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与其鲜花丛中嗅芬芳
不如故纸堆里觅华章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Symphony No.2 in D, Op.36 Orchestre Révolutionnaire et Romantique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贝多芬「D大调第二交响曲」
末乐章: 极快板
(Symphony No. 2 in D major, Op. 36 - IV. Allegro molto)

        1802年是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生命的重要节点,日益加剧的耳疾令其痛苦不堪,感知到自己作为音乐家的梦想渐行渐远,他在10月写下了之后被称为「海利根施塔特遗嘱」的绝命书,欲诀人寰。「D大调第二交响曲」在创作时间上恰与作曲家这一命运波折期重合,虽常被视作贝氏早期作品之尾篇,且在曲式结构上同之前的「C大调第一交响曲」俱受海顿、莫扎特交响曲之影响,却因迥异的人生际遇和世界观,而被赋予鲜明的个人气质,遂以凌霜之气蕴于毫端,龙吟之势付诸韵笺。
        面对现实逆境,是低头屈服寂然向死,还是昂首抗争哗然求生,朝着黑夜发出一声呐喊,让音符迸发出智慧的光芒,照亮人类迈向成功的征途。凝重缓慢的引子如命运之暴虐,庄严而不失活力的主题揭开整部作品欢乐的序幕,那是一位于现实中受挫继而转向内心世界,寻觅欢乐本源者迫不及待的惊呼,带着洋洋自得的喜悦和尚未散尽的愤懑;宁静抒情的慢乐章中,浪漫的牧歌响起在心灵田园的深处,木管声部温润若甘露般的流淌,给予灵魂安详的抚触和治愈;首次引入交响作品的谐谑曲,短小而富生机,奥地利乡村舞蹈的旋律宣泄着最纯朴的快乐;近乎癫狂的主题在末乐章里不断反复,不厌其烦地宣告着对生命思索的丰硕成果,洞见希望后的胜利喜悦掩却了伤口愈合处的暗红鲜血,作曲家为人称道的“英雄”形象,在此已悄然勾显。
        贝多芬将该作题献给自己早年的艺术赞助人李希诺夫斯基亲王,并于次年(1803)4月在维也纳亲自指挥了作品首演(迷恋室内乐创作的作曲家亦标新立异地为这部交响曲谱写了一个钢琴三重奏版本),极具个性色彩的音乐风格,让评论界一时愕然,却无疑预示着一个崭新音乐时代的到来!

演奏: 革命与浪漫管弦乐团***
        (Orchestre Révolutionnaire et Romantique)
指挥: 约翰·艾略特·加迪纳 爵士***
        (Sir John Eliot Gardiner)

Saint-Saëns: Samson et Dalila (2 CD's) Orchestre de Pari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圣桑 歌剧「参孙与达丽拉
第三幕: 酒神之舞
(Samson and Delilah, Op. 47 - Act III. Bacchanale)

        "bacchanale"一词源于"Bacchus"(酒神),谓古罗马人在酒神节上所跳之舞蹈,因具狂欢气质和特定仪式感,于18世纪后被引入到古典音乐尤其是歌剧舞蹈场景中,藉以烘托剧情并增强娱乐性。
        卡米尔·圣桑(Camille Saint-Saëns 1835.10.9-1921.12.16)完稿于1876年的歌剧「参孙与达丽拉」,取材自「圣经」故事,讲述得到神赐力量的参孙,在率领希伯来人民击退异族后,英雄难过美人关,被敌人派来的奸细达丽拉色诱说出自己力量之源--一缕上帝赐予的神奇头发。同胞痛苦的哀嚎让失去神力的参孙无比内疚,决定以自我牺牲来赎罪并拯救人民,在腓力斯人的神殿中,他向上帝虔诚忏悔,终于重获力量和勇气,推倒巨柱,和敌人同归于尽。
        基于法国大歌剧之传统,圣桑在该剧创作中亦加入了芭蕾段落,以取悦观众并增强舞台效果,第三幕第二场中的这段"酒神之舞",即表现了腓力斯人在祭祀仪式上庆祝胜利时的狂喜之态。伴着神秘的古埃及节拍,腓力斯人列队起舞,表情怪诞,身姿奇异,祭坛上的参孙望着熊熊燃烧的篝火,一幕幕爱恨情仇掠过他的眼眉,悔恨交加的内心渐渐升腾起复仇的欲望......
        华丽的管弦乐音效及欢跃的节日气氛,令这首"酒神之舞"常被独立于整部歌剧之外演奏,以渲染音乐会气氛,调动听众之热情。推荐的这版1978年整剧录音,时任巴黎管弦乐团音乐总监的Barenboim,可谓意气风发,精彩的演绎将他对歌剧艺术之热情毫无保留地汇聚在指挥棒下。

演奏: 巴黎管弦乐团***
        (Orchestre de Paris)
指挥: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Daniel Barenboim)

