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与其鲜花丛中嗅芬芳
不如故纸堆里觅华章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Debussy, Franck & Ravel: Sonatas Kyung-Wha Chung/Radu Lupu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弗兰克「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
末乐章: 稍快的小快板
(Violin Sonata in A - IV. Allegretto poco mosso)

        1886年9月28日,即将举行婚礼庆典的比利时小提琴家尤金·伊萨伊(Eugène Ysaÿe 1858-1931)收到一份特殊的结婚礼物,「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的手稿,创作者正是同胞作曲家塞萨尔·弗兰克(César Franck 1822.12.10-1890.11.8)。惊喜之余,新郎忙不迭拿起小提琴,与钢琴家好友佩内(Marie-Léontine Bordes-Pène)排练起来。
        简单纯粹的循环发展样式结合奏鸣曲式结构,将整部作品四乐章的主题构建于单一动机之上,各乐章主题经变调/奏处理再现于下一乐章,由李斯特首创的这一技法被弗兰克巧妙运用,同时藉乐章间速度之交替变化,张弛有度中栩栩描绘出一幅饱含诗意的爱之罗曼史。首乐章以钢琴弱音开始,引出小提琴双音模仿出的"je t'aime"(法语"我爱你")主题,温存似耳畔细语,宁静如眼底秋波,爱之兰舟正待轻漾;充满戏剧性和情绪变化的颔乐章,仿佛是一场情感暴风雨,乐器间的激烈冲突教人感受爱之悲喜,情路漫漫何人同往;即兴幻想气质浓郁的颈乐章,俨然是履崎岖历风雨后的相思相忆,骊歌一曲浅斟低唱;末乐章运用了古老的器乐轮奏(卡农)方式,将脉脉含情的如歌主旋律不断推演,在音乐情感上呼应了首乐章的温柔内敛,同时不乏在二乐章中的跌宕起伏与冰火交织,三乐章的温婉煽情则使主题呈示更显细腻丰满,终成眷属喜极而泣的尾声中,隐隐诉说着“相爱容易相守不易”。
        自婚典上为嘉宾演奏获得赞誉后,伊萨伊一直将这部"爱的奏鸣曲"奉为自己的保留曲目,逾四十载热情不减。也正是缘于这位日后被称为"小提琴之王"的法比小提琴学派大师不遗余力的推广,才令这部经典的小提琴奏鸣曲赢得举世美名,艺术地位堪与贝多芬、勃拉姆斯室内乐杰作比肩,而一生性格低调且坚守传统创作理念的弗兰克,亦在其离世多年后,终藉这部63岁时完成的力作,赢得众多知音的青睐。法国大提琴家德尔萨(Jules Delsart 1844-1900)在经作曲家本人许可后,将该作小提琴部分移植到大提琴,这一改编版也在当代颇受欢迎。这里仍推荐原版,由郑京和与鲁普合作录制于70年代,获得企鹅唱片指南三星带花最高评价。

小提琴: 郑京和***
            (Kyung Wha Chung)
钢琴: 拉杜·鲁普***
        (Radu Lupu)

Brahms: Sonatas For Clarinet And Piano, Op.120 No.1 & 2; Gestillte Sehnsucht, Op.91, No.1; Geistliches Wiegenlied, Op.91, No.2 Veronika Hagen、Paul Gulda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勃拉姆斯「F小调单簧管奏鸣曲」
第三乐章: 优雅的小快板
(Clarinet Sonata in F minor, Op. 120, No. 1 - III. Allegretto grazioso)

