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用音乐排遣孤独 以文艺对抗庸俗
有观点的古典音乐推荐与评论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Vivaldi: Gloria; Nisi Dominus; Nulla in mundo pax Julia Lezhnev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 经文歌「若不是上帝」
第四段: 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
(Nisi Dominus, RV 608 - IV. Cum Dederit)

        「旧约·诗篇」第127篇是唯一出自所罗门王之手的“上行之诗”,全篇五节以隐喻和双关笔法表述了“耶稣基督是一切福赐之源,若不是耶和华,一切皆为徒然”的概念。在通行的拉丁语译本中,该诗以两个“若不是”(Nisi Dominus)的虚拟假设句--“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点题切旨地肯定了主的功绩,告诫世人坚定信仰。
        得益于基督教文化在欧洲历史上之主导地位,从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晚期,基于「诗篇」内容的音乐创作层出不穷,这其中自少不了身为神职人员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RV 608”便是他为“诗篇127”谱写的两部圣乐作品之一(另一部RV 803)。作品名称沿袭自同类体裁对于基督教箴言“Nisi Dominus”的借用,八个唱段附结尾(amen)由室内乐队伴奏加独唱演绎。第四段"Cum Deterit"(取拉丁文唱词首句Cum dederit dilectis suis somnum前两个单词),内容参照克雷芒八世的拉丁文译本,合并了原诗第二节中“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与第三节“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意指人们在劳作后依然蒙主的恩惠入睡;同亚当夏娃一般,受造物主恩宠得以降生并“繁衍”后代,传递生命火种及神的旨意。
        依巴洛克时期惯例,教堂音乐人声部分当回避女性演唱者,以童声或阉人歌手代替。这里推荐当代countertenor与古乐团之合作演录,来自阿根廷的新锐假声男高音Franco Fagioli以其醇厚饱满而富穿透力的嗓音,带领听者重回三个世纪前的威尼斯,谛听一场无比虔诚的灵魂皈依。

演唱: 弗兰科·法吉奥里*** 
        (Franco Fagioli)
伴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
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

The Trio Sonata in 18th-Century Germany London Baroque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C. P. E. 巴赫「降B大调三重奏鸣曲」
末乐章: 快板
(Trio Sonata in B-Flat Major, Wq. 158, H. 584: III. Allegro)

        卡尔·菲利普·埃曼纽尔·巴赫(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 1717.3.8-1788.12.14)被公认为J. S. 巴赫所有儿子中音乐造诣最高者,他为西音史从巴洛克向古典之过渡搭建了桥梁,更从理性视角摒弃了传统结构中的繁文缛节与花哨缀饰,音乐更注重情绪对比进而增强聆听趣味,其创作理念更是影响了从古典至浪漫早期诸多德奥音乐家。
        室内乐创作上,时代交迭的多样性在卡尔身上尤为突显,一方面延续巴洛克三重奏鸣曲的既有模式,将复调及对位技法体现在器乐声部的和谐中,另一方面则积极致力于独奏乐器奏鸣曲之探索,以键盘(低音)伴奏衬托出旋律乐器的旋律美感。在乐器种类与组合上,家父和同样造诣精深的教父泰勒曼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在曲式创新与拓展上,却是可见其青出于蓝胜于蓝之非凡才能。
        这首三重奏鸣曲在结构上完全遵循快-慢-快的速度变化,器乐组合则为最常见的小提琴/大提琴/大键琴,弦乐高音部呈示主题,大提琴及键盘扮演双重角色,作通奏低音伴奏之同时以高音部丰富音乐的层次及色彩感,相较于该种体裁早期创作的音域狭窄及音色单调,在听感上已然趋近于之后出现的钢琴三重奏形式,快乐章中更能听出18世纪下半叶“狂飙运动”为音乐所注入之强劲节奏与摄人气势。C. P. E. 巴赫作品在当代常采用"H"(E. Eugene Helm)及"Wq"(Alfred Wotquenne)的编号,两者同时并用亦甚多见。 