Danzi: Ouverture, Cello Concerto & Piano Concerto Howard Griffiths

但齐「D大调序曲」
末乐章: 不太快的小快板
(Overture in D Major, P. 228: III. Allegretto ma non troppo)

        弗朗茨·伊格纳兹·但齐(Franz Ignaz Danzi 1763.6.15-1826.4.13)出生在德国西南小镇施韦青根,自幼跟随在曼海姆宫廷担任大提琴手的意大利裔父亲学习音乐,成年后辗转慕尼黑、莱比锡、斯图加特等地担任乐师及乐正,晚年专注于音乐教育和推广,62岁时卒于卡尔斯鲁厄。
        纵观但齐生活的时代,可谓人才辈出,名家云集。年长的海顿身居埃森施塔特,绸缪着古典大幕后的主音;天才的莫扎特离开萨尔茨堡,为音乐之都带去一缕清新;意气风发的贝多芬亦择高处而立,向整个欧洲挥洒着他的激情;后生可畏的韦伯更屹立潮头,奏响浪漫主义先声。身负一流大提琴家之名的但齐,虽创作体裁广泛,音乐精致迷人卓显声部美感,却在当时乃至今日频遭忽视,20世纪对其作品目录的整理修订,无疑让世人以客观的视角重新评价其于乐史之地位。
        这部「D大调序曲」,以"P"(Volkmar von Pechstaedt)编号推断,当是但齐晚期作品,形式上与意大利式交响曲(sinfonia)相仿,快-慢-快三乐章结构,兼有器乐协奏曲的对话特性与早期曼海姆交响曲之风格,末乐章中,长笛清脆的哼唱同乐队庄严的回响凝成一曲果香浓郁的秋日畅想!

演奏: 慕尼黑室内乐团**
        (Münchener Kammerorchester)
指挥: 霍华德·格里菲斯**
        (Howard Griffiths)

Symphony No.9 in D minor, Op.125 - "Choral" 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贝多芬「D小调第九交响曲"合唱"」
末乐章: 急板-甚快板
(Symphony No. 9 in D minor, Op. 125, "Choral" - IV. Presto - Allegro assai)

        1989年11月,民主德国政府宣布开放柏林墙,这预示着这道全长155公里,穿越柏林地标建筑勃兰登堡门,并将德国分隔为东西阵营近30年的“冷战”产物即将瓦解,更预示着两德即将走向统一。一场规模盛大的纪念音乐会将在这一年的圣诞期间举行,演出曲目被确定为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因“指挥皇帝”卡拉扬已在几个月前驾崩,伦纳德·伯恩斯坦很自然地成为第一人选,率领由六个欧洲顶尖乐团及三个合唱团成员组成的强大阵容,于圣诞夜及圣诞节当日,在柏林墙两侧的音乐厅(剧院)各上演一次乐圣的交响曲杰作。
        时年71岁的莱尼虽已满头银发,体态臃肿,健康状况恶化,当面对这个被其本人称作“无法拒绝的机会”时,依旧身形矫健,精神矍铄地出现在排练厅,不同于他以往同纽爱或是维也纳爱乐的合作,末乐章引用自席勒诗歌的唱词中,所有的“欢乐”(freude)均被代之以“自由”(freiheit),讴歌世界大同的“欢乐颂”变成了一曲颂扬自由的“自由颂”。大师晚年极度个性主义的诠释手法依旧弥漫在整部作品中,从震撼到几乎同其阅历不相符合的高潮部分,到缓慢得有些夸张的慢速乐段,戏剧性和深思熟虑似乎成为大师对每一个音符精雕细琢的唯一合理解释。圣诞节当日在柏林音乐厅的实况录音被DG公司制成纪念版,从音乐性角度回看,那些苛求完美的乐迷或对这版演绎抱有微词,然其独一无二的历史性意义却是不容辩驳。封面人群簇拥的勃兰登堡门下,是无数颗向往自由的心,一道阻隔自由的墙倒下了,脚下或是焦灼的废墟,但却会萌发出被隔绝的沃土下所未曾有过的东西,这就是希望,获得真正自由的希望!
        谨以这首“自由颂”结束本月的“伯恩斯坦百年诞辰”主题策划,愿古典音乐开启美好心灵,引领听者摆脱蒙昧,在美妙的乐音中感受到快乐与崇高。

女高音: 琼·安德森***
           (June Anderson)
女中音: 莎拉·沃克***
           (Sarah Walker)
男高音: 克劳斯·柯尼西***
           (Klaus König)
男低音: 扬-亨德里克·卢特林***
           (Jan-Hendrik Rootering)
合唱: 巴伐利亚广播合唱团***
        (Cho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柏林广播合唱团***
        (Mitglieder des Rundfunkchors Berlin)
         德累斯顿爱乐童声合唱团***
        (Chor der Philharmonie in Dresden)
演奏: 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
        (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列宁格勒剧院基洛夫管弦乐团***
        (Orchester des Kirov-Theaters Leningrad)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纽约爱乐乐***
        (New York Philharmonic)
        巴黎管弦乐***
        (Orchestre de Paris)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Brahm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 73 Wiener Philharmonik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勃拉姆斯「"学院"节庆序曲」
(Akademische Festouvertüre, Op. 80)

