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用音乐排遣孤独 以文艺对抗庸俗
有观点的古典音乐推荐与评论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Telemann; Ouvertures à 8 Ensemble Zefiro、Alfredo Bernardini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泰勒曼「D大调法国式序曲」
末乐章: 节庆舞曲

(Ouverture for 3 Oboes, Bassoon, Strings & Basso Continuo in D, TWV 55:D15 - VIII. Réjouissance)

        法国式序曲(Ouverture)最早出现在吕利(Jean-Baptiste Lully 1632-1687)的歌剧及宫廷芭蕾中,由带附点节奏的慢速引子部与活泼快速的赋格部构成,同时连缀一系列舞曲乐段,作为正剧开幕前的乐器调试与暖场。Ouverture于17、18世纪风靡欧陆,并在巴洛克晚期被引入独立的器乐创作中,J. S. 巴赫的「乐队组曲」及「“大无”第五号」即循该种形式创作,G. F. 亨德尔则将其引入著名的「弥赛亚」中。18世纪下半叶,该体裁逐步被管弦乐组曲及协奏曲取代。
        要说到法国式序曲写得最多之人,当属格奥尔格·菲利普·泰勒曼(Georg Philipp Telemann 1681.3.24-1767.6.25)。TWV 55分类编号下约有过百部,乐器种类涵盖木管、铜管及弦乐,大多以通奏低音伴奏的小编制室内乐演绎。五至十个不等的乐章,以具有对比性的序曲开始,巴洛克时期名目繁多的风格舞曲悉数登场,若把维瓦尔第定义为“协奏曲之父”,泰勒曼就是“法国式序曲”当之无愧的集大成者。
        推荐这曲D大调,为三支双簧管、巴松管、弦乐(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或维奥尔琴)及通奏低音而作,可以仿照当时的大协奏曲样式,归类为八声部法国序曲(Ouverture à 8)。木管声部温暖的声响在弦乐细腻柔美的烘托下,展示出丰盈饱满的质地与美感。意大利管乐组合Zefiro在创始人兼主脑,双簧管演奏家Alfredo Bernardini的率领下,以他们对时代风格的精准把握与独到理解,奉上了泰勒曼鹅毛笔下活色生香的器乐盛宴。 

演奏: 和风合奏团***
         (Zefiro Ensemble)

Sibelius /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4 Gennady Rozhdestvensk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柴可夫斯基「F小调第四交响曲」
第三乐章: 谐谑曲,固定音型拨奏-快板
(Symphony No. 4 in F minor, Op. 36 - III. Scherzo: Pizzicato ostinato - Allegro)

        创作于1877-1878年间的「F小调第四交响曲」,揭开了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83.11.6)“悲剧三部曲”(四、五、六交响曲)的序幕,首乐章宿命情绪的序奏主题,更使其被称为老柴的“命运”交响曲。
        尚未走出失败婚姻阴影和连年战争创伤的作曲家,情绪上正经历他人生的一个低谷,此时,慷慨而热衷艺术的梅克夫人的出现,点亮了老柴艺术生命的曙光,令其迫切渴望通过音乐语言向这位知音一诉衷肠,同时也将个人与整个其所代表的小知识分子群体最隐秘和共有的情感彻底宣泄。“在深重的苦难、悲哀与绝望之中,忽然射出了希望的光芒,而这光芒,正源自这部作品所要题献之人。”柴可夫斯基在致梅克夫人的信中如是说。
        整部作品因循的四乐章结构之上,是更为松散及个性化的配器效果与情绪编织(标题化与音诗化),却无时无刻不被极具辨识度的“柴式”忧郁所笼罩,从首乐章定下作品基调的“对命运之屈从和于幸福之渴望”;到行板乐章充满现实孤寂与梦幻回忆之重叠交替;三乐章以弦乐固定音型拨奏张开思绪驰骋之自由羽翼,似乎是对惨淡现实之逃避,又或是对虚妄追求的短暂窃喜,木管奏出的第二主题,犹如抛开迷惘后的踉跄舞步,若有所期,却终不可及,不过一场宿醉后的幻景而已;只是末乐章如火的热情将这有些隐喻的心灵偷欢焕作了一阕填满人生苦闷、执着与期冀的狂喜之诗。
        作曲家挚友尼古拉·鲁宾斯坦(Nikolai Rubinstein 1835.6.14-1881.3.23)于“柴四”完成当年二月,在莫斯科指挥了作品首演,获得成功,老柴音乐创作的辉煌时代亦由此开启。推荐的演绎来自刚刚离世的俄派指挥大师Gennady Rozhdestvensky于前苏联时期的黑胶录音,纯正的俄罗斯传统和对浪漫主义音乐语汇之精准把握,无疑是“柴交”无可争议的权威解读。

