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与其鲜花丛中嗅芬芳
不如故纸堆里觅华章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The Great Voice of Montserrat Caballé - Italian Opera Arias & Duets Montserrat Caballé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普契尼 歌剧「图兰朵」
第一幕咏叹调: "主人,请听我说!"
(Turandot - Act I. "Signore, ascolta!")

        「图兰朵」是贾科莫·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2.22-1924.11.29)的最后一部歌剧,取材自12世纪波斯诗人尼扎米(Nizami Ganjavi 1141-1209)的史诗,因故事背景为中国元代,美轮美奂的舞台布景及人物造型,加之对中国民间音乐(茉莉花)的引用,使整剧充满神秘瑰丽的异域色彩。
        元大都森然的宫门外一片喧嚣,人们在纷纷议论公主猜谜招亲之事,“谁能猜中三道谜题,便可成为驸马,坐拥江山美人,而等待失败者的,只有一死。”波斯王子不远千里而来,只为一试勇气和智慧,怎奈不谙美人心计,黄泉路上又添新鬼。人群中,鞑靼王子卡拉夫同失散多年的父王帖木儿重聚,两人悲喜交加却不敢声张。公主图兰朵的美貌令卡拉夫神魂颠倒,意欲挑战谜题,却被元朝大臣及父亲劝住。忠诚善良的侍女柳儿暗恋着王子,她的一番话语恳切而饱含深情,几令卡拉夫言弃,然强烈的征服欲,让卡拉夫鸣响了铜锣,毅然孤注一掷。公主高傲冷酷外表下的寂寞心灵,被卡拉夫机智洞见,三道谜题迎刃而解。眼看图兰朵即将食言,卡拉夫提出若是公主在天亮前猜出自己的名字,便解除婚约,坦然赴死。“天亮前无人说出王子姓名,全城男女老幼皆难逃一死”公主一道命令让全城笼罩在肃杀气氛中,无人入眠。柳儿在众人的绝望哀嚎中挺身而出,宣布惟有自己认识王子,她夺过卫兵的匕首刺向自己,宣告了爱情的坚贞与伟大。夜色将尽,卡拉夫以热烈的拥吻,融化了图兰朵冰凉的心,更让她感悟到真爱的力量!
        这段凄美抒情的咏叹调出自全剧第一幕,当柔弱的柳儿面对卡拉夫的固执,噙泪规劝道:“主人,请听我说,我心如刀割。流亡途中,你的名字就是希望和力量。天明就要两隔阴阳,父亲失去儿子的悲伤,奴仆离开主人的绝望,不见你的笑容,我欲断肠!” 平缓却近乎哀求的语气下,蕴含着柳儿复杂的心绪--对卡拉夫的关切和怜惜;对图兰朵的嫉妒和畏惧;更有为爱牺牲自我的勇气。已故西班牙歌剧女高音Montserrat Caballé以其叫人叹服的音色和气息掌控,为这一缠绵悱恻的唱段赋予无比丰富的表情和心理暗示,于波澜不惊中独显戏剧张力,美声唱法的艺术感染力更得以淋漓俱现!     

演唱: 蒙塞拉特·卡芭耶***
        (Montserrat Caballé 1933.4.12-2018.10.6)
伴奏: 伦敦爱乐乐团***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祖宾·梅塔***
        (Zubin Mehta) 

Schubert 4 - Wigmore Hall Live Ian Bostridge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舒伯特 「对月吟」
(An den Mond, D. 259) 

        “咏月”是古今中外文学与音乐创作的永恒主题,借物抒怀,歌以咏志,寓意高洁的月亮被升华为精神世界的至上追求。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一生共写有多首以「对月吟」为题的艺术歌曲,完成于1815年的"D. 259",歌词采用了德国诗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1832)发表于1778年的同名诗作。全篇借皎洁月光起兴,将之比作知己与爱人,娓娓倾诉内心愁楚与孤寂,流露出对名利追逐的怅恨和对完美人生之向往。艺术歌曲之王以其动人旋律和浪漫诗意,大大深化了原著内涵及艺术感染力,静夜谛听,不觉戚戚动容。

唱词中译(©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妳又为溪谷层林,轻拢起雾帐,
亦把我蒙尘的心,再一次涤荡 。
清辉似眼底波光,把四周照亮,
如知交常伴身旁,对命运凝望 。
逝去年华的悲欢,在心中回响,
月下我顾影自怜,欣喜复惆怅 。

奔流吧小溪,携欢乐流向远方,
遗我黯神伤 。
一切俱消失,笑语热吻或衷肠,
须臾转凄凉 。
曾经拥有的过往,当恒久珍藏,
岁月赋予的风霜,亦永生难忘 。
低鸣吧小溪,沿山谷淙淙流淌,
和着那旋律,咏作我内心歌唱 。

曾作冬夜里,漫过堤岸的激浪,
又在春晖里,绸缪蓓蕾的怒放 。
谁又能放下怨嗔,挣脱这尘网,
共挚友舒怀敞襟,洞世间万象 。
愿你我神游梦中,趁当楼蟾光,
穿过那胸中迷宫,作夜之徜徉 

