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与其鲜花丛中嗅芬芳
不如故纸堆里觅华章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Mozart: Piano Quartets (Live At Pierre Boulez Saal) Michael Barenboim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莫扎特「降E大调第二钢琴四重奏
末乐章: 小快板
(Piano Quartet No. 2 in E♭ Major, K. 493 - III. Allegretto)

        1781年定居维也纳后不久,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便以卓绝的钢琴演奏技艺,树立起自己在音乐之都的地位,同时,在歌剧(后宫诱逃)及(钢琴)协奏曲创作上的成功,亦令其跻身当时一流作曲家之列。
        受当时上流社会娱乐风尚和审美情趣之影响,这一时期的莫扎特对弦乐四重奏产生了浓厚兴趣,加之个人对“弦四之父”海顿作品的倾慕,便诞生了后世所称的六首“海顿四重奏”。当然,创新求变的莫氏更将钢琴引入该种体裁,使之在音色、音域及和声语言上更臻饱满丰富,进而开启了以钢琴替代弦四第一小提琴,或言以钢琴搭配弦乐三重奏的演奏形式。同所有钢琴参与的室内乐形式一样,键盘乐器在音乐中的主导作用与突出地位在钢琴四重奏中依旧显而易见,延续弦四中各声部间均衡与和谐的同时,每件乐器之独特个性及独立语言更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得益于同时期在钢琴协奏曲写作上的成功经验,莫扎特在弦乐器同键盘乐器的对话中,捕捉到了那种细致微妙的默契与平衡。
        相继完成于29和30岁时的两部钢四K. 478和K. 493,是莫扎特为室内乐曲库奉上的匠心之作,作曲家天性中的纯真与乐观元素,无时不刻弥漫在自然流淌的乐句间,教人在亲密且轻松氛围中感受发自内心的真挚情怀。降E大调第二号,回旋曲式末乐章,钢琴先声夺人奏出呈示部主题,小提琴携手中提琴接过并反复,大提琴作低音衬托,主题回到钢琴并以切分音对应弦乐声部如歌主题;发展部旋律与和声在键盘与弦乐声部间交替互换,简短的插部经变调再现后;进入钢琴主导的再现部,乐章开头的欢乐情绪得到渲染加强,全曲在坚定的节奏音型中结束。
        这版演绎是钢琴大师巴伦博伊姆于2018年在落成不久的皮埃尔·布列兹音乐厅(Pierre Boulez Saal)的现场录音,担任弦乐声部的乐手均来自其亲手创办的西东合集管弦乐团,而小提琴手更是其任乐团首席的儿子迈克尔,老少搭配,张弛有度,大师本人在钢琴及室内乐上的深厚造诣自是完美诠释之关键! 

小提琴: 迈克尔·巴伦博伊姆**
            (Michael Barenboim)
中提琴: 尤莉娅·狄尼卡** 
            (Yulia Deyneka)
大提琴: 基安·索尔塔尼**
            (Kian Soltani)
钢琴: 丹尼尔·巴伦博伊***
         (Daniel Barenboim)

Cello Sonatas Brahm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勃拉姆斯「F大调第二号大提琴与钢琴奏鸣曲」
第一乐章: 活泼的快板
(Sonata for Cello & Piano No.2 in F, Op. 99 - I. Allegro vivace)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于1886年夏在瑞士图恩湖畔完成了「第二号大提琴奏鸣曲」,同其「第一号大提琴奏鸣曲」(Op. 38)相隔整整21年。作品运用交响曲的创作手法及织体结构,将简洁的主题通过繁复的变化发展,呈现出强烈的戏剧效果和丰富的情感内涵,同时又在炽热之下保持了作曲家一贯的内省,让人感受到理智与激情的冰火交融。若把第一号大奏形容为“少年初识愁滋味”,那第二号便当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最好写照了。
        第一乐章,F大调奏鸣曲式,钢琴以波涛般翻涌的震音,衬托大提琴在较高音域奏出具有咏叹调气质的第一主题,强劲的切分音则将漫长而苦涩的回忆肢解成为一阵阵短促的叹息,却始终不掩昂扬向上的情绪,第二主题隶属于第一主题,在两件乐器间交替构成和声与旋律,并产生微妙而具神秘感的对位效果,在由钢琴传递给大提琴后,藉音程与节奏之变化,实现速度与情绪的转变;展开部以柔和的半音阶行进,为乐章增添一抹浪漫优雅情调,暗示作曲家内心对于爱的执着渴求;大提琴的持续震音伴奏中渐渐导入再现部,两个主题之素材相继出现,并以更为热情的方式将音乐推向坚定的尾声。大提琴与钢琴以平分秋色之担当,展开了一场狂放的心灵博弈,却又分明在角色互换中,将作曲家内心的矛盾纠结尽显无遗,正所谓“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推荐老罗与塞金在80年代的合作录音,暮年的钢琴前辈在正值黄金期的“Slava”面前,依然身手矫健,不逞多让,成功征服了该作对技术难度与艺术高度之双重挑战。