演奏: 列宁格勒爱乐乐团***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甘纳迪·罗日杰斯特文斯基***
        (Gennady Rozhdestvensky 1931.5.4-2018.6.16)

Mascagni: Cavalleria Rusticana / Herbert von Karajan Various Artist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马斯卡尼 歌剧「乡村骑士」
间奏曲
(Mascagni: Cavalleria Rusticana - Intermezzo sinfonico)

        独幕歌剧「乡村骑士」,意大利“真实主义”歌剧早期双璧之一,市井人物的现实命运取代了帝王诸神的传奇故事,被艺术化地搬上舞台,平凡中投射出时代背景下的社会矛盾与人性冲突,浪漫抒情而紧扣情节的音乐则为之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该剧完成于1889年,是皮埃特罗·马斯卡尼(Pietro Mascagni 1863.12.7-1945.8.2)为米兰音乐出版商Sonzogno歌剧创作比赛所投之应征稿,剧本由作曲家发小塔吉奥尼-托泽蒂和好友梅纳希根据乔瓦尼·韦尔加(Giovanni Verga)小说改编。故事以发生在西西里乡村的一段男女情感纠葛为主线,信仰、情欲、背叛与复仇构成剧情之关键要素,紧凑中突显其扣人心弦的独特魅力。这段著名的交响性“间奏曲”出现在教堂场景之后,剧中人物悉数登场,从桑图扎口中知晓妻子萝拉与图里杜旧情复燃的马车夫阿尔菲奥怒不可遏,誓言报复,观众久已悬着的心随着人物矛盾公开化愈发紧绷。此时,弦乐柔缓而带圣咏气质地引出优美的旋律,描绘众人沉浸在复活节祷告之虔诚氛围中,金色阳光洒满教堂外空寂广场,乐曲高潮部的tutti似阴云密布,山雨欲来,暗示着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圣母垂泪像前,哀叹与喜悦、怜悯与忏悔、绝望与希望,人类所有的情感交织成一段完美乐章,于心灵深处久久回响......
        作为比赛入围作品,「乡村骑士」在次年5月17日首演于罗马柯斯坦齐歌剧院(罗马歌剧院前身),当时最权威的乐评家悉数到场,喜爱音乐的玛格丽塔皇后亦大驾光临,男主角的第一段咏叹调后,现场便被掌声淹没,作品实至名归地摘取头名,亦为马斯卡尼赢得一生之荣誉。

演奏: 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管弦乐团***
        (Orchestra del Teatro alla Scala di Milano)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Janine Jansen Janine Janse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拉威尔「茨冈」
(Ravel: Tzigane)

        小提琴狂想曲「茨冈」,是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 1875.3.7-1937.12.28)在奥地利及匈牙利旅游期间,受当地民间音乐启发而作,1924年完成之初演绎所用的伴奏乐器为附加特殊装置的钢琴,通过模拟大扬琴特有的音效,从而展现作品浓郁的异国情调,"tzigane"的标题正是来源于法语中对匈牙利吉普赛人之称呼,与萨拉萨蒂著名的「流浪者之歌」(Zigeunerweisen)中的"Zigeuner"属同源外来词。
        小提琴在整部作品中已然延续了帕格尼尼及萨拉萨蒂之炫技风尚,同时在结构上借鉴了李斯特“匈牙利狂想曲”中由慢入快的处理手法。带有强烈即兴色彩的引子部,频繁运用的颤音及双音为乐曲拢上神秘和诡谲气氛,自由节拍似乎是独奏乐器梦呓般的独白,竖琴的加入仿佛是对匈牙利大扬琴的音色模仿,同时将乐队声部导入,完成由引子向狂想曲之过渡;引子部第二主题在此处被多次加以变奏处理,小提琴以轻盈的拨奏穿插装饰,同乐队形成呼应;随着速度和力度的不断提升,音乐渐入亢奋而富激情的境地,一如吉普赛人奔放不羁的舞步,彰显其独特的民族气质;转入大调后音乐被推向辉煌绚烂的尾奏主题,同样延续着引子部的即兴特质,狂想语境由此得以淋漓宣泄,急速的休止将无穷动般得变奏反复戛然收束。
        该作于同年由受赠者--匈牙利小提琴家约瑟夫·约阿希姆的侄外孙女耶利·德兰尼(Jelly d'Arányi 1893-1966)在伦敦完成首演,获得成功。由作曲家于同年完成的的管弦乐版,则因“管弦乐魔术师”的出色配器而更显丰富的层次与艺术感染力,亦是当今更受欢迎的演绎版本。

