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与其鲜花丛中嗅芬芳
不如故纸堆里觅华章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Grainger: Country Gardens and other piano favourites Daniel Adni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格兰杰「乡村花园」
(Grainger: Country Gardens)

        「乡村花园」由英国民谣复兴运动之父塞西尔·夏普(Cecil Sharp)采集整理于20世纪初,其来源可追溯至15世纪英格兰人在五朔节庆典上所跳莫里斯舞之曲調,朴实的旋律配合热情的舞步,寄托了人们消灾避祸,祈求丰收的美好愿望。考茨沃德地区的莫里斯舞最为久远且传承至今,其最大特点是舞者脚绑铃铛,手挥白帕,随着手风琴伴奏欢快列队起舞,这首最常闻的莫里斯舞曲也因此有了个“手帕舞”的别名。
        1918年,祖籍英国的澳大利亚钢琴家、作曲家帕西·格兰杰(Percy Aldridge Grainger 1882.7.8-1961.2.20)把这首「乡村花园」改编为钢琴曲和管弦乐曲,并以独奏家和民谣推广者的身份,将其带向全世界。现今我们常听到的该曲之演绎版本,基本都出自格兰杰之手,古典作曲法中严谨的和声与对位技巧,赋予了古老民谣焕然一新的时代韵味,成就咏颂百年的不朽经典。

演奏: 丹尼尔·艾德尼***
        
(Daniel Adni)

Grieg: From Holbergs Time, Op. 40, Lyric Pieces & Works for Piano Hakon Austbo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格里格「抒情小品」第十卷
之 余韵
(Lyric Pieces, Book X, Op. 71 - VII. Efterklang)

        爱德华·格里格(Edvard Grieg 1843.6.15-1907.9.4)为独奏钢琴所写的十卷六十六首“抒情小品”,结构上直接继承自德奥古典时期贝多芬等人的"bagatelle",又深受肖邦、李斯特器乐作品诗意气质的影响,表现出对真实生活的细致描摹和对内心情绪的感性抒发,谓将浪漫派音乐叙事与抒情特质巧妙融合之产物。 
        不同于“无词歌”所给人的丰富联想,格里格以他对调性与和声之独特把握,将充满纯朴气质的挪威舞蹈节拍与生活场景,注入到那些短章简句中,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幅幅清新淡雅又引人入胜的素描画。凛冽寒气中北国山水的冰清玉洁;夏日黄昏里峡湾景致的变幻莫测;惬意摇篮曲将人带入对儿时童话的回忆;乡间别墅的婚礼钟声又让人徜徉爱之甜蜜,一切恍如眼前,又似在梦里......
        “余韵”(英文标题: Rememberances),作曲家为他那些隽永迷人的抒情小品划上的句号,轻柔摇曳的华尔兹如回旋的思绪,闪烁出细碎而又动人的记忆片段,终似飘零的花瓣,在风中消逝不见,惟阵阵余香教人怀恋。       

演奏: 哈肯·奥斯特伯***
        
(Håkon Austbø)

Children's Corner: Baby's First Album Various Artist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德彪西「儿童园地」
之 木偶的步态舞
(Children's Corner, L. 113 - VI. Golliwogg's Cakewalk)

        「儿童园地」(又名“儿童角”)是克劳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完成于1908年的钢琴组曲。作为献给自己女儿“秀秀”的音乐礼物,作品六首分曲灵感均来自陪伴她的玩具或日常经历,从教人厌烦的克莱门蒂练习曲、催人入眠的小象摇篮曲,到轻盈飞飏的雪花与笛音袅袅的玩具牧童,印象主义大师以他最缜密的心思和炽热的情感,在黑白键上诉说着一位慈父对“小情人”的宠爱与呵护。
        第六首“木偶的步态舞”,标题中的Golliwogg正源自当时风靡的黑脸娃娃玩偶,乐曲前半部模仿切分音效果的主题具有典型的拉格泰姆(ragtime)节拍,而“cakewalk”则是美国南方黑人常跳的一种步态舞,此处更恰如其分且惟妙惟肖地描绘出一个踩着滑稽舞步的木偶形象。在第二段中舞曲多次被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中“爱之死”的旋律动机打断,或许这正是向来特立独行违背传统的德彪西对另一位狂妄自大睥睨同辈的同行的挖苦与讥讽,却又如此高明而深藏不露,予人听觉愉悦之时不禁一笑莞尔。