大提琴: 姆斯蒂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
            (Mstislav Rostropovich 1927.3.27-2007.4.27)
钢琴: 鲁道夫·塞*** 
         (Rudolf Serkin 1903.3.28-1991.5.8)

Bach / Dowland / Isaac / Machaut: Antiquities Mie Miki

*Bach 330* --115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G大调维奥尔琴与大键琴奏鸣曲」
第二乐章: 不太快的快板
(Viola da Gamba Sonata in G, BWV 1027 - II. Allegro ma non tanto)

        大提琴于J. S. 巴赫的时代已经出现,在以演奏技法和音色表现上的优势成为低音弦乐器无可争议的“王者”前,同与之有着亲缘关系的维奥尔琴共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者在对位上的特别表现,则让巴赫对其青睐有加,近代研究认为,著名的“大无”极有可能就是为这种古乐器所作,除此之外,以巴洛克三重奏鸣曲形式写下的三部维奥尔琴与大键琴奏鸣曲(BWV 1027-1029)亦充分发挥了低音弦乐器持重醇厚的音色特性。
        BWV 1027,普遍被认为是移植于巴赫任职克滕宫廷期间为两支横笛与通奏低音所作之三重奏鸣曲BWV 1039,题献对象则是时任首席维奥尔琴琴师克里斯蒂安·费迪南·阿贝尔(Christian Ferdinand Abel 1682-1761)。慢-快-慢-快的四乐章教堂奏鸣曲结构,反映出作曲家保守和遵循传统的一面,却以其对赋格技巧之深入探索而显示出巴洛克音乐的独特魅力。第二乐章快板中,两件乐器对于主题的轮流陈述,产生出彼此追逐和声部模仿之效果,于简单中创造出最为丰富的变化。
        不同于当代众多本真演绎所予人的严谨古朴印象,这版由日本手风琴演奏家御喜美江和中提琴大师金井信子带来的创意编曲,在节奏与对位特性上更教人耳目一新,充分展现手风琴丰富和声特质的同时,更让向来少被重视的中提琴在中音区一展温润饱满的歌喉。

中提琴: 金井信子***
            (Nobuko Imai)
手风琴: 御喜美江***
            (Mie Miki)

春の海~日本の旋律 宫城道雄

春来隅田川,满眼尽风光。
轻舟如飞梭,穿行碧波上。
船歌迴两岸,桨声泛沧浪。
此景世无双,此情莫能忘。

晨露映朝辉,粉樱蕴幽芳。
若逢故人面,灼灼散其香。
暮霭入晚霞,翠柳曳成行。
知是冶春客,折枝莫悲伤。

长堤似绣锦,玉带缀罗裳。
一轮桃李月,当窗夜未央。
春宵抵千金,韶华蹙思量。
廿载少年梦,此际莫彷徨。

        这首著名的日本童谣「花」是明治时期作曲家滝廉太郎(1879.8.24-1903.6.29)为其「四季组歌」之“春”所创作,完成发表于其21岁那年,歌词由武島羽衣填写,大致描绘了作曲家对春日某个良辰美景之浪漫感怀,歌中的“隅田川”是贯穿东京都的一条河流,两岸遍植樱花和杨柳,是当时人们冶春赏景之绝佳去处。如果你听过李叔同的“学堂乐歌”,就会发现同该曲在风格和表现手法上非常相像,的确,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期间,就受到了滝廉太郎音乐的影响,回国后,将其与西洋乐及中国诗词结合,首开中华音乐教育风气之先。
        推荐这版长笛和竖琴演绎,是缘于日本民族音乐家、筝演奏家宫城道雄(みやぎ みちお 1894-1956)用西方乐器和音乐语法演绎创作东方音乐”之主张,这在“音乐无国界”的共识出现之前,不啻为大胆创举。两位法国器乐演奏大师珠联璧合的诠释,无疑为含蓄委婉的东方乐韵注入一丝浪漫迷人气质。