演唱: 伊恩·博斯特里奇*** 
        (Ian Bostridge)
伴奏: 朱利叶斯·德雷克*** 
        (Julius Drake)

Vivaldi: Gloria; Nisi Dominus; Nulla in mundo pax Julia Lezhnev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 经文歌「若不是上帝」
第四段: 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
(Nisi Dominus, RV 608 - IV. Cum Dederit)

        「旧约·诗篇」第127篇是唯一出自所罗门王之手的“上行之诗”,全篇五节以隐喻和双关笔法表述了“耶稣基督是一切福赐之源,若不是耶和华,一切皆为徒然”的概念。在通行的拉丁语译本中,该诗以两个“若不是”(Nisi Dominus)的虚拟假设句--“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点题切旨地肯定了主的功绩,告诫世人坚定信仰。
        得益于基督教文化在欧洲历史上之主导地位,从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晚期,基于「诗篇」内容的音乐创作层出不穷,这其中自少不了身为神职人员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RV 608”便是他为“诗篇127”谱写的两部圣乐作品之一(另一部RV 803)。作品名称沿袭自同类体裁对于基督教箴言“Nisi Dominus”的借用,八个唱段附结尾(amen)由室内乐队伴奏加独唱演绎。第四段"Cum Deterit"(取拉丁文唱词首句Cum dederit dilectis suis somnum前两个单词),内容参照克雷芒八世的拉丁文译本,合并了原诗第二节中“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与第三节“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意指人们在劳作后依然蒙主的恩惠入睡;同亚当夏娃一般,受造物主恩宠得以降生并“繁衍”后代,传递生命火种及神的旨意。
        依巴洛克时期惯例,教堂音乐人声部分当回避女性演唱者,以童声或阉人歌手代替。这里推荐当代countertenor与古乐团之合作演录,来自阿根廷的新锐假声男高音Franco Fagioli以其醇厚饱满而富穿透力的嗓音,带领听者重回三个世纪前的威尼斯,谛听一场无比虔诚的灵魂皈依。

演唱: 弗兰科·法吉奥里*** 
        (Franco Fagioli)
伴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
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

Lehár: Die Lustige Witwe - Highlights Elizabeth Harwood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莱哈尔 轻歌剧「快乐的寡妇」
第三幕二重唱: 双唇无语
(Die lustige Witwe:  Act. III - "Lippen schweigen")

唱词大意(中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男)美好时光令人陶醉心神往,双唇无语海誓山盟永不忘。
(女)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男)听那相思弦上,似在倾诉衷肠,我心依然时刻为你思量。
(女)夜莺歌唱,多么甜蜜悠扬,此情不渝挽你共赴沧桑。
(男)我爱你!
(女)
(合)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快乐的寡妇」(又译“风流寡妇”)是匈牙利作曲家弗朗茨·莱哈尔(Franz Lehár 1870.4.30-1948.10.24)最成功的轻歌剧作品。德语轻歌剧的轻松诙谐之上融入法国喜歌剧的华丽浪漫,跌宕起伏的剧情设置辅以优美流畅的音乐编创,使之赢得了乐界及观众的一致青睐,在从1905年首演至作曲家逝世的几十年间,风靡世界歌剧舞台,至今仍广受欢迎。
        三幕故事围绕一对有情人的聚散离合展开,贵族子弟达尼洛与平民女子汉娜因门第观念无缘牵手。不久后,以驻法使馆秘书身份被派驻巴黎的达尼洛接到一项特殊任务,为本国富有而美貌的银行家遗孀格拉瓦利夫人充当“护花使者”,并在必要时成为她的丈夫,以免其巨额财富因跨国婚姻而流失。舞会上,当认出眼前的贵妇就是往日恋人时,郁闷未消的达尼洛竭力克制心中的爱火,而汉娜也以矜持掩饰惊讶。经过一番彼此试探和相互考验后,这对仍深爱着对方的鸳鸯终于化解恩怨,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永结同心。
        第三幕中,男女主人公的一段深情对唱,朴素动人,优美隽永,其轻盈的旋律来自第一幕舞会华尔兹主题,作为整部歌剧最为人熟悉的乐段,常以纯器乐及不同改编演绎出现在音乐会上。        

女高音: 伊丽莎白·哈沃德***
           (Elizabeth Harwood 1938.5.27-1990.6.21)
男高音: 瑞奈·科洛***
           (René Kollo)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Symphony No.9 in D minor, Op.125 - "Choral" 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贝多芬「D小调第九交响曲"合唱"」
末乐章: 急板-甚快板
(Symphony No. 9 in D minor, Op. 125, "Choral" - IV. Presto - Allegro assai)