        1891年1月,在迈宁根音乐节的一场演出中,当时欧洲最出色的单簧管演奏家理查德·穆菲尔德(Richard Mühlfeld 1856-1907)演绎了莫扎特「A大调单簧管五重奏」和韦伯的「F小调第一单簧管协奏曲」,单簧管温暖明亮又略带伤感的音色令听众如痴如醉,更在瞬间俘获了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的心,已宣布退休的他毅然决定为这件乐器重提创作之笔。
        "Op. 120"编号下两部为单簧管与钢琴所作的奏鸣曲完成于1894年夏,是继「A小调单簧管三重奏」(Op. 114)和「B小调单簧管五重奏」(Op. 115)后,勃拉姆斯在室内乐领域的登峰之作。已成为作曲家挚友的穆菲尔德在技巧上的专业意见,同其本人炉火纯青的技法构思,共同孕育出这朴素而深蕴人生哲理的暮年华章。素材至简波澜不惊却仍被冠以"热情"提示的首乐章,似乎是一膛熊熊炉火即将熄灭前的脉脉余温,承载着太多的识尽人生,欲语还休,却只作叹息一声;夜曲般徐缓静谧的慢乐章中,似水往昔随着主题的若即若离,荡成梦境中的片片涟漪;小快板的优雅与伤感在连德勒舞曲的轻柔跃动中几欲唤起暌违已久的激情,甜美动人的乐句却总氤氲着挥之不去的愁楚,有如那花自飘零水自流的秋日悲凉;末乐章活泼的回旋曲,仿佛要把之前的阴霾彻底扫除,迟暮的欢乐情调迸发出作曲家性格中最隐秘的乐观本质,亦或是创作灵感重燃后的一丝窃喜!
        作品于完成后的次年1月公开首演,同其许多作品一样,勃拉姆斯照例在这之前,倾听了克拉拉·舒曼的意见,这次是其本人同作品题献对象穆菲尔德亲自演绎,显示出其最大的自信与满意度。同时问世的中提琴与钢琴改编稿中,弦乐器婉转细腻之特点同黑管温润直白的气质,在两种层面上体现出作曲家晚期创作之个性,肃穆清冷与醇熟内敛,却皆富严谨之风、持重之骨。

中提琴: 薇罗妮卡·哈根***
            (Veronika Hagen)
钢琴: 保罗·古尔达***
         (Paul Gulda)

Haydn: String Quartets Op. 76 Nos. 4-6 Takacs Quartet

海顿「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日出"」
第三乐章: 小步舞曲
(String Quartet in B Major, Hob. III:78, Op. 76/4 "Sunrise" - III. Menuetto)

        从结构与形式上看,古典交响曲和弦乐四重奏都可被视为巴洛克奏鸣曲的发展及演变,室内乐在管弦乐之基础上,最大程度实现了器乐声部的精简和音乐主旨的浓缩,宛若对话的演绎方式,则让弦四较于交响曲,更多一份内敛却不失生趣的听觉体验。
        自担任宫廷乐正至人生暮年的40余年间,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共创作了68部弦乐四重奏,数量上谓空前绝后,质量上亦彰显不凡,尤其是受莫扎特创作思想影响后的成熟阶段,独一无二的宫廷气质同其波澜老成的笔法,相辅相生出整个古典时期最为人称颂的弦四佳构。面对垂垂老矣的海顿爸爸,桀骜不驯的贝多芬则将掀开弦四在下一个世纪的辉煌,虽其韵致将大相径庭,然其风骨却一脉相承。
        Opus 76或是海顿以六部一组出版的弦四中最脍炙人口的一套,汇集了"五度"、"皇帝"和"日出"等名篇,题献给匈牙利的厄多蒂伯爵,完成时间为1796-97年,作曲家两次伦敦之行归来后。身为服务于埃斯特哈齐家族逾40载的老臣,海顿已然不用继续肩负繁重的宫廷事务,这使得他有更多闲暇投入创作,当然,这些创作往往也都是应接不暇的贵族委约,音乐风格上自然也是投其所好的一贯优雅和华丽,海顿式的幽默风趣便是缀于其间的个性标签了。"日出"之名得于当时作曲家的英国出版商,却也恰如其分地描绘出首乐章第一小提琴旭日般的向上主题。三乐章小步舞曲(快板)的情绪欢快热烈,与前两个乐章的阴暗沉重形成鲜明对比,半音休止为乐句的推进提供了源源动能,三声中部后的中提琴与大提琴的延续低音同高音区的小提琴主题遥相呼应,亦预示着尾声的到来。

演奏: 塔卡什四重奏团***
        (Takács Quartet)