小提琴: 珍妮·简森***  
            (Janine Jansen) 
协奏: 皇家爱乐乐团***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巴瑞·沃兹沃斯***  
        (Barry Wordsworth)

Popular Waltzes Franz Bauer-Theussl/Wiener Volksopernorchest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罗萨斯「乘风破浪圆舞曲」
(Rosas: Über den Wellen)

         这首带有典型施特劳斯家族音乐风格的圆舞曲,出自墨西哥作曲家胡文蒂诺·罗萨斯(Juventino Rosas 1868.1.25-1894.7.9)之手,于1888年完成并首次发表,西班牙语标题"Sobre las Olas"意为"在波浪上","乘风破浪"的译名则呼应了乐曲流畅的旋律和踌躇满志的情绪,教人在轻柔曼妙的节奏中感受到音乐和谐自然之美与温馨惬意的生活气息。
        罗萨斯幼年自学小提琴,在16岁进入墨西哥国立音乐学院前,一直靠在街头卖艺为生,短暂的军乐队和管弦乐队任职经验,为他的音乐创作开辟了更为广阔且专业的领域,19世纪下半叶盛行欧洲的圆舞曲、波尔卡和进行曲等体裁,罗萨斯均有涉猎,这首圆舞曲就是他借用维也纳圆舞曲形式所创作。引子部以竖琴模仿出细浪拍打的场景,第一段小圆舞曲优雅而富动感,仿若小船在洒满阳光的水面破浪前行,微风拂起发丝衣襟,更漾起自由的心旌;第二段小圆舞曲以频繁的变调赋予乐曲灵动的色彩,似是水波声里愉悦的欢歌,抒发着对生活最热情的赞美。
        罗萨斯在一次南美的巡演之旅中不幸患病客死异乡,年仅26岁。多年后当其遗骨回到祖国时,他的这首作品已在家乡及美国南方族裔中广为流传,其出生地桑塔科鲁兹也被加上其名字尾缀,以示纪念。推荐管弦乐队演绎,也是该曲最优美最常被听到的版本。

演奏: 维也纳国民歌剧院管弦乐团***
         (Wiener Volksopernorchester)
指挥: 弗兰茨·鲍尔-苏瑟尔***
         (Franz Bauer-Theussl 1928.9.24-2010.4.30)

The World of Offenbach Richard Bonynge/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奥芬巴赫 舞剧「蝴蝶」
第一幕第二场: 光之圆舞曲
(Le Papillon - Act. I/Scene 2: Vlase des Rayons)

        「蝴蝶」是以轻歌剧闻名的法国作曲家雅克·奥芬巴赫(Jacques Offenbach 1819.6.20-1880.10.5)唯一的一部芭蕾作品,全剧二幕四场,由德·圣乔治(Jules-Henri Vernoy de Saint-Georges 1799-1875)撰写剧本,玛丽·塔里奥尼(Marie Taglioni 1804-1884)编舞,浓郁的童话色彩使之在1860年首演后便被冠以“幻想芭蕾”之名。
        公主法尔法拉被坏女巫诱拐并成为其女仆,王子在林中狩猎时偶遇佳人,邀其共舞并以拥吻表达爱意,不想惹怒女巫,遂将公主变成蝴蝶关入匣中。在善良园丁的帮助下,公主被解除魔咒并随王子回到宫殿,两人好事将近,女巫却尾随而至,并施计骗取王子的吻后重焕青春,邪恶的巫术令王子陷入沉睡,公主亦重新变回蝴蝶。正当因灼伤翅膀而恢复人形的公主与羸弱的王子无助相依时,林中仙女挫败女巫的阴谋,使有情人终成眷属。
        奥芬巴赫为该剧所作之配乐,在展示古典芭蕾优雅气质的同时,充分发挥了其歌剧音乐中轻松、幽默的特点,不时穿插的民间舞曲旋律同华丽的宫廷舞蹈场面和谐交织,成为渲染气氛,推动情节发展和刻画人物性格不可替代的要素,更是同演员无声的肢体语言形成呼应,大大提升了舞剧观赏性与艺术感染力。推荐的这段圆舞曲浪漫迷人,丰富的配器尽显雍容贵气,风度倜傥的王子与委婉羞怯的公主即将在这飞旋的舞步中情愫暗生,上演一出爱情的悲欢剧......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理查德·波宁吉***
        (Richard Bonynge)

