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与其鲜花丛中嗅芬芳
不如故纸堆里觅华章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Brahms: Piano Concertos Nos. 1 & 2 / Haydn Variations, Op. 56a / Tragic Overture, Op. 81 Johannes Brahm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末乐章: 优雅的小快板-略快于急板
(Piano Concerto No. 2 in B♭ major, Op. 83: IV. Allegretto grazioso Un poco più presto)

        无论从何种角度作比,我们都不难发现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两部钢琴协奏曲之间的巨大差别,相隔20多年的漫长岁月,足以让一位生性矜持的年轻人磨平犄角,敛起锋芒,48岁时完成创作的「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同乐圣的“第二钢协”有着相同的调性,却全然没有勃氏早年「D小调第一钢协」那狂飙突进式的热血激情,而是代之以更为成熟的技巧和理性的表达,对于亲情、爱情、艺术以及人生的感悟,毋庸置疑地融入到作曲家的音乐语汇中。
        两次意大利旅行的深刻印象以及奥地利乡村景致的恬静怡然,为这部酝酿许久的作品提供了丰沛的灵感,同时令其展现出作曲家内心情绪的多样性,从庄严凝重到含蓄伤感(首乐章:不太快的快板);诙谐热情中夹杂疑虑彷徨(第二乐章:谐谑曲);舒缓宁静之上流露出厚重悲悯(第三乐章:行板-柔板),勃拉姆斯一生所主张的“交响协奏”理念不仅在作品乐章结构和配器编制上得以体现,在对主题的阐述与发展上,独奏乐器和乐队前所未有地处在平等位置上,钢琴不再如众星拱月般高高在上,有时甚至“屈尊”,以炫丽的装饰音为管弦乐增色添彩。回旋曲式的末乐章中,五个主题以镜像对称展开,并于钢琴和乐队间交织以频繁切换的调性变奏再现,轻盈活泼的乡村舞曲连缀意式情调的田园牧歌,澎湃激昂的匈牙利舞曲节拍则暗示出作曲家对该种曲风的情有独钟,小调慢速的忧郁缠绵同大调急板的刚毅豪爽极好地呈现出音乐情绪之对照,更使独奏乐器与乐队间的音色及力度得到了完美平衡,所谓的“钢琴主奏交响曲”形式由此可见。
        尽管勃拉姆斯本人从不炫耀技巧,增加的第二乐章在技术层面和音乐延展性上,仍对钢琴演奏者构成了极大的挑战,令该作品自1881年11月由作曲家本人亲自首演于布达佩斯后,一直位列钢协作品金字塔塔尖。
        意大利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一生合作的乐团众多,从米兰斯卡拉、芝加哥交响、伦敦交响、维也纳爱乐到柏林爱乐,更有其亲手扶植或组建的马勒室内乐团、欧共体青年管弦乐团和琉森节日管弦乐团,留下的录音更是涵盖乐史各个时期与风格。在大师逝世五周年之日,我们暂且撇开评媒的毒舌与恶俗的偏见,静心聆听这版他与同胞波利尼合作的勃钢协,品位正值艺术盛年的阿巴多与年长他100岁的勃拉姆斯的心灵对话! 

独奏: 毛里齐奥·波利尼***
        
(Maurizio Pollini)
协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克劳迪奥·阿巴多***
        (Claudio Abbado 1933.6.26-2014.1.20)

Verdi: Overtures Wiener Philharmoniker/Giuseppe Sinopoli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威尔第「西西里晚祷序曲」
(I vespri siciliani: Overture)