KRUMPHOLTZ / SCHAPOSHNIKOV / DAMASE / IBERT / GLINKA / SPOHR: Sonatas for Flute and Harp Susan McDonald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克鲁姆弗尔茨「F大调长笛与竖琴奏鸣曲」
首乐章: 适度的快板
(Sonata for Flute & Harp in F Major, Op. 8/5 - I. Allegro moderato)

        长笛音色柔亮似莺啭,竖琴绮韵皎澈如泉吟,两种乐器的和鸣更是清新流畅,华美幽婉,散发出浪漫迷人的气息。尽管有着古老的渊源及丰厚底蕴,竖琴真正受到重视并成为主奏乐器,则是始于18世纪晚期,或者说踏板机构被引入竖琴,使其突破调性及半音的限制后。
        让-巴蒂斯特·克鲁姆弗尔茨(Jean-Baptiste Krumpholz 1742.5.8-1790.2.19)是古典主义晚期最具影响力的竖琴演奏家之一,生于捷克兹洛尼茨,长于巴黎的他,音乐启蒙来于在法军军乐团任职的父亲,31岁时在维也纳的一场音乐会奠定了其一流演奏家的地位,服务埃斯特哈齐宫廷并追随海顿学习的三年,成为其独奏与作曲生涯的基石。缘于凡尔赛宫对竖琴音色的偏爱,当时欧洲最著名的竖琴制造商如Naderman和Érard都汇集于花都,克鲁姆弗尔茨的创作既是出于贵族阶层精神消遣之需,亦伴随着乐器构造的改良与演奏技巧之革新。
        因欣赏群体主要集中在王公贵胄,旋律优美,气质典雅的特点在克鲁姆弗尔茨的音乐中尤为明显,为竖琴而作的大量奏鸣曲、前奏/变奏曲、室内乐皆极具沙龙气息,不多的几部协奏曲则是对二重奏在声部上的扩充与探索。这首「F大调奏鸣曲」在竖琴音乐文献中地位非凡,不仅因为旋律无比动听,两件乐器各自优长的充分发挥和交融,更堪比莫扎特为长笛与竖琴所写之协奏曲(K. 299)。“大K”的录音与两位名家的出色演绎,令这版毋庸置疑成为古典乐迷和器乐发烧友的共同珍藏!

长笛: 露易丝·迪·图里奥*** 
        (Louise Di Tullio)
竖琴: 苏珊·麦克唐纳***
        (Susann McDonald)

The Trio Sonata in 18th-Century Germany London Baroque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C. P. E. 巴赫「降B大调三重奏鸣曲」
末乐章: 快板
(Trio Sonata in B-Flat Major, Wq. 158, H. 584: III. Allegro)

        卡尔·菲利普·埃曼纽尔·巴赫(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 1717.3.8-1788.12.14)被公认为J. S. 巴赫所有儿子中音乐造诣最高者,他为西音史从巴洛克向古典之过渡搭建了桥梁,更从理性视角摒弃了传统结构中的繁文缛节与花哨缀饰,音乐更注重情绪对比进而增强聆听趣味,其创作理念更是影响了从古典至浪漫早期诸多德奥音乐家。
        室内乐创作上,时代交迭的多样性在卡尔身上尤为突显,一方面延续巴洛克三重奏鸣曲的既有模式,将复调及对位技法体现在器乐声部的和谐中,另一方面则积极致力于独奏乐器奏鸣曲之探索,以键盘(低音)伴奏衬托出旋律乐器的旋律美感。在乐器种类与组合上,家父和同样造诣精深的教父泰勒曼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在曲式创新与拓展上,却是可见其青出于蓝胜于蓝之非凡才能。
        这首三重奏鸣曲在结构上完全遵循快-慢-快的速度变化,器乐组合则为最常见的小提琴/大提琴/大键琴,弦乐高音部呈示主题,大提琴及键盘扮演双重角色,作通奏低音伴奏之同时以高音部丰富音乐的层次及色彩感,相较于该种体裁早期创作的音域狭窄及音色单调,在听感上已然趋近于之后出现的钢琴三重奏形式,快乐章中更能听出18世纪下半叶“狂飙运动”为音乐所注入之强劲节奏与摄人气势。C. P. E. 巴赫作品在当代常采用"H"(E. Eugene Helm)及"Wq"(Alfred Wotquenne)的编号,两者同时并用亦甚多见。 

