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用音乐排遣孤独 以文艺对抗庸俗
有观点的古典音乐推荐与评论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Whispering Sea Tony O'Connor

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
拍打柔和的海滩
抒出了一阵阵温情的
软声款语
仿佛从消逝的岁月里
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
掠过我的记忆的脑海
发出袅袅不断的
回音
仿佛海鸥
悠长低徊的啼声
或许是
鸟儿向平原飞翔
迎接旖旎的春光
婉转地歌唱

与我
在那难忘的岁月
伴随这海涛的悄声碎语
曾是何等亲密相爱
啊 我多么希望
我的怀念的回音
像这茫茫黑夜里
大海的轻涛细浪
飘然来到你的身旁

音乐: 海之细语(Whispering Sea)
编曲: 托尼·奥康纳(Tony O'Connor)
专辑: Whispering Sea
诗歌: 海涛
作者: 萨瓦多尔·夸西莫多
        (Salvatore Quasimodo 1901.8.20-1968.6.14)
翻译: 吕同六(1938.1.8-2005.10.30)

eMotion Pictures II Andreas Wolter

黎明前一切静默如初
几片薄云高挂穹庐 
似旧电影里的定格图
犬吠声响起在低处
隐于钟声回荡的幽谷
氤氲着淡蓝的晨雾
轻笼山丘健硕的身躯
太阳在地平线远处
将钻石光芒喷射而出
枝叶聆听微风轻诉
若银铃唤醒整个山谷
车队顺着蜿蜒山路
起伏于她的肥臀丰乳
秀出麦色诱人肌肤
我们在石砌小镇里听着雷声发怵
又在山脚池塘边将尘土倦意涤去
手里舔食着冰激凌踏上旅途
叽里呱啦地涌向下一个景区
我们畅饮美酒细啜咖啡
其间互致问候殷勤作陪
待到语无伦次步履踉跄
像个村里懒汉四处游荡
暮色时分我们眺向远方
群山投下涟漪般的月光
轮廓镶嵌在那天幕之上
光影交叠出醉人的粉妆
在夜幕降临的山岗村庄
繁星指引着思绪的方向
笑声朗朗遁入夜之微凉
带着醉意酣然滑入梦乡
此处却非你我心安之乡
或为过客暂栖你的肩膀
将这托斯卡纳细细打量
记忆中的这些山丘阳光
却已随我血液寂寂流淌
曾经孩童般的冲动渴望
急切找寻和分享的过往
都将留存为生命的续章
同样的太阳同样的月亮
仍将俯瞰这人间的沧桑
和托斯卡纳山丘的时光

音乐: 意大利序曲(Italian Ouverture)
编曲: 安德里亚斯·沃尔特(Andreas Wolter)
诗歌: 托斯卡纳山丘的时光
诗作: 科尔姆·弗拉纳根(Colm Flanagan)

中译: © 古水(严禁盗用或站外转载)

Colours Of Brazil 杨雪霏

寒冬褪尽,
春回大地,
我要去那幽幽丛林,
听鸟啭莺啼;

山楂枝头上,
歌鸫在鸣唱,
冬青树丛中,
知更鸟歌亦忙。

清新的芬芳,
是覆满吐绿的枝条,
舒展高耸为盖,
下有绿舍荫凉;

甜蜜的芬芳,
伴着风儿的细语,
在耳畔柔声讲:
“我们不设罗网;”

“这里宁静又安详,
幽居独处最相宜,
可以清泉为伴,
还有石上苔痕苍苍。”

“这里阳光明媚,
处处树影斑驳;
这里可以聆听,
大海遥远的回响,
纵然相隔路迢迢。”

诗歌: 春之静谧(Spring Quiet)
作者: 克里斯蒂娜·罗塞蒂
         (Christina G. Rossetti 1830-1894)
翻译: 辛献云
音乐: 钟声(Sons de Carrilhões)
作曲: 若昂·伯南布科
         (João Pernambuco 1883-1947)
演奏: 杨雪霏