长笛: 让-皮埃尔·郎帕尔
        
 (Jean-Pierre Rampal 1922.1.7-2000.5.20)
竖琴: 莉莉·拉斯
         (Lily Laskine 1893.8.31-1988.1.4)
译文: © 古水(禁止盗用及站外转载)

Chamber Music & Clarinet Solos Luigi Magistrelli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绪斯迈尔「D大调长笛、单簧管、小提琴、中提琴与大提琴五重奏」
首乐章: 有活力的快板
(Süssmayr: Quintet for Flute, Clarinet, Violin, Viola and Cello in D - I. Allegro con brio)

        奥地利作曲家弗朗兹·萨维尔·绪斯迈尔(Franz Xaver Süssmayr 1766.?.?-1803.9.17)的名字能被世人记住,想必多半要归因于其续写并完成了W. A. 莫扎特的遗作「D小调安魂曲」(K. 626),而他作为莫氏晚年得意门生之身份也被顺理成章地写进了诸多史料。
        出生在上奥地利州施瓦嫩施塔特一个神职人员家庭的绪斯迈尔,13岁时进入克莱姆斯明斯特一座本笃教修道院求学,期间先后担任合唱领唱及乐队小提琴手。那时,在修道院常上演C. W. 格鲁克及A. 萨列里的歌剧作品,这令年轻的绪斯迈尔如痴如醉,很快凭借过人的音乐悟性,模仿创作了许多舞台及教堂仪式音乐。21岁离开修道院去往维也纳后,如愿成为萨列里的学生,同时以自己对歌剧艺术的热忱,追随莫扎特,协助其完成最后两部歌剧「狄托的仁慈」与「魔笛」的创作。在绪斯迈尔除早期宗教音乐之外的诸多歌剧及管弦乐、室内乐创作中,都或多或少带有莫扎特以及那时维也纳音乐圈的风尚,比如推荐的这部五重奏,便能听出几分K. 452的气息韵味,彼时自得万人垂青,往后却入千篇一律缺乏个性之俗套。
        有一种推测,暗示绪斯迈尔同康斯坦策之间的微妙关系,康斯坦策在巴登待产时,莫扎特正为自己和妻儿高昂的生活开销奔忙,此时陪在妻子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这位年轻且单身的学生。莫扎特弥留之际,康斯坦策便已将绪斯迈尔唤来床笫,令其以“受托人”的身份拿到未完成的「安魂曲」手稿,并名正言顺地完成续稿,籍籍无名的后生可借此提高名望,孤儿寡母亦能获得那笔可观的稿酬。
        在续成莫氏「安魂曲」之后,绪斯迈尔的事业确也顺风顺水,很快受聘成为卡林西亚歌剧院助理总监和驻团作曲家,随着其多部歌剧创作的成功,又升任为皇家歌剧院的乐正,统筹德语歌剧的编创。与其如日中天的音乐地位形成对比的是绪斯迈尔日渐萎靡的健康状况及随之而逝的爱情婚姻,1803年9月17日,37岁的绪斯迈尔因肺结核离世,被孤独地葬于维也纳圣马克斯无名公墓,与莫扎特安息处仅几步之遥。 

单簧管: 路易吉·马吉斯特雷利*** 
            (Luigi Magistrelli)
重奏组: 意大利古典合奏团成员
            (Members of Italian Classical Consort)

Mozart: The Wind Concertos, Serenade,Divertimenti Orpheus Chamber Orchestra

莫扎特「D大调第六号小夜曲」
末乐章: 回旋曲 
(Serenade No. 6 in D, K. 239, "Serenata Notturna" - III. Rondeau)