演奏: 伦敦巴洛克三重奏团***
        (London Baroque)

Schumann: Piano Quintet in E-Flat Major, Op. 44 - Mozart: Piano Quartet No. 1 in G Minor, K. 478 (Remastered) Leonard Bernstei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舒曼「降E大调钢琴五重奏」
首乐章: 辉煌的快板
(Piano Quintet in E-flat Major, Op. 44 - I. Allegro brillante)

        提到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 1810.6.8-1856.7.29),人们总会先想到他的钢琴及声乐作品,配器、结构与乐思上的先天冲突令其交响乐瑕瑜互见,褒贬不一,这一缺陷倒是在器乐组成简化的室内乐中得到遮蔽,于是,深入聆听便不难从他那些略带晦涩却充满躁动的旋律中,洞悉这位浪漫主义才子丰富的精神世界。
        1842年,依旧沉浸在与妻子克拉拉新婚甜蜜中的舒曼,将创作重心转向室内乐,「降E大调钢琴五重奏」是其继三部弦乐四重奏(Op. 41)和钢琴四重奏(Op. 47)后,为室内乐艺术奉献之开创性作品,由此,舒曼确立了该种体裁的标准样式(钢琴+弦四),同时也深刻影响了之后勃拉姆斯、德沃夏克及弗兰克等人的同类创作。古典奏鸣曲所惯用的快-慢-谐谑-快形式在作品中得到继承,历经一个世纪发展已成室内乐精华的弦四,以其细腻柔美的音色表现力,同音域宽广饱满的钢琴相遇,充满意趣的对话与势均力敌的“对抗”,营造出同古典交响协奏曲(concertante)相仿的独特效果,沙龙化的室内乐亦随之渐渐走向更为亲民的音乐厅空间。
        首乐章以五件乐器共同奏出热情向上的第一主题,作曲家性格中对贝多芬式英雄气质的仰慕尤见一二,钢琴的主奏地位依然无可替代,很快引导乐句回到诗意气息的第二主题之缠绵悱恻,让人多少觉得有些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两个主题的展开分别寄于小调,阴郁而显凝重的情绪逐步发展为钢琴与弦乐组的激烈抗衡,内心的矛盾终于再现部气势辉煌之尾声中暂归平息。
        舒曼将该作献给妻子克拉拉,后者却因身体抱恙而遗憾错过年底的作品首演,由好友门德尔松以视奏方式临时救场,并在之后给原作提了不少改进意见,继而使之领同类体裁风气之先,入舒曼毕生杰作之列。推荐演绎来自以钢琴家身份参与室内乐的伯恩斯坦,合作者亦是战后成立的美国室内乐天团--茱莉亚弦乐四重奏。

钢琴: 伦纳德·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弦乐: 茱莉亚弦乐四重奏团***
         (Juilliard String Quartet)

Music from the Suitcase: A Collection of Russian Miniatures Yevgeny Kutik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A. 鲁宾斯坦「降E大调浪漫曲」 
(Romance in E-flat Major, Op. 44/1)

        安东·鲁宾斯坦(Anton Rubinstein 1829.11.28-1894.11.20)是19世纪下半叶俄罗斯杰出的钢琴家、指挥家、作曲家及音乐教育家。作为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创始人和莫斯科音乐学院的联合缔造者(与其弟弟尼古拉·鲁宾斯坦),鲁宾斯坦将欧洲音乐教育体制同本国传统相结合,首开国内音乐教育之先河。
        早年学习钢琴并以精湛琴艺扬名欧洲的鲁宾斯坦,曾被当时的欧洲评论界誉为“继李斯特之后最伟大的钢琴家”,而隐藏在其"演奏家"和"教育家"光环下体裁广泛,数量繁多的音乐作品,却常被后世遗忘。在继承德奥严谨风格之上追求通俗性与世界性,同时融入鲜明个性,乃其音乐之最大特点。这首“浪漫曲”出自题为「圣彼得堡晚会」的六首钢琴小品之开头曲,完成于1859年,时逢作曲家刚结束四年的欧洲巡演归来,熟悉的景致和亲切的乡音,慰藉着游子疲惫的身心,宁静而优美的旋律犹如暮色中的一抹晚霞,氤氲着淡淡哀愁,中庸的行板收束起浪漫曲的自由结构,不时出现的小二度叹息主题,委婉诉说着萦绕心底的那份感伤情怀......
        与原作钢琴版和填入普希金诗节的声乐版相比,小提琴改编版更好地发挥了高音弦乐器的歌唱性特质,为这首迷人的器乐小品添上一笔情感润色。