        现代意义上的意大利形成前的很长历史时期里,其下诸多行省(大区)如威尼斯、那不勒斯以及西西里等都是各自独立的王国,而这些王国又在欧洲各大君主势力与罗马教廷长期的权力纷争中,历经血雨腥风的权力更迭。王朝的辉煌终归于尘土,惟自由精神得流芳万古!
        1282年的西西里,正处在安茹王朝夏尔一世的统治下,这位法王路易九世胞弟依托着法兰西王室和教宗的强大后盾,恣意践踏领地人民的自由与尊严,民怨四起的西西里到处涌动着起义的暗流。3月30日,在巴勒莫圣神大教堂的复活节晚祷仪式上,法籍士兵当众侵犯当地妇女之行径引发众怒,进而引发一场血腥的种族仇杀,这就是著名的“西西里晚祷事件”,很快起义之火随着晚祷钟声传遍全岛,持续20年的西西里晚祷战争亦由此开始......
        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以这一真实历史事件为背景创作的同名歌剧,最初是为巴黎歌剧院而写的法国大歌剧,于1855年6月首演并获得成功。在之后的意大利演出时,却因剧本审核之故,作曲家无奈将故事发生地从13世纪的西西里改成了17世纪西班牙统治下的里斯本,以回避敏感政治元素。次年,在保持意式歌剧纯粹性的呼声中,威尔第又将第三幕中体现大歌剧特色的大段芭蕾节略,自此确立下该剧的标准版本直至今日。推荐的序曲,是该剧最为人熟知的部分,由象征晚祷仪式的慢速庄严主题开场,激烈的定音鼓引出浓重而摄人心魄的中段主题,暗喻民众对暴政之奋起抵抗,乐曲随后转入弦乐奏出的抒情旋律,同时以模仿行军步伐和战马嘶鸣的急促铜管承接,预示人民意志的坚定与不可战胜,第二主题经过反复和增强,升华为一支凯旋之歌,壮阔无比,激动人心!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朱塞佩·西诺波利***
        (Giuseppe Sinopoli 1946.11.2-2001.4.20)

Arensky: Egyptian Nights Ballet Suite, Op. 50a USSR State Symphony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亚伦斯基「埃及之夜组曲」
之 胜利者之舞
(Egyptian Nights Ballet Suite, Op. 50a - IV. Dance of The Ghazies)

        独幕芭蕾「埃及之夜」是俄罗斯作曲家安东·亚伦斯基(Anton Arensky 1861.7.12-1906.2.25)唯一一部舞剧作品,受当时的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马林斯基芭蕾舞团的前身)委托创作,却因担任编舞的列夫·伊凡诺夫(Lev Ivanov)不幸身故而未能完成,作曲家本人逝世后两年,该剧方在米哈伊尔·福金(Mikhail Fokine 1880.4.23-1942.8.22)的编排下正式公演。
        故事发生在克里奥佩特拉统治下的埃及,青年猎人阿蒙同女王侍女维罗妮卡相爱并许下婚誓,却又拜倒在艳后的妖娆姿色前,意乱情迷间背弃恋人,甘愿沦为欲望的牺牲品,而当女王配偶马克·安东尼凯旋归来,狠毒的艳后赐阿蒙毒酒,从而将之灭口,痴情的维罗妮卡望着尼罗河上远去的女王船队,抱着爱人冰冷的尸体,悲愤交加,独自哭泣......
        整剧音乐优美动听,风格绚丽,同时加入了很多阿拉伯舞蹈元素,以对应故事背景和人物性格。选取亚伦斯基原始配乐改编的同名管弦乐组曲在当今较全剧更为常见,推荐这段充满英雄气概的群舞乐段,出现在阿蒙与女王行云雨之欢后的宫廷歌舞中,骄奢淫逸的克里奥佩特拉以胜利者的姿态,展示着她对于男人、国家和一切的强烈操纵欲。   

演奏: 苏联国家交响乐团***
        (USSR State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叶甫根尼·斯维特兰诺夫***
        (Yevgeny Svetlanov 1928.9.6-2002.5.3)

Bonus: 「埃及之夜」芭蕾电影链接(点击观赏)

Salzburg Martha Argerich、Nelson Freire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A大调回旋曲」
(Rondo in A major for piano duet, D 951)