        1989年11月,民主德国政府宣布开放柏林墙,这预示着这道全长155公里,穿越柏林地标建筑勃兰登堡门,并将德国分隔为东西阵营近30年的“冷战”产物即将瓦解,更预示着两德即将走向统一。一场规模盛大的纪念音乐会将在这一年的圣诞期间举行,演出曲目被确定为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因“指挥皇帝”卡拉扬已在几个月前驾崩,伦纳德·伯恩斯坦很自然地成为第一人选,率领由六个欧洲顶尖乐团及三个合唱团成员组成的强大阵容,于圣诞夜及圣诞节当日,在柏林墙两侧的音乐厅(剧院)各上演一次乐圣的交响曲杰作。
        时年71岁的莱尼虽已满头银发,体态臃肿,健康状况恶化,当面对这个被其本人称作“无法拒绝的机会”时,依旧身形矫健,精神矍铄地出现在排练厅,不同于他以往同纽爱或是维也纳爱乐的合作,末乐章引用自席勒诗歌的唱词中,所有的“欢乐”(freude)均被代之以“自由”(freiheit),讴歌世界大同的“欢乐颂”变成了一曲颂扬自由的“自由颂”。大师晚年极度个性主义的诠释手法依旧弥漫在整部作品中,从震撼到几乎同其阅历不相符合的高潮部分,到缓慢得有些夸张的慢速乐段,戏剧性和深思熟虑似乎成为大师对每一个音符精雕细琢的唯一合理解释。圣诞节当日在柏林音乐厅的实况录音被DG公司制成纪念版,从音乐性角度回看,那些苛求完美的乐迷或对这版演绎抱有微词,然其独一无二的历史性意义却是不容辩驳。封面人群簇拥的勃兰登堡门下,是无数颗向往自由的心,一道阻隔自由的墙倒下了,脚下或是焦灼的废墟,但却会萌发出被隔绝的沃土下所未曾有过的东西,这就是希望,获得真正自由的希望!
        谨以这首“自由颂”结束本月的“伯恩斯坦百年诞辰”主题策划,愿古典音乐开启美好心灵,引领听者摆脱蒙昧,在美妙的乐音中感受到快乐与崇高。

女高音: 琼·安德森***
           (June Anderson)
女中音: 莎拉·沃克***
           (Sarah Walker)
男高音: 克劳斯·柯尼西***
           (Klaus König)
男低音: 扬-亨德里克·卢特林***
           (Jan-Hendrik Rootering)
合唱: 巴伐利亚广播合唱团***
        (Cho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柏林广播合唱团***
        (Mitglieder des Rundfunkchors Berlin)
         德累斯顿爱乐童声合唱团***
        (Chor der Philharmonie in Dresden)
演奏: 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
        (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列宁格勒剧院基洛夫管弦乐团***
        (Orchester des Kirov-Theaters Leningrad)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纽约爱乐乐***
        (New York Philharmonic)
        巴黎管弦乐***
        (Orchestre de Paris)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Symphony No. 2 ''Resurrection'' Gustav Mahl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马勒「C小调第二交响曲"复活"」
第五乐章末段女声二重唱/合唱: 复活颂
(Symphony No. 2 in C Minor "Resurrection" 
- V. Mit Aufschwung, aber nicht eilen. ''O Schmerz, du Alldurchdringer) 

唱词中译:(邹仲之译)
复活吧,我的身体,
经过短暂休憩,你将复活!
主召唤你,
将赐予你永恒的生命。
你将再次得到播种、开花!
我们死去后,
主收留我们,
如同收获麦捆!

请相信,我的心灵:
你的一切都未失去!
你曾渴望并为你所有的,
你曾热爱并为之奋斗的,都未失去!

请相信,你的生命并非徒然,
你的生活和苦难并非徒然!

凡已生者必死,
凡已死者必复活!
停止颤栗!
准备再生!

啊,无处不在的痛苦,
我已将你解脱!
啊,征服一切的死亡,
如今你被征服!
我将展开获得的双翼,
在爱的热烈追求中
高高飞翔,
飞向肉眼看不到的光芒!