        坐落于奥得河畔的布雷斯劳大学(现弗罗茨瓦夫大学),因其严谨的治学传统与学术氛围,在19世纪享誉欧洲。当获悉自己被该校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后,46岁的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表现出一贯的冷静与淡定,从容提笔欲复谢函,好友舒尔茨的一句提醒,令其意识到一部贴切的音乐作品方是更合乎礼仪之回赠。
        次年夏季完成的「"学院"节庆序曲」体现出勃拉姆斯对管弦乐结构与技法的娴熟驾驭力,几首仿苏佩风格的大学生歌曲被不着痕迹地巧妙串接,轻松诙谐的旋律结合饱满明亮的配器,使音乐焕发出一种锐意进取、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古典作品所具有之严肃庄重又完好地象征了知识殿堂的巍峨崇高。全曲按速度和调性可分四段,以主题+插部自然过渡连续演奏,管乐的嘹亮音色与弦乐的快速音阶此起彼落,共同奏响人类文明激昂向上的华章。
        晚年的伯恩斯坦对唱片界日益泛滥的后期加工技术深感厌恶,在其与VPO等乐团为DG灌录的大量经典曲目录音中,均采用了不作修饰的现场原声录音,以求对音乐作品从内涵到外表的如实还原,而这一切的基础,正是个人炉火纯青的技术和对音乐至深的领悟。这版演绎即出自大师1981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指挥VPO的现场录音,工整大气之上不乏令人惊喜的即兴灵感,颇能展现大师晚年风格的一版!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Symphony No. 2 ''Resurrection'' Gustav Mahl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马勒「C小调第二交响曲"复活"」
第五乐章末段女声二重唱/合唱: 复活颂
(Symphony No. 2 in C Minor "Resurrection" 
- V. Mit Aufschwung, aber nicht eilen. ''O Schmerz, du Alldurchdringer) 

唱词中译:(邹仲之译)
复活吧,我的身体,
经过短暂休憩,你将复活!
主召唤你,
将赐予你永恒的生命。
你将再次得到播种、开花!
我们死去后,
主收留我们,
如同收获麦捆!

请相信,我的心灵:
你的一切都未失去!
你曾渴望并为你所有的,
你曾热爱并为之奋斗的,都未失去!

请相信,你的生命并非徒然,
你的生活和苦难并非徒然!

凡已生者必死,
凡已死者必复活!
停止颤栗!
准备再生!

啊,无处不在的痛苦,
我已将你解脱!
啊,征服一切的死亡,
如今你被征服!
我将展开获得的双翼,
在爱的热烈追求中
高高飞翔,
飞向肉眼看不到的光芒!

