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用音乐排遣孤独 以文艺对抗庸俗
有观点的古典音乐推荐与评论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Chopin: Preludes, Berceuse & Fantasy in F Minor Chopin、Vlado Perlemut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F小调幻想曲」
(Fantasy in F Minor, Op. 49)

        完成于弗雷德里克·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849.10.17)31岁时的「F小调幻想曲」,被誉为其“创作才华最高阶段的产物之一”。古典时期发展自莫扎特,并经舒伯特完善的幻想曲体裁,在“钢琴诗人”笔下俨然摆脱“主题+变奏”的既有模式,融入更多创作者的灵感、即兴手法及主观情绪,进而在同诠释和欣赏者之间构筑起更为丰富多样的音乐内容与聆听体验。
        该作庞大的结构和跌宕的情绪,在很大程度上受柏辽兹(Hector Berlioz 1803.12.11-1869.3.8)于前一年首演之「葬礼与凯旋交响曲」的影响,后者以铜管乐描绘法国七月革命之表现形式,更为肖邦绸缪已久的爱国情怀注入了新的灵感。全曲结构跨越奏鸣曲和回旋曲式,同时带有很强的即兴及叙事效果,呈示部于f小调上以琶音弹奏出缓慢而带肃穆表情的葬礼进行曲,似乎暗示那场令作曲家背井离乡的政治腥风和对牺牲者的痛惜哀悼,第二主题转入同名大调,依旧是进行曲式,波兰民歌的曲调抒情高亢,如一阕慷慨的战斗檄文,唤醒人们渐趋萎靡的意志,家国离恨的阴云尚未驱散,远方的天空却已曙光初绽;发展部在前两个主题的交织运用之外,加入了一段平静的圣咏旋律,带有冥想意味和情绪的转承效果,更为再现部力量与勇气的积蓄和爆发,作铺垫和酝酿;随着力度和音量的渐进式增强,乐曲转入辉煌华丽的主题再现,开头部分送葬的阴郁悲恸,在此刻发展为一支豪迈的行军队列,圣咏主题亦于尾奏部回归,却带着更多的自信与希望,仿佛一支庄严的颂歌,将乐句推向意境之升华,全曲在干净有力的和弦中结束。
        身为拉威尔晚年入室弟子的犹太裔法国钢琴大师Vlado Perlemuter,早年便擅长于法国浪漫派作品之诠释,其在国内的知名度虽不及同时代的鲁宾斯坦及霍洛维茨等人,然桃李满天下的教学成果和跨越七十多年的演奏生涯,却也令其以学者型演奏家,位列20世纪大师之列,其指尖的肖邦,独有一份不疾不徐,气韵天成之美感,教人久听不厌,遐思无限。

演奏: 弗拉多·佩勒穆特***
        (Vlado Perlemuter 1904.5.26-2002.9.4)

Vladimir Horowitz Plays Schumann, Liszt & Rachmaninoff Vladimir Horowitz/Robert Schumann

童年呵! 
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 
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 冰心《繁星》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曼「童年情景」
第七首: 梦幻曲
(Kinderszenen, Op. 15 - VII. Träumerei)

        克拉拉小罗伯特十岁,但却总爱称他是“长不大的孩子”。两人初识于莱比锡的一次家庭聚会,容貌甜美,琴艺卓然的克拉拉是当晚的明星,眉宇间的优雅与自信,自然也令那位来自茨维考的小哥哥一见倾心。那年她不到九岁,他已是翩翩少年。
        20岁时,罗伯特征得母亲同意,放下学业,师从名师维克(Friedrich Wieck)学习钢琴,他租住在老师家里,以便时时聆听教诲,更为能天天见到老师的千金,也是自己的师妹--克拉拉。他们一起在壁炉旁读诗、追逐着游戏、默契地演绎四手联弹,正襟危坐互相提问。罗伯特常扮鬼吓唬胆小的克拉拉,惊恐过后,便轮到小大人严肃训斥大小孩,温柔的摇篮曲里,两人忘记不快,和好如初。
        转眼一年,时光在黑白键的缝隙中静静流逝,爱情却在少男少女的心里悄悄萌芽。手伤令罗伯特放弃演奏家的梦想,转攻作曲,离别后的思念维系着两人的感情,也成就了各自的事业。又六载寒暑,克拉拉已是当时首屈一指的女钢琴家,罗伯特也在作曲及乐评界崭露头角。老维克的阻挠没能斩断两人的情丝,当身在维也纳的罗伯特偶然间获悉克拉拉在音乐会上弹奏了自己的作品后,希望激发了内心创作灵感,一幕幕童年情景化作了音符的跃动,从30首钢琴小品中遴选而出的13首被作曲家集合成册,取名「童年情景」(初为"简易曲集"),每首标题都充满童趣,更记录下两小无猜,相觑一笑后彼此心底最美的回忆。尺素传情,收到手稿后的克拉拉,自解此中深意,两年后,爱的告白焕作教堂钟声,奏响舒曼夫妇婚姻生活的甜蜜序章! 