我将展开获得的双翼,
高高飞翔!
我将死去,因此而永生!
复活吧,你将复活,
我的心灵将在顷刻间复活!
你曾为之奋斗的

将引导你前往上帝

        “我的时代终将到来!”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 1860.7.7-1911.5.18)这一愤世而悲情的预言,在其逝世半个世纪后得到了应验。尽管对其音乐的贬斥声始终不绝,马勒音乐的复兴已无可辩驳地成为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且持久的的现象级事件,那些隐藏在新颖怪诞旋律与和声下的巧妙灵感及繁复织体,正让世人逐渐领略到蕴含其间的深刻人文内涵与恒久艺术价值。马勒的时代已经到来,更注定会属于未来!
        伯恩斯坦对于马勒音乐的兴趣,表面上或可归因于两人共同的犹太身份,青年时代音乐导师布鲁诺·瓦尔特(Bruno Walter 1872.9.15-1962.2.17)对马勒音乐的积极倡导更令兰尼耳濡目染,受益匪浅,然相同的思考角度和创作理念,或许才是令两人在音乐上超越时空维度,步入同路之根本原因,马勒在世时以指挥家身份得到保守严谨的欧洲音乐界认可,平步青云执掌维也纳国立歌剧院,而他在职务闲暇创作的交响曲和艺术歌曲,却被视为“无谓的喧哗与骚动”而受到冷落。出生在开放国度与开明时代的伯恩斯坦幸运很多,过人天赋让他在不惑之前便已蜚声世界,不光是"新大陆"美国,就连高傲挑剔的欧洲乐团都心甘情愿臣服于其指挥棒下,相比率领乐队演绎别人作品,思维活跃,个性奔放的兰尼更渴望找回年轻时的梦想,专注创作,而现实却令其摇摆于指挥与作曲,纠结两难,以至于功成名就后的他常感叹:"我是一名富有的指挥家,却是一位贫穷的作曲家。"而这点恰恰使其能够理解马勒(艺术)生存之窘境,也令其能从一位作曲家的视角去思考并解读马勒创作思想之根本。
        在谱写完标题性的首乐章后的第五年,即1893年,马勒在犹疑和摸索中续写了第二第三乐章,雄心勃勃的他决心仿照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以一首气势宏伟的合唱曲收束整部作品,却苦于无有合适的文本而迟迟未能落笔,直到在指挥家彪罗(Hans von Bülow 1830-1894)葬礼上偶尔听到管风琴伴奏下唱出格洛普斯托克(Friedrich Gottlieb Klopstock 1724-1803)的「复活颂」,灵感之门瞬间打开,在将“原初之光”添作末乐章引子后,伟大的“复活”交响曲诞生了,虽然马勒仅引用了原诗的前八行,并亲自补上了寓意救赎和复活的精华部分,"复活"仍旧成为了该交响曲独特的标题。马勒将第一乐章中出现的"死生的诘问",二、三乐章"对生命美好瞬间的追忆"、"生命中的徒劳"片段再现于末乐章高潮段之前,第四乐章"超脱虚无现状的渴望"则带有心理暗示意义,同尾声"复活颂"所表达之对永生的热切追求及复活的无限向往形成逻辑衔接与情绪呼应。庞大的管弦乐织体营造出超越世俗听感、震撼心灵的壮丽音诗,如天国之音一般,引领每一位听者在思索中探求生命之真谛!
        作为马勒音乐的复兴者和权威演绎者,伯恩斯坦早在60年代便携NYPO在CBS唱片录制了马勒交响曲全集,当他以客座指挥身份展开与VPO的合作时,这支马勒故乡的乐团居然对同胞作品知之甚少,唏嘘之余更是坚定了兰尼深入普及马勒作品的决心,于是,从70年代直至重病期间,马勒成为他在欧洲各大音乐界演出的常规曲目,更有了之后DG整理出版的他的第二套马勒全集,相比第一套,大师的个性化风格更为突出,音乐的处理上亦有更具说服力的递进,这张"马二"是其在生命最后几年,指挥NYPO在卡内基音乐厅的录音,每一个分句的精雕细琢,无不体现出大师晚年对艺术的深思熟虑,应该说这是最贴近马勒心灵的回声,更是一位彻悟人生之长者的真实心声!

女高音: 芭芭拉·亨德里克斯***
           (Barbara Hendricks)
女中音: 克丽丝塔·路德维希***
           (Christa Ludwig)
合唱: 威斯敏斯特合唱团***
        (Westminster Choir)
演奏: 纽约爱乐乐团***
        (New York Philharmonic)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Mozart: Requiem Leonard Bernstei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D小调安魂曲」
第一部分: 进台咏
(Requiem in D minor, K. 626 - I. Introitus)

主啊,请赐他们永恒安息,
并以永世之光泽披。
我们在锡安把你赞颂,
又在耶路撒冷履行盟誓。
请你聆听我的祈祷,
一切生灵终将归于你。
主啊,请赐他们永恒安息,
并以永世之光泽披

        两百多年来,围绕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安魂曲」的轶闻层出不穷,宿命论的观点更为这部莫氏绝笔笼上一层神秘面纱,让人对天才英年早逝扼腕之余,不禁被音乐所含之悲天悯人的情感所深深触动,继而重新思索生命的意义。
        或许是感知到死神的召唤,病中的莫扎特向绪斯迈尔(Franz Xaver Süssmayr),这位才智平庸的学生交代了「D小调安魂曲」的大体架构及创作方向,便于12月5日永诀人寰。因是他人委约作品,为了尽快交稿并得到相应酬劳,以填补莫氏身后的财务亏空,莫扎特遗孀康斯坦策求助于多位丈夫生前友人续写该作,最终由绪斯迈尔完成,虽非尽善尽美,却是最忠实于原旨无疑。
        整部作品由八部分14段构成,演出阵容为双管制乐团、管风琴、四个独唱声部与混声合唱(SATB mixed Choir)。第一段"进台咏"(亦称"进堂咏")为传统弥撒曲的引子部,曲速缓慢,气氛庄严,巴塞特管与大管低沉宽广的音色,教人肃然起敬,感召在主的慈祥面庞下,伸缩号嘹亮高亢地唤醒生者,聚向永恒光辉之源,男低音声部发出神性的呼唤,将一切苦厄恐怖驱散,女高音则如穿透黑暗之明灯,指引灵魂拥抱天国之璀璨。
        虽然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早已不是秘密,伯恩斯坦在与妻子费莉希亚(Felicia Cohn Montealegre 1922-1978)婚姻存续期间,基本恪守道德底线,可算是一位称职的丈夫与父亲。当妻子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后,他立刻结束分居状态,回到费莉希亚身边全心照顾至其离世。这版与巴广交合作的“莫安魂”便是其为悼念亡妻所录制,其间所流露之个人风格与悲痛情绪亦是显而易见,"震怒之日"中定音鼓的急速锤击如末日审判之雷鸣,摄人魂魄,"进台咏"和"垂泪之日"的哀婉动情又恍如绝望尽处的凄切无语,所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的哲学思辨,在这里概能让人听出些许释义吧......