宁静生活 群星

告别夏天 
夏天把心事交给秋天 
让她变成果实 
所有的记忆 
都珍藏在里面
 
秋天把夏天灌醉 
让翠绿变成姹紫一片 
而一潭秋水 
却宁静的 
如十八岁的少女 
纯净清澈的眼
 
那走失的蜻蜓 
那鲜花儿的娇艳 
还有那夏日里缠绵的热恋 
都浓缩在种子里 
等待下一个夏天

音乐: 夏日微风(Summer Breeze)
专辑: 甯靜生活 2- 闲静人生
诗歌: 告别夏天
作者: Wubin

Clair de lune - Debussy Favourites Zoltán Kocsi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德彪西「贝加莫组曲」之“月光”
(Suite bergamasque, L. 75. III. CLair de Lune)

你的心灵是神赐的风景,
假面舞的绚丽教人忘情,
舞步穿梭于悠扬的琴声,
却终究,难掩面具下的凄清。

音符的絮语编织成歌曲,
唱颂爱之凯旋生之赠与,
如梦似幻故而教人犹豫,
缥缈中,和着月色不绝如缕。

月光迷离中氤氲着忧伤,
把枝头的鸟儿拂入梦乡,
教喷泉掠过雕像的冰凉,
呜咽着,向那夜空纵情歌唱。
 
                「月光」- 保罗·魏尔伦(Paul Verlaine) 

演奏: 佐尔坦·科奇什***
          (Zoltán Kocsis)

Both Sides, Now Academy of St. Martin in the Fields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无论它是绚丽抑或是贫乏
 但尚且更加令人不安的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它使原野生锈
 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

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有多难
 那是个幻像
 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
 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
 它突然间停止
 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
 就象一个梦破灭
 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

诗歌: 余晖(Afterglow)
 作者: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Jorge Luis Borges 1899.8.24-1986.6.14)
 音乐: 遗忘(Oblivion)
 作曲: 阿斯托尔·皮亚佐拉
           (Ástor Piazzolla 1921.3.11-1992.7.4)
 版本: 小号与管弦乐队版
 小号: 哈肯·哈登伯格***
           (Håkan Hardenberger)
 协奏: 圣马丁学院室内乐团***
           (Academy of St Martin in the Fields)
 指挥: 肯尼斯·西利托**
           (Kenneth Sillito)    

Schubert: Lieder Dietrich Fischer-Dieskau、Gerald Moore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舒伯特 艺术歌曲「野玫瑰」
(Heidenröslein, D. 257)

        「野玫瑰」是德国诗人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8.28-1832.3.22)在青年时期献给自己的爱慕对象弗里德里克·布吕翁的一首爱情诗歌,诗中以隐喻手法将佳人比作荒野中娇艳的玫瑰,诗人自己则化身为一个懵懂的小男孩,任凭玫瑰的警告,却一意孤行将她折取,锋利的尖刺自然也使他初尝了爱情的痛楚。
        这首意境优美的诗歌曾被众多作曲家谱成音乐作品,其中以艺术歌曲之王弗朗兹·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作于1815年的同名歌曲最为著名,朗朗上口的伴奏旋律中,男声平缓地唱出了一份内心对于美好事物的无限向往。德语艺术歌曲情景交融的特点在人声与器乐的交织中完美呈现,诗歌的内涵更在音乐中具象升华,让听者从双耳到心灵得到至高的艺术享受!