演奏: 伦敦巴洛克三重奏团***
        (London Baroque)

Les Voix Humaines Jordi Savall

*Bach 330* --103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G大调第一号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之 小步舞曲1、2
(Cello Suite No. 1 in G, BWV 1007 - V. Menuet I & II)

        不同于六部著名的“小无”(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及组曲),J. S. 巴赫的六阕“大无”(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并没有留下原始手稿,后世对这套以前奏加风格舞曲构成的巴洛克组曲之传承与研究,多是建立在同时代人的誊抄或演绎谱之上,这其中亦包括巴赫续弦安娜·玛德琳娜的手抄谱,即所谓的“净版”。
        从帕布罗·卡萨尔斯(Pablo Casals 1876.12.29-1973.10.22)在19世纪末发现并复兴了巴赫“大无”,属于演奏家们的整个20世纪,目睹了无数大提琴演录版的问世,异彩纷呈的器乐改编更是将这套作品推上前所未有的技术与艺术高度。古乐复兴运动下深入的研究发现,“大无”真实的创作对象可能是一种叫作“肩式大提琴”(Violoncello da spalla)的时代乐器,即演奏时将琴身托于肩部或用吊带系于前胸,而非如现代大提琴那般置于两腿间拉奏。从对位效果来看,这种在音色上接近维奥尔琴(viola da gamba),有着低沉“鼻音”(簧片鸣响)的擦弦乐器,也确实符合作曲家创作个性及时代风格,其空灵幽深,含蓄古雅而兼具隽永如歌气质的独特美感,更是任何现代乐器所无法比拟的。
        推荐当代维奥尔琴泰斗Jordi Savall的录音版本,撷“大无”片段若干与一众相仿时代维奥尔琴佳作,以理性而不失雅趣之演绎,勾起听者对那个远去时代之遥想和追忆。如果说,百多年前西班牙人Casals将“大无”从故纸堆里带入音乐圣殿,当代的本真诠释,便是教人重新审视经典的永恒魅力。 

独奏: 约第·萨瓦尔*** 
        (Jordi Savall)

Bach:Werke aus dem "Notenbüchlein für Anna M. Bach Elly Ameling/Johann Sebastian Bach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施托尔策/巴赫「你在我身旁」
(Bist du bei mir, BWV 508 - Arranged from Aria by G. H. Stölzel)

        这首辅以通奏低音的声乐曲「你在我身旁」,因其最早收录于J. S. 巴赫续弦安娜·玛德琳娜的音乐笔记第二卷,而在近两个世纪里一直以巴赫作品BWV 508传世。1915年,连同该曲在内的五首咏叹调乐队谱手稿现世于柏林,1718年首演歌剧「狄俄墨德斯」(Diomedes)的出处终于大白天下,而其真实的曲作者,正是巴赫同时代人戈特弗里德·海因里希·施托尔策(Gottfried Heinrich Stölzel 1690.1.13-1749.11.27),一位有着过人才思、丰沛灵感且多产的巴洛克作曲家。 
        优美深情的旋律上,是向爱人的真情吐露,宁静肃穆的气氛中,更诉说着对主的虔诚仰慕。舞台上的经典唱段打动了当时的听众无数,令其传入千家万户,更被巴赫改编为这阕著名的康塔塔,作为爱的礼物,献给自己的贤内助。岁月的年轮历经了三百个春秋,多少音乐作品及作曲家被人遗忘,巴赫音乐与巴洛克文艺的复兴,让现代人在时光的缝隙里巧遇那个时代最隽永迷人的声音,一瞥惊鸿之余,不禁感叹经典永存,更感恩主之荣光永耀。

唱词大意:
若你在我身旁  我将充满喜乐
坦然面对死亡  走向安息之所
爱意驱走孤独  幸福冲淡寂寞
于你怀中睡去  死生不再契阔

演唱: 艾莉·埃默琳*** 
        (Elly Ameling)
伴奏: 古斯塔夫·莱昂哈特*** 
        (Gustav Leonhardt 1928.5.30-2012.1.16)