演奏: 弗拉基米尔·霍洛维茨***
        (Vladimir Horowitz 1903.10.1-1989.11.5)

Bonus: 整部作品欣赏(霍洛维茨1987年维也纳独奏音乐会录像)

Piano Sonata No.17 in D, D.850 Lilya Zilberstein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李斯特「纺车旁的葛丽卿」
(Gretchen am Spinnrade, D 118 - Transcription: Franz Liszt, S. 558/8)

        少女葛丽卿(玛格丽特)是德国诗人、剧作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8.28-1832.3.22)长诗「浮士德」第一部中的人物,纯良本性和对爱情的天真渴望,使其陷入情感漩涡,终沦为主人公和魔鬼灵魂交易的牺牲品。
        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于17岁时,根据原诗第18场谱写的艺术歌曲「纺车旁的葛丽卿」,描绘出一个为情所困心破碎,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少女,在纺纱之时唱出心中愁绪的动人场景,钢琴旋律声部模仿不停转动的纺车,在好似踏板的和弦敲击中,脑海中对于浮士德的思念与甜蜜时光的回忆,如潮汐般涌上心头,不断增强的力度及调性切换更呈现出由平静向狂乱、由希望入绝望的心绪转变,动情之处,踏板声戛然而止,手中的纺纱线却已将芳心牵入幻境,恋人的耳鬓厮磨、甜蜜温存依然教痴情人无比兴奋;待乐曲重回起始部小调主题,幻想随即破灭,失爱的苦闷如不停转动着的纺车,将其拽回现实的单调与残酷,恰如望不到尽头的孤独与等待,当她唱起那句“我己失去安宁,我的心中苦闷;我再也找不回牠, 再也找不回了。”怅然夹杂着释然,隐隐中流露出无奈......
        弗朗茨·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0.22-1886.7.31)在“艺术歌曲之王”辞世后第十个年头,将其12首歌曲改编成钢琴独奏,集于S. 588编号下,这一曲的改编版中,钢琴强化了左右手的技巧,以细腻丰盈的琴键音效和多变的调性设置,将原作之心理描摹焕以无词歌的意境,器乐之艺术表现力亦藉此被推向极致,达到与人声无限接近的完美境界!

钢琴独奏: 莉莉娅·齐柏丝坦***
               (Lilya Zilberstein)

Holberg Suite, Op.40 Andrei Gavrilov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格里格「抒情小品集」第五卷
之 夜曲
(Lyric Pieces, Book V, Op. 54 - IV. Notturno)

        爱德华·格里格(Edvard Grieg 1843.6.15-1907.9.4)的音乐创作,在浪漫主义传统之上融入了独特的和声语汇与奇巧构思,简约明快的织体线条勾勒出淡雅而不失浓酽的民族风情画卷。
        十卷66首钢琴小品当最能体现格里格音乐风格与作曲理念。短小精致,清新隽永,完成年代跨越了作曲家的青年、中年及暮年。北国山水的绮幻静谧与田园生活的质朴安逸,弥漫在那些充满民间音乐元素的曲调中,对生活场景和记忆片段的拾取与再现,细腻传神中富含意趣,兼具叙事及抒情的标题性手法,更让作品臻入无词歌般的意境。
        「抒情小品集」第五卷,完成于1890年前后,隐居特罗德豪根的闲适惬意,让作曲家内心回归淡泊平静,偶尔叩响的灵动主题亦像是笑声朗朗的童真回忆,教人不时有“品尝埋在雪中粉色糖果”之意外窃喜。“夜曲”所展现之画面,犹月影绰绰、烟水空濛,舒缓的行板携思绪渐入缥缈梦幻之地,清冽的触键与深沉的延音,诉说着对恬淡自适的追逐,偶似心湖涟漪之乐句起伏,屏息聆听间,亦不难感悟心灵深处浪起潮涌般的生命热情。

独奏: 安德烈·加夫里洛夫***
        (Andrei Gavrilov)

Bonus: 格里格「抒情小品集」曲目精选(点击聆赏)

*曲目1               *曲目2               *曲目3

Malcolm Frager Plays Chopin Malcolm Frag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降A大调塔兰泰拉舞曲」