Bonus: 整部芭蕾完整录音(点击聆听)

Sinfonia concertante in B flat, H.I No.105 Wouter Möller/Lucy van Dael/Ku Ebbinge/Frans Brüggen/Orchestra Of The 18th Century/Danny Bond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海顿「降B大调交响协奏曲」
首乐章: 快板
(Sinfonia concertante in B flat, Hob. 1/105 - I. Allegro)

        交响曲(意语:sinfonia)和协奏曲(concerto)皆源自意大利,前者强调和谐,后者突出对比,两者的区别在巴洛克时期并不明显,常被混用。进入古典时期后,随着现代交响曲结构的逐步确立及独奏协奏曲的日益风靡,两种形式才各分泾渭,而18世纪下半叶出现的“交响协奏曲”,则兼有两者特性,将多件独奏乐器的个性表现统一在协和乐旨中。
        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的「降B大调交响协奏曲」创作于1792年初,其首次造访伦敦期间。意在回应来自当时名噪一时的法国人伊格纳兹·普莱耶尔(Ignaz Pleyel 1757-1831)之挑战,这位海顿爸爸在埃森施塔特时的弟子,以交响协奏曲这种新颖的体裁成为英伦乐界的宠儿,锋芒直逼昔日的老师。年逾六旬的“交响曲之父”自不会轻易认输,昏昏老眼却落笔有神,自莫扎特K. 364后最出色的交响协奏曲随即问世,全篇三乐章,独奏乐器包含小提琴、大提琴、双簧管及大管,同乐队声部巧妙呼应,相映生辉。好友萨洛蒙(Johann Peter Salomon)与一众独奏家的领衔下,作品很快首演并大获成功,连演数场,直到作曲家两年后再临伦敦,热度依旧不减。
        首乐章,海顿的交响曲造诣和对各种乐器特性之熟稔就令人折服,乐队声部之磅礴气势同独奏乐器精妙细腻的对比,将主题不断深化推进,营造出不同却又超越一般交响作品之音效特性,古典主义曲式构架既是对巴洛克大协奏曲体裁在主题与和声上的超越,更启发了后世如贝多芬、勃拉姆斯等人的多重协奏曲之创作。

演奏: 18世纪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18th Century)
指挥: 弗兰斯·布吕根***
        (Frans Brüggen 1934.10.30-2014.8.13)

German Overtures Christian Thielemann/Wiener Philharmoniker/Richard Wagner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瓦格纳 歌剧「黎恩济」序曲
(Rienzi - Overture)