野玫瑰(歌词中译撷自周学普译稿略有改动):
男孩看见野玫瑰,荒地上的野玫瑰,
清早盛开真娇艳,急忙跑去近前看,
愈看愈觉心欢喜。
玫瑰玫瑰野玫瑰,荒地上的野玫瑰。

男孩说我要采你,荒地上的野玫瑰,
玫瑰说我要刺你,教你常会想起我,
不敢轻举且妄为。
玫瑰玫瑰野玫瑰,荒地上的野玫瑰。

男孩终于来折它,荒地上的野玫瑰,
玫瑰刺他也不顾,玫瑰哀求也不理,
任凭男孩来折取。
玫瑰玫瑰野玫瑰,荒地上的野玫瑰。

男中音: 迪特里希·费舍尔-迪斯考***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1925.5.28-2012.5.18)
钢琴伴奏: 杰拉尔德·摩尔***
                 (Gerald Moore 1899.7.30-1987.3.13)

Alina Arvo Pärt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触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诗歌: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Me gustas guando callas)
作者: 帕布罗·聂鲁达
          (Pablo Neruda 1904.7.12-1973.9.23)
中译: 李宗荣
音乐: 镜中镜(Spiegel im Spiegel)
版本: 小提琴与钢琴版
作曲: 阿尔沃·帕特
          (Arvo Pärt 1935.9.11- )

Smooth Piano Classics Joaquin Rodrigo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罗德里戈「春天摇篮曲」
(
Berceuse de printemps)

玫瑰放射最细微的芳香
星星闪烁最纯洁的光芒
夜莺用最深沉的啼声
将夜色的美丽尽情地歌唱
稚嫩的花香使我不爽
神圣蓝色的闪烁使我前额无光
夜莺嘹亮的歌声
使我不幸地哭泣忧伤
那并非无限的惆怅
用美妙甜蜜的舌头
舐着我古老的心房
请你让玫瑰为我放出馨香
让星星为我燃起诗的火光
让夜莺为我快乐地歌唱
      --胡安·拉蒙·希梅内斯

        「春天摇篮曲」,是留下传世吉他名篇「阿兰胡埃斯协奏曲」的西班牙钢琴家、作曲家华金·罗德里戈(Joaquín Rodrigo 1901.11.22-1999.7.6)创作于1928年的一部钢琴小品,也是继五年前所作的「秋天摇篮曲」(Berceuse d'automne)后又一部同类风格之作品。钢琴那如梦如幻的弦音,似一阕清新的小诗,伴着暮春田野的芬芳,焕作心灵的回响,盘绕在梦开始的地方,教人渐渐滑入甜美的梦乡......

音轨链接 (点击聆赏)

Violin Concertos: Felix Mendelssohn Violin Concerto & Max Bruch Violin Concerto No.1 (Berlin Philharmonic, Herbert von Karajan, Anne-Sophie Mutter, Violin) Anne-Sophie Mutter

我是倦鸟,
妳便是林间最熟悉的枝桠,喻我时时归家;
我是芳草,
妳便是天边最亮丽的晴霞,照我春秋冬夏;
我是红蓼,
妳便是江沚最挺立的蒹葭,遗我望断天涯;
人说:心如止水,爱似浪花,
我却更愿做妳足下的细沙,
用我的平凡映衬妳的光华;
佛说:长寿灭罪,死生呼嗟,
我却更愿做妳眸间的恒沙,
将我的虔诚焕作妳的莲华;
我说:花般娇媚,玉般无瑕,
怎不教我甘为妳雁落平沙,
以我的韶华成全妳的诗酒年华......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布鲁赫 G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作品26号之次乐章: 柔板
(Violin Concerto No. 1 in G minor, Op. 26, II. 
Adagio)