Telemann; Ouvertures à 8 Ensemble Zefiro、Alfredo Bernardini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泰勒曼「D大调法国式序曲」
末乐章: 节庆舞曲

(Ouverture for 3 Oboes, Bassoon, Strings & Basso Continuo in D, TWV 55:D15 - VIII. Réjouissance)

        法国式序曲(Ouverture)最早出现在吕利(Jean-Baptiste Lully 1632-1687)的歌剧及宫廷芭蕾中,由带附点节奏的慢速引子部与活泼快速的赋格部构成,同时连缀一系列舞曲乐段,作为正剧开幕前的乐器调试与暖场。Ouverture于17、18世纪风靡欧陆,并在巴洛克晚期被引入独立的器乐创作中,J. S. 巴赫的「乐队组曲」及「“大无”第五号」即循该种形式创作,G. F. 亨德尔则将其引入著名的「弥赛亚」中。18世纪下半叶,该体裁逐步被管弦乐组曲及协奏曲取代。
        要说到法国式序曲写得最多之人,当属格奥尔格·菲利普·泰勒曼(Georg Philipp Telemann 1681.3.24-1767.6.25)。TWV 55分类编号下约有过百部,乐器种类涵盖木管、铜管及弦乐,大多以通奏低音伴奏的小编制室内乐演绎。五至十个不等的乐章,以具有对比性的序曲开始,巴洛克时期名目繁多的风格舞曲悉数登场,若把维瓦尔第定义为“协奏曲之父”,泰勒曼就是“法国式序曲”当之无愧的集大成者。
        推荐这曲D大调,为三支双簧管、巴松管、弦乐(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或维奥尔琴)及通奏低音而作,可以仿照当时的大协奏曲样式,归类为八声部法国序曲(Ouverture à 8)。木管声部温暖的声响在弦乐细腻柔美的烘托下,展示出丰盈饱满的质地与美感。意大利管乐组合Zefiro在创始人兼主脑,双簧管演奏家Alfredo Bernardini的率领下,以他们对时代风格的精准把握与独到理解,奉上了泰勒曼鹅毛笔下活色生香的器乐盛宴。 

演奏: 和风合奏团***
         (Zefiro Ensemble)

Vivaldi : Estro Armonico (Libro secondo) Café Zimmermann、Pablo Valetti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首乐章: 快板

(Concerto for violin in E, RV 265, Op. 3/12: I. Allegro)

        「和谐的灵感」(L'estro armonico)是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最早完成并出版的器乐协奏曲集,其美誉度在作曲家有生之年甚至超过10年后(1721年)问世的「四季」,如同其名称之含义,器乐声部于灵感之上展现出精妙和谐的对位技法。
        12部协奏曲的器乐组成更接近现在的室内乐,四把小提琴/两把中提琴/大提琴/通奏低音,以数字3构成一组,共4组,主奏小提琴从四把、两把至一把递减,同时在多把小提琴的协奏曲中安排大提琴独奏段落,从而对应了巴洛克大协奏曲之传统样式,而以单把小提琴作主奏部的四首则完全可视作独奏协奏曲的早期雏形。维瓦尔第这样的安排,想来是基于这些作品首演对象考虑的,其任职的皮耶塔慈济院的孤女们,对于弦乐器之熟稔程度有别,个别拔尖的自可胜任难度较高的独奏部,其他人则可通过练习掌握合奏的基本要领。
        该套协奏曲集在荷兰出版后,很快风靡整个欧陆,许多演奏家将之作为练习及公开演出曲目,J. S. 巴赫更是将其中的多部改编成为大键琴曲目,足见其对同时代创作之示范意义与深远影响。推荐的演绎来自法国古乐团体Café Zimmermann近年的录音,精简而出色的器乐组合,完全尊重了原谱意旨,却营造出丰满华丽的音效。

演奏: 齐默尔曼咖啡馆古乐团***
        (Café Zimmermann)
指挥: 帕布罗·瓦莱蒂***
        (Pablo Valetti)