        小夜曲(serenade)在18世纪的宫廷音乐中甚为流行,因其不确定的乐章数及适于室外演奏之特点,而常与同为室内乐编制的遣兴曲(cassation)、嬉游曲等体裁混称。
        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传世的小夜曲共13部,第六号K. 239完成于作曲家20岁时,即辞去萨尔茨堡宫廷职务前一年。老莫扎特在誊抄该作总谱时为之加上了"Serenata Notturna"的意大利语副标题,意为“夜曲风格的小夜曲”,而人们更习惯称之为“月下小夜曲”,以突出作品静夜聆听之意境。全曲在大协奏曲快-慢-快的三乐章结构上创新拓展,以进行曲、小步舞曲及回旋曲为各乐章定下庄严、优雅和明快活泼的情绪色彩,同时将当时很少用到的定音鼓加入到配器中,赋予乐曲饱满而富力量之听感,在短小的篇幅中充分展现出古典主义风尚魅力和创作者的精湛乐思。
        末乐章回旋曲借用歌剧中宣叙调的表现手法呈示主题,中段则以舒缓而具沉思气质的柔板形成对比,A段再现则以一段轻柔明快的拨弦同打击乐的铿锵震撼相呼应,营造出堪比管弦乐队的音场空间与宏大气势。

演奏: 奥菲欧室内乐团*** 
        (Orpheus Chamber Orchestra)

Benjamin Britten: Simple Symphony & String Quartet Nos. 1-3 Britten Quartet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布里顿「简易交响曲」
第二乐章: 戏谑的拨奏 
(Simple Symphony, Op. 4 - II. Playful Pizzicato)

        20世纪是属于古典音乐演奏家的时代,也是英国古典乐创作重现辉煌的时代。集钢琴家、指挥家和作曲家于一身的本杰明·布里顿(Benjamin Britten 1913.11.22-1976.12.4)无疑是这个时代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英国作曲家。用多产且体裁广泛,收放自如而手法多样,植根传统却兼收并蓄等词汇或不足以概括这位生逢圣塞西莉亚节(St. Cecilia's Day)的音乐天才之创作个性,然他对音乐所倾注的超越民族、流派以及信仰的执着热情,则毋庸置疑地成就其超越时代之崇高地位。
        「简易交响曲」是布里顿21岁时为弦乐队创作的四乐章作品,题献给自己幼年时的中提琴老师奥黛丽·艾尔斯通女士(Audrey Alston)。作品运用布里顿9至12岁期间所写的若干钢琴及声乐曲主题为素材,全然没有许多英国音乐予人的沉闷刻板印象或现代音乐艰深难懂的听觉感受,民谣的纯朴与学院派的严谨,同作曲家特有的幽默气质巧妙融合,让人惊讶之余更折服于创作者过人才思。第二乐章以拨弦贯穿始终,似一首欢快热烈的舞曲,大抵可视作正规交响曲的谐谑曲乐章,中低音区(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以对谐谑主题的拨奏展开主题及三声中部,高音区(小提琴)则奏出优美的歌唱性旋律,主题再现后乐章收束于一段急速和弦中。
        推荐声部精简化的弦乐四重奏改编版,个人觉得更能展现出该作小巧精致的结构和略显幽微的情绪基调,同作曲家个人的三部弦四作品,在语境和声部表现上亦具有某种内在递延关系。

演奏: 布里顿四重奏组*** 
         (Britten Quartet) 

Grieg, Elgar and Sibelius: Music for Violin and Piano Isabelle van Keulen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埃尔加「叹息」
(Elgar: Sospiri, Op. 70)

        「叹息」是爱德华·埃尔加(Edward Elgar 1857.6.2-1934.2.23)为弦乐、竖琴及管风琴创作的一首柔板,完成于一战爆发前夕,由逍遥音乐节创办人亨利·伍德爵士(Sir Henry Wood 1869-1944)指挥首演于伦敦。
        小提琴家出身的埃尔加,起初是以小提琴与钢琴重奏来构思这首乐曲,标题则预设为「爱的叹息」(Soupir d'Amour),以此作为「爱的致意」(Salut d'Amour, Op. 12)之姊妹篇出版。然而,阴郁而悲戚的情绪随着创作的深入,渐渐弥漫开,挥之不去更笼上心头,功成名就的作曲家似乎在年近花甲之时,流露出对过往人生的一丝惆怅与遗憾,抑或是对即将到来的战争,所表现出的惶恐与无奈。愁绪点点积蓄,伤感冉冉加剧,没有如箭在弦的爆发瞬间,却只如抽丝剥茧般化作一声长叹,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情绵绵无绝期......
        推荐两位荷兰音乐家联袂演绎的小提琴与钢琴版本,较之常听到的弦乐队版,细节呈现更显清晰,情感的宣泄亦更为克制,深夜聆听,却能勾起灵魂深处的隐痛与哀怨。

