之后被称为「海利根施塔特遗嘱」的绝命书,欲诀人寰。「D大调第二交响曲」在创作时间上恰与作曲家这一命运波折期重合,虽常被视作贝氏早期作品之尾篇,且在曲式结构上同之前的「C大调第一交响曲」俱受海顿、莫扎特交响曲之影响,却因迥异的人生际遇和世界观,而被赋予鲜明的个人气质,遂以凌霜之气蕴于毫端,龙吟之势付诸韵笺。
        面对现实逆境,是低头屈服寂然向死,还是昂首抗争哗然求生,朝着黑夜发出一声呐喊,让音符迸发出智慧的光芒,照亮人类迈向成功的征途。凝重缓慢的引子如命运之暴虐,庄严而不失活力的主题揭开整部作品欢乐的序幕,那是一位于现实中受挫继而转向内心世界,寻觅欢乐本源者迫不及待的惊呼,带着洋洋自得的喜悦和尚未散尽的愤懑;宁静抒情的慢乐章中,浪漫的牧歌响起在心灵田园的深处,木管声部温润若甘露般的流淌,给予灵魂安详的抚触和治愈;首次引入交响作品的谐谑曲,短小而富生机,奥地利乡村舞蹈的旋律宣泄着最纯朴的快乐;近乎癫狂的主题在末乐章里不断反复,不厌其烦地宣告着对生命思索的丰硕成果,洞见希望后的胜利喜悦掩却了伤口愈合处的暗红鲜血,作曲家为人称道的“英雄”形象,在此已悄然勾显。
        贝多芬将该作题献给自己早年的艺术赞助人李希诺夫斯基亲王,并于次年(1803)4月在维也纳亲自指挥了作品首演(迷恋室内乐创作的作曲家亦标新立异地为这部交响曲谱写了一个钢琴三重奏版本),极具个性色彩的音乐风格,让评论界一时愕然,却无疑预示着一个崭新音乐时代的到来!

演奏: 革命与浪漫管弦乐团***
        (Orchestre Révolutionnaire et Romantique)
指挥: 约翰·艾略特·加迪纳 爵士***
        (Sir John Eliot Gardiner)

The Great Voice of Montserrat Caballé - Italian Opera Arias & Duets Montserrat Caballé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普契尼 歌剧「图兰朵」
第一幕咏叹调: "主人,请听我说!"
(Turandot - Act I. "Signore, ascolta!")

        「图兰朵」是贾科莫·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2.22-1924.11.29)的最后一部歌剧,取材自12世纪波斯诗人尼扎米(Nizami Ganjavi 1141-1209)的史诗,因故事背景为中国元代,美轮美奂的舞台布景及人物造型,加之对中国民间音乐(茉莉花)的引用,使整剧充满神秘瑰丽的异域色彩。
        元大都森然的宫门外一片喧嚣,人们在纷纷议论公主猜谜招亲之事,“谁能猜中三道谜题,便可成为驸马,坐拥江山美人,而等待失败者的,只有一死。”波斯王子不远千里而来,只为一试勇气和智慧,怎奈不谙美人心计,黄泉路上又添新鬼。人群中,鞑靼王子卡拉夫同失散多年的父王帖木儿重聚,两人悲喜交加却不敢声张。公主图兰朵的美貌令卡拉夫神魂颠倒,意欲挑战谜题,却被元朝大臣及父亲劝住。忠诚善良的侍女柳儿暗恋着王子,她的一番话语恳切而饱含深情,几令卡拉夫言弃,然强烈的征服欲,让卡拉夫鸣响了铜锣,毅然孤注一掷。公主高傲冷酷外表下的寂寞心灵,被卡拉夫机智洞见,三道谜题迎刃而解。眼看图兰朵即将食言,卡拉夫提出若是公主在天亮前猜出自己的名字,便解除婚约,坦然赴死。“天亮前无人说出王子姓名,全城男女老幼皆难逃一死”公主一道命令让全城笼罩在肃杀气氛中,无人入眠。柳儿在众人的绝望哀嚎中挺身而出,宣布惟有自己认识王子,她夺过卫兵的匕首刺向自己,宣告了爱情的坚贞与伟大。夜色将尽,卡拉夫以热烈的拥吻,融化了图兰朵冰凉的心,更让她感悟到真爱的力量!
        这段凄美抒情的咏叹调出自全剧第一幕,当柔弱的柳儿面对卡拉夫的固执,噙泪规劝道:“主人,请听我说,我心如刀割。流亡途中,你的名字就是希望和力量。天明就要两隔阴阳,父亲失去儿子的悲伤,奴仆离开主人的绝望,不见你的笑容,我欲断肠!” 平缓却近乎哀求的语气下,蕴含着柳儿复杂的心绪--对卡拉夫的关切和怜惜;对图兰朵的嫉妒和畏惧;更有为爱牺牲自我的勇气。已故西班牙歌剧女高音Montserrat Caballé以其叫人叹服的音色和气息掌控,为这一缠绵悱恻的唱段赋予无比丰富的表情和心理暗示,于波澜不惊中独显戏剧张力,美声唱法的艺术感染力更得以淋漓俱现!     