我将展开获得的双翼,
高高飞翔!
我将死去,因此而永生!
复活吧,你将复活,
我的心灵将在顷刻间复活!
你曾为之奋斗的

将引导你前往上帝

        “我的时代终将到来!”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 1860.7.7-1911.5.18)这一愤世而悲情的预言,在其逝世半个世纪后得到了应验。尽管对其音乐的贬斥声始终不绝,马勒音乐的复兴已无可辩驳地成为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且持久的的现象级事件,那些隐藏在新颖怪诞旋律与和声下的巧妙灵感及繁复织体,正让世人逐渐领略到蕴含其间的深刻人文内涵与恒久艺术价值。马勒的时代已经到来,更注定会属于未来!
        伯恩斯坦对于马勒音乐的兴趣,表面上或可归因于两人共同的犹太身份,青年时代音乐导师布鲁诺·瓦尔特(Bruno Walter 1872.9.15-1962.2.17)对马勒音乐的积极倡导更令兰尼耳濡目染,受益匪浅,然相同的思考角度和创作理念,或许才是令两人在音乐上超越时空维度,步入同路之根本原因,马勒在世时以指挥家身份得到保守严谨的欧洲音乐界认可,平步青云执掌维也纳国立歌剧院,而他在职务闲暇创作的交响曲和艺术歌曲,却被视为“无谓的喧哗与骚动”而受到冷落。出生在开放国度与开明时代的伯恩斯坦幸运很多,过人天赋让他在不惑之前便已蜚声世界,不光是"新大陆"美国,就连高傲挑剔的欧洲乐团都心甘情愿臣服于其指挥棒下,相比率领乐队演绎别人作品,思维活跃,个性奔放的兰尼更渴望找回年轻时的梦想,专注创作,而现实却令其摇摆于指挥与作曲,纠结两难,以至于功成名就后的他常感叹:"我是一名富有的指挥家,却是一位贫穷的作曲家。"而这点恰恰使其能够理解马勒(艺术)生存之窘境,也令其能从一位作曲家的视角去思考并解读马勒创作思想之根本。
        在谱写完标题性的首乐章后的第五年,即1893年,马勒在犹疑和摸索中续写了第二第三乐章,雄心勃勃的他决心仿照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以一首气势宏伟的合唱曲收束整部作品,却苦于无有合适的文本而迟迟未能落笔,直到在指挥家彪罗(Hans von Bülow 1830-1894)葬礼上偶尔听到管风琴伴奏下唱出格洛普斯托克(Friedrich Gottlieb Klopstock 1724-1803)的「复活颂」,灵感之门瞬间打开,在将“原初之光”添作末乐章引子后,伟大的“复活”交响曲诞生了,虽然马勒仅引用了原诗的前八行,并亲自补上了寓意救赎和复活的精华部分,"复活"仍旧成为了该交响曲独特的标题。马勒将第一乐章中出现的"死生的诘问",二、三乐章"对生命美好瞬间的追忆"、"生命中的徒劳"片段再现于末乐章高潮段之前,第四乐章"超脱虚无现状的渴望"则带有心理暗示意义,同尾声"复活颂"所表达之对永生的热切追求及复活的无限向往形成逻辑衔接与情绪呼应。庞大的管弦乐织体营造出超越世俗听感、震撼心灵的壮丽音诗,如天国之音一般,引领每一位听者在思索中探求生命之真谛!
        作为马勒音乐的复兴者和权威演绎者,伯恩斯坦早在60年代便携NYPO在CBS唱片录制了马勒交响曲全集,当他以客座指挥身份展开与VPO的合作时,这支马勒故乡的乐团居然对同胞作品知之甚少,唏嘘之余更是坚定了兰尼深入普及马勒作品的决心,于是,从70年代直至重病期间,马勒成为他在欧洲各大音乐界演出的常规曲目,更有了之后DG整理出版的他的第二套马勒全集,相比第一套,大师的个性化风格更为突出,音乐的处理上亦有更具说服力的递进,这张"马二"是其在生命最后几年,指挥NYPO在卡内基音乐厅的录音,每一个分句的精雕细琢,无不体现出大师晚年对艺术的深思熟虑,应该说这是最贴近马勒心灵的回声,更是一位彻悟人生之长者的真实心声!

女高音: 芭芭拉·亨德里克斯***
           (Barbara Hendricks)
女中音: 克丽丝塔·路德维希***
           (Christa Ludwig)
合唱: 威斯敏斯特合唱团***
        (Westminster Choir)
演奏: 纽约爱乐乐团***
        (New York Philharmonic)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Dvorák: Symphony No.9 "From The New World"; Slavonic Dances Op.46 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第二乐章: 广板
(Symphony No. 9 In E Minor, "From The New World", Op. 95, B. 178 - II. Largo)

        「E小调第九交响曲」,安东尼·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 1841.9.8-1904.5.1)赴美出任音乐学院院长次年(1893)受纽约爱乐(NYPO)委托创作。对北美印第安民谣及黑人灵歌元素的创造性发掘,并驾于欧洲浪漫主义风格之传承,更同作曲家沁入骨髓的波西米亚情怀相辅相融,以草原般宽广的气度和旭日般勃勃的生机,预示着一个令人激动的全新音乐学派之诞生和创作时代之来临!
        第二乐章广板,整部作品最著名也是德沃夏克最为人熟知的音乐创作,铜管乐与定音鼓象征日出的引子部后,英国管吹出柔缓忧伤的主题,仿佛一支回荡在游子心中的思乡曲,静静泛起记忆深处伤感的涟漪。被作曲家誉为灵感来源的"海华沙之歌",此时变成一阕有声的诗篇,铺展出作曲家眼中新世界的壮丽图景,以亲历者的视角记述下两种不同文化在世纪之交的不期而遇和彼此崇敬。乐队渐入并接过主题,以变奏形式将之升华成一首激情澎湃的颂歌,象征希望的铜管乐再次响起,与乐章开头处教人无比留恋的乡愁主题形成呼应,当听者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又一次被触动时,那份兴奋中时带感伤的情绪已不知不觉中教人沉湎其中,无法自拔。
        由二战期间逃离欧洲的犹太裔音乐家于1936年组建的以色列爱乐乐团(IPO),在成立之初(巴勒斯坦爱乐)便得到了托斯卡尼尼等指挥大佬的鼎力扶植,身为犹太裔的伯恩斯坦是战后最早与该乐团建立合作关系的指挥家之一,在声誉日隆且欧洲顶尖乐团邀约不断的情况下,两者依旧维系了逾四十年的愉快合作。由于IPO不设常任指挥,在梅塔被任命为乐团历史上首位音乐总监后,这支具有超高艺术水准的亚洲乐团将“桂冠指挥”的殊荣授予了伯恩斯坦,以感谢他为乐团发展所作的巨大贡献。这版1989年的演录中,犹太民族对故乡的渴望,同波西米亚民族性格中的多愁善感,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无比相似性,向来富含激情的Lanny在第二乐章处理中所流露的情真意切,不禁教人动容,辉煌大气中所蕴含的包容与开放,更为美国人所独有。