演奏: 米歇尔·贝洛夫***
        
(Michel Béroff)

SCHUBERT, F.: Moments musicaux / Impromptus, D. 899 and 935 / 3 Klavierstücke (Demus) Jorg Demu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降A大调即兴曲」
(4 Impromptus, Op. 90, D. 899: No. 4 in A♭ Major)

        曾有人将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比作“开在悬崖上的野菊花”,喻其出身卑微却情操高洁,更道出其音乐空谷幽兰般的清逸出尘。优雅韵致与诗意旋律弥漫在其器乐和声乐作品里,更于晚期创作中成为作曲家思索与解读生命之情绪基调。
        两卷各四首“即兴曲”(Op. 90/Op. 142),舒伯特开启人生告别式(如果在主观上存在的话)前的绚丽华彩,简洁流畅的曲式架构连同自由随性的表现方式,已然跳出古典主义窠臼而自成一格,更影响舒曼、门德尔松及勃拉姆斯等后来者对钢琴曲的探索实践。Op. 90/No. 3和No. 4在作曲家辞世后近30年方得以出版,不同于第三号绵延悠长的旋律及含蓄内敛的乐句,第四号采用了复三部曲式,呈示部以16分音符短促琶音在同名小调上奏出主题,水珠滚落般的俏皮表情似是一连串发问,随后对于之前主题及切分节奏的缩减处理,使音乐更趋活泼饱满,三连音的柔美旋律又与始部主题产生强烈反差;展开部在调性与主题上转入深沉忧郁,似心灵的呢喃,如忧郁的回旋,在不断增强的力度中渐入情感爆发的边缘,却始终以理性制约,不遁入贝多芬式的呐喊;过渡段运用之前两段的音乐素材,以高低分解和弦营造现实与梦境交织的意象;再现部以对呈示部的精确重复酝酿更为激动的情绪,教人在孤寂的心跳声中感受到救赎之希望。
        推荐刚刚仙逝的奥地利钢琴大师Jörg Demus的演绎录音。师承肯普夫、米开朗杰利、E. 费舍尔和季塞金等前辈,将德奥传统演奏技法之精髓融入其对贝莫舒勃等人键盘作品之完美诠释,以艺术歌曲伴奏见长的Denus,更与Friedrich Gulda及Paul Badura-Skoda一起,被誉为“维也纳钢琴三杰”。

演奏: 约尔格·德慕斯***
        
(Jörg Demus 1928.12.2-2019.4.16)

Alkan: Piano Works Alan Weiss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阿尔肯「短篇小说」
(Alkan: Petit Conte in E♭ Major)

如果你是石头,就应该做磁石; 
如果你是植物,就应该做含羞草; 
而如果你是人,就应该做意中人。
--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

        夏尔-瓦伦丁·阿尔肯(Charles-Valentin Alkan 1813.11.30-1888.3.29)出生在巴黎的一个犹太音乐家庭,家族姓氏原为“莫朗热”(Mohrange),他和姐弟六人将父亲的名字"Alkan"用作自己公开的姓。6岁便以神童身份进入巴黎音乐学院的阿尔肯,很快成为时任钢琴系教授齐默尔曼(J. Zimmermann)最得意的弟子,并在各项比赛中崭露头角。二八年纪已被聘为助教,同时频频活跃于巴黎顶级沙龙及各类音乐会,成为当时艺术界的青年菁英,好友包括德拉克罗瓦、维克多·雨果、乔治·桑,以及李斯特、肖邦等人。
        作为19世纪上半叶与李斯特、肖邦同享盛誉的钢琴家,阿尔肯的非凡技巧曾令同样以炫技著称的匈牙利人自叹弗如,而其在键盘理论研究上的卓越建树,更令“钢琴诗人”在弥留之际心生慰藉,属意自己众多学生转投其门下。1848年,在自己艺术生命的巅峰期,阿尔肯突然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开始长达20多年的隐居生活,翻译「圣经」和研读「犹太法典」成为其音乐创作之外最主要的兴趣点。
        和肖邦一样,阿尔肯的创作基本以钢琴为主的,音乐结构上受德奥古典乐派的影响(曾改编了从巴赫到莫扎特等人的众多作品),展现清晰而富纵深感的层次与对位轮廓之同时,更将常人难以企及的极端技巧和速度变化融入其间,于主观上描绘出教人难以捉摸的意象心境,而在客观上超越前人和同侪对于钢琴表现力的固有认识。钢琴小品「短篇小说」问世于1859年,与作曲家许多挑战技巧巅峰的长篇作品大相径庭,梦幻般的分解和弦将人带入缥缈意境,轻盈跳跃的和弦又似翩翩起舞的精灵,邀你的思绪在文字与音符间纵情驰骋...... 