演唱: 蒙塞拉特·卡芭耶***
        (Montserrat Caballé 1933.4.12-2018.10.6)
伴奏: 伦敦爱乐乐团***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祖宾·梅塔***
        (Zubin Mehta) 

Haydn: String Quartets Op. 76 Nos. 4-6 Takacs Quartet

海顿「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日出"」
第三乐章: 小步舞曲
(String Quartet in B Major, Hob. III:78, Op. 76/4 "Sunrise" - III. Menuetto)

        从结构与形式上看,古典交响曲和弦乐四重奏都可被视为巴洛克奏鸣曲的发展及演变,室内乐在管弦乐之基础上,最大程度实现了器乐声部的精简和音乐主旨的浓缩,宛若对话的演绎方式,则让弦四较于交响曲,更多一份内敛却不失生趣的听觉体验。
        自担任宫廷乐正至人生暮年的40余年间,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共创作了68部弦乐四重奏,数量上谓空前绝后,质量上亦彰显不凡,尤其是受莫扎特创作思想影响后的成熟阶段,独一无二的宫廷气质同其波澜老成的笔法,相辅相生出整个古典时期最为人称颂的弦四佳构。面对垂垂老矣的海顿爸爸,桀骜不驯的贝多芬则将掀开弦四在下一个世纪的辉煌,虽其韵致将大相径庭,然其风骨却一脉相承。
        Opus 76或是海顿以六部一组出版的弦四中最脍炙人口的一套,汇集了"五度"、"皇帝"和"日出"等名篇,题献给匈牙利的厄多蒂伯爵,完成时间为1796-97年,作曲家两次伦敦之行归来后。身为服务于埃斯特哈齐家族逾40载的老臣,海顿已然不用继续肩负繁重的宫廷事务,这使得他有更多闲暇投入创作,当然,这些创作往往也都是应接不暇的贵族委约,音乐风格上自然也是投其所好的一贯优雅和华丽,海顿式的幽默风趣便是缀于其间的个性标签了。"日出"之名得于当时作曲家的英国出版商,却也恰如其分地描绘出首乐章第一小提琴旭日般的向上主题。三乐章小步舞曲(快板)的情绪欢快热烈,与前两个乐章的阴暗沉重形成鲜明对比,半音休止为乐句的推进提供了源源动能,三声中部后的中提琴与大提琴的延续低音同高音区的小提琴主题遥相呼应,亦预示着尾声的到来。

演奏: 塔卡什四重奏团***
        (Takács Quartet)

Saint-Saëns: Samson et Dalila (2 CD's) Orchestre de Pari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圣桑 歌剧「参孙与达丽拉
第三幕: 酒神之舞
(Samson and Delilah, Op. 47 - Act III. Bacchanale)

        "bacchanale"一词源于"Bacchus"(酒神),谓古罗马人在酒神节上所跳之舞蹈,因具狂欢气质和特定仪式感,于18世纪后被引入到古典音乐尤其是歌剧舞蹈场景中,藉以烘托剧情并增强娱乐性。
        卡米尔·圣桑(Camille Saint-Saëns 1835.10.9-1921.12.16)完稿于1876年的歌剧「参孙与达丽拉」,取材自「圣经」故事,讲述得到神赐力量的参孙,在率领希伯来人民击退异族后,英雄难过美人关,被敌人派来的奸细达丽拉色诱说出自己力量之源--一缕上帝赐予的神奇头发。同胞痛苦的哀嚎让失去神力的参孙无比内疚,决定以自我牺牲来赎罪并拯救人民,在腓力斯人的神殿中,他向上帝虔诚忏悔,终于重获力量和勇气,推倒巨柱,和敌人同归于尽。
        基于法国大歌剧之传统,圣桑在该剧创作中亦加入了芭蕾段落,以取悦观众并增强舞台效果,第三幕第二场中的这段"酒神之舞",即表现了腓力斯人在祭祀仪式上庆祝胜利时的狂喜之态。伴着神秘的古埃及节拍,腓力斯人列队起舞,表情怪诞,身姿奇异,祭坛上的参孙望着熊熊燃烧的篝火,一幕幕爱恨情仇掠过他的眼眉,悔恨交加的内心渐渐升腾起复仇的欲望......
        华丽的管弦乐音效及欢跃的节日气氛,令这首"酒神之舞"常被独立于整部歌剧之外演奏,以渲染音乐会气氛,调动听众之热情。推荐的这版1978年整剧录音,时任巴黎管弦乐团音乐总监的Barenboim,可谓意气风发,精彩的演绎将他对歌剧艺术之热情毫无保留地汇聚在指挥棒下。

演奏: 巴黎管弦乐团***
        (Orchestre de Paris)
指挥: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Daniel Barenboim)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