        「黎恩济」是理查德·瓦格纳(1813.5.22-1883.2.13)早期三部歌剧中最为著名的一部,1842年10月20日于德累斯顿宫廷剧院(森帕歌剧院)的成功首演,令这位踌躇满志的年轻人真正崭露头角,朝着自己的艺术理想国步步迈进。
        全剧以英国作家爱德华·布沃尔-利顿(Edward Bulwer-Lytton 1803-1873)的同名小说为蓝本,讲述14世纪罗马护民官黎恩济率领民众反抗暴政及腐朽的贵族专制,却因其妹妹同贵族子弟的情感纠葛,以及缘于自身性格弱点所导致的局势错判,最终失去教会和民众的支持,沦为阶级斗争的牺牲品,其精心勾画的政治愿景亦功亏一篑,付诸东流。
        自1837年后的四五年间,瓦格纳一直过着颠沛流离,四处躲债的生活。从里加到伦敦,一路辗转至巴黎,花都的夜夜笙歌对这个落魄音乐家自无暇欣赏,脑海中狂热的革命情绪被黎恩济的事迹所唤醒,激扬的音符冲破困顿的身躯,飞旋在逼仄的陋室中,宣示着作曲家渐已成型的人生观和创作理念。在一次同梅耶贝尔(Giacomo Meyerbeer 1791.9.5-1864.5.2)的偶然会面后,这位前辈大佬向巴黎歌剧界力荐了瓦格纳及其作品,幻想着「黎恩济」能登上巴黎歌剧院的舞台,整部作品被完全按大歌剧形式编创,加入芭蕾段落的五幕结构,眼花缭乱的咏叹调、二重唱及热闹欢腾的大合唱,除了重口味的管弦乐配器尚能教人找到瓦格纳的影子,从取材到叙事框架,活脱脱一部典型的法国大歌剧,难怪后来被瓦格纳抢了老婆的彪罗(Hans von Bülow)言辞讥讽地调侃其为“梅耶贝尔最好的歌剧”。
        作为这部庞大冗长的悲剧最为人熟知的序曲部分,剧中主题的引用,已然体现出作曲家对主旨精神的高度概括,三声小号的长音平静而富感召力,象征战斗号角如黎明曙光般唤醒沉睡的民众;紧接其后出现的柔缓抒情旋律,则源自第五幕开头主人公独自祈祷时的唱段“万能的天父”,流露出主人公内心不为人知的无助与迷惘;浓重的铜管乐将主题不断交织渲染,展现出革命者的宽广胸襟及民众的无穷力量,呼应第三幕开头段的进行曲主题奏响一阕胜利凯歌,战马嘶鸣,号角连营,尾声段气势豪迈,振奋人性,宛如一首荡气回肠的英雄颂歌!
        有传,瓦格纳铁粉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就是在其青年时代听了这部「黎恩济」后,受到鼓舞并确立其一生“志向”,最终将世界拖入战争泥潭。为个人野心寻求精神托辞自不可取,为邪恶披上道貌岸然外衣更当被唾弃,瓦格纳作品中有其颓废的一面,然其直指人性冲突与困厄的艺术观点,却同其音乐本质一样,无关道德与信仰,更应为当代乃至后世正确审视!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克里斯蒂安·蒂勒曼***
        (Christian Thielemann)

Symphony No.5 in B flat, Op.100 Berliner Philharmoniker/Herbert von Karaja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普罗科菲耶夫「降B大调第五交响曲」
第二乐章: 清晰的快板
(Symphony No. 5 in B-flat Major, Op. 100: II. Allegro marcato)

        英国古典音乐评论人Norman Lebrecht曾指出: “普罗科菲耶夫不像肖斯塔科维奇甚至柴科夫斯基那般引起争论,他的音乐中没有隐藏的密码,只有丰富的旋律和张扬的创造力。”传统的俄罗斯音乐教育体系,并未能抹杀这位天才独特的个性,从兼有创新和复古的早期“俄罗斯阶段”,到融入欧洲作曲理念技法的“国外阶段”,再到树立新风格的“苏联阶段”,古典主义与前卫风格始终形影相伴地贯穿于其各个创作阶段。
        1944年夏,暌违交响曲体裁14年后,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Sergei Prokofiev 1891.4.27-1953.3.5)完成了他的「第五交响曲」。受列宁格勒保卫战胜利之鼓舞,整部作品展现出自信高昂却不乏诙谐怪诞的丰富情绪,清晰透明的调性及和声语言中,既充溢着对自由与幸福的歌颂,亦不时流露出发人深省的辛辣讽刺。仿若电影蒙太奇的主题交迭与并置手法,许是受作曲家在同时期电影配乐之启发,在这里呈现出迥异于曲式传统乃至普氏之前作品的奇异效果。
        谐谑风格的第二乐章,作曲家所附之"Allegro marcato"表情提示,俨然有对主题在不同音区清晰轮廓及突显地位之强调,更暗含着各主题(变奏)与和声织体间极具对比之妙趣。单簧管引出精神抖擞的始部主题,经钢琴和各器乐声部的不完全展开后,转入带有田园牧歌气质的舞曲段落,粗暴的打击乐部分将诙谐情绪逐层渲染,并在木管吹奏出的乖戾惊恐之变奏中达到顶点,似乎是于敌对力量一闪而过的描绘及调侃,很快又被诙谐主题意气风发的再现所切断并取代,开放式的结尾在狂喜中戛然而止。作为“苏联阶段”首部交响曲,普氏成熟时期兼具传统与现代,抒情与叙事的特点,藉该曲得以完美体现,艺术理念与政治氛围融合后所激发出了源源灵感与喷薄激情,正如作曲家本人所言:“我并非刻意选择了这一题材,而是其源于我主观的无法抑制的表达欲望,音乐在我体内酝酿成熟,并最终占据我的灵魂。”
        推荐Karajan在68年指挥BPO的经典录音,乐队音色与力度的把握无可挑剔,恢弘中尽显精巧细腻,张扬中不失柔美气质。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Mariinsky Theatre: Great Russian Orchestral Music Valery Gergiev/Kirov Orchestra, St Petersburg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鲍罗丁「在中亚细亚草原上」
(Borodin: In the Steppes of Central Asia)