Haydn: Piano Trios Riccardo Minasi/Federico Toffano/Maxim Emelyanychev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海顿「G大调钢琴三重奏」
末乐章: 匈牙利风格回旋曲/急板
(Piano Trio in G Major "Gypsy", Hob. XV/25 - III. Rondo a l' Ongarese. Presto)

        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一生共作有45部钢琴三重奏,这个数字在古典时期乃至整个西音史上都可算得上丰硕,然键盘乐器的时代沿革及其于此种体裁之特殊角色,使得海顿的“钢三”在当代少有被重视,弦乐四重奏光环下的黯然失色更是不言而喻。
        “吉普赛”三重奏,海顿晚期钢琴三重奏代表作,与Hoboken目录第XV卷下的24及26号同是完成于1795年,即海顿再访伦敦归来前夕,题献给施罗特夫人(Rebecca Schroeter)--一位作曲家的仰慕者与红颜知己。不同于“弦四”所强调的和谐对话与模仿,在作曲家生活的年代,击弦古钢琴于音域和音量上的先天缺憾,常需藉由小提琴的清音亮嗓来润色,以增强旋律的歌唱性,首乐章开头段小提琴与钢琴的同时进入就是极好例证。与此同时,大提琴之弦响虽依稀难辨,却无疑对孱弱的键盘低音部给予坚实支撑,清晰勾勒出和声轮廓。慢板乐章中小提琴的地位俨然得到提升,大段的喃喃细语对应着黑白键的含情脉脉,大提琴则若即若离甘作绿叶。终曲匈牙利风格急板恍若一场疾风骤雨般的狂欢舞会,浓烈奔放的吉普赛情致更是整部作品别名之由来,三件乐器放下矜持,自由地融入这欢乐的海洋中。
        对于海顿“钢三”长久以来的版本稀缺,让Beaux Arts Trio的Philips录音成为典范,然现代钢琴相较于早期钢琴在声学效果上的改进,却教弦乐的魅力多少会有些被掩没,不时沦为加入助奏声部的钢琴奏鸣曲,失去室内乐本该有的和谐妙趣,推荐这版近年录制的时代乐器诠释,平衡而不乏优雅的古典气息洋溢其间,海顿音乐中的幽默与活力亦尽显无遗。

小提琴: 里卡多·米纳西*** 
            (Riccardo Minasi)
大提琴: 费德里科·托法诺** 
            (Federico Toffano)
早期钢琴: 马克西姆·伊梅利亚尼切夫***
            (Maxim Emelyanychev)

Eternal Light Elin Manahan Thoma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亨德尔「圣光永恒之源」
(Ode for the Birthday of Queen Anne, HWV 74 - I. Aria: Eternal source of light divine)

        对于巴洛克时期两位音乐巨擘巴赫与亨德尔,后世常评价道: “前者的音乐是奉献给上帝的,而后者的音乐则是赞美君王的。”一言既点出那个“君权神授”时代下,音乐创作主体之神圣与崇高,亦概括了两人在艺术探索上的极致追求,可谓殊途同归。
        1710年,当巴赫返回魏玛,安心于管风琴师一职,并努力抚养妻儿时,从意大利学习歌剧回来后不久的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 Friedrich Händel 1685.3.5-1759.4.14)也在汉诺威选帝侯宫廷谋得乐正一职,一次偶然造访伦敦,眼见自己完成于意大利期间的歌剧大受欢迎,让亨德尔产生留在英伦发展的想法。当时的安妮女王(Queen Anne 1665-1714)正忙着周旋于议会纷争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可谓日理万机,压力山大,自无心流连于自己那支宫廷乐队,但这位女强人还是慧眼识珠,发现了德国人的才华,并委约于其。1713年,「乌德勒支和约」缔结,英国获得了最大利益,不列颠帝国的旗帜高高飘扬,审时度势的亨德尔在这一年初完成了世俗康塔塔「女王生日颂歌」,谨作为向女王生辰之献礼。作品共七段,采用英国诗人菲利普斯(Ambrose Philips)的唱词文本,以三声部合唱团、室内乐团及管风琴演绎,借用咏叹调、二重唱及合唱形式咏颂臣民对女王之崇敬与赞美。首段由女低音(或假声男高音)在小号与弦乐的伴奏下,缓缓唱出优美绵长的赞美词,“伟大的安妮降生之始,世间便得以永久安宁,圣光永恒之源,带来温暖光明,荣耀而圣洁之光,泽披你万千臣民...”
        或是安妮女王觉得自己的功绩无愧于这部歌功颂德的作品,很快便传旨封赏亨德尔200英镑的年俸,此举也令后者得以在英国立足,更有了其与选帝侯旧主重逢,尽弃前嫌的佳话......