小提琴: 叶甫根尼·库蒂克** 
           (Yevgeny Kutik
钢琴: 蒂莫西·博萨斯** 
        (Timothy Bozarth)

Vermeer & Escher 久石譲

        就像是聆听莫扎特的音乐,不管你如何喜欢,或同谁一起欣赏,总有那么一些画作,你无论如何不愿开口对它有所置评。光是一直瞧着它,将眼睛与心灵托付给它,便已足矣。就算有什么感触,也无法置换成完美的言语。我没有那种能力。于我来说,维米尔就是这样一位画家,画出了几幅让人“失语”的作品: 《倒牛奶的女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小街》、《代尔夫特远眺》。

文摘: 一幅画开启的世界
作者: 高畑勋(1935-2018)
音乐: 理性之光(Sense of the Light)
作曲: 久石 讓
专辑封面: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局部)
绘画: 约翰内斯·维米尔
        (Johannes Vermeer 1632-1675)

德沃夏克家族经典小提琴浪漫曲 Josef Suk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苏克「乡村小夜曲」
(Suk: Village Serenade in F Major)

        约瑟夫·苏克(Josef Suk 1874.1.4-1935.5.29),是安东尼·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 1841.9.8-1904.5.1)最为赏识的学生,同时也是后者的女婿。在进入布拉格音乐学院后,自幼受到良好音乐熏陶和培养的苏克便一路追随恩师的创作技法,风格上更是继承和发扬了捷克音乐旋律优美与情绪饱满之特点,其在当时的演奏及创作广受维也纳音乐界之认可与推崇。
        包括键盘、弦乐及室内乐在内的器乐作品是苏克的主要创作形式。与中年个性成熟期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早期作品中时时显露的纯朴与优美气质,波西米亚民族忧郁而富于热情的乐句,俨然带有德沃夏克的痕迹。这首「F大调乡村小夜曲」原是为独奏钢琴所作,1897年完成期间,作曲家正在老师位于维所加的乡间度假屋,醉人美景及淳朴民风孕育出了这首甜蜜优美而充满乡村气息的作品。晚年归隐后的作曲家更亲自将这首乐曲改编为小提琴曲,深情如歌的美妙意韵,寄托了苏克对自己出生地克什克维茨村的无限眷恋。
        推荐的小提琴与钢琴演绎来自与老苏克同名的孙子(小苏克),作为自己祖父和曾外祖父德沃夏克器乐作品的演绎权威,精湛的小提琴技艺和乐队领导能力,使其在名家辈出的20世纪乐坛,享有独一无二的国际地位和声誉。

钢琴: 约瑟夫·哈**
        (Josef Hala)
小提琴: 约瑟夫·苏克***
        (Josef Suk 1929.8.8-2011.7.6)

Réminiscences Camille Thomas、Julien Libeer

弗雷「悲歌」
(Fauré: Élégie, Op. 24)