独奏: 艾伦·魏斯***
        
(Alan Weiss)

M.I.Glinka (1804-1857) Viktor Rjabchikov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格林卡「降E大调夜曲」
(Glinka: Nocturne in E-flat Major)

我爱过你,也许,这爱情的火焰,
还没有完全在我心里止熄,
可是,别让这爱情再使你忧烦,
我不愿有什么引起你的抑郁。
我默默地,无望地爱着你,
有时苦于羞怯,又为嫉妒暗伤,
我爱得那么温存,那么专一,
啊,但愿别人爱你也是这样。
--普希金「我曾经爱过你」(穆旦 译)

        「降E大调夜曲」,俄罗斯音乐之父米哈伊尔·格林卡(Mikhail Glinka 1804.6.1-1857.2.15)青年时期(约1828年)创作的一首钢琴曲,宁谧隽永的情调全然承袭了夜曲体裁首创者菲尔德(John Field)之衣钵,高贵典雅的气质却已然是这位富家子弟不凡才情之写意,若隐去创作者背景及名头,首次聆听这样的作品,恍然间会有同门德尔松或肖邦巧遇之错觉。
        若非友人举荐巡游意大利、德国等古典音乐圣地,从而意识到自己所担负“音乐使命”的话,格林卡--这位拿着沙皇政府优厚薪资的业余票友,或许只会在休息室里,信手涂鸦一些取悦上流社会的靡靡之音,借以打发自己无聊的工作时间。而令后世俄罗斯音乐界乃至整个世界为之耳目一新的俄语歌剧「伊万·苏萨宁」及「鲁斯兰与柳德米拉」便无以诞生,忧郁而充满战斗民族激情的俄罗斯乐派更无以在19世纪末叙写西方音乐史的辉煌篇章。 

独奏: 维克多·里亚布契科夫***
        
(Viktor Rjabchikov)

Bach/Busoni; Mendelssohn; Schubert/Liszt - Songs Without Words Murray Perahia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门德尔松「升F小调无词歌」
(Lieder ohne Worte, Op. 30/6: Allegretto in F♯ minor "Venetianisches Gondellied")

        “我希望通过音乐表达的,正是某种明确的,而非需要借助言词释义的想法。”菲利克斯·门德尔松(Felix Mendelssohn 1809.2.3-1847.11.4)在婉拒友人为其无词歌填词时曾如是说。
        除个别被出版商附以花哨的标题外,创作时间跨度逾十数年的8卷48首钢琴小品,仅以手稿上门氏本人的速度表情作唯一标示,烙上个人独创的“无词歌”印鉴,成就吟咏百年的器乐绝唱与极致浪漫。“威尼斯船歌”,以轻摇慢曳之韵律节拍深得作曲家喜爱,频频出现在多首无词歌的题注中,亦当是最能契合乐曲意境之文字脚注,或以绵延的行板铺陈出内心的平静与淡然;或用活泼的触键点出人生旅途中的情感微澜;又或者,在不疾不徐寂静跳动的黑白光影间,逡巡于梦醒时分的灯火阑珊......
        法国作曲家圣桑曾言:“音乐始于词尽之处”,诚然,这世间有太多的情与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幸而,上帝用缪斯手中的琴,赐予了人类第二种语言,教万千心灵不再受限于时空阻隔,感知并感动于音符的每一次跳动,从而气息想通,血脉相融。

演奏: 穆雷·佩拉西亚***  
        (Murray Perasia)