        钢琴四手联弹在18、19世纪的贵族及菁英阶层甚为流行,家庭成员或知己好友趁着雅兴,或吟诵一阕短诗,或共弹一首小曲,亲切温馨,和谐融洽中,既调节了气氛又增进情谊。
        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的社交圈主要是一些趣味相投的艺术好友,诗人、歌者,当然更有擅长键盘演奏的新贵,同其大量的艺术歌曲一样,四手联弹显然具有创作基础和欣赏群体。从十几岁至生命结束的不到20年间,舒伯特将该种演奏形式引入到包括进行曲、舞曲、幻想曲及奏鸣曲等不同体裁之中,无形中树立了他在四手联弹领域的卓越地位。
        [A大调回旋曲]完成于作曲家生命最后一年,亦是其一生众多四手联弹创作之尾声。整曲采用“类似小行板的小快板”,2/4拍,primo和secondo分别担任主题与伴奏部,简单纯净的主题以两个插部作分隔三次再现,装饰音的点缀及音型变化推动主题发展,舒缓的节奏与明朗的大调音色,无疑使得乐曲有别于作曲家晚期钢奏的深邃迷离,起伏波折,呈现出一番抛却忧虑,恬淡静谧的氛围,这许是作曲家在人前刻意掩饰内心苦痛,而将世间的欢乐谱写在每一个音符上,更或是对美好梦想的憧憬与残酷现实的自我安慰。舒伯特死后多年,好友们将他包括该曲在内的许多小范围流传的作品手稿陆续出版,世人由此听到一位音乐天才在生命磨难中的欢笑与叹息。
        推荐阿格里奇与弗莱里在2009年萨尔茨堡音乐节上用双钢琴对该曲之演绎,流畅自然的乐句全然得于两位老友间的心灵默契。

演奏: 玛莎·阿格里奇***
        (Martha Argerich)
        内尔森·弗莱雷***
        (Nelson Freire)

Romantic Russia 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苏佩「黑桃皇后」序曲
(Suppé: Pique Dame - Overture)

        普希金的短篇小说「黑桃皇后」以寓言性情节设置结合超自然元素,揭示出人性的虚伪与贪婪。以之为蓝本创作的舞台作品中,最为著名的要数柴可夫斯基的同名歌剧以及奥地利作曲家弗兰茨·冯·苏佩(Franz von Suppé 1819.4.18-1895.5.21)的二幕德语轻歌剧「黑桃皇后」。
        苏佩的这部作品是在其早前创作的一部名为「算卦者」的独幕歌剧基础上修改扩充而来,更多诙谐轻松的音乐元素被加入剧情,以体现轻歌剧的喜剧性特质,迎合当时观众的欣赏口味。尽管1864年的格拉茨首演获得良好口碑,进而享誉维也纳,该剧还是同苏佩大多数作品一样,不可避免地陷入被遗忘的境地,惟有歌剧的序曲,因其多变的节拍和生动的旋律,时至今日仍常被作为音乐会曲目单独上演,广受青睐。
        缓慢而富神秘气息的慢板主题引出全曲,多次反复后逐渐演变成为一段抒情旋律的伴奏,随着速度与音量的递进式变化,在中段之快板上呈现出热烈欢闹的舞蹈场面,同前后的柔缓优雅形成对照,尾声部分借助管弦乐齐鸣达到情绪之鼎沸,呼应故事完满的结局。
        今年适逢苏佩诞辰两百周年,谨以这首洋溢着欢快气氛的序曲揭开2019年古典推荐之序幕,祝爱乐者们“猪”事顺利,欢“乐”常伴!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乔治·索尔蒂 爵士***
        (Sir Georg Solti 1912.10.21-1997.9.5)

Argerich - Barenboim - Mozart, Schumann, Beethoven, Ravel Martha Argerich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拉威尔「西班牙狂想曲
末乐章: 集市
(Rapsodie espagnole, M. 54 - IV. Feria)