小提琴: 伊莎贝尔·范·库伦***
            
(Isabelle van Keulen)
钢琴: 罗纳德·布劳蒂甘
***
        
(Ronald Brautigam)

Alban Berg Quartet - The Teldec Recordings Alban Berg Quartett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舒伯特「A小调第13号弦乐四重奏“罗莎蒙德”
第二乐章: 行板
(String Quartet No. 13 in A minor, D 804 Op. 29, 'Rosamunde'  - II. Andante)

        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少年时期就积极参与到包括兄长及父亲在内的家庭弦乐四重奏组中,对同时代室内乐及乐队改编作品的亲历演绎,为其自身的创作打下坚实基础,而中提琴手的经验更令他以独特视角处理声部间的平衡关系。 
        「A小调弦乐四重奏」(Op. 29)是舒伯特暌违弦四创作三年,走出“创作瓶颈期”后的首部力作,亦是其15部弦四中唯一得以在有生之年出版的一部,题献给当时维也纳著名的弦乐四重奏主脑、曾将贝多芬多部弦四首演的伊格纳兹·舒潘齐(Ignaz Schuppanzigh 1776-1830)。整部作品中,作曲家为每一个声部所赋予的技术难度毫不逊色于当时最精湛的大型协奏曲,庞大而繁复的织体结构更让这一原本私密内省的演奏形式呈现出强烈的乐队化倾向,却始终保有舒伯特音乐中略带晦黯的抒情气质。
        第二乐章行板,带着如梦似幻的缥缈韵致,其著名的第一主题正是借用了作曲家早前为戏剧「罗莎蒙德」所作配乐中第三幕间奏曲之素材(亦成为本作品名字的由来)。民歌般淳朴动人的旋律,吟唱出内心最深切的渴望,同忐忑不安充满感伤的第二主题形成对照,既暗合原作中塞浦路斯公主多舛命运,又隐含作曲家对自身坎坷际遇之叹息。
        或许正是对创作理想的不懈追求,使舒伯特很多晚期创作都在技术上超出了一般业余演奏者的能力范围,加之于每个音符上所流露出对人生之理性观照以及出世幻想,令他和他的音乐与那个日益肤浅与颓靡的时代渐渐疏离,即便是标榜取悦自我的室内乐爱好者们,亦在那些流俗之声里,慢慢失去了倾听的耐心与思考的本能。 

演奏: 阿尔班·贝尔格四重奏组***
        (Alban Berg Quartett)

BACH, J.S.: Flute Sonatas, BWV 1013, 1030, 1032, 1034, 1035 (Die Authentischen Flötensonaten) (V. Fischer, Berben) Verena Fischer

*Bach 330* --113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E大调长笛与通奏低音奏鸣曲」
第二乐章: 快板
(Sonata for flute & basso continuo in E, BWV 1035 - II. Allegro)

       在德国人伯姆用金属材料制成笛子并为其按上指键,从而确立现代长笛的大致样式前,巴洛克横笛(traverse flute)在很大程度上基本等同于长笛,而在诸多音乐作品中的出现,更反映出其在17、18世纪备受垂青的地位。
        除了在乐队组曲中的短暂客串,J. S. 巴赫的长笛作品主要集中于室内乐,这其中又可按器乐组成分为三重奏鸣曲(BWV 1039)、长笛/通奏低音奏鸣曲(BWV 1034-1035)、长笛/大键琴奏鸣曲(BWV 1030/BWV 1032)、及无伴奏长笛组曲(BWV 1013)。从旋律与和声乐器的构成数量来看,循逐次递减的规律,而从奏鸣曲形式的发展来看,又呈渐祛繁复的递进之势,助奏声部(obbligato)作曲法的日臻醇熟,令巴赫得以用更少的乐器实现旋律及和声的完美和谐。
        「E大调长笛与通奏低音奏鸣曲」,克滕年代-(1717-1720)的心旨创意,尽管仍须借助大键琴+低音维奥尔琴的组合来实现低音旋律与和声的统一,却已然将大键琴在室内乐中单纯伴奏角色作了实质性提升,在低音区呼应横笛华丽丰盈音色之同时,与维奥尔琴共谱巴洛克温润厚重的时代底色。颔乐章由一段简洁欢快的主题不断反复,形成二段体结构,情绪上同前后两个慢乐章构成明显对比,更与末乐章的轻盈雀跃遥相呼应。当代演绎常略去低音弦乐器,而以大键琴单独完成数字低音部,呈现出较古乐版更为轻盈灵动的听觉感受,亦不失巴洛克时代独有的迷人气质。 