Salzburg Martha Argerich、Nelson Freire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A大调回旋曲」
(Rondo in A major for piano duet, D 951)

        钢琴四手联弹在18、19世纪的贵族及菁英阶层甚为流行,家庭成员或知己好友趁着雅兴,或吟诵一阕短诗,或共弹一首小曲,亲切温馨,和谐融洽中,既调节了气氛又增进情谊。
        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的社交圈主要是一些趣味相投的艺术好友,诗人、歌者,当然更有擅长键盘演奏的新贵,同其大量的艺术歌曲一样,四手联弹显然具有创作基础和欣赏群体。从十几岁至生命结束的不到20年间,舒伯特将该种演奏形式引入到包括进行曲、舞曲、幻想曲及奏鸣曲等不同体裁之中,无形中树立了他在四手联弹领域的卓越地位。
        [A大调回旋曲]完成于作曲家生命最后一年,亦是其一生众多四手联弹创作之尾声。整曲采用“类似小行板的小快板”,2/4拍,primo和secondo分别担任主题与伴奏部,简单纯净的主题以两个插部作分隔三次再现,装饰音的点缀及音型变化推动主题发展,舒缓的节奏与明朗的大调音色,无疑使得乐曲有别于作曲家晚期钢奏的深邃迷离,起伏波折,呈现出一番抛却忧虑,恬淡静谧的氛围,这许是作曲家在人前刻意掩饰内心苦痛,而将世间的欢乐谱写在每一个音符上,更或是对美好梦想的憧憬与残酷现实的自我安慰。舒伯特死后多年,好友们将他包括该曲在内的许多小范围流传的作品手稿陆续出版,世人由此听到一位音乐天才在生命磨难中的欢笑与叹息。
        推荐阿格里奇与弗莱里在2009年萨尔茨堡音乐节上用双钢琴对该曲之演绎,流畅自然的乐句全然得于两位老友间的心灵默契。

演奏: 玛莎·阿格里奇***
        (Martha Argerich)
        内尔森·弗莱雷***
        (Nelson Freire)

Mozart: The Complete Piano Duets, Vol. 1 Peter Frankl、Tamás Vásáry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莫扎特「G大调行板与变奏」

(Andante & Variations for Piano Duet in G, K. 501)

        钢琴是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音乐创作的起点,在别人尚不识五谷的年纪,小神童就已在父亲指导下完成了首部钢琴作品。除了个别题献作品,其一生体裁广泛数量众多的钢琴曲,多是出于个人演奏需要而谱写,技巧上别出心裁,风格上独树一帜。
        钢琴四手联弹,伴随着(古)钢琴在社会精英阶层的普及而渐受青睐,两位演奏者(primo/secondo)在一架钢琴上分别弹奏乐曲的旋律及和弦,以心灵的交流达成彼此的默契。好友间自娱自乐且更为私密的属性,使得该类作品更具闲适优雅的沙龙情调和轻松愉悦的家庭氛围。莫扎特最早的duet完成于他9岁那年,即随父巡演于伦敦期间,同南内尔组成的姐弟二重奏技惊四座,小莫扎特在放下小提琴时,亦会与姐姐临时搭档弹奏钢琴曲,一展他的指尖造诣。创作技巧的日臻娴熟,让莫扎特逐步将四手联弹拓展到奏鸣曲、赋格曲及幻想曲形式中,以更为多样的音乐语汇表述内心的喜怒哀乐。这首「G大调行板与变奏」是作曲家而立之年的创作,行板部呈现的主题朴实内敛,之后的五段变奏则以变化的音型和乐句表现出迥异情绪,或欢快俏皮,或忧郁沉静,恰若维也纳的惬意生活中偶尔泛起的忧愁波澜,却总在乐天的莫氏尾奏中得到最完美化解与平衡。
        推荐两位匈牙利钢琴大师的合作演绎,无懈可击的技巧下蕴含着最让人神迷的天真情趣,而这或也是困于物质需求却严重精神匮乏的现代人最渴望获得之“心灵鸡汤”吧!  