(Tarantelle in A-flat Major, Op. 43)

        塔兰泰拉舞曲源自意大利南部的塔兰泰拉省,为一种情绪欢快的复拍子对舞,节奏感强烈且常以铃鼓伴奏,18、19世纪后被广泛引入古典音乐创作中,老柴的「天鹅湖」、「意大利随想曲」;李斯特的「巡礼之年」意大利卷和门德尔松的「第四交响曲」中都出现了这一风格舞曲。
        「降A大调塔兰泰拉舞曲」,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949.10.17)完成于1841年的钢琴小品,创作灵感直接得于罗西尼(Gioachino Rossini 1792-1868)的「舞曲」(La Danza),为体现与原作相同的性格特征,肖邦曾委托同门师弟丰塔纳(Julian Fontana 1810-1869)遍寻意大利人的乐谱版本,并最终将作品手稿上的拍号由12/8改为6/8,无穷动般的急速触键掀起阵阵狂野旋风,展示出作曲家娴熟的指尖技巧和火热的音乐激情。
        正如R. 舒曼评论该作时所言“何尝不允许他偶尔暴露一下灵魂的阴暗面呢?”作为“钢琴诗人”为数不多的快曲之一,恣意放纵的乐曲情绪与其多愁善感的温婉性格形成鲜明反差,让人窥见一个细腻浪漫之外的肖邦,一个同于常人兼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的肖邦,一个最鲜活也最真实的肖邦。

钢琴: 马尔科姆·弗雷杰***  
         (Malcolm Frager 1935.1.15-1991.6.20)

Klassieke Muziek Voor De Lente Michael Krücker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辛丁「春之声」
(Sinding: Frühlingsrauschen, Op. 32, No. 3)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克里斯蒂安·辛丁(Christian Sinding 1856.1.11-1941.12.3)被誉为“格里格之后最重要的挪威作曲家”。初学小提琴,后专攻作曲,长年在莱比锡、柏林及慕尼黑等地的求学生活,使他对德奥音乐耳濡目染,李斯特、瓦格纳的浪漫主义风格同格里格的民族主义传统在其创作中得到有机的融合。
        尽管对交响曲、协奏曲、室内乐等形式均有涉猎,受出版商以及大众口味的影响,辛丁最主要的创作还是集中在钢琴曲和艺术歌曲领域,篇幅精巧旋律优美,兼有抒情性和叙事性之特点在其很多钢琴小品及声乐作品中均有体现。晚节不保的政治立场,使得辛丁的作品在战后一度被禁乃至销声匿迹,与其生前备受追捧的事实形成鲜明反差。这首收录在作曲家六首钢琴小品集(Op. 32)中的「春之声」,或是其最脍炙人口的作品,和声手法及音乐情趣上与格里格的「致春天」极为相仿,贯穿全曲的右手快速琶音结合左手如歌的旋律推进,教人自然联想到东风解冻,嫩蕊传信的初春景象,细听之下,更是充满北欧民族独有的纯朴韵致。

演奏: 迈克尔·克鲁克**
        (Michael Krücker)

Préludes - Book 2 Krystian Zimerman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德彪西「前奏曲」第二卷
之 焰火
(Préludes Book II, L.123 - XII. Feux d'artifice)

        为钢琴所作之24首前奏曲,“印象主义”大师克劳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突破传统和声与调性理念,以其对泛音超乎常人的觉察力及大量不协和音的巧妙运用,为演奏乃至聆听者构筑起神秘梦幻的意象空间。
        相比1910年初完成的上卷12首,三年后的下卷12首更以其对全音阶、中古调式以及八度音阶近乎夸张的应用,将本已捉摸不定的调性体系几近瓦解,从而树立了极具前卫性质和当代风格的音乐表现手法。尽管对音乐的描述意义不可忽视(有时甚至无可取代),被刻意注于每首曲子末尾的标题仍延续了前12首的做法,表达了作曲家试图给予每一位诠释者更富即兴与主观自由度的创作初衷,从而体现出“象征主义”在表现手法及对象上的多样性和非明确性。对于听者,亦可在一段不同寻常的旋律与和声营造的音效中捕捉到一幅水彩、一篇诗歌、一抹气味或是一个闪念所呈现的奇妙意境,想来这正是德彪西在其作品中所要传递出的心理暗示。
        “焰火”,整套前奏曲的压轴之篇,低音区无穷动般密集的触键伴着高音部无规律的击弦,宛若漆黑夜空中一束束礼花徐徐升起,次第绽放的火树银花将整个花都映得如同白昼,在人群潮涌般的惊叹声中,节日气氛藉由狂乱的琴音攀向一波又一波高潮,“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后的片刻沉寂中,不时闪过点点余光,似有似无的琴声里,可有人借着那烟花凋冷前的一缕微芒,寻得灯火阑珊处的情深一往?