巴洛克横笛: 薇芮娜·费舍尔*** 
                  (Verena Fischer)
大键琴: 利昂·贝尔本***
            (Leon Berben)

Borodin Quartet Performs Tchaikovsky Piotr Ilyich Tchaikovsk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柴可夫斯基「D小调弦乐六重奏“佛罗伦萨的回忆”
第二乐章: 稍快且如歌的柔板
(String Sextet in D minor "Souvenir de Florence", Op. 70 - II. Adagio cantabile e con moto)

        诗人徐志摩曾将自己对陆小曼的怜爱缱绻之情尽诉于他的叙事诗「翡冷翠的一夜」,而那个教人听来冷艳而又浪漫的“翡冷翠”正是佛罗伦萨的意语(Firenze)译音,被誉为“中世纪的雅典”、“文艺复兴的摇篮”,一座名副其实缀满绿纹大理石,镌刻下从但丁到薄伽丘,从波提切利到达·芬奇等名人足迹的艺术之城。
        正如其在人类各艺术领域所散播之久远影响,佛罗伦萨亦是众多音乐家的灵感之源,多次造访“鲜花之城”的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93.11.6)则以一部弦乐六重奏--「佛罗伦萨的回忆」表达了其对这座城市的由衷眷恋。“回忆”(souvenir)一字令人不禁想起老柴早年题赠给梅克夫人的「故地回忆」(Souvenir d'un lieu cher, Op. 42),或许是出于一种久违的感动,亦或是对往昔时光的感怀,更或是他乡的一物一景触发了作曲家的莫名感伤,让这个直觉敏锐又多愁善感的旅人心神游荡,一边正沐浴着托斯卡纳的温暖阳光,一边却又开始心念寒气袭人的故乡。于是,在这部将弦四编制扩大化的室内乐作品中,我们感受到了两把大提琴对于节奏的坚实支托和中音区的饱满丰润,加之小提琴对旋律线的清晰控制,显然超越了作曲家之前任何一部室内乐,而前两个乐章中的意大利元素或曰气质,更使作品瞬间脱离老柴惯有的俄式忧郁,激发出一种教人耳目一新的听觉惊喜。在室内乐创作的轻松自适心态中,老柴似乎找到了一种自我平衡与调节,而这正是缓解歌剧「黑桃皇后」紧张谱曲之后所需要的。尽管,在第三乐章中作曲家内心的小俄罗斯情结开始复现,进而在末乐章近乎不可遏制的歇斯底里发作中泛滥成浓烈的斯拉夫情绪,整部作品所呈现出的乐观主义色彩,仍可被看作是老柴郁郁而终前向世界展露的“最后微笑”。
        第二乐章,延续和发展了首乐章的主题动机,更有着如梦似幻的唯美意境,小提琴在拨弦伴奏下吟出主题,宁静中带着一丝哀愁,像是从老桥桥洞投下的斑驳日影,被涟漪层层荡向远方;大提琴接过主题,深沉诉说对逝去时光的唏嘘感叹,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直插云霄,让人在天堂入口感知上帝的气息;器乐合奏的简短插部,仿佛教人经历一场突如其来的梦魇,如歌旋律被疾风骤雨惊破,想来是一阵“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急切乡愁,温柔的弦乐响起时又去无影踪,已然徜徉在那怡人地中海微风,骊歌声声重萦耳旁......
        鲍罗丁四重奏组绝对是老柴室内乐的权威演绎者,对于这部弦六亦是多次演录,每一轮成员的诠释各有千秋,独具特色,推荐始创成员早年同老罗(亦是45年建团时的大提琴声部)的合作,前苏联“旋律”厂牌的录音。

演奏: 鲍罗丁四重奏组***
        
(Borodin Quartet) 
        维克多·塔拉里安
***
        
(Victor Talalian)
        姆斯蒂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
***
       
 (Mstislav Rostropovich 1927.3.27-2007.4.27)