演奏: 以色列爱乐乐团***
        (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Bizet: Carmen (Highlights) Metropolitan Opera Orchestra/Leonard Bernstei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比才 歌剧「卡门」
第三幕间奏曲
(Carmen - Act III. Entr'acte)

        四幕歌剧「卡门」取材自法国作家梅里美(Prosper Mérimée 1803-1870)的同名小说,讲述军士唐·何塞受热情妖娆的吉普赛女郎卡门诱惑,背弃婚约并同走私犯沆瀣一气,当得知心中女神移情斗牛士埃斯卡米洛后,嫉妒与愤怒化成复仇的利刃,刺向爱情叛徒。乔治·比才(Georges Bizet 1838.10.25-1875.6.3)在该剧首演失败后三个月便因病郁郁而终,而这部带有诸多真实主义和典型悲剧特质的法语(喜)歌剧,却在作曲家逝世后的十多年间迅速风靡,迄今已成为国际舞台上演频率最高的歌剧作品。
        比才一生从未去过故事发生地--塞维利亚,却在全剧音乐中描绘出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西班牙风情画,火热的弗拉明戈舞曲节拍,充满异域情调的管弦乐配器加之作曲家细腻优美的旋律构思,成为推动情节发展和塑造人物性格之要素,更为悲剧结局埋设下了伏笔。扣人心弦的第四幕由一首活泼而富节日气氛的管弦乐间奏曲拉开,此处,比才引用了西班牙作曲家马努埃尔·加西亚(Manuel García 1775-1832)轻歌剧中的一段旋律,藉以表现斗牛开始前欢闹的人群,亦为即将到来的戏剧高潮渲染气氛。
        「卡门」在美国的首演始于1884年1月的纽约大都会歌剧院(Met),尽管当时评媒态度褒贬不一,却未能阻止新大陆歌剧爱好者们对该剧的疯狂追捧。很快,Met将其列入自己的保留剧目,豪华铺张的大都会版「卡门」也成为历任指挥展示实力的试金石,莱纳、米特罗普洛斯都留下过历史录音,伯恩斯坦未曾挂职Met,却是第一个与该剧院合作演绎这部比才传世名剧的美国本土指挥家。这版73年的录音正值伯恩斯坦艺术生命巅峰期,激情与理性得到了最完美的平衡!

演奏: 大都会歌剧院管弦乐团***
        (Metropolitan Opera Orchestra)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Gershwin: Rhapsody in Blue/An American in Paris Leonard Bernstei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格什温「一个美国人在巴黎」
(Gershwin: An American in Paris)

        1926年,28岁的乔治·格什温(1898.9.26-1937.7.11)只身前往花都巴黎,拜会了自己仰慕已久的前辈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 1875.3.7-1937.12.28),一番交流后,法国人发现这位来自新大陆的年轻人绝非泛泛之辈,于是便将其引荐给了“金牌导师”娜迪亚·布朗热(Nadia Boulanger)。回国后的格什温已然惦念同拉威尔的忘年交,极力劝说并最终促成了后者的美国之行。1928年春,格什温重访巴黎,他没能如愿投于布朗热门下,却用音符记录了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初印象--美国人步履轻盈地穿梭于巴黎的街巷,微风轻摇梧桐树叶沙沙作响,街角咖啡馆飘散出咖啡的醇香,不绝于耳的汽车喇叭声让游客误把他乡作故乡,沉醉于大都市喧闹繁华之景象;一段悠扬的舞曲传来,信步款款走过一位衣着时髦、身段窈窕的女士,美国人放慢脚步正欲细细打量,却被随之响起的一串蓝调节奏打乱了心绪,一缕乡愁顿时袭来,今夕何夕?伊人何往?他乡遇知,却我惝恍......
        大量爵士乐元素的运用,丰富和扩充了管弦乐表现层次,使这部演奏时长近20分钟的交响音诗呈现出色彩斑斓,情绪迭变之迷人效果,朝气蓬勃的始部主题与中段的忧郁气氛相映成趣,振奋人心的结尾部更体现出不同文化相互冲撞下的和谐统一,恰如一个美国人在巴黎之黄昏牵挂着纽约的黎明,而一位法国人亦会于纽约的迷离夜色中怀念巴黎的灿烂曙光一般。听罢格什温的这曲,续上拉威尔于两年后完成的「G大调钢琴协奏曲」(Op. 83),自会莞尔于这段“双城故事”背后所暗含的相通又相同的情愫了!
        纽约爱乐对该曲的演绎似乎素有渊源,除了达姆罗什(Walter Damrosch)的首演因素和乐团同作曲家本人的合作关系外,乐曲的创作背景想必亦是NYPO将其作为保留曲目之最大成因吧。伯恩斯坦性格中的两面性令其在解读该曲时表现出诙谐幽默而不乏从容理性之特点,Columbia报纸版的演录亦是有口皆碑,当作推荐之首选。