        德国作曲家麦克斯·布鲁赫**(Max Bruch 1838.1.6-1920.10.2)成稿于1866年的这部小提琴协奏曲,于今天人们听到的版本却是次年在声誉卓著的小提琴家约瑟夫·约阿希姆(Joseph Joachim 1831.6.28-1907)帮助下修改定稿的。在1868年的不莱梅首演后,该曲乐谱便被经济拮据的作曲家以极低的买断价出售给出版商。布鲁赫唯一留存的手稿亦在一战后流失于美国,直至二战后方见诸公众,重现其耀世光华。
        首乐章由长笛在徐缓中引出独奏小提琴的小段华彩,经由反复并藉此发展为该乐章缓慢而极具旋律性的主题,辉煌的炫技过后,音乐回到开始处独奏乐器低吟中,并自然过渡至柔缓的次乐章醉人旋律--谓之该作品之灵魂乐章,乃出于乐思之丰沛流畅,主题之缠绵悱恻,于戚戚弦音之上,平添一缕感伤,更于娓娓伴奏之下,暗生一丝嗟呀;情绪在末乐章那亦动亦静,节奏欢跃而不乏抒情浪漫的气氛中,似羞蕾吐芳,更如心花怒放,将每一颗沉醉的心灵带至那充满遐想的美好天堂......

整曲共三乐章:(点击聆赏)
I. 序曲. 中庸的快板-接次乐章连奏
    (Vorspiel. Allegro Moderato - Attacca)
II. 柔板 (Adagio) (本帖推荐)
III. 终曲. 富活力的快板-急板
       (Finale. Allegro Energico - Presto)

ps: 小提琴独奏--安妮-索菲·穆特***
      (Anne-Sophie Mutter 1963.6.29- )
      协奏--柏林爱乐乐团
***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赫伯特·冯·卡拉扬
***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文字及诗歌原创--古水,版权所有 © 古水,任何未经允许之盗用将承担法律责任。

Winter Dreams A Piano Collection to Rest Mind and Soul Marco Cimino

《雪花的快樂》
假如我是一朶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裏瀟洒,
我一定認淸我的方向——
飛颺,飛颺,飛颺,——
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淒淸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悵——
飛颺,飛颺,飛颺,——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裏娟娟地飛舞,
認明了那淸幽的住處,
等着她來花園裏探望——
飛颺,飛颺,飛颺,——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淸香!
那時我憑借我的身輕,
盈盈地,沾住了她的衣襟,
貼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徐志摩

music by Marco Cimino

Vivaldi: The Four Seasons Janine Jansen

曲目: 维瓦尔第小提琴协奏曲《四季》之《秋》末乐章
(英语: The Four Seasons, Concerto No. 3 in F major, Op. 8, RV 293, Autumn- III. Allegro)

        《四季》中的四部协奏曲在出版时,各附有一首十四行诗,据传为维瓦尔第本人亲自撰写,然而,究竟是音乐灵感源于诗歌,抑或是诗歌激发造就了音乐,却是个不解之谜。但无论如何,通过器乐演奏唤起听者对音乐之外事物的丰富联想,仍使《四季》被归为标题音乐的范畴。
        对照《秋》所附的诗句,我们不妨循着音乐的发展,感受一下乐句所传达和描绘的意境吧!

《秋》
首乐章: 快板
农人载歌载舞,
庆祝庄稼的丰收。
酒神的琼浆玉液
让众人在欢愉的气氛中沉沉睡去。

次乐章: 极柔板
在歌声及舞蹈停止之时,
大地重回宁静,
万物随愉悦的人们
在秋高气爽中一同进入梦乡。

末乐章: 快板
破晓时分号角响起,
猎人牵着猎狗整装待发。
鸟兽纷逃,而猎人开始追寻猎物的行踪。
一阵枪声剧响夹杂猎狗的狂吠之后,
动物四窜奔逃,但终奄奄一息,
难逃死神的召唤。

ps: 荷兰女小提琴家珍妮·简森(Janine Jansen)于2005年用她的"Berrere"琴,携手室内乐小编制所带来的高品质演绎,其中的拨弦模仿猎枪声效尤为精彩(细心数一数共打了几只狐狸,几只野兔)。
      独奏小提琴--Janine Jansen
      伴奏小提琴--Candida Thompson, Henk Rubingh
      中提琴--Julian Rachlin
      大提琴--Maarten Jansen
      低音提琴--Stacey Watton
      低音琉特琴--Elisabeth Kenny
      羽管键琴--Jan Jansen