女高音: 艾琳·麦纳汉·托马斯*** 
        (Elin Manahan Thomas)
伴奏: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指挥: 哈利·克里斯托夫斯***
        (Harry Christophers)

LINDBERG, Jakob: Baroque Music for Lute and Guitar Jakob Lindberg

*Bach 330* --100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G小调赋格」
(Fugue in G minor, BWV 1000)

        这段赋格或许是J. S. 巴赫个人最喜欢的创意之一,不仅用在其大名鼎鼎的“小无”开篇(BWV 1001)之第二乐章,更是被其本人嫁接为管风琴曲「D小调前奏与赋格」(BWV 539)的赋格部分,指法谱誊抄本的发现,则使之又多一种器乐演绎方式--鲁特琴。
        并无证据表明巴赫谙熟弹拨类乐器的指法原理,如同其著名的鲁特琴组曲BWV 1006a一样,由同时代人(巴赫的朋友及学生)依据大键琴或琉特-羽管键琴(一种羊肠弦古键盘乐器)曲谱二次改编,当是比较符合史实和逻辑之推断。虽可以不同乐器诠释,却丝毫无损巴赫音乐多变性格下的纯净质地。相较于小提琴的呜咽缠绵,管风琴的深沉庄严,鲁特琴灵动而具颗粒感的音色,时而如凌波轻漾,时而似风动幽篁,收放自如间大有超然物外之感,而这一切,仍需一颗滤去尘嚣的平静之心方能体悟,所谓“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的禅茶意境,想必大抵能在这段乐曲中感受到吧!
        推荐瑞典鲁特琴大师Jakob Lindberg在BIS厂牌下的留声,也是该曲众多吉他录音里难得一闻之时代乐器本真演绎。权以BWV 1000纪念“Bach 330”专栏一百期和古水主页之一千帖。 

独奏: 雅各布·林德伯格*** 
        (Jakob Lindberg)

Ciaconna Capella de la Torre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特罗姆邦奇诺「永相随」
(Ostinato vo' Seguire)

        1327年4月6日,亚维农圣克莱尔教堂的耶稣受难日弥撒上,青年神甫弗朗切斯科·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1304.7.20-1374.7.20)初遇年方二八的少妇劳拉(Laura de Noves 1310-1348),无意中的惊鸿一瞥开启了一段绵延一生的柏拉图式单恋,“不负天主不负卿”的两难抉择与“日日思君不见君”的隔世之恋却令这位日后的桂冠诗人思如泉涌,为心中的“女神”写下诗篇逾百。21年后的耶稣受难日,劳拉香消玉殒,芳名镌刻进那一首首词韵优美的十四行诗中,更化作诗人满额的月桂枝叶(laurel),一阕「永相随」诉说着人世的情殇和超越肉欲的灵魂相依,吟诵千古。
        作为但丁之后最伟大的文学家和诗人,彼特拉克以其对意大利语言文学的完善及人文主义的探索实践,而被誉为“文艺复兴之父”,其十四行诗格律严谨中不乏生趣,音韵优美而富抒情气质,最适合爱国情怀的抒发和对永恒爱情之歌颂,依据其诗歌填词再创作的音乐作品层出不穷,横贯文艺复兴中晚期、巴洛克、古典、浪漫时期乃至20世纪。
        这首「永相随」由15至16世纪意大利作曲家巴托洛米奥·特罗姆邦奇诺(Bartolomeo Tromboncino c.1470-c.1535)依据彼特拉克「歌集」(Canzoniere)中的同名短诗谱曲,运用了当时流行的弗罗托拉(frottola)体裁,即摒弃繁复对位,以主调风格织体结合分节歌形式处理诗歌韵节,四个声部中以人声在高音区主导旋律,乐器则在中低音区衬以和声,木管、打击(铃鼓)及拨弦(鲁特琴)乐器的频繁使用,令其与巴洛克以后的音乐形成明显区别,呈现出节奏生动欢跃,情绪饱满隽永的舞蹈特征,诗人对心中永恒爱人的忠贞不渝尽在歌曲名字和不断的反复咏诵中得以升华!