        西班牙音乐因其明快热烈而富舞蹈性的特点,历来受音乐家们青睐,自19世纪中叶逐渐风靡欧洲乃至俄罗斯,成为彰显异域情调的素材之源。作为西班牙邻国的法兰西,伊比利亚的火热激情同自身的浪漫优雅碰擦出的绚丽火花,为步入衰亡的晚期浪漫派平添一丝生气,亦融入到个别独辟蹊径者的探索实践中,进而创造出个性鲜明的音乐语法。
        「西班牙狂想曲」是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 1875.3.7-1937.12.28)33岁时完成的标题管弦乐作品。作曲家以象征性手法结合出神入化的管弦乐配器,在不同氛围的四个乐章(夜之前奏曲/马拉加舞曲/哈巴涅拉舞曲/集市)中,描绘出自己感官与心灵世界中对于西班牙之印象,这其中既有从旁观者角度看到的直觉表象,同时也蕴含了有着一半巴斯克(西班牙北部毗邻法国地区)血统的作曲家自身的气质内涵。作曲家法雅(Manuel de Falla)曾对该部作品中大量运用的西班牙民间音乐调性及色彩在作曲家自身风格下依然保持纯粹而大感惊讶。
        末乐章为整部作品中情绪最为欢快,节奏最为火爆的一章,标题"Felia"取自西班牙及南法的传统民间市集,字面本身也含有“节日”意思,在西班牙某些地区如潘普洛纳和安达卢西亚省更伴有奔牛或斗牛活动,气氛异常热烈。乐章以木管声部明快音型和竖琴流畅的琶音,引出管弦乐渐入式的行进,仿佛人头攒动的古城街道与广场上喧闹的节日场景,中间木管高音区的慢板插部带有一丝哀叹和阴郁的气息,似是乍暖还寒的初春月夜透出的一缕凉意,很快被象征鼎沸人声的饱满弦乐、强劲铜管乐及铿锵打击乐组成的巨大音浪所冲散,视线所及俨然一片欢乐海洋!
        因为Simon Rattle于今年卸任BPO音乐总监职务,2019年柏林爱乐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将由Daniel Barenboim担任,这部作品也会出现在这次“柏新会”的节目单上。推荐大师近年与西东合集管弦乐团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音乐会现场录音版本,该团由巴伦博伊姆创建于1999年,名称取自歌德抒情诗「西东合集」,成员主要是来自中东地区的青年音乐家,目前常驻西班牙塞维利亚。 

演奏: 西东合集管弦乐团**
        (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
指挥: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Daniel Barenboim)

Delibes: Coppelia (Highlights) Orchestra of the Royal Opera House, Covent Garde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德利布 舞剧「葛蓓莉娅
第三幕: 时间圆舞曲
(Coppélia - Act III: Valse des heures)

        1870年5月首演于巴黎的三幕芭蕾舞剧[葛蓓莉娅],取材自德国作家霍夫曼(E. T. A. Hoffmann)[夜之篇章]与[玩偶]两部小说,被誉为“古典芭蕾音乐之父”的莱奥•徳利布(Léo Delibes 1836.2.21-1891.1.16)以其精湛的配乐,提升了音乐在舞剧中的作用及地位,同时也为其个人赢得广泛赞誉!
        弗兰兹同情侣斯万尼尔达即将步入婚姻殿堂,却被葛佩琉斯博士家的仿真珐琅人偶葛蓓莉娅迷得神魂颠倒。斯万尼尔达在借机溜进实验室后发现了博士的秘密,遂将自己装扮成玩偶葛蓓莉娅欲捉弄之,恰巧恋人弗兰兹也来幽会“梦中情人”,于是一幕欢喜闹剧开演了,最后,在怪博士的帮助下,真爱经受住了考验,一对新人敲响了象征美好幸福的钟声!
        由于该剧完成及上演正值法国大歌剧黄金时期,按照当时惯例,剧院方常会要求在全剧结束前插曲多段娱乐性质的舞蹈场面(法语称作“divertissement”),以营造欢快气氛,调动观众情绪。第三幕男女主人公重归于好后在小镇广场上与众人一起庆祝时的多段标题性民间舞曲,便是徳利布有意安排的娱兴段落,同时也完全贴合皆大欢喜的剧情,作曲家醇熟音乐创作技巧亦展现其中。这段“时间圆舞曲”为群舞,十二位女性舞者围成圈,象征十二个时辰,在高贵优雅的华尔兹旋律中,尽情展示迷人浪漫的舞姿……

演奏: 皇家歌剧院管弦乐团***
        (The Orchestra of the Royal Opera House, Covent Garden)
指挥: 马克·埃姆勒***
        (Mark Ermler 1932.5.5-2002.4.14)

RILLING: Gloria Helmuth Rilling

*Bach 330* -- 108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圣诞清唱剧
第五部分: 开场合唱 “啊,上帝,让我们歌唱你的荣耀!”
(Christmas Oratorio, BWV 248 - Part V: Chorus "Ehre sei dir, Gott, gesungen")