      完整专辑云音乐链接

River Of Dreams - The Very Best of Hayley Westenra Hayley Westenra

        Danny Boy(丹尼男孩),英国律师兼抒情诗人弗雷德里克·威德利(Frederic Weatherly 1848.10.4-1929.9.7)于1913年根据伦敦德里小调填入其1910年所著同名诗歌而创作的民谣,因其柔缓优美的爱尔兰民歌旋律和深情动人的歌词而感动了无数听者,更是被用作美加地区爱尔兰移民社区的非正式颂歌传唱逾百年,其歌词原为父母向即将远行的男孩道出的不舍之言和嘱托之词,经广泛传唱后,更是被引申和改填不同唱词,并分别由男声及女声演唱,以表达出更宽泛的情感与涵义。此处所附英文歌词(附中文意译)为新西兰天籁女声海莉·韦斯特拉(Hayley Westenra)的演唱版所选用(较威德利原诗歌略有改动),歌词中文意译--古水,引用及转载请注明出处

Oh Danny boy,the pipes,the pipes are calling,
From glen to glen,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The summer's gone,and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Tis you,'tis you must go and I must bide.
哦,Danny Boy,
当风笛悠扬,越过山峦,
似轻诉耳畔,将你召唤,
待荼蘼花尽,夏日已远,
你志在四方,征途漫漫,
我心恋梓乡,秋水顾盼。

But come ye back when summer's in the meadow,
Or when the valley's hushed and white with snow,
Tis I'll be here in sunshine or in shadow
Oh Danny boy, oh Danny boy, I love you so.
当夏风绿遍荒芜,
待冬雪白尽幽谷,
纵使阳光或霡霂,
无论我身在何处,
哦,Danny Boy,
我依然爱你如故。

And if you come, when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And I am dead, as dead I well may be,
You'll come and find the place where I am lying,
And kneel and say an "Ave" there for me.
及至归期,芬芳尽逝,
待汝归来,吾身已死,
切记寻吾,长眠之地,
更道一声,斯人安息。

But I will hear, tho' soft you tread above me,
And all my dreams will warm and sweeter be,
If you'll not fail to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I'll simply sleep in peace until you come to me.
I'll simply sleep in peace until you come to me.
当你来时,我将感受你轻盈趾尖,
从此梦中,我将沉醉你蜜语甜言,
若你的爱将与我同在,厮守迁延,
那我将于平静中沉睡,静待千年。

American Heartbreak Simon & Garfunkel

        The Sound of Silence(寂静之声),六十年代美国二人摇滚、民谣组合Simon & Garfunkel(西蒙与加芬凯尔)的首支冠军单曲,词曲由成员之一的Paul Simon(保罗·西蒙)于1964年创作,组合也凭借此曲进入当时的主流音乐界,并由此成为一代人心中最美的声音。
        作为一首针砭时弊的歌曲,Paul Simon在当时美国内忧外患的大背景下洞悉出整个社会对于价值观的扭曲理解和人与人之间充斥着的浮躁心态,以第一人称叙事诗的形式道出了“人人言不由衷,听而不闻”的虚伪与疏离。虽是首五十年前的老歌,然而平静的吉他伴奏下,其极富哲理的歌词却是让今天的我们听出了一份隐隐的焦虑与无奈--若是人人都埋头于现代科技所带来的霓虹文明,那么“先知”的预言便只能似“寂静之声”悄无声息地飘落回荡于无数沉默的井中......