主音: 卡特琳娜·鲍姆***
        (Katharina Bäuml)
伴唱/伴奏: 高塔古乐团*** 
                (Capella de la Torre)

Sinfonia concertante in B flat, H.I No.105 Wouter Möller/Lucy van Dael/Ku Ebbinge/Frans Brüggen/Orchestra Of The 18th Century/Danny Bond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海顿「降B大调交响协奏曲」
首乐章: 快板
(Sinfonia concertante in B flat, Hob. 1/105 - I. Allegro)

        交响曲(意语:sinfonia)和协奏曲(concerto)皆源自意大利,前者强调和谐,后者突出对比,两者的区别在巴洛克时期并不明显,常被混用。进入古典时期后,随着现代交响曲结构的逐步确立及独奏协奏曲的日益风靡,两种形式才各分泾渭,而18世纪下半叶出现的“交响协奏曲”,则兼有两者特性,将多件独奏乐器的个性表现统一在协和乐旨中。
        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的「降B大调交响协奏曲」创作于1792年初,其首次造访伦敦期间。意在回应来自当时名噪一时的法国人伊格纳兹·普莱耶尔(Ignaz Pleyel 1757-1831)之挑战,这位海顿爸爸在埃森施塔特时的弟子,以交响协奏曲这种新颖的体裁成为英伦乐界的宠儿,锋芒直逼昔日的老师。年逾六旬的“交响曲之父”自不会轻易认输,昏昏老眼却落笔有神,自莫扎特K. 364后最出色的交响协奏曲随即问世,全篇三乐章,独奏乐器包含小提琴、大提琴、双簧管及大管,同乐队声部巧妙呼应,相映生辉。好友萨洛蒙(Johann Peter Salomon)与一众独奏家的领衔下,作品很快首演并大获成功,连演数场,直到作曲家两年后再临伦敦,热度依旧不减。
        首乐章,海顿的交响曲造诣和对各种乐器特性之熟稔就令人折服,乐队声部之磅礴气势同独奏乐器精妙细腻的对比,将主题不断深化推进,营造出不同却又超越一般交响作品之音效特性,古典主义曲式构架既是对巴洛克大协奏曲体裁在主题与和声上的超越,更启发了后世如贝多芬、勃拉姆斯等人的多重协奏曲之创作。

演奏: 18世纪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18th Century)
指挥: 弗兰斯·布吕根***
        (Frans Brüggen 1934.10.30-2014.8.13)

HANDEL, G.F.: Concerti Grossi, Op. 6 (I Musici de Montreal, Turovsky) I Musici de Montreal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亨德尔「D小调大协奏曲」
末乐章: 中庸的快板
(Concerto Grosso in D Minor, Op. 6, No. 10, HWV 328 - VI. Allegro moderato)