演奏: 彼得·弗兰寇***
        (Peter Frankl)
        塔马斯·瓦萨利***
        (Tamás Vásáry)

Chopin: Scherzos Nos.1-4 Ivo Pogorelich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降b小调谐谑曲」
(Scherzo No. 2 in B-flat minor, Op. 31)

        弗雷德里克·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849.10.17)多愁善感的性格同其命途多舛的人生,犹如棱镜般折射在其体裁多样的音乐作品中,创作年代贯穿“钢琴诗人”一生各个时期的四部谐谑曲,无疑是其心境与风格转变的极好例证。完成并发表于1837年的「降b小调谐谑曲」,融入了肖邦创作成熟期的宏大构思与深邃内涵,R. 舒曼曾将这部题献给福斯滕施坦因伯爵夫人的作品比作拜伦的诗篇,“洋溢着似水柔情与果敢坚毅,充斥着爱与恨的焦灼对峙。”
        全曲遵循奏鸣曲式结构,二分音符三连音的开头,仿佛一记有力的质问,深沉凝重中执着地探寻答案,不安情绪很快在一串优美的分解和弦中散去,气质明朗的主部主题渐渐展开,似乎让人联想到青春的蓬勃朝气和初恋的喜悦甜蜜,乐曲开始处的疑惑已然在这如歌的旋律释下;主题在发展部中得到进一步深化,大量分解和弦的运用烘托出活泼向上的氛围,副部主题的出现更为之缀添戏剧性色彩,那是历经磨难后艺术与爱情之花绽放的璀璨光华,教人在失落后重怀希望,于困境中凝目远方;再现部,肖邦以倾注于祖国的无限豪迈与激情,赋予整曲意境之升华,进入尾声前,当三连音的质问动机再现,富有力量的高潮段,迅速给予其最为坚定的回复,那是肖邦从抒情诗人蜕变成浪漫骑士后发自心底的由衷感怀。
        曾因在1980年“肖赛”意外提前出局,而令当时身为评委之一的阿格里奇冲冠一怒忿忿离席的前南斯拉夫钢琴家Ivo Pogorelich,似乎从来就不是一位恪守传统的演绎者,纵横古典巴洛克至20世纪印象派,广泛的演奏曲目总伴着个性鲜明的解读,以至乐界对其的评论总存褒贬两派。这张肖邦谐谑曲全集,便很能说明其对浪漫主义作品之独到见地,“第二谐谑曲”里夸张的力度变化及大胆的分句处理,乍听之下俨然有悖于鲁宾斯坦、米开朗杰利等前辈之路数,然当你从一大堆中规中矩的版本中抽身重听这版,却会怀疑这分明就是肖邦附体的“波哥”! 

演奏: 伊沃·波戈莱里奇***
         (Ivo Pogorelich)

Concerto Breve for Piano & Orchestra Alicia De Larrocha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 (黑白柔情) 之
阿尔贝尼兹「帕凡随想曲」
(Albéniz: Pavana-Capricho, Op. 12)

        西班牙作曲家伊萨克·阿尔贝尼兹(Isaac Albéniz 1860.5.29-1909.5.18)四岁就被冠以"钢琴神童"称号,八岁发表个人首部作品,少年时代跟随身为海关代理的父亲游历南北美洲期间,更以出众琴技征服听众,过人天赋让其未经正统音乐教育便收获令人艳羡的成功。
        就读莱比锡和布鲁塞尔音乐学院并取得学位后,阿尔贝尼兹用音乐会的收入只身前往布达佩斯,欲拜偶像李斯特为师,却因后者移居魏玛无功而返。定居马德里后,受音乐前辈斐利佩·佩德雷尔(Felip Pedrell 1841-1922)的启发,阿尔贝尼兹从本民族音乐元素和演奏技法中觅得灵感与创作方向,结合舒伯特、肖邦、李斯特等人的艺术理念,完成了从沙龙情调向民族气质的乐风演变。进入20世纪,随着个人创作风格的日趋成熟,伊比利亚元素已入阿尔贝尼兹创作之神髓,从活色生香的萨苏埃拉到精致优雅的器乐套曲,个性特质清晰可辨。当浪漫主义晚风拂起,西班牙人和声语言中隐约飘散出的醉人兰芳,很快被拉威尔、德彪西等人嗅得并发展成印象主义的感官醇享。
        这首完成于1883年的「帕凡随想曲」,是作曲家创作风格由早期向中期的过渡之作,虽带帕凡舞曲的节拍样式,沙龙音乐的即兴与幻想气质仍弥漫其间,同阿尔贝尼兹围绕"西班牙"之名所作的钢琴套曲相比,简朴主题与迭变和声交织出的朦胧意象,给予听者更为自由的遐想空间。