独唱: 玛丽·麦克劳林***
        (Marie McLaughlin)
合唱/演奏: 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及合唱团***
        (Chor & 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Bernstein: The Essentials Various Artist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伯恩斯坦「老实人」
第一幕咏叹调: 纸醉金迷
(Bernstein: Candide - Act I. Glitter and Be Gay)

        二幕轻歌剧「老实人」(又名"坎迪德"、"天真汉"),取材自伏尔泰(Voltaire)同名小说,讲述深受乐观主义学说影响,对一切抱有天真幻想的主人公坎迪德,在家园(伊甸园)被战争与灾难毁灭后,无奈远走他乡,闯荡世界,却发现自己始终无法与周围的人和事达成妥协,现实世界俨然已被贪婪和虚伪所充斥,自己改变世界的努力亦只是徒劳,梦想即将破灭的一瞬,人性中仅存的一丝光辉让他顿悟生命之意义。
        或是缘于该剧在56年首演之初的失败,伯恩斯坦在之后的30余年里屡次对其中音乐进行了修改和重编,其在剧中所倾注的极大创作热情与音乐灵感,终于慢慢为世人所发现并赞赏。这首花腔咏叹调出现在第一幕第三场,当来到巴黎后的居内贡(坎迪德未婚妻)很快以美艳姿色成为贵胄名流竞相追逐的“尤物”,华服在身,环佩玎珰的她难以抵挡耀目的珠宝和异性的献媚,自说自话,想入非非地唱起了这段唱词,歌中唱到:“我置身巴黎,纸醉金迷;凄惨身世,情非得已;守身如玉,令人叹息;只盼爵爷,牵我柔荑...悲歌一曲,聊以慰藉;来杯香槟,自不介意;华服在身,喜不自抑;收起泪眼,尽显贵气;项链吊坠,可否拭干泪水,遮蔽羞耻?胸针美钻,可能止住诽谤,正我芳名?我或许不纯洁,珠宝却无瑕疵;我内心藏痛楚,珠宝令我欢喜,仅此足矣;我多会伪装,纵羞愧难当,亦独自深藏,哈哈......”
        这一常被用作音乐会花腔曲目的唱段,其旋律亦被全剧序曲所引用,推荐这版录音是大师逝世前一年指挥LSO的音乐会现场录音,美国女高音June Anderson的表现亦是可圈可点,俨然一个被欲望冲昏头脑的疯婆子形象呈现眼前。 

演唱: 琼·安德森***
        (June Anderson)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Mefistofele / Prologue Montserrat Caballé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R. 施特劳斯「明天」
(Richard Strauss: Morgen!, Op. 27 No. 4)

唱词中文意译:(©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明天太阳仍将升起,
照亮我的前行之路。
在那沐浴阳光的大地,
造物蒙其恩宠聚向一处。

我们步履轻缓悄寂,
涉过海滩踏浪追逐。
沉默间我们彼此凝视,
愿这份喜悦于心中永驻 ...