        [圣诞清唱剧]是J. S. 巴赫为1734年圣诞季宗教仪式所创作的大型圣乐作品,同年及次年于莱比锡的圣托马斯大教堂和圣尼古拉斯大教堂献演。该作沿用音乐剧形式,由六部根据[圣经]故事构思的宗教康塔塔以耶稣基督降生的时间顺序串联而成,最初分别在圣诞节当日、翌日、第三日、新年元日、新年后首个礼拜日及主显节上演。
        声部和配器构成上,以加入通奏低音的室内乐团为四声部(SATB)与合唱团作伴奏,同时贯以福音传教士的宣叙旁白。皮坎德(Picander)编写的唱词大量引用了[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的内容(宣叙调),同时穿插众赞歌及语意更为通俗的自由诗(抒情宣叙调/咏叹调/开场合唱曲),以贴近普通民众之欣赏趣味。第五部分的开场合唱器乐组成上选择了音色高亢婉转的柔音双簧管和细腻丰满的弦乐,以呼应人声合唱的欢欣喜悦,藉此表达人类对基督品德之无上赞美及救主赐福的无限感恩!

唱词对照本(中译 © 邹仲之)
Ehre sei dir, Gott, gesungen
啊,上帝,让我们歌唱你的荣耀
Dir sei Lob und Dank bereit
让我们赞美你,感谢你
Dich erhebet alle Welt
全世界在颂扬你
Weil dir unser Wohl gefällt
因为我们的福祉来源于你
Weil anheut
因为今天
Unser aller Wunsch gelungen
我们的愿望得到实现
Weil uns dein Segen so herrlich erfreut
因为你的祝福赐予我们光荣和欢

演唱: 加辛格合唱团***
        (Gächinger Kantorei)
演奏: 斯图加特巴赫学院乐团***
        (Bach Collegium Stuttgart)
指挥: 赫尔穆特·里霖***
        (Helmuth Rilling)

Robert Schumann: 4 Symphonies Giuseppe Sinopoli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舒曼「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莱茵”」
第二乐章: 平稳的谐谑曲
(Symphony No. 3 in E-flat major, Op. 97 "Rhenish" - II. Scherzo. Sehr mäßig)

        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 1810.6.8-1856.7.29)四部完整的交响曲(另有一部早年未完成残卷),大多是受妻子克拉拉的鼓励而作,时间上跨越了其短暂创作生命的最后十年。在前有贝多芬,后有勃拉姆斯,左右各有门德尔松及柏辽兹的浪漫主义黄金年代,这些蕴含作曲家成熟时期丰富创作才思的乐篇,或失色于那些“杰作”光环之下,或为其本人声乐及器乐小品的雅致隽永所遮蔽。
        「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完成于舒曼不惑之年,从创作顺序而言,算是舒曼最后一部交响曲。创作灵感来自于作曲家旅居杜塞尔多夫期间对莱茵河之印象。作为一部写景和抒发自我感情的音乐作品,舒曼有意识地以贝多芬「F大调第六交响曲」为模板,这不仅表现在两者相同的乐章数量上(五乐章),更体现在作品的标题性特质中--舒曼在初稿为每个乐章附上了文字概述(出版前以“为听众双耳留有主观辨识力”为由删去)。
        气势磅礴的首乐章极富英雄主义色彩,更在调性设置上教人自然联想到「“英雄”交响曲」中振奋人心的凯旋欢歌,此处何尝不是踌躇满志的舒曼对自己艺术事业的壮志激情;诙谐曲乐章原本的标题为“莱茵的早晨”,乐曲遵循传统古典交响曲“小步舞曲-三声中部-主题变奏”形式,开头主题借用奥地利民间连德勒舞曲朴素而富热情,以连续八分音符模仿出河水缓缓流动之貌,时而出现的铜管声部嘹亮温暖,预示着清晨莱茵河畔的狩猎号角与作曲家豁然之心境;三乐章是整部交响曲上下阕之过渡,木管组与弦乐的温柔对话仿佛是莱茵河柔媚静谧之姿的写意描摹,更流露出作曲家佳人相伴,事业逢源的恬淡心境;科隆大教堂主教加冕礼神圣庄严的气氛,被长号吹奏的众赞歌旋律逐步推进且深化,并最终升华为一次“朝圣之旅”的虔诚礼赞与心灵涤荡,那是存在于舒曼精神世界的不朽情怀和极致浪漫;节庆的欢乐氛围很快将人们从肃穆的宗教仪式中解脱出来,与首乐章形成呼应的终曲乐章将内心的欢愉寄于莱茵河洒满落日余晖的浩渺烟波中!
        该作在完成后的次年2月,由作曲家亲自指挥首演于杜塞尔多夫,两极分化的评论也暗示着作曲家精神状况的明显恶化,3年后,不堪病痛折磨的舒曼跳入莱茵河自杀未遂,之后每况愈下的病情也令其创作之光几近熄灭,寄托着作曲家美好愿景的莱茵河也被定格在这首著名的交响曲中,流芳百世!   