Felix & Fanny Mendelssohn Quatuor Ebène

门德尔松「A小调弦乐四重奏」
第三乐章: 间奏曲/稍快的小快板-很快的快板
(String Quartet No. 2 in A Minor, Op. 13: III. Intermezzo. Allegretto con moto - Allegro di molto)

        优渥的家境,顺遂的事业和美满的爱情,无疑奠定了费利克斯·门德尔松(Felix Mendelssohn 1809.2.3-1847.11.4)一生创作的基调--优美流畅、明朗欢悦,结构严谨趣旨高雅也成为后世对其音乐的普遍共识,人们几乎很难在其管弦乐的磅礴气势和无词歌的悠远意境中倾听到心灵的冲撞或对生命的诘问,而在声部高度精简的弦乐四重奏中,门氏音乐表象上的平静则被两把小提琴与中提琴、大提琴间的尖锐对比所划破,内心的敏感脆弱和焦虑彷徨暴露无遗。
        六部编号的弦四陆续完成于门德尔松创作生涯的早、中、晚期,分别展示出作曲家不同阶段的技法风格与情感轨迹,音乐气质上大相径庭,却都有着无比动人的旋律特质。「A小调第二弦乐四重奏」,完成于作曲家18岁时,即著名的「仲夏夜之梦序曲」问世次年,实为门氏同体裁作品之开篇,因在1830年出版时的编序错误而排在一同出版的「降E大调第一弦乐四重奏」(Op. 12)之后,迄今未予纠正。尽管曲式上受贝多芬晚期弦四(Op. 132)的影响显而易见,创新的尝试仍被天才少年赋予鲜明个性,却毕竟囿于“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懵懂与肤浅,而缺乏真正意义上对于世界观的理性认知,对人生困惑形而上的感性解读呈现出一种艳丽的哀愁与妩媚的伤感,比海顿少了一份老成世故,较舒伯特多了些许多愁善感,比莫扎特添了一丝柔美细腻,又始终较乐圣缺了几分深刻感人。
        第三乐章是一个超长的间奏曲,三段体结构,第一第二小提琴在中提琴拨奏音型上轮流展开主题,舒缓而具忧郁气质;中段是舞曲风格的谐谑曲,各声部以A大调对位方式推进,同前段在调性及情绪上形成对比;第一段主题简短再现后,与中段素材交替互现,乐曲在轻柔拨奏中进入尾声。
        推荐法国艾伯内四重奏团在Virgin唱片的演绎录音,各声部间的平衡与细节呈现完美无缺,洗练而不失热情的情感传递,将门氏性格中鲜为人知的一面展现得恰如其分,自然传神。

演奏: 艾伯内四重奏团***
        (Quatuor Ebène)

Georg Friedrich Händel: Complete Sonatas For Recorder And Basso Continuo Andrés Alberto Gómez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亨德尔「A小调直笛奏鸣曲」
末乐章: 快板
(Recorder Sonata in A Minor, HWV 362: IV. Allegro)

        直笛(recorder, 国内也称作“竖笛”)的发声不依靠簧片,却有着圆润靓丽的音色,既能表达欢快情绪,亦可营造哀伤氛围。其最早的形制出现于中世纪,文艺复兴晚期被意大利人推向整个欧洲,并在巴洛克时代盛极一时,成为与小提琴并驾齐驱的独奏乐器,直至18世纪下半叶,才被音量音域更具优势的长笛家族取代,淡出历史舞台。        
        巴洛克时期很多作曲家都为直笛写过作品,巴赫、维瓦尔第、泰勒曼、拉莫等等,从奏鸣曲、室内乐到协奏曲、序曲,形式多样,不一而足。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 Friedrich Händel 1685.3.5-1759.4.14)共为直笛创作了六部奏鸣曲,其中出版编号Op. 1中的四部(HWV 360/362/365/369)完成于1712年前后,即作曲家从意大利研习歌剧创作归来后不久。直笛的醇美音色加之在亚平宁的风靡,显然赋予了作曲家创作热情及灵感,而德国人的才华在快乐章中更得以完美体现。[A小调直笛奏鸣曲](Op. 1 No. 4),慢-快-慢-快的四乐章教堂奏鸣曲样式,大键琴担任的通奏低音衬出直笛古朴却不失灵动的主题,更在于张弛有度中尽显巴洛克音乐的和谐美感与极致魅力。
        直笛在当代重新被关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的古乐复兴运动,而荷兰直笛演奏家,古乐前辈大师弗兰斯·布吕根(Frans Brüggen 1934.10.30-2014.8.13)对于直笛的推广更是功不可没,他所录制的巴洛克直笛作品合集,亦是该种乐器在目前最权威和全面的文献录音。 