演奏: 纽约爱乐乐团***
        (New York Philharmonic)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The Leonard Bernstein Collection - Volume 1 - Part 1 Leonard Bernstei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贝多芬「艾格蒙特序曲」
(Incidental Music To Goethe's Tragedy "Egmont" Op. 84 - Overture)

        在演奏与指挥人才辈出的20世纪古典乐坛,有一位大师的名字不可不提,他集钢琴演奏家、指挥家、作曲家、音乐活动家和作家等多重身份于一体,以其对音乐与生俱来的敏锐感知力和天才创造力,游走于传统严肃音乐及现代爵士流行之间,兼容并蓄又个性鲜明的指挥风格令他从欧洲大佬一统天下的美国乐团中脱颖而出,成为第一位执掌纽约爱乐(NYPO),并荣膺“桂冠指挥”的本土指挥家。他就是同卡拉扬、索尔蒂一起,被国内古典乐迷誉为上世纪下半叶世界三大指挥家之一的伦纳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本月25日适逢大师百年诞辰,本博将随机推介他在不同年代与不同乐团合作的精彩录音,精简回顾其不凡的艺术造诣和音乐人生。
        贝多芬为歌德的悲剧「艾格蒙特」所作之戏剧配乐完成于1810年,由序曲和九段带声乐的管弦乐构成。全剧讲述16世纪尼德兰(荷兰)独立运动领袖艾格蒙特伯爵率领人民反抗西班牙统治者压迫,争取民族自由的历史。常被单独演奏的序曲部分是整部戏剧情节之高度凝练,崇尚英雄主义和牺牲精神的作曲家以浓酽而富戏剧性的管弦乐配器,激情颂扬了主人公顽强不屈的崇高品格,同时也表达出对“人民力量不可战胜”之坚定信念。开头部分乐队以沉重的长音和弦表现出被压迫者的苦难与哀鸣;中段曲速略快却仍未摆脱压抑感,象征人民的斗争意识渐渐觉醒,前路依旧漫漫;气势恢宏的战争号角是对不幸殉难领袖的哀悼,更鼓舞着一个民族以大无畏的气概迎接胜利曙光。
        伯恩斯坦在69年卸任NYPO音乐总监后,与维也纳爱乐(VPO)的合作更为频繁,为DG所灌录的唱片也大多在70年代之后陆续问世。选取的这版录音即体现出大师与这一顶尖名团在音乐理念上的高度默契,理性而富激情的诠释,更有着不同于欧洲指挥的异样风采。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Il matrimonio segreto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Daniel Barenboim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奇马罗萨 歌剧「秘婚记」序曲

(Cimarosa: Il matrimonio segreto - Sinfonia)

        杰罗尼莫老爷的两位千金都到了待嫁的年龄,他委托年轻能干的律师波利诺张罗大小姐艾莉瑟塔的婚事,舅爷正是能给自己女儿带来高贵身份的罗宾逊伯爵。不想,觊觎对方丰厚嫁妆的伯爵却对美丽乖巧的二小姐卡罗琳娜一见倾心,宁可减收一半嫁妆亦要抱得美人归,这可急坏了早已同波利诺私定终身的卡罗琳娜,更让感觉被耍弄的姐姐大发雷霆,然而贪财又爱面子的老爷却对伯爵的建议暗暗窃喜。心烦意乱又不敢声张的波利诺只得求助老爷的妹妹—老姑娘菲达玛,却被其借机表露爱意,令其更不知所措。一大家子人闹哄哄地登场后,各自怀着喜悦与不安,眼看事情无法收场之际,秘婚的小两口不得已向父亲(岳父)道出实情,感到颜面尽失的老爷气急败坏,此时伯爵上前规劝并诚意牵起了姐姐艾莉瑟塔的手,表示愿意履行婚约,眼看木已成舟,倔强的杰罗尼莫便也接受了事实,两对新人携手走入教堂,剧终。
        意大利作曲家多梅尼克·奇马罗萨(Domenico Cimarosa 1749.12.17-1801.1.11)完成与1792年的二幕喜歌剧「秘婚记」,是其一生最重要且至今仍长演不衰的作品。故事改编自英国作家乔治·科尔曼同大卫·盖瑞克共同创作的同名戏剧,受奥地利皇帝利奥波德二世(Leopold II)盛情邀请,该剧在霍夫堡皇家剧院首演,当即受到封赏并要求返场。从此这部作品也风靡整个欧陆,成为莫扎特之后,罗西尼之前最为重要的喜歌剧作品,威尔第将之称为“古今喜歌剧之标准范本”。推荐整剧的序曲,按照当时的习惯仍被冠以"sinfonia",紧凑的结构缀以欢快的情绪,俨然带有许多莫扎特歌剧的影子,却也在冥冥中预示着意大利歌剧艺术的复兴与回归。

演奏: 英国室内乐团***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Daniel Barenboim)