        “空寂的中亚细亚草原上,隐约传来一首悠扬的俄罗斯曲调,随着神秘而忧郁的东方旋律响起,马匹与骆驼细碎的蹄声由远及近传入耳畔,一支商队在俄罗斯士兵的护卫下缓缓走来,他们步履轻盈,宁静从容地消失在地平线尽头,旋律和谐交织,回荡在广袤天地间,迤逦向远...”亚历山大·鲍罗丁(Alexander Borodin 1833.11.12-1887.2.27)在其1880年创作的交响音画「在中亚细亚草原上」总谱上曾作如此描述。
        作为原本向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继位25周年献礼舞台剧中的一段音乐,虽不免带有歌功颂德意味,然身为“强力集团”成员,践行民族主义风格的鲍罗丁,大胆将俄罗斯民间音乐形式与东方音乐元素相结合,创造出兼具叙事象征意和民族抒情性的音乐语汇。以单簧管和圆号引出的第一主题幽远宽广,喻胸怀四方之大国气度于广袤无垠的草原美景,英国管吹奏出的第二主题平静而富梦幻色彩,深化展开后同第一主题以对位手法交织成一幅民族融合的壮丽画卷,绚丽多彩的配器衬托,更传递出企盼和平的美好夙愿。
        同年四月,该作由作曲家的好友里姆斯基-科萨科夫(Nikolai Rimsky-Korsakov)指挥俄罗斯歌剧院管弦乐团在圣彼得堡首演,获得成功。次年造访魏玛期间,鲍罗丁将之题献给了自己崇敬的前辈大师--李斯特,伴随作品与日俱增的知名度,由作曲家亲自改编的四手联弹版亦很快问世。

演奏: 马林斯基剧院管弦乐团***
        (Mariinsky Theatre Orchestra)
指挥: 瓦列里·杰基耶夫***
        (Valery Gergiev)

100 Best Waltzes & Polkas Wiener Johann Strauss-Orchester/Willi Boskovsky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小约翰·施特劳斯「在克拉普芬森林法兰西波尔卡」
(Johann Strauss II: Im Krapfenwald'l - Polka française, Op. 336)

        受沙皇村铁路公司之邀,从1856至1865的连续十年,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II 1825.10.25-1899.6.3)都会率他的乐队前往俄国演出,其个人以及家族成员的各类作品自是常演曲目。
        这首带着浓郁森林气息的舞曲创作于1869年初秋,时值施特劳斯旅俄期间,最初的名字「在巴甫洛夫斯克森林」,取自圣彼得堡南郊的一片葱郁森林(Pavlovsk Woods),应景的主题和优美的旋律,令其在首演时便大受欢迎,被当地听众多次要求返场。乐曲采用法兰西波尔卡舒缓优雅的慢拍,缀以哨声模仿的布谷、燕雀啼鸣,让人自然联想到一派清新怡人的林中美景。考虑到维也纳听众的欣赏口味,更出于自己对家乡的情感,该曲在次年的维也纳首演时,小约翰特地嘱咐担任指挥的弟弟爱德华(Eduard Strauss)将标题改成了“在克拉普芬森林”,随着结尾处的叽喳鸟鸣和急促定音鼓,维也纳人为他们喜爱的“圆舞曲之王”送上了最热烈的掌声!
        小克莱伯(1989)、扬颂斯(2006)、普莱特(2010)等指挥家均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献演过这首曲目,推荐最多次执棒“维新会”的奥地利指挥家Willi Boskovsky率领由施特劳斯家族第四代(Eduard Strauss II)组建的Wiener Johann Strauss Orchester在70年代的演录版本。

演奏: 维也纳约翰·施特劳斯管弦乐团***
        (Wiener Johann Strauss Orchester)
指挥: 威利·博斯科夫斯基***
        (Willi Boskovsky 1909.6.16-1991.4.21)

Rossini Overtures Orpheus Chamber Orchestra

罗西尼 歌剧「结婚契约」序曲
(La cambiale di matrimonio - Overture)