        完成于1880年的「悲歌」,原是加布里埃尔·弗雷(Gabriel Fauré 1845.5.12-1924.11.4)为大提琴奏鸣曲所构思之慢乐章,同年六月由作品题赠者大提琴家儒勒·罗勃(Jules Loeb)在圣桑的私人沙龙首演,因作曲家迟迟未完成奏鸣曲其他乐章,三年后该曲以“悲歌”之名独立出版。
        同其他弗雷早期作品一样,全曲沿用浪漫主义创作手法,情绪表达上深沉含蓄且不刻意突出矛盾,既有舒曼的激情和幻想,同时不乏勃拉姆斯的理性与克制,音乐理念上则与其老师圣桑主张的旋律流畅,和声典雅一脉相承,展现出法国音乐独有的细腻精致与意韵淡远。大提琴深沉的揉弦在钢琴的和弦中哽噎地引出主题,凝重庄严的C小调晦暗而充满哀伤,仿佛诉说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一遍遍地反复,将内心拖入黑夜般的孤寂和绝望中;中段钢琴以同名大调奏出明亮舒缓主题,似是以短暂回忆作自我疗伤,大提琴时隐时现的呜咽则如草色烟光残照里,那静谧深处的戚戚凭栏意,欲语还休,相望无言,怎不教人心生无限喟叹与悲凉?情感爆发的边缘,又在如泣如诉的琴声中回归心灵的平静,或是坠入恒久的沉寂,亦或是悟出“此情可待成追忆”后的释怀与惘然......
        作品隐隐记述了弗雷个人生命中一段无果而终的恋情,令其刻骨铭心而倍加珍视。1890年,极少主动创作管弦乐的作曲家将这首钢琴与大提琴曲改编为大提琴与乐队曲,并于1901年亲自指挥首演,担任独奏的则是年方24岁的帕布罗·卡萨尔斯(Pablo Casals)。

大提琴: 卡米尔·托马斯** 
           (Camille Thomas)
钢琴: 朱利安·李贝尔** 
        (Julien Libeer)

Music of Vladimir Martynov Kronos Quartet

       耶稣基督在加利利传道时,见有高山,便召唤信徒登临观海。耶稣倚石而坐,众人围拢向前,倾听开示教诲。耶稣说道: “虚心谦卑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享天国;内心哀恸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得安慰;温良礼让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受土地;饥渴慕义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得饱足;怜恤宽容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蒙怜恤;清心寡欲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得见神;修睦劝和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为神的子嗣;舍身取义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升天国。”
        「八福」(Beatitudes 又名:天国八福),为耶稣「登山宝训」中所述,以谚语形式劝诫世人: 万事皆循因果,种福者得神赐福,虔诚者终获救赎。全文收录于「马太福音」第五、六、七章节,被基督徒奉为言行准则及精神追求。
        俄罗斯当代作曲家弗拉基米尔·马蒂诺夫(Vladimir Martynov)为室内乐谱写之单乐章作品「The Beatitudes」,承袭了C. 弗兰克及A. 帕特等人同名作品所具有的严肃性和宗教意味,更将其所谙熟的中古音乐传统与简约主义理念相融合,通过纯器演奏乐形式传递出宗教音乐和谐美感下的深邃内涵。拥有深厚古典乐背景,素以诠释当代音乐闻名的克罗诺斯四重奏团,对该曲之演绎可谓平静之中蕴波澜,四个声部问答式的乐句渐进,冥想般的语境荡起思绪,主题的不断反复犹如智慧之光的隐隐闪现,指引向善之心一次次叩问生命之意义,幽远的旋律回响更如影片「绝美之城」中所展现的--对浮华虚饰背后颓废落寞的伤感咏叹......

Beethoven – String Trios Op.3 & Op.8 Christian Poltéra

贝多芬「D大调小夜曲」
第四乐章: 波罗乃兹风格小快板
(Serenade in D major for Violin, Viola & Cello, Op. 8 - IV. Allegretto alla Polacca)