直笛: 穆里尔·罗查·里恩斯***
        (Muriel Rochat Rienth)
大键琴: 安德烈斯·阿尔伯特·戈麦兹***
            (Andrés Alberto Gómez)

Mozart: Violin Sonatas Henryk Szeryng/Ingrid Haebl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莫扎特「C大调第十七号小提琴奏鸣曲
次乐章: 持续的行板
(Violin Sonata No. 17 in C Major, K. 296 - II. Andante sostenuto)

        Köchel目录下有编号(排序)的小提琴奏鸣曲共36部,其中前16部为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在幼年时谱写,笔法稚嫩且多少带有父亲加工的成分,作为有弦乐陪衬的键盘曲,亦可算是其最早的室内乐习作。
        22岁那年,在曼海姆宫廷的演奏会上,一组小提琴奏鸣曲勾起了途径此地的莫扎特的浓厚兴趣,进而重拾这一体裁之创作。C大调奏鸣曲(K. 296)是同一年问世的七部小奏之开篇,亦是其小奏创作之转折点。音乐不再是单纯的技巧演示,生活的万千姿彩,情窦初开的感怀和面对生死的无奈,似淡淡墨晕入水,散向串串音符荡起的涟漪中。对阿洛西亚·韦伯(Aloysia Weber)的一见倾心,或是这部旋律温婉柔美作品的灵感之源,然其题献对象却是于三年后成为莫扎特弟子的约瑟法·芭芭拉·奥恩海默(Josepha Barbara Auernhammer),相传这位修订了不少莫氏奏鸣曲出版稿的奥地利女钢琴家,曾一度因崇拜老师而与之产生恋情,可惜向往自由的莫扎特后来又移情别恋康斯坦策·韦伯,只将这阕属意初恋对象的“情诗”借来纪念那份短暂恋情和美好时光。
        这版Haebler/Szeryng的莫小奏,乃当年Philips唱片口碑演录,也是入选其莫氏逝世200周年纪念套装之版本。宁静似水的行板乐章中,流露着一种洒脱淡然的姿态,是“初尝磨难时的轻叹”,更是“理解生命后的微笑”。

钢琴: 英格丽·海布勒***
        (Ingrid Haebler)
小提琴: 亨利克·谢霖***
            (Henryk Szeryng 1918.9.22-1988.3.3)

Selections - The Best of James Ehnes James Ehnes

德沃夏克「四首浪漫小品」
之 有节制的快板
(4 Romantic Pieces for Violin & Piano, Op. 75, B. 150 - I. Allegro moderato)

        为小提琴与钢琴所写的「四首浪漫小品」,是安东尼·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 1841.9.8-1904.5.1)依据其1887年创作的四首弦乐三重奏(为两把小提琴及中提琴 B. 149)改编而来。优美的旋律构思加上精巧的和声语言,展现出作曲家成熟的创作技法及显而易见的民族风格。
        作品四乐章基本沿用原三重奏之音乐元素,仅在极个别处对基础和声作了适当修改,以更好对应小提琴与钢琴之音色/音域。在给出版商Simrock的信函中,德沃夏克表达了自己对贝多芬以及舒曼等德奥前辈的景仰,以及对室内乐创作之热情。而这份自信首先源于其对古典主义传统理念的坚定秉持,更来自于两卷「斯拉夫舞曲」的成功出版所收获的巨大信心。“短歌”、“随想曲”、“浪漫曲”和“悲歌”构成四个乐章的情感底色,又完整串连起一幅波西米亚风情画卷,既有恬静朦胧的晨曦,又有暮色苍苍的黄昏,乐观奔放的舞步停歇后,委婉感伤的哀歌又隐隐传来......
         推荐最常听到的第一乐章,降B大调四四拍,小提琴在钢琴持续的固定音型伴奏下,平静地诉说内心的欢愉和忧伤,中段的一段小高潮仿佛是一次情绪的激荡,却很快在琴声的抚慰下,释下苦涩彷徨,重燃希冀之光。

小提琴: 詹姆斯·海涅斯***
            (James Ehnes)
钢琴: 爱德华·劳瑞尔***
        (Eduard Laurel)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