钢琴: 阿莉西娅·德·拉罗查***
        (Alicia De Larrocha 1923.5.23-2009.9.25)

J.S. Bach: Partitas András Schiff

*Bach 330* --106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巴赫「降B大调第一键盘组曲」
之 前奏曲
(Partita No. 1 in B♭ major, BWV 825 - I. Praeludium)

        键盘组曲(BWV 825-830)的创作似是J. S. 巴赫有意向世人展示其深邃浓厚宗教情结之外高贵不凡的世俗情趣。融合精妙器乐技法与多变曲式风格的创作构想,令这套陆续完稿并出版于1726-30年间的键盘练习曲集(Clavier Übung)超越之前的「英国组曲」和「法国组曲」,领同体裁创作潮流之先,更被学界视作演奏及教案经典。
        以阿勒曼德、库朗、萨拉班德和吉格四种分别源于德、意、西、法的风格舞曲为基础,整套作品六组皆以前奏曲或慢速乐曲引导,同时在带有赋格意味的终曲(吉格舞曲)前插入一至两段气质优雅情绪欢快的嘉兰舞曲(galant),厚重的复调让位于轻巧的织体,构成兼具技术与艺术表现力的套曲形式,是以巴洛克时期风靡的管弦乐组曲形式向独奏器乐领域之拓展。
        席夫是"匈牙利钢琴三杰"中最擅长演绎巴赫作品的一位,成名之初的80年代便在Decca唱片录制了全套的巴赫键盘组曲,历经25载对巴赫作品的悉心钻研,其于2009年在ECM以全新的思维方式及触键,赋予该作更具说服力之解读,也令当代听者从更广阔的维度走入音乐之父的内心世界。

演奏: 安德拉斯·席夫 爵士***
        (Sir András Schiff)

A Tribute to Scriabin Vladimir Feltsman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斯克里亚宾「降D大调华尔兹」
(Valse in D-flat Major, Op. posth)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晚期浪漫派与民族乐派主导严肃音乐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斯克里亚宾(Alexander Nikolayevich Scriabin 1872.1.6-1915.4.27)显然是个另类。一方面,肖邦、李斯特键盘作品中的风格技巧清晰弥漫在其早期创作中,细腻抒情而具斯拉夫情调的旋律与正统的古典和声手法交织出充满律动的音符诗篇。另一方面,对于象征主义手法及无调性体系的探索实践,使他的音乐尤其是中晚期作品,表现出与时代和大众趣味格格不入的神秘性与孤立性,守拙抱朴般地将作品从广度思维转入深度求索,于有限范围里最大限度绽放音乐的璀璨光华。
        这首旋律优美且富幻想气质的「降D大调华尔兹」是斯克里亚宾14岁时创作的两首未编号钢琴小品之一。显赫的贵族血统同其早熟的艺术思维,俨然造就了“钢琴诗人”的复刻版,却也隐现出其性格中敏感多变和固执己见的一面,而这种性格恰使其成为兹维列夫(Nikolai Zverev 1832-1893)门下最具才华却又最不被认可的学生。尽管有生之年亦曾游历诸国且以演奏家身份名噪一时,然斯克里亚宾作为作曲家被世人真正知晓,却是始于43岁英年早亡后,同门师弟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 1873.4.1-1943.3.28)对其作品不遗余力的推荐。

演奏: 弗拉基米尔·菲尔茨曼***
        (Vladimir Feltsman)

Chopin: The Nocturnes Claudio Arrau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F大调夜曲」
(Nocturne in F Major, Op. 15/1)