演奏: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指挥: 朱塞佩·西诺波利***
        (Giuseppe Sinopoli 1946.11.2-2001.4.20)

SCHUBERT: Piano Trios Nos. 1 and 2 The Borodin Trio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舒伯特「降B大调第一钢琴三重奏」
末乐章: 回旋曲/活泼的快板
(Piano Trio No. 1 in B-Flat Major, Op. 99, D. 898: IV. Rondo. Allegro vivace)

        奥地利人似乎总能对各种乐器之短长了然于胸,恰如其分地为它们找到最富和谐意趣之搭配,于室内乐之精巧构思中达成微妙的平衡。钢琴三重奏,由莫扎特在海顿弦乐三重奏基础上完善并确立,因键盘音色的纯净质地而令单一的弦乐织体平添一丝别样韵致,同时兼有钢琴奏鸣曲的和声语言及弦四的曲式结构,自贝多芬对其深度拓展后,几成德奥早期浪漫派名家的必创体裁。
        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两部完整的钢琴三重奏都完成于1827年,精神导师贝多芬的离世,令原本饱受病痛折磨的作曲家陷入前所未有的迷茫乃至绝望,却与之相反地表现出异常旺盛的创作欲和艺术生命力。与同年完成的声乐套曲「冬之旅」及「降E大调第二钢琴三重奏」在音乐情绪上的鲜明反差,教人几乎不敢确信这部散发着乐观气质与生命光辉的「降B大调第一钢琴三重奏」,竟也是作曲家芳华凋零前的最后吟咏,小提琴回光返照般的靓丽弦音带着蓬勃的青春朝气,钢琴不可一世的气度又似乎带着贝多芬「“大公”三重奏」瑰丽和声的影子,大提琴的低音则不由让人回想起“鳟鱼”尾后的摇漾水波,三件乐器的和鸣又自然展现出“艺术歌曲之王”非凡的旋律天赋与技法造诣,在贝氏钢三的伟岸身形下闪烁出醉人斑斓。2/4拍回旋曲末乐章,有着与作曲家早年某部艺术歌曲相仿的主题,频现的切分音赋予乐曲俏皮欢悦的性格,同时不乏舒伯特作品中的流畅与清新,这种交替变化的乐句演进予人时时不断的期待和惊喜,舒曼则将之比作“令世界为之一振”。
        相较于贝多芬同体裁作品的深邃轩昂,舒伯特的这首三重奏创作动机乃源于小范围朋友圈的自娱自乐,温暖的调性结合私密的情趣,共汇成极具抒情性的浪漫主义佳构。推荐演绎来自三位俄裔演奏家组成的“鲍罗丁三重奏团”的录音版本,各器乐声部间的紧密交织与精彩对话令人心醉神迷,堪称该曲传统德奥演绎之外最教人惊喜的解读。 

演奏: 鲍罗丁三重奏团***
        (Borodin Trio)

Tchaikovsky, Mussorgsky, Glinka & Glazunov : Orchestral Works (Elatus) Yevgeny Mravinsky/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格拉祖诺夫 舞剧「蕾蒙达」
第一幕第二场间奏曲
(Raymonda, Op. 57 - Act I, Scene 2 - Entr'acte)