        室内乐是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最早涉猎且作品数量与体裁最多的音乐形式,当代常将他的晚期弦乐四重奏认作其室内乐乃至一生创作之巅峰。
        相较弦四,弦乐三重奏同巴洛克三重奏鸣曲有更直接的渊源,亦是前者发展过程中的基石。贝多芬对该体裁之探索,似乎比海、莫两位维也纳前辈更具敏锐度,其五部弦三都完成于早年,一、二号(Op. 3/Op. 8)仍沿袭莫氏K. 563六乐章的嬉游曲或小夜曲样式,后三部(Op. 9)便豁然转入与弦四高度相仿之结构了。随着首部弦四作品的发表,刚过而立的贝多芬便彻底放弃了弦三的创作,把个人深邃的理性思想植入到四件乐器的奇妙对话中。
        1797完成的第二弦乐三重奏,原始标题中的"serenade"(小夜曲)指出了与莫氏同类作品之关联,曼妙优雅的旋律与清新舒展的情绪,虽不如莫扎特那般天真无邪,却也流露出一位沐浴在青春与爱情雨露中的乐观青年之憧憬与喜悦,兼具成熟与率真气质的音乐个性通过乐章间节拍与速度变换得以彰显,更蕴含了微妙而又丰富的遐思迩想。明媚的F大调主题,散发着初夏原野的芬芳,波罗乃兹风格的舞步中,一段心灵的真挚告白正娓娓诉来......
        德国作曲家弗朗茨·萨维尔·海因兹·克雷恩(Franz Xaver Heinz Klein 1765.6.26-1832.1.29)在该曲原作问世六年后的1803年,将之改编为中提琴与钢琴奏鸣曲(Op. 42),并冠以"notturno"(夜曲)出版,是以钢琴纯净之音传递一抹夜的安宁。 

小提琴: 弗兰克·皮特·齐默尔曼*** 
           (Frank Peter Zimmermann)
中提琴: 安东尼·塔米斯蒂特*** 
           (Antoine Tamestit)
大提琴: 克里斯蒂安·波尔特拉***
           (Christian Poltéra)

Intuition Gautier Capuçon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帕格尼尼「摩西主题变奏曲」
(Variations for G String on a Theme from Rossini's "Mosè in Egitto", MS 23)

        19世纪初,随着以德奥为中心的古典及浪漫主义潮流席卷欧洲,作为传统巴洛克音乐与歌剧发源地的意大利,已是风光不再,此时尚能维持这个南欧古国音乐地位的,想必首推歌剧界的天才焦阿基诺·罗西尼(Gioachino Rossini 1792.2.29-1868.11.13)和器乐界的“琴魔”尼克罗·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 1782.10.27-1840.5.27)。
        两人在1816年初识于罗马,时「塞维利亚理发师」大获成功,已是名震乐界的帕格尼尼对小自己十岁的罗西尼欣赏有加,接连将其多首歌剧唱段改编成器乐曲并亲自演奏。1819年,罗西尼对自己前一年完成的三幕歌剧「摩西在埃及」(Mosè in Egitto)进行了修改,同时在第三幕加入了一首合唱咏叹调"你光辉的宝座"(Dal tuo stellato soglio),藉以表现主人公摩西在红海边率以色列人向上帝虔诚祈祷之场景,唱段旋律舒缓优美而感人至深,为整剧情节润色之同时,亦激发了帕格尼尼的音乐灵感,以此为主题创作了这首著名的「摩西主题变奏曲」(又名"摩西幻想曲")。乐曲以小提琴在G弦上拉出深沉忧郁的祈祷主题,首段变奏以大调进行曲式呈现,十六分音符快速而充满律动感,宛若一段飞旋的独舞;次段变奏强调重音及泛音以突显抑扬顿挫之节奏感,隐现一丝凝重与惆怅;末段变奏在十六分音符再现中重归欢乐情绪,流畅的连音与不时穿插之断音幽默中尽显华丽技巧,教人赏心悦耳之余,赞叹意大利器乐与美声之匠心融合。
        除原始的小提琴与钢琴版本外,20世纪诸多大提琴演奏家亦将该曲进行了再创作,于大提琴的G弦或C弦上,以毫不逊色的技巧难度,唱出了几可媲美小提琴音色的动人歌声,推荐的演绎即收录于当今乐坛颜值帅哥小卡普桑最新专辑"Intuition",由其前辈宗师Pierre Fournier改编。

大提琴: 戈蒂耶·卡普桑***
           (Gautier Capuçon)
钢琴: 杰罗姆·杜克洛***
        (Jérôme Ducros)

Haydn: Piano Trios Riccardo Minasi/Federico Toffano/Maxim Emelyanychev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海顿「G大调钢琴三重奏」
末乐章: 匈牙利风格回旋曲/急板
(Piano Trio in G Major "Gypsy", Hob. XV/25 - III. Rondo a l' Ongarese. Presto)