        艺术歌曲(lied)兼具诗歌韵节与音乐旋律之美,体现出文学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统一。得益于德语文学在启蒙运动中的突出地位以及舒伯特、舒曼两位浪漫派音乐大师的辛勤耘创,德语艺术歌曲在19世纪初迎来最辉煌的时代,历经勃拉姆斯、沃尔夫等人的传承与发展,至浪漫主义晚期和20世纪初依然焕发迷人光彩。
        理查·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ss 18646.11-1949.9.8)擅于发掘同时代文学诗歌作品中的精华,并用细腻独到的音乐语言抒发个人浪漫情怀,同时引发听者内心共鸣。继承"两舒"以钢琴衬托人声的声乐套曲形式外,施特劳斯更着力引入层次丰富,音效洪亮的管弦乐伴奏,将艺术歌曲表现力推向极致。1894年,对施特劳斯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即将与女高音歌手波琳(Pauline Maria de Ahna 1863-1950)步入婚姻殿堂的喜悦令其创作灵感爆发,相继写下多首艺术歌曲,其中于5月完成的「安息吧,我的灵魂!」、「明天」与「爱人的誓言」连同9月问世的「塞西莉亚」被编成一组,作为献给妻子的结婚礼物。同作曲家包括许多歌剧角色唱段在内的声乐作品一样,歌曲在创作之初皆以波琳的音色唱腔来设置,辅以钢琴伴奏。「明天」一曲唱词选自和作曲家同龄的作家约翰·亨利·马凯(John Henry Mackay 1864-1933)的爱情诗,初稿发表三年后由作曲家亲自完成管弦乐配器谱,以一把独奏小提琴之动人吟唱辅以竖琴柔美琶音,引出女高音虔诚如诉的爱情誓言,恋人间彼此的执着和对幸福的祈愿,在弱音处理的弦乐部烘托下尽释无遗。
        继将纽约爱乐打造成世界一流乐团,并与VPO保持多年愉快合作之后,伯恩斯坦在古典界的声誉日隆,诸多欧洲名团相继递来邀约,演出曲目无论从德奥古典至意法浪漫乃至20世纪现代,大师均能轻松驾驭。推荐的演绎录音即来自其于70年代客座ONF时,同西班牙女高音Caballé的精彩合作,这位拥有“最迷人弱高音”的女歌手在演唱这首气息绵长,音色纯净的作品时所散发出的感染力,令人不由赞叹,伯恩斯坦指挥下的乐团则毫无喧宾夺主,似绿叶映衬出嫩蕊之璀璨光华!

演唱: 蒙塞拉特·卡芭耶***
        (Montserrat Caballé)
伴奏: 法国国家管弦乐团***
        (Orchestre National de France)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Bach:Werke aus dem "Notenbüchlein für Anna M. Bach Elly Ameling/Johann Sebastian Bach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施托尔策/巴赫「你在我身旁」
(Bist du bei mir, BWV 508 - Arranged from Aria by G. H. Stölzel)

        这首辅以通奏低音的声乐曲「你在我身旁」,因其最早收录于J. S. 巴赫续弦安娜·玛德琳娜的音乐笔记第二卷,而在近两个世纪里一直以巴赫作品BWV 508传世。1915年,连同该曲在内的五首咏叹调乐队谱手稿现世于柏林,1718年首演歌剧「狄俄墨德斯」(Diomedes)的出处终于大白天下,而其真实的曲作者,正是巴赫同时代人戈特弗里德·海因里希·施托尔策(Gottfried Heinrich Stölzel 1690.1.13-1749.11.27),一位有着过人才思、丰沛灵感且多产的巴洛克作曲家。 
        优美深情的旋律上,是向爱人的真情吐露,宁静肃穆的气氛中,更诉说着对主的虔诚仰慕。舞台上的经典唱段打动了当时的听众无数,令其传入千家万户,更被巴赫改编为这阕著名的康塔塔,作为爱的礼物,献给自己的贤内助。岁月的年轮历经了三百个春秋,多少音乐作品及作曲家被人遗忘,巴赫音乐与巴洛克文艺的复兴,让现代人在时光的缝隙里巧遇那个时代最隽永迷人的声音,一瞥惊鸿之余,不禁感叹经典永存,更感恩主之荣光永耀。

唱词大意:
若你在我身旁  我将充满喜乐
坦然面对死亡  走向安息之所
爱意驱走孤独  幸福冲淡寂寞
于你怀中睡去  死生不再契阔

演唱: 艾莉·埃默琳*** 
        (Elly Ameling)
伴奏: 古斯塔夫·莱昂哈特*** 
        (Gustav Leonhardt 1928.5.30-2012.1.16)

Verdi Arias Carlo Bergonzi/Nello Santi/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威尔第 歌剧「弄臣」
第一幕咏叹调: 美女如云
(Rigoletto: Act I - "Questa o quella")

每位女士在我看来  都一样可爱
对于她们  我从不偏爱
但也不会  以真心相待
上帝将众多美人赐予我
仿佛生活里开满了花朵
可能今天我爱上了这个
明天便会钟情于另一个
忠诚就像疾病  教人痛恨
只有傻瓜才会坚守忠贞
若无自由  又怎谈爱情
不顾丈夫们嫉妒的怒火
不管情郎们内心的折磨
若有美人向我秋波暗送
爱的诱惑总能令我心动