        芭蕾于17世纪末被引入俄罗斯,在历任沙皇(女沙皇)的大力推广下得到迅速发展与普及,且逐渐集各家所长形成独具本民族特色的芭蕾学派。1830至40年代是芭蕾艺术的黄金期,随着一些卓越的西欧芭蕾大师纷纷来到俄罗斯,古典芭蕾中高超的意式技巧与华丽的法式结构同俄式浪漫碰撞出耀眼火花,进而确立了20世纪初俄罗斯芭蕾艺术在全球之领先地位。
        法国芭蕾大师莫里斯·佩蒂帕(Marius Petipa 1818-1910)曾在圣彼得堡剧院芭蕾舞团担任舞蹈总监达半个多世纪,除了为许多著名的欧洲芭蕾作品完成舞蹈编排,更成功创作了「舞姬」、「堂吉诃德」(明库斯)和「睡美人」(柴可夫斯基)等舞剧精品。其成熟的创作原则和鲜明的个人风格在亚历山大·格拉祖诺夫(Alexander Glazunov 1865.8.10-1936.3.21)担任音乐创作的两部芭蕾作品「蕾蒙达」与「四季」中得到延续和发扬,推动芭蕾俄罗斯学派迈入20世纪的辉煌。
        三幕四场芭蕾「蕾蒙达」于1898年初首演于当时的皇家马林斯基剧院,除原始版,更有之后的基洛夫剧院版、巴黎歌剧院版和美国版。故事讲述年轻女伯爵蕾蒙达在白衣仙子指引下,飘忽梦境与现实,感情游移于未婚夫布林尼及阿拉伯骑士间,历经种种考验后,有情人终得携手。这段间奏曲出现在第一幕两场间,一夜舞会未眠的蕾蒙达疲惫地睡去,在梦中于白衣仙子引领下,开始了她的梦境之旅,爱的诱惑与执着亦随着翩翩舞步缠绕女主人公的思绪......   

演奏: 列宁格勒爱乐乐团***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叶甫根尼·穆拉文斯基***
        (Yevgeny Mravinsky 1903.6.4-1988.1.19)

Debussy: Nocturnes; Première Rhapsodie; Jeux; La Mer The Cleveland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德彪西「夜曲三首」
之 海妖
(Nocturnes, L. 91 - III. Sirènes)

        19世纪末的巴黎音乐界,克劳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显然代表着一种全新的创作理念与美学观点。他极少与同行为伍,却沉迷诗歌,流连画廊,且乐此不疲地在多元艺术形态中汲取灵感,构筑起自己与众不同的感官世界。
        在将马拉美诗作「牧神午后」赋予声色并赢得赞誉后,印象派绘画中奇妙的线条及色彩变幻又令德彪西心醉神迷,乐思喷涌。完稿于1899年末的「夜曲三首」,是作曲家受象征主义诗人雷尼埃(Henri de Régnier 1864-1936)诗歌及画家惠斯勒(James Whistler 1834-1903)风景画启发而作之三乐章交响素描。“夜曲”的标题此处显然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曲式体裁,而更多是对乐曲所含装饰性效果及与光影相关之一切元素的暗示。与1900年首演的“云”及“节日”乐章不同,德彪西在一年后公演的第三乐章“海妖”中加入了八声部的女高音与女中音合唱,同器乐声部交织成一幅云谲波诡,虚实相间的绮幻画面。随着夜色慢慢降临,海面映出月之银辉,风声夹着阵阵涛声,久久迴于海天之间;一桅白帆划破漆黑夜幕,循着塞壬那魅惑的歌声,渐渐驶向平静的大海深处;霎时间波涛翻涌,水手们被吸入黑暗阴冷的海底;天色渐昉,海面重归平静,海妖们升腾为天边的云霓,在曙光照耀下悠悠散去......
        乐曲中,德彪西以摆脱旋律之人声无词哼唱结合瑰丽多彩的管弦乐配器,再现出神话传说中塞壬蛊惑性的歌声与大海变幻莫测之习性,除了以不同乐器音色模仿自然界的各种声响,更借助看似不规则的和声及捉摸不定的音型变换,对超自然现象作了意象描摹,音画联想之奇妙意境俨然超越了一般标题音乐的狭隘定义,更预示了作曲家音画巨作「大海」(La Mer)的最终诞生!