        大协奏曲源自意大利,基于巴洛克三重奏鸣曲,由一组规模较小的器乐主奏部同另一组数量较多的器乐协奏部分饰三声部中的两个高音部,在通奏低音伴奏下以对位形式轮流演奏主题,形成呼应。阿尔坎杰罗·科雷利(Arcangelo Corelli 1653.2.17-1714.1.8)的12部大协奏曲(Op. 6)为该体裁树立了范本,更在乐器组成及乐章结构上影响了其后的创作。
        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 Friedrich Händel 1685.3.5-1759.4.14)的大协奏曲多用于其清唱剧的幕间演绎,相较于Op. 3编号下的六部(1734年),1739年末仅用32天便告完成的12部(Op. 6)无疑体现了其精深的创作造诣,沿袭科雷利传统之同时,充分融入了意大利歌剧咏叹调、法国式序曲、民间舞曲、赋格与对位、主题与变奏等诸多元素,形成个人新颖独特的音乐语汇。
        第十号由六个乐章组成,法国式序曲连缀五段舞曲风格的乐章,使之更接近于组曲。藉大小调及曲速之变化,呈现出各异的音乐意趣。末乐章,D大调二段体式,欢悦的加沃特舞曲质朴清新,八分音符与四分音符在弦乐高低音上的巧妙竞逐与对答,将巴洛克音韵之华丽美感淋漓俱现!

演奏: 蒙特利尔音乐家室内乐团***
        (I Musici de Montréal)
主奏大提琴: 尤里·图洛夫斯基***
        (Yuli Turovsky 1939.6.7-2013.1.15)

J. S. Bach: Cantatas BWV 170 - BWV 199 - BWV 82 Alberto Martínez Molina、Jordi Domènech、Johann Sebastian Bach、Hippocampus

*Bach 330* --99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 康塔塔「快乐的安宁」
第一段咏叹调: 快乐的安宁,灵魂之渴望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BWV 170 - I. Aria: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老子曾以“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概述道家思想中的美学观点,后人有注“听之不闻名曰希,不可得闻之音也。”无声之音即“大音”恐世间少有,即便有,亦非吾等凡夫俗子可闻之。霍金当可凭其无边思维谛听到宇宙之声,“音乐之父”巴赫则以其无比虔诚记录下上帝之音,相比之下,后者或更易为今人所拾得一二。
        巴赫的音乐是通向天国的山峰,而其宗教作品便居于峰顶。传世的两百多部教堂康塔塔涵盖单声部及多声部,于路德赞美诗的基础上,吸收了法国序曲之器乐结构及意大利歌剧的声乐技法,进而将这一源自中世纪牧歌的声乐体裁完善成以器乐引子部结合咏叹调、宣叙调、二重唱及合唱的独特艺术形式。主事莱比锡教堂唱诗班后,每个礼拜日(主日)及众多节日所需的康塔塔,让巴赫一刻不放下创作之笔,聆听上帝教诲的同时,以音符向世人传递着救世主的福音,涓涓溪流般的清澈旋律,愉悦感官和心灵,更涤荡肉体与灵魂。
        为独唱女低音及室内乐所作之“BWV 170”,首演于1726年7月28日(圣三一主日后第六个礼拜日),全篇五段,以宣叙调分隔开三首咏叹调,唱词节选自德国诗人莱姆斯(Georg Christian Lehms)的基督受难文,大意为劝诫世人弃恶从善,以保死后灵魂进入天堂。第一段咏叹调采用了巴洛克时期盛行的“返始结构”,在牧歌节拍的舒缓衬托下,给予心灵平静抚触,教人渐消纷繁欲念,虔诚向主。
        推荐这版假声男高音与古乐团体之现场演录,通透弦响与开阔音场,如实还原了教堂肃穆庄重之氛围,一如置身三百年前的圣托马斯穹顶之下!