        三幕歌剧「弄臣」(音译名"黎戈莱托")是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步入创作成熟期的首部力作,剧本由皮亚维(Francesco Maria Piave 1810-1876)改编自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 1802-1885)的讽刺剧「逍遥王」,1851年3月11日在威尼斯凤凰剧院的成功首演,奠定了该剧在国际舞台长盛不衰之地位。
        曼图瓦公爵好色成瘾,风流成性,弄臣黎戈莱托虽相貌丑陋,人见人恶,却因善于物色美女取悦主子而获公爵宠幸。妻女成为猎艳目标的朝臣们决意施计惩罚奸佞小人,于是一幕阴差阳错的悲喜剧由此上演,弄臣美丽善良的女儿终成为冤冤相报的无辜牺牲品。威尔第以音乐语言刻画人物性格之创作手法,于该剧中尤显突出,在公爵这一人物的塑造上,玩世不恭、诡谲狡猾的形象出落在其多个唱段及夸张而又贴切的眼神和动作间。与众所周知的第三幕咏叹调“女人善变”之巧舌辩解形成对应的是全剧开场时的这首“美女如云”,露骨的唱词简直就是花花公子朝秦暮楚,戏梦人生的内心直白。
        推荐的演绎来自意大利戏剧男高音Carlo Bergonzi在Philips唱片的留声,作为20世纪威尔第歌剧最出色的诠释者,其举重若轻,流畅细腻的演唱风格和对细节从容优雅之处理,无一不令乐迷津津乐道,对意大利美声唱法的醇熟把握鲜有出其右者,就连“三高”之首帕瓦罗蒂都将其誉为自己心目中最伟大的男高音!

演唱: 卡洛·贝尔冈齐***
        (Carlo Bergonzi 1924.7.13-2014.7.25)
伴奏: 新爱乐乐团***
        (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指挥: 内罗·桑蒂***
        (Nello Santi)

Eternal Light Elin Manahan Thoma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亨德尔「圣光永恒之源」
(Ode for the Birthday of Queen Anne, HWV 74 - I. Aria: Eternal source of light divine)

        对于巴洛克时期两位音乐巨擘巴赫与亨德尔,后世常评价道: “前者的音乐是奉献给上帝的,而后者的音乐则是赞美君王的。”一言既点出那个“君权神授”时代下,音乐创作主体之神圣与崇高,亦概括了两人在艺术探索上的极致追求,可谓殊途同归。
        1710年,当巴赫返回魏玛,安心于管风琴师一职,并努力抚养妻儿时,从意大利学习歌剧回来后不久的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 Friedrich Händel 1685.3.5-1759.4.14)也在汉诺威选帝侯宫廷谋得乐正一职,一次偶然造访伦敦,眼见自己完成于意大利期间的歌剧大受欢迎,让亨德尔产生留在英伦发展的想法。当时的安妮女王(Queen Anne 1665-1714)正忙着周旋于议会纷争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可谓日理万机,压力山大,自无心流连于自己那支宫廷乐队,但这位女强人还是慧眼识珠,发现了德国人的才华,并委约于其。1713年,「乌德勒支和约」缔结,英国获得了最大利益,不列颠帝国的旗帜高高飘扬,审时度势的亨德尔在这一年初完成了世俗康塔塔「女王生日颂歌」,谨作为向女王生辰之献礼。作品共七段,采用英国诗人菲利普斯(Ambrose Philips)的唱词文本,以三声部合唱团、室内乐团及管风琴演绎,借用咏叹调、二重唱及合唱形式咏颂臣民对女王之崇敬与赞美。首段由女低音(或假声男高音)在小号与弦乐的伴奏下,缓缓唱出优美绵长的赞美词,“伟大的安妮降生之始,世间便得以永久安宁,圣光永恒之源,带来温暖光明,荣耀而圣洁之光,泽披你万千臣民...”
        或是安妮女王觉得自己的功绩无愧于这部歌功颂德的作品,很快便传旨封赏亨德尔200英镑的年俸,此举也令后者得以在英国立足,更有了其与选帝侯旧主重逢,尽弃前嫌的佳话......

女高音: 艾琳·麦纳汉·托马斯*** 
        (Elin Manahan Thomas)
伴奏: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指挥: 哈利·克里斯托夫斯***
        (Harry Christophers)

Ciaconna Capella de la Torre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特罗姆邦奇诺「永相随」
(Ostinato vo' Seguire)

        1327年4月6日,亚维农圣克莱尔教堂的耶稣受难日弥撒上,青年神甫弗朗切斯科·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1304.7.20-1374.7.20)初遇年方二八的少妇劳拉(Laura de Noves 1310-1348),无意中的惊鸿一瞥开启了一段绵延一生的柏拉图式单恋,“不负天主不负卿”的两难抉择与“日日思君不见君”的隔世之恋却令这位日后的桂冠诗人思如泉涌,为心中的“女神”写下诗篇逾百。21年后的耶稣受难日,劳拉香消玉殒,芳名镌刻进那一首首词韵优美的十四行诗中,更化作诗人满额的月桂枝叶(laurel),一阕「永相随」诉说着人世的情殇和超越肉欲的灵魂相依,吟诵千古。
        作为但丁之后最伟大的文学家和诗人,彼特拉克以其对意大利语言文学的完善及人文主义的探索实践,而被誉为“文艺复兴之父”,其十四行诗格律严谨中不乏生趣,音韵优美而富抒情气质,最适合爱国情怀的抒发和对永恒爱情之歌颂,依据其诗歌填词再创作的音乐作品层出不穷,横贯文艺复兴中晚期、巴洛克、古典、浪漫时期乃至20世纪。
        这首「永相随」由15至16世纪意大利作曲家巴托洛米奥·特罗姆邦奇诺(Bartolomeo Tromboncino c.1470-c.1535)依据彼特拉克「歌集」(Canzoniere)中的同名短诗谱曲,运用了当时流行的弗罗托拉(frottola)体裁,即摒弃繁复对位,以主调风格织体结合分节歌形式处理诗歌韵节,四个声部中以人声在高音区主导旋律,乐器则在中低音区衬以和声,木管、打击(铃鼓)及拨弦(鲁特琴)乐器的频繁使用,令其与巴洛克以后的音乐形成明显区别,呈现出节奏生动欢跃,情绪饱满隽永的舞蹈特征,诗人对心中永恒爱人的忠贞不渝尽在歌曲名字和不断的反复咏诵中得以升华!