演奏: 克利夫兰管弦乐团***
        (Cleveland Orchestra)
演唱: 克利夫兰管弦乐团合唱团女成员**
        (Ladies of the Cleveland Orchestra Chorus)
指挥: 皮埃尔·布列兹***
        (Pierre Boulez 1925.3.26-2016.1.5)

Mozart: The Complete Piano Duets, Vol. 1 Peter Frankl、Tamás Vásár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莫扎特「G大调行板与变奏」

(Andante & Variations for Piano Duet in G, K. 501)

        钢琴是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音乐创作的起点,在别人尚不识五谷的年纪,小神童就已在父亲指导下完成了首部钢琴作品。除了个别题献作品,其一生体裁广泛数量众多的钢琴曲,多是出于个人演奏需要而谱写,技巧上别出心裁,风格上独树一帜。
        钢琴四手联弹,伴随着(古)钢琴在社会精英阶层的普及而渐受青睐,两位演奏者(primo/secondo)在一架钢琴上分别弹奏乐曲的旋律及和弦,以心灵的交流达成彼此的默契。好友间自娱自乐且更为私密的属性,使得该类作品更具闲适优雅的沙龙情调和轻松愉悦的家庭氛围。莫扎特最早的duet完成于他9岁那年,即随父巡演于伦敦期间,同南内尔组成的姐弟二重奏技惊四座,小莫扎特在放下小提琴时,亦会与姐姐临时搭档弹奏钢琴曲,一展他的指尖造诣。创作技巧的日臻娴熟,让莫扎特逐步将四手联弹拓展到奏鸣曲、赋格曲及幻想曲形式中,以更为多样的音乐语汇表述内心的喜怒哀乐。这首「G大调行板与变奏」是作曲家而立之年的创作,行板部呈现的主题朴实内敛,之后的五段变奏则以变化的音型和乐句表现出迥异情绪,或欢快俏皮,或忧郁沉静,恰若维也纳的惬意生活中偶尔泛起的忧愁波澜,却总在乐天的莫氏尾奏中得到最完美化解与平衡。
        推荐两位匈牙利钢琴大师的合作演绎,无懈可击的技巧下蕴含着最让人神迷的天真情趣,而这或也是困于物质需求却严重精神匮乏的现代人最渴望获得之“心灵鸡汤”吧!  

演奏: 彼得·弗兰寇***
        (Peter Frankl)
        塔马斯·瓦萨利***
        (Tamás Vásáry)

Mozart: The Magic Flute - Singspiel in two acts K620 Wolfgang Sawallisch/Orchester der Bayerischen Staatsoper Münche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 歌剧「魔笛」
第二幕咏叹调: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
(Die Zauberflöte - Act II. "Der Hölle Rache")

唱词大意: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
死 亡与绝望把我紧紧围绕
若妳不能手刃萨拉斯特罗
让其痛苦感受死 亡的味道
就请妳将这母女旧情忘掉
我将永远把妳抛弃
同妳永远断绝关系
此生不再与妳相认
相隔天地相忘红尘
若妳不能教他惊恐失色
就请听到妳母亲的咒 誓
这来自复仇女神的咒 誓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歌剧「魔笛」第二幕中夜后的咏叹调,亦是西方声乐史上最富挑战的花腔唱段。当夜后得知女儿帕米娜公主同卡米诺王子相爱,并得到死敌--大祭司萨拉斯特罗的赐福后,嫉妒与复 仇欲急剧膨胀,她交给女儿一把匕首,命其刺杀大祭司,否则便割断母女之情。坚定且饱含力量的主题响起,夜女王从温柔贤良的慈母瞬间变身气势汹汹的母夜叉,大跳与长短句在极富紧张感的上行旋律推进中,将音色表现由抒情转入夸张,音域也伴随复仇情绪的升级攀升至"high f",令人毛骨悚然之余,亦突显人物性格的善恶迭变及剧情之突转。意式歌剧花腔技法的醇熟运用,在莫氏这部临终前两个月方完成的德语歌唱剧中,达到古典时期无以超越的巅峰,也为西方声乐史抒写了瑰丽篇章。 

演唱: 艾达·莫泽尔***
        (Edda Moser)
演奏: 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管弦乐团***
        (Bayerischen Staatsoper orchestra)
指挥: 沃尔夫冈·萨瓦利什***
        (Wolfgang Sawallisch 1923.8.26-2013.2.22)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