        2月29日出生的人被称为“世界上最稀有的人”,四年才有一次的生日弥足珍贵,有人对此忿忿不平,却也有人轻松笑对。意大利喜歌剧大师焦阿基诺·罗西尼(Gioachino Rossini 1792.2.29-1868.11.13)就曾调侃上帝的这番安排,让自己省去了很多麻烦。当得知朋友筹款,欲在自己72岁生日之际为其树立一座雕像时,这位幽默的胖子半带严肃地说:“何必浪费钱财,把这笔钱给我,我自己站在那里好了!”
        后半生音乐创作几近空白的罗西尼一生留下了约40部歌剧作品,从早期赢得声誉的喜歌剧如「塞维利亚理发师」,到成熟时期的正歌剧如「灰姑娘」、「赛米拉米德」,37岁时完成的「威廉·退尔」成为其(歌剧)封山之作。声情并茂的戏剧性元素和意大利人与生俱来的旋律美感,让罗西尼的歌剧充满生活气息,不仅使正趋萎靡的传统喜歌剧得到复兴,其所倡导的美声唱法更是在之后的多尼采蒂、贝里尼和威尔第等人的创作中得到继承和发扬,进而奠定其在意大利歌剧乃至声乐艺术中的卓绝地位。
        「结婚契约」是罗西尼18岁时创作的独幕喜歌剧,也是其严格意义上的第一部舞台作品,同年11月在威尼斯首演即获成功。故事讲述英国商人米尔欲将女儿的终身大事作为商业筹码,然当他选定的翁婿--加拿大商人斯路克发现未婚妻范尼早就心有所属,自己已陷入“岳丈大人”一纸婚姻契约的束缚后,巧妙进退斡旋,最终成全一对有情人。歌剧序曲完成于作曲家尚就读于博洛尼亚爱乐学院时,虽略显稚嫩,却已然带有罗西尼式的幽默意趣与个性风格。尽管全剧在当今上演的机会已很少,这首情绪欢乐的序曲却仍是音乐会常演曲目。 

演奏: 奥菲欧室内乐团***
        (Orpheus Chamber Orchestra)

Symphony No.5 in C sharp minor / Part 1 Philharmonia Orchestra/Giuseppe Sinopoli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马勒「D大调第一交响曲」
第二乐章: 强有力而不急促的
(Mahler: Symphony No. 1 in D major - II. Kräftig bewegt, doch nicht zu schnell)

        “第一交响曲”,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 1860.7.7-1911.5.18)从早期艺术歌曲创作步入大型管弦乐构思之开篇,1889年时以上下两部之音诗体裁首演于布达佩斯。标题性特质始则于四年后的汉堡修订版,取自让·保罗(Jean Paul)文学作品「巨人」(Titan)之标题或对应了作曲家胸中燃起的浪漫主义激情(尽管音乐内容同著作并无实质关联)和自传式隐喻,舍去了犹豫不定的“花之章”(Blumine)后的四个乐章亦被赋予了具有德奥浪漫主义传统的题注与表情提示。马勒标志性的庞大管弦乐配器同歌唱性旋律共造出和谐饱满的音乐意趣。
        第二乐章,作曲家在最初的二部式交响诗中将之命名为“满帆”,寓意走过“青年时代”之迷惘与狂乱后,开启气血方刚,踌躇满志的人生远航。布鲁克纳式的庄严与诙谐在A大调上引出跳跃的主导动机,与后半段逐渐展开的三拍子连德勒舞曲主题形成情绪对应,谓之交响性与抒情性之完美结合,该乐章当属典范,更在三乐章著名的“葬礼进行曲”(“两只老虎”主题)之过渡后,与末乐章纵情欢悦之“人间喜剧”题旨遥相呼应。
        推荐当代通行的四乐章决定版,由意大利指挥家Giuseppe Sinopoli在90年代录制,号称“外科手术”般精确的诠释下,青年马勒内心的剧烈冲撞回响于每个音符之上,奏出一阕铿锵有力的青春赞歌!    

演奏: 爱乐乐团***
        (Philharmonia Orchestra)
指挥: 朱塞佩·西诺波利***
        (Giuseppe Sinopoli 1946.11.2-2001.4.20)

Gaîté Parisienne / Ballet Et Valse De "Faust" Herbert von Karaja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古诺 歌剧「浮士德」
第二幕: 圆舞曲
(Gounod: Faust - Waltz from Act II )