演唱: 约第·多梅尼克** 
        (Jordi Domènech)
伴奏: 海马古乐团** 
        (Hippocampus)
指挥: 艾尔伯托·马丁内兹·莫里纳**
        (Alberto Martínez Molina)

Mozart, W.A.: The Piano Concertos Wolfgang Amadeus Mozart/English Baroque Soloists/John Eliot Gardiner/Malcolm Bilso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莫扎特「F大调第十九钢琴协奏曲」
末乐章: 甚快板
(Piano Concerto No. 19 in F, K. 459 - III. Allegro assai)

        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的钢琴协奏曲创作始于11岁,早期四部及K. 107编号下的三部,均是对劳帕赫、C. P. E. 巴赫及J. C. 巴赫等前辈键盘奏鸣曲的配器改编,16岁时完成的“第五钢协”方是其在这一体裁上的莺啼初试。而真正实现键盘乐器与乐队各声部间和谐对话及平衡结构,进而对古典乃至浪漫主义时期协奏曲创作产生深远影响的,则是作曲家定居维也纳之后为个人演出而谱写的十数篇,即成熟期到晚期之作。
        「F大调钢琴协奏曲」(K. 459),普遍被认为是莫扎特进入钢协创作醇熟期的标志性作品,完成于1784这个作曲家生命中的丰产年,题献对象为费尔斯登伯格侯爵,因作曲家曾于列奥波德二世1790年的加冕礼上亲自弹奏该曲,故又有“第二加冕协奏曲”(区别于K. 537)之称。整部作品体现出莫氏一贯的阳光气质,优雅浪漫而不失动感活力。与慢乐章慵懒忧郁形成鲜明对比的末乐章,钢琴直截了当弹奏出主题,木管随之呼应,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所说的“精灵嬉戏”之场景首次出现,经乐队赋格处理后,第一主题移入副部,突显钢琴呈示的第二主题,“精灵嬉戏”回旋再现,二重赋格将乐句引入振奋人心的高潮段,在华彩段后,乐曲进入灿烂辉煌的尾声。
        推荐早期钢琴与古乐团的合作演绎,小规模的乐队编制同fortepiano略显单薄却清脆的音效,在声学效果及音乐表现上与时代原貌及作品原旨更为贴合,细腻独到的诠释也为当代的爱乐者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聆听体验。

独奏: 马尔科姆·比尔森***
        (Malcolm Bilson)
协奏: 英国巴洛克独奏家乐团***
        (English Baroque Soloists)
指挥: 约翰·艾略特·加德纳 爵士***
        (Sir John Eliot Gardiner)

Concerts and Follies in Pergolesi's Time for the 300th Anniversary of His Birth I Musici/Giovanni Battista Pergolesi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佩尔戈莱西「降B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首乐章: 快板
(Concerto for Violin and Orchestra in B flat major - I. Allegro)

        意大利作曲家乔瓦尼·巴蒂斯塔·佩尔戈莱西(Giovanni Battista Pergolesi 1710.1.4-1736.3.16)出生在邻近亚得里亚海的小镇耶西,家族本姓"Draghi",世居佩尔戈拉(Pergola),"Pergolesi"便来自当时以祖籍地作姓氏别称之惯例。
        作为家中唯一活到成年的孩子,童年时的一场大病给佩尔戈莱西落下左腿残疾,伴随肢体与精神双重痛苦的是缪斯女神的垂青,15岁时即因勤奋表现与过人才华获得资助前往那不勒斯深造,此间,不幸再度接踵而至,双亲的相继离世,让音乐成为其唯一的心灵寄托。创作生涯主要服务于艺术赞助人的佩尔戈莱西,有生之年的成就主要来自其对意大利喜歌剧形式的开创,25岁时所作幕间剧「女仆作夫人」堪称这一体裁之典范,而完成于其临终前的双声部宗教合唱「圣母悼歌」,则以其虔诚感人的旋律及深邃内涵而为今人称道,永留乐史。
        佩尔戈莱西在器乐创作上虽无出众表现,却也可圈可点,就其擅长的小提琴而言,大量的奏鸣曲及协奏曲作品中,那不勒斯学派注重旋律及戏剧表现力之特点清晰可见,更与以Vivaldi为代表的威尼斯乐派共同引领了巴洛克协奏曲的潮流趋势。 

演奏: 意大利音乐家合奏团***
        (I Musici)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