        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一生共作有45部钢琴三重奏,这个数字在古典时期乃至整个西音史上都可算得上丰硕,然键盘乐器的时代沿革及其于此种体裁之特殊角色,使得海顿的“钢三”在当代少有被重视,弦乐四重奏光环下的黯然失色更是不言而喻。
        “吉普赛”三重奏,海顿晚期钢琴三重奏代表作,与Hoboken目录第XV卷下的24及26号同是完成于1795年,即海顿再访伦敦归来前夕,题献给施罗特夫人(Rebecca Schroeter)--一位作曲家的仰慕者与红颜知己。不同于“弦四”所强调的和谐对话与模仿,在作曲家生活的年代,击弦古钢琴于音域和音量上的先天缺憾,常需藉由小提琴的清音亮嗓来润色,以增强旋律的歌唱性,首乐章开头段小提琴与钢琴的同时进入就是极好例证。与此同时,大提琴之弦响虽依稀难辨,却无疑对孱弱的键盘低音部给予坚实支撑,清晰勾勒出和声轮廓。慢板乐章中小提琴的地位俨然得到提升,大段的喃喃细语对应着黑白键的含情脉脉,大提琴则若即若离甘作绿叶。终曲匈牙利风格急板恍若一场疾风骤雨般的狂欢舞会,浓烈奔放的吉普赛情致更是整部作品别名之由来,三件乐器放下矜持,自由地融入这欢乐的海洋中。
        对于海顿“钢三”长久以来的版本稀缺,让Beaux Arts Trio的Philips录音成为典范,然现代钢琴相较于早期钢琴在声学效果上的改进,却教弦乐的魅力多少会有些被掩没,不时沦为加入助奏声部的钢琴奏鸣曲,失去室内乐本该有的和谐妙趣,推荐这版近年录制的时代乐器诠释,平衡而不乏优雅的古典气息洋溢其间,海顿音乐中的幽默与活力亦尽显无遗。

小提琴: 里卡多·米纳西*** 
            (Riccardo Minasi)
大提琴: 费德里科·托法诺** 
            (Federico Toffano)
早期钢琴: 马克西姆·伊梅利亚尼切夫***
            (Maxim Emelyanychev)

Mozart: String Quartets Jerusalem Quartet

莫扎特「C大调第四弦乐四重奏」
首乐章: 快板
(String Quartet No. 4 in C Major, K. 157 - I. Allegro)

        旅行的意义,对于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而言,更像是卸下与生俱来的神性光环,享受人间烟火带给他的快乐与忧伤。1769年至1773年间对意大利的三次造访,虽已不复龆龀之年游历欧洲的风光无限,然从巴洛克音乐源头的艺术传统中汲取之养分,却无疑激发了天才少年的创作灵感,并最终以独特个性反哺和影响了整个时代的音乐风格,缔造德奥乐派于乐史之辉煌地位。
        六部“米兰四重奏”(K. 155-K. 160),因其完成于莫扎特1772年末至次年初逗留米兰期间而得名。三乐章的结构与当时海顿所确立之体裁标准依然有别,却同意大利人博凯里尼早期弦四语境颇似,快-慢-快的速度隐约透出三重奏鸣曲之遗风。若抛开曲式的刻板归类,这些洋溢着热情活力和青春气息的室内乐作品,在趣味上倒是与前一年写于萨尔茨堡的三部“嬉游曲”(K. 136-K. 138)殊无二致(同样可以弦四演绎)。
        C大调第四号弦四,首乐章的勃勃生机在明朗的大调中便已蕴藏,四件乐器组成的“小型乐队”,和谐对话间一场活色生香的心灵交流正悄然进行,第一小提琴奏出的主题被第二小提琴接过并在中低音的衬托下,变幻出令人流连的丰富弦响,转入慢乐章的片刻小憩和寂寂沉思后,急板催促重踏旅途,一路欢歌继续相伴...... 

演奏: 耶路撒冷四重奏团***  
        (Jerusalem Quartet)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