        德语长诗「浮士德」是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8.28-1832.3.22)毕生心血之结晶,被誉为启蒙主义压卷之作,不仅在欧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更对同时代及后世各艺术领域的创作影响深远。
        夏尔·古诺(Charles Gounod 1818.6.17-1893.10.18)的五幕歌剧「浮士德」,改编自歌德原作第一卷,讲述厌倦了象牙塔生活的浮士德与梅菲斯托签下魔鬼契约,以灵魂换取青春与爱情,当他在爱欲中步步沉沦,感性渐渐战胜理性,与少女玛格丽特(葛莉卿)的爱情悲剧便已暗暗注定。尽管古诺的音乐极富抒情性和戏剧表现力,该剧在1859年的首演并不成功,而十年后加入了芭蕾段落的巴黎歌剧院版,则无疑唤起花都民众的观剧热情,第五幕中的芭蕾场景音乐更是频现于各大音乐会曲目单,成为整部歌剧上演率最高的乐段。
        第二幕结尾处的圆舞曲,本是一段合唱配乐,狂欢的人群簇拥在广场上载歌载舞,重焕青春的浮士德加入其间,在梅菲斯托的协助下,他找到美丽单纯的玛格丽特并展开热烈追求,象征世俗欢愉的舞曲音乐响起,预示着满腹经纶却不知爱之甘味的主人公一步步走入魔鬼设下的陷阱......
        今天是农历除夕,分享这首充满欢乐气氛的舞曲,预祝大家新年里好运常伴,事事如意!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Strauss, R.: Salome Christoph von Dohnányi、Wiener Philharmonik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理查•施特劳斯 歌剧「莎乐美」
之 七纱舞
(Salome, Op. 54 - Dance of the Seven Veils)

        莎乐美的人物原型出自「新约圣经」,文学与戏剧中以之为主角的作品当首推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 1854.10.16-1900.11.30)的同名悲剧。在这部诞生于19世纪末动荡与纷乱年代的唯美主义杰作中,传统意义上的情欲、爱情、复仇与死亡,被赋予了全新的涵义,剥离了现实社会伦理道德而又超越世俗的畸形心理,令人惶恐不安,却也折射出人类内心对于无邪之美的至高追求,予人前所未有感官震撼之余,更影响了当时艺术创作的潮流,独幕歌剧「莎乐美」便是理查·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ss 1864.6.11-1949.9.8)依据王尔德戏剧脚本创作的经典。
        身为古代希律王室第三代公主的莎乐美,高贵血统与绝世美貌为其赢得追求者无数,下至士卒随从,上至王侯将相,无不向她投以追求的目光,即便是生性残暴,婢女成群的继父希律王(希律·安提帕斯),亦对其美色垂涎三尺,想入非非。施洗约翰因指责莎乐美生母希罗底与希律王的不伦婚姻而遭囚禁,而其高洁品行与正直性格却让自比明月,顾影自怜的莎乐美陷入极度的痴恋,在屡次示爱遭拒后,纯情少女的厄勒克特拉情结与对爱情的本能渴望,逐渐扭曲变形,并最终为疯狂的占有欲及复仇心理所吞噬。希律王的生日宴上,莎乐美拒绝了继父同桌共饮的邀请,然当后者许以半壁江山,只求美人献舞一曲时,莎乐美突然放下矜持,提出奉旨后对方满足自己一个愿望,王欣然应允。乐声响起,身披七层薄纱的莎乐美随着东方韵律扭动腰肢,翩然起舞,绰约身姿下诱人胴体若隐若现,一瞥足以撩人,再顾便是倾城,一曲舞毕,玉体横陈的场面更令君颜大悦,四座哗然。听过希罗底一番耳语后,莎乐美向希律索要施洗约翰的人头,纵有万般不愿,怎奈君无戏言。当莎乐美接过托着圣人首级的银盘,一遍遍抚触凌乱乌发下苍白的脸庞,诡异的神情与笑靥教人诧异,她轻轻地吻了那滴血的双唇,并宣布自己已得到真爱,惊恐万分的希律遂令卫兵将其诛杀。
        1905年12月9日,歌剧在德累斯顿森帕剧院首演,血腥的剧情在当时曾引起一阵骚动,维也纳等多地的演出更被扼杀在严苛的审查制度下。掀开歌剧高潮的“七纱舞”更是因其对演员身材、舞技之要求和“暴露”的表演而被许多女高音歌手所拒演,故早年该段多以“舞替”身着肉色紧身衣完成,时至今日,即便在音色及音域上能出色胜任这一角色的女高音不在少数,能同时一展莎乐美迷人舞姿者依然寥寥,敢于大胆“献身”者更是凤毛麟角。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克里斯托弗·冯·多纳伊***
        (Christoph von Dohnányi)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