Brahms: Symphony No. 4 in E minor, Op. 98 Wiener Philharmonik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勃拉姆斯「E小调第四交响曲」
末乐章: 有力而热情的快板
(Symphony No. 4 in E Minor, Op. 98 - IV. Allegro energico e passionato)

        天命之年的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已然无需再为继承贝多芬古典主义的衣钵而克己慎独,43岁时方告完成的“第一交响曲”,让他直接站上了大师的神坛,在浪漫主义席卷整个欧洲的浪潮中,他仍执著坚守着传统理念,气若幽兰,心如磐石。到了1884年构思“第四交响曲”时,作曲家显然已能将心境超脱于自身处境之外,不为当下情绪及周遭环境所左右,在生命的维度上用音符凝成的旋律之光来洞悉自我,观照心灵。
        末乐章开头浓重的悲剧色彩俨然是对首乐章情绪之呼应,更将整部作品定格在凝重肃穆的主基调上。尽管不苟言笑的北德佬亦会在优美抒情的慢乐章中融入迷人的奥地利乡村图景和内心对于宁谧安逸的渴望,同时在谐谑曲中罕见而又出人意料地将明媚热烈的情绪宣泄一番,骨子里的坚毅个性和忧郁气质仍在末乐章中势不可挡地收束起几近蔓延的乐观与确幸,代之以夹杂着压抑的呐喊、隐含着悲怆的决绝,撕心裂肺,惊心动魄,却终归秉持一份理性与克制,悲天悯人的情感底色上,是之于自我存在的悲壮表述,更是对死生的深邃思索和终极拷问......
        勃拉姆斯的创作习惯及个性在这部被后世誉为其“最伟大”的交响曲中淋漓俱现,三、四乐章是在听取了好友意见后于次年夏天才完成,作曲家的严谨个性丝毫未经岁月磨砺,而对前人乐思及技法的孜孜探求,使其有意无意地将中古调式及音乐素材融入到整部作品中,进而为之染上悲凉而显古雅之色彩。从第二乐章“弗里吉安”调式的引子部,到三乐章省略再现部的奏鸣曲式结构,再到末乐章中直接引入巴赫康塔塔(BWV 150)之末段“夏空”主题,同时缀以勃拉姆斯擅用的连续变奏处理,将音乐中的明暗与冲突,以丰富而辉煌的管弦乐音色铺陈、渲染并奏响古典时代的最强尾音。
        恰逢已故奥地利指挥大师小克莱伯生辰纪念,推荐这版在其50岁时执棒VPO的录音,也是广受评论赞誉和爱乐者推崇的一个诠释,两人相仿的年纪和同样不事张扬的性格,让这部“勃四”呈现出成熟而令人信服的聆听效果与情感色彩。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卡洛斯·克莱伯***  
        (Carlos Kleiber 1930.7.3-2004.7.13)

Debussy: Orchestral Music Claude Debuss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德彪西「牧神午后前奏曲」
(Debussy: Prélude à l'après-midi d'un faune)

        午后的森林里,阳光洒下斑驳树影,风似乎被凝滞在空气中,万物也失去了活力,睡眼惺忪的牧神吹起了牧笛,朦胧暧昧的笛声引来了一群仙女,她们嬉笑着穿梭在林间,白皙的肌肤和曼妙的胴体令牧神垂涎不已,他奋力追逐却无果,睡意伴随着疲倦再次袭来,林中恢复了静谧,幻梦中,牧神继续着他的猎艳之旅......
        克劳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依据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 1842.3.18-1898.9.9)的诗作「牧神午后」所谱的音诗「牧神午后前奏曲」,以扑朔迷离的主题变化辅以新颖的配器手法,再现了文学作品中耐人寻味的意境,同时以“印象派”独有之光影与色彩变化,赋予了更多无法言传之心理感受。曾竭力反对将自己作品音乐化的马拉美,在聆听了作品于1894年末的首演后,致信德彪西道:“当我走出音乐厅时,不禁被深深感动了,这是一个奇迹!牧神在你的音乐中展现出了比我文字更为丰富、鲜活的形象,朦胧氛围中氤氲着纤巧细致,不动声色中绘尽了声色。向你致以敬慕,你的--马拉美”
        木管乐器在整首乐曲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从开头处被指挥家布列兹称作“现代音乐的一缕新风”的长笛旋律开始,双簧管、英国管、大管及黑管,依次接过主题,在时而跳动的竖琴拨动中,听者的情绪逐渐步入乐曲所描绘的场景,人物栩栩在视线中闪现,有如真实的梦境般,勾起想象的无限可能。
        作为最富德彪西个人特色的音乐作品,「牧神午后前奏曲」的标题性及音乐文学意义在他独具创造性且繁复的管弦乐织体中被弱化了,印象派所主张的主观联想性更为听者打开了一扇充满奇趣与个性的绮窗,每个人都能透过其窥见一个真实中的自我,亦能如牧神般,酣醉于一个虚幻中的极乐园......