主音: 卡特琳娜·鲍姆***
        (Katharina Bäuml)
伴唱/伴奏: 高塔古乐团*** 
                (Capella de la Torre)

J. S. Bach: Cantatas BWV 170 - BWV 199 - BWV 82 Alberto Martínez Molina、Jordi Domènech、Johann Sebastian Bach、Hippocampus

*Bach 330* --99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 康塔塔「快乐的安宁」
第一段咏叹调: 快乐的安宁,灵魂之渴望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BWV 170 - I. Aria: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老子曾以“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概述道家思想中的美学观点,后人有注“听之不闻名曰希,不可得闻之音也。”无声之音即“大音”恐世间少有,即便有,亦非吾等凡夫俗子可闻之。霍金当可凭其无边思维谛听到宇宙之声,“音乐之父”巴赫则以其无比虔诚记录下上帝之音,相比之下,后者或更易为今人所拾得一二。
        巴赫的音乐是通向天国的山峰,而其宗教作品便居于峰顶。传世的两百多部教堂康塔塔涵盖单声部及多声部,于路德赞美诗的基础上,吸收了法国序曲之器乐结构及意大利歌剧的声乐技法,进而将这一源自中世纪牧歌的声乐体裁完善成以器乐引子部结合咏叹调、宣叙调、二重唱及合唱的独特艺术形式。主事莱比锡教堂唱诗班后,每个礼拜日(主日)及众多节日所需的康塔塔,让巴赫一刻不放下创作之笔,聆听上帝教诲的同时,以音符向世人传递着救世主的福音,涓涓溪流般的清澈旋律,愉悦感官和心灵,更涤荡肉体与灵魂。
        为独唱女低音及室内乐所作之“BWV 170”,首演于1726年7月28日(圣三一主日后第六个礼拜日),全篇五段,以宣叙调分隔开三首咏叹调,唱词节选自德国诗人莱姆斯(Georg Christian Lehms)的基督受难文,大意为劝诫世人弃恶从善,以保死后灵魂进入天堂。第一段咏叹调采用了巴洛克时期盛行的“返始结构”,在牧歌节拍的舒缓衬托下,给予心灵平静抚触,教人渐消纷繁欲念,虔诚向主。
        推荐这版假声男高音与古乐团体之现场演录,通透弦响与开阔音场,如实还原了教堂肃穆庄重之氛围,一如置身三百年前的圣托马斯穹顶之下!

演唱: 约第·多梅尼克** 
        (Jordi Domènech)
伴奏: 海马古乐团** 
        (Hippocampus)
指挥: 艾尔伯托·马丁内兹·莫里纳**
        (Alberto Martínez Molina)

Schubert: Wanderers Nachtlied Matthias Goerne、Helmut Deutsch、Eric Schneider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舒伯特「在春天」
(Im Frühling, D. 882)

        德国诗人恩斯特·舒尔采(Ernst Schulze 1789.3.22-1817.6.29)学识广博,才华横溢,其与当时哥廷根名媛塞西莉亚的短暂恋情和两人英年早逝的命运,却教人唏嘘不已。在诗人身上,年轻的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仿佛看到了自己生命中的不幸,而记录下诗人对爱情憧憬与感伤的日志诗篇,更为他提供了无穷的创作灵感(曾将其中的十部诗谱成艺术歌曲)。这首寄托着对逝去爱人思念之情的转韵诗,原作仅注以“1815-3-31”,舒伯特于1826年以「在春天」为标题将之谱成歌曲,优美的旋律中流露着对爱情最深切的情愫......

唱词中译:(©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尝独坐兮山之阳  聆风幽篁
悦吾心兮春之光  饮露琼浆

遇佳人兮傍成双  信步徜徉
濯涧水兮缀琳琅  轻焕容妆

花满枝兮春满堂  谁共情长
撷数枚兮敛诗囊  时醉余香

忆旧岁兮少年郎  几多轻狂
叹今朝兮俏娇娘  不叙沧桑

游洞庭兮梦潇湘  惟留情殇
思佳人兮睚昏黄  泣断愁肠

羡玄鸟兮莫相忘  何惧风霜
歌一曲兮凤求凰  不辞炎凉  

演唱: 马蒂亚斯·戈尔纳***
        (Matthias Goerne)
伴奏: 赫尔姆特·多伊奇***
        (Helmut Deutsch)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