        李斯特曾评价道:“肖邦为夜曲所赋予之出类拔萃的灵感与形式,是我们永远无法超越或与之并驾齐驱的。”异于常人的敏感个性和人生际遇,成为钢琴诗人音乐创想之源泉,思绪的自然流露更将这原本性味寡淡的沙龙调升华为感情浓烈的心灵咏唱,勾绘出浪漫如诗的梦幻意境。
        「F大调夜曲」,肖邦初到巴黎后不久,成组创作并出版的夜曲三首(Op. 15)之一,常被编为其21首夜曲第四首,题献给德国钢琴家、作曲家,同时也是肖邦早年的艺术挚友费迪南·希勒(Ferdinand Hiller 1811-1885)。全曲中段激动而显不安的同名小调主题,骤然打破开头处如歌行板之宁静安详,正所谓“无端半夜疏荷雨,更带秋声入梦来。”似梦还真虚实难分的恍惚意境,恰又如“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般平添一丝伤感;末段悄然再现的平静主题,是乐曲情绪之收束,清脆华丽的装饰音于摇曳中,模糊了幻梦与现实的界线,却又教人久久迷恋不欲明辨......
        作为贝多芬-李斯特一脉之嫡传,智利钢琴家Claudio Arrau的成就不仅限于其对古典晚期键盘作品的权威解读和浪漫派炫技的完美诠释,细腻高贵的触键与谦和儒雅的性情,都令他的肖邦呈现出一番忧郁气质下的深邃意境,不张扬却入骨三分,不流俗又精妙传神,教人含英咀华,渐醉其中。

演奏: 克劳迪奥·阿劳***
        (Claudio Arrau 1903.2.6-1991.6.9)

BEETHOVEN, L. van: Piano Sonatas Nos. 28 and 29, "Hammerklavier" (Mari Kodama) Mari Kodama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贝多芬「降B大调第二十九钢琴奏鸣曲」
末乐章: 引子/广板 – 赋格/坚定的快板
(Piano Sonata No. 29 in B♭ Major, Op. 106 "Hammerklavier"- IV. Introduzione: Largo – Fuga: Allegro risoluto)

        “槌子键琴”(Hammerklavier)完稿于1818年秋,标题源自德语中对早期击弦钢琴的称呼(hammerklavier),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将之题献给鲁道夫大公。庞冗结构下的辉煌技巧与精深内涵,却非那位慷慨的赞助人所能驾驭和理解,乐器之王的非凡表现力几被发挥到极致,更臻与整个管弦乐团旗鼓相当之境。在无声世界里痛苦摸索,试图找回自我存在的作曲家,此刻俨然已是精神世界的主宰,用音符重绘内心世界壮丽云图,更以织体重塑大千世界完美格局。
        常见于晚期贝钢奏之四乐章形式,为器乐作品赋予了交响化的叙事架构,更为充裕的情感表达空间,也令舒伯特频频借鉴在其钢奏作品中,却终与乐圣尊贵不凡、兼济天下之王者气度相去甚远。末乐章以一段缓慢而具冥想气质的引子开始,在速度和情绪上同三乐章(绵延的柔板)自然衔接,紧接着的快板则以其简洁活泼的主题再现二乐章谐谑曲之节奏特征,令人眼花缭乱的变调后,乐曲转入降B大调,展开一段堪称作曲家谱写的最长赋格段落,调性上及音型上呼应首乐章开头的一连串强音,半音化的乐句展开奠定了末乐章的不协和基调,极富对比性的乐句中间,贝多芬展现了其在对位技法上的极致造诣。孕育自磨难与孤独却焕发出无限热情,充满着愤怒与挑衅却教十指双耳欲罢不能,作曲家选择一条无人踏足的荒径,来向世人证明勇者不悔的誓言和探求真理的决心。
        应当说,现代钢琴的音域及音色特质更适于实现这部作品的技巧从而还原其意图,作为贝钢奏热门曲目,陷入“砸琴”的技术误区常在所难免,以此作为版本评判依据实不可取,力度、踏板运用和演奏时长很大程度上决定该作演绎优劣,老一辈德奥大师如Schnabel、Backhaus及Kempff等人的解读自当崇敬,Pollini、Barenboim的诠释也各异其趣,中生代演奏家们指尖的声音予人更多一份个性化思考与理性认识。推荐这版日裔女钢琴家児玉 麻里于近年的录音演绎,非常学院派又不失风格的一版! 

演奏: 児玉 麻里***
        (Mari Kodama)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