演奏: 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指挥: 伯纳德·海廷克***
        (Bernard Haitink)

Telemann; Ouvertures à 8 Ensemble Zefiro、Alfredo Bernardini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泰勒曼「D大调法国式序曲」
末乐章: 节庆舞曲

(Ouverture for 3 Oboes, Bassoon, Strings & Basso Continuo in D, TWV 55:D15 - VIII. Réjouissance)

        法国式序曲(Ouverture)最早出现在吕利(Jean-Baptiste Lully 1632-1687)的歌剧及宫廷芭蕾中,由带附点节奏的慢速引子部与活泼快速的赋格部构成,同时连缀一系列舞曲乐段,作为正剧开幕前的乐器调试与暖场。Ouverture于17、18世纪风靡欧陆,并在巴洛克晚期被引入独立的器乐创作中,J. S. 巴赫的「乐队组曲」及「“大无”第五号」即循该种形式创作,G. F. 亨德尔则将其引入著名的「弥赛亚」中。18世纪下半叶,该体裁逐步被管弦乐组曲及协奏曲取代。
        要说到法国式序曲写得最多之人,当属格奥尔格·菲利普·泰勒曼(Georg Philipp Telemann 1681.3.24-1767.6.25)。TWV 55分类编号下约有过百部,乐器种类涵盖木管、铜管及弦乐,大多以通奏低音伴奏的小编制室内乐演绎。五至十个不等的乐章,以具有对比性的序曲开始,巴洛克时期名目繁多的风格舞曲悉数登场,若把维瓦尔第定义为“协奏曲之父”,泰勒曼就是“法国式序曲”当之无愧的集大成者。
        推荐这曲D大调,为三支双簧管、巴松管、弦乐(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或维奥尔琴)及通奏低音而作,可以仿照当时的大协奏曲样式,归类为八声部法国序曲(Ouverture à 8)。木管声部温暖的声响在弦乐细腻柔美的烘托下,展示出丰盈饱满的质地与美感。意大利管乐组合Zefiro在创始人兼主脑,双簧管演奏家Alfredo Bernardini的率领下,以他们对时代风格的精准把握与独到理解,奉上了泰勒曼鹅毛笔下活色生香的器乐盛宴。 

演奏: 和风合奏团***
         (Zefiro Ensemble)

Sibelius /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4 Gennady Rozhdestvensk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柴可夫斯基「F小调第四交响曲」
第三乐章: 谐谑曲,固定音型拨奏-快板
(Symphony No. 4 in F minor, Op. 36 - III. Scherzo: Pizzicato ostinato - Allegro)

        创作于1877-1878年间的「F小调第四交响曲」,揭开了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83.11.6)“悲剧三部曲”(四、五、六交响曲)的序幕,首乐章宿命情绪的序奏主题,更使其被称为老柴的“命运”交响曲。
        尚未走出失败婚姻阴影和连年战争创伤的作曲家,情绪上正经历他人生的一个低谷,此时,慷慨而热衷艺术的梅克夫人的出现,点亮了老柴艺术生命的曙光,令其迫切渴望通过音乐语言向这位知音一诉衷肠,同时也将个人与整个其所代表的小知识分子群体最隐秘和共有的情感彻底宣泄。“在深重的苦难、悲哀与绝望之中,忽然射出了希望的光芒,而这光芒,正源自这部作品所要题献之人。”柴可夫斯基在致梅克夫人的信中如是说。
        整部作品因循的四乐章结构之上,是更为松散及个性化的配器效果与情绪编织(标题化与音诗化),却无时无刻不被极具辨识度的“柴式”忧郁所笼罩,从首乐章定下作品基调的“对命运之屈从和于幸福之渴望”;到行板乐章充满现实孤寂与梦幻回忆之重叠交替;三乐章以弦乐固定音型拨奏张开思绪驰骋之自由羽翼,似乎是对惨淡现实之逃避,又或是对虚妄追求的短暂窃喜,木管奏出的第二主题,犹如抛开迷惘后的踉跄舞步,若有所期,却终不可及,不过一场宿醉后的幻景而已;只是末乐章如火的热情将这有些隐喻的心灵偷欢焕作了一阕填满人生苦闷、执着与期冀的狂喜之诗。
        作曲家挚友尼古拉·鲁宾斯坦(Nikolai Rubinstein 1835.6.14-1881.3.23)于“柴四”完成当年二月,在莫斯科指挥了作品首演,获得成功,老柴音乐创作的辉煌时代亦由此开启。推荐的演绎来自刚刚离世的俄派指挥大师Gennady Rozhdestvensky于前苏联时期的黑胶录音,纯正的俄罗斯传统和对浪漫主义音乐语汇之精准把握,无疑是“柴交”无可争议的权威解读。

演奏: 列宁格勒爱乐乐团***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甘纳迪·罗日杰斯特文斯基***
        (Gennady Rozhdestvensky 1931.5.4-2018.6.16)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