The Sound of Silence
寂静之声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你好黑夜 我的老友
I've come 2 talk with U again
我又来同你促膝聊天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
似乎曾有幻影飘忽眼前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
悄悄播种于我记忆之间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
这幻影于脑海时时浮现
Still remains
刻刻盘桓敲打我的无眠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在这冗长无声的寂静里
In restless dreams I walked alone
我独自徘徊于梦境的不安
Narrow streets of cobble stone
踯躅在幽长的鹅卵石街面
'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
茕立于街灯那昏暗的光环
I turned my collar 2 the cold & damp
我竖起衣领抵御长夜孤寒
When my eyes were stabb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
That split the night
在夜空中霓虹闪烁的刹那
光芒刺穿黑暗中我的双眼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
这光芒打破了寂静之声
And in the naked light I saw
当黑夜暴露于无遮灯下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
我得以窥视这芸芸众生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人们言不由衷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人们听而不闻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
歌曲词不达意虚掩心声
And no one dare
Disturb the sound of silence
举世皆醉于这如梦幻境
却无人敢破这寂静之声
"Fool" said I "U do not know."
"愚蠢无知的人们"我喝斥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
沉默会如癌症滋生蔓延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U."
洗耳恭听才识金玉良言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U."
挽我双臂方能回头是岸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
可我的话语只如雨滴悄然
And echoed in the wells of silence
无声地回荡于那寂静之源
And the people bow & prayed
人们依旧虔诚膜拜祈祷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
将这霓虹文明视作骄傲
And the sign flash out its warning
无意理会他闪烁的忠告
In the words that it was forming
更不解其所预示的征兆
And the sign said "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 & tenement halls"
先知的箴言早已被镌刻
在那地下铁和公寓通道
And whispered in the sounds of silence
犹如寂静之声久久萦绕

. . . . . . . . . . . . . . . . . . .

Schubert : Lieder Arleen Augér/Lambert Orkis

Du holde Kunst, in wieviel grauen Stunden,
Wo mich des Lebens wilder Kreis umstrickt,
Hast du mein Herz zu warmer Lieb' entzunden,
Hast mich in eine beßre Welt entrückt,
In eine beßre Welt entrückt!
我最亲爱的音乐,于多少阴郁时刻,
当我陷入生活失意的漩涡,
是你以温暖的爱燃起我心中的烈火,
是你用坚强的臂膀将我的身躯承托,
引领我趋向更美好的生活!

Oft hat ein Seufzer, deiner Harf' entflossen,
Ein süßer, heiliger Akkord von dir
Den Himmel beßrer Zeiten mir erschlossen,
Du holde Kunst, ich danke dir dafür!
Du holde Kunst, ich danke dir!
耳畔常听见声声轻叹在琴弦上流淌,
那是你甜蜜沁人又完美和谐的吟唱,
将我内心带向那天堂般的美好时光,
致我亲爱的音乐,我衷心感谢你!
致我最爱的音乐,我衷心感谢你!

                   --"An Die Musik" Franz von Schober
                   --《致音乐》 弗朗茨·冯·舍贝尔

        《致音乐》(An Die Musik D547),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于1817年3月为独奏钢琴和声乐所作的艺术歌曲(Lieder),直到作曲家去世前一年方才出版,并题献给当时的维也纳钢琴演奏大师艾尔伯特·索温斯基(Albert Sowinsky)。歌词选用了舒伯特的密友弗朗茨·冯·舍贝尔(Franz von Schober 1796.5.17-1882.9.13)的诗节。
        作为舒伯特最为著名的艺术歌曲之一,整曲由致简的键盘和声自然地引出如泣如诉的旋律,人声表现力在乐器低音的基础上得以最完美的呈现。作品不仅是一首对音乐的赞歌,更是舒伯特发自肺腑的对艺术和生命的颂歌。
        适逢 古水 音乐主页200首音乐分享之际,谨以此首歌曲推介分享给大家,感谢每一位默默聆听和支持古水的朋友们,祝愿美妙的音乐能常伴诸位生命中的每一天......

ps:女声独唱--奥裔美国女高音 阿琳·奥格尔(Arleen Augér 1939.9.13-1993.6.10)
     钢琴伴奏--美国钢琴家 兰伯特·奥基斯(Lambert Orkis 1946.?.?- )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