独奏: 克里斯蒂安·齐默尔曼***
        (Krystian Zimerman)

2 Klavierstücke Daniel Barenboim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门德尔松「A大调船歌」
(Mendelssohn: Gondellied in A major, WoO 10)

        “在真正的音乐中,充满了一千种心灵的感受,比言词更好得多。”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 1809.2.3-1847.11.4)曾如此表述其音乐观点,而这在他创作的六卷“无词歌”中恰得以最好印证。
        唯美风格与理性思潮日盛的19世纪初,浪漫主义渐成主流,深受德奥古典传统熏陶的门德尔松却以其甜美纯净,优雅抒情的音乐语言,在这个人才辈出的时代,树立了鲜明的创作个性。以钢琴作器乐吟唱的“无词歌”,仿佛是多才多艺的作曲家以音符替代画笔的闲庭偶寄,简练明晰的线条串联起纪念册般的生命点滴,随性闲适中蕴含着诗情画意,朴实淡雅中散发出迷人气质。“A大调船歌”,不在48首编号曲目中的遗作,完成于作曲家人生最幸福的时期(1837年),事业顺遂又觅得人生佳偶,无尽的喜悦更如甘霖般润泽心田,流向指尖并化作黑白键上的意韵缠绵......
        形式美与内涵美和谐统一在无词歌,无疑确立了门德尔松作为浪漫主义大师无以超越的地位,用R. Schumann的一句名言“人才进行工作,而天才则进行创造。”来形容门德尔松的音乐人生,当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演奏: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Daniel Barenboim)

Beethoven: The Piano Sonatas, Vol. 5 (Opp. 31 and 53) András Schiff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贝多芬「F大调行板」
(
Andante favori  in F, WoO 57)

        1804年夏,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完成了其著名的“华尔斯坦”奏鸣曲(Op. 53),极具难度的演奏技巧和乐曲所蕴含之深邃思想,揭开了乐圣中期创作(英雄时期)的序幕。
        作为最初次乐章的这阕行板,基于整部奏鸣曲的下属调F大调,舒缓动人的主题于3/8拍之上作回旋反复,以呼应“优雅而略显活泼”之表情提示,两段插部分别以切分音和断奏动机引导主题完成变奏,近十分钟的演奏时长被分割为三个关联递进的意象空间,宛若一幅素描小品般,勾勒出作曲家内心对“永恒爱人”之真切情感,韵律诗般的乐句诵读着真爱誓言,低音部的逐级推进更荡漾出思绪中的一波微澜......
        鉴于友人对这个乐章过于冗长之批评,向来固执己见的贝多芬竟罕见地接受,并以一段短小的柔板替换,以作首末乐章之过渡。而这个深得作曲家本人青睐,并时常于社交场合亲自弹奏的行板乐章,亦被作为一部独立的键盘作品,在奏鸣曲出版后的次年付梓,标题“心爱的行板”(Andante Favori)则出自作曲家的学生车尔尼。

演奏: 安德拉斯·席夫爵士***
        (Sir András Schiff)

Mozart: Piano Concerto in D Minor, K. 466, Scarlatti: 11 Sonatas Clara Haskil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D. 斯卡拉蒂「A大调奏鸣曲」
(D. Scarlatti: Sonata in A, K. 322)

        无论在创作技法,抑或曲式结构上,多梅尼克·斯卡拉蒂(Domenico Scarlatti 1685.10.26-1757.7.23)的键盘奏鸣曲都与其所处时代之传统大相径庭。严谨的巴洛克对位削弱于丰富和声与频繁转调编织的幻想性旋律中,单乐章二段体形式,浓缩了主题的呈示与发展,相较盛行于同时代的四乐章教堂奏鸣曲及三乐章室内奏鸣曲,更直观地传递出乐思内涵。各种新颖指法技巧之引入,亦使其在某种程度上兼有“练习曲”的特质,而为洛可可、古典乃至19世纪浪漫主义键盘创作所广泛借鉴。
        555首为大键琴/早期钢琴所作之奏鸣曲,凝聚了斯卡拉蒂毕生创作之精华,那不勒斯歌剧艺术的雍容典雅同伊比利亚民间舞曲之明快亮丽,巧妙融合进器乐音效中,突破时代及地域局限,构筑起迥异于巴赫、维瓦尔第及亨德尔等人的音乐天地。轻巧而富生趣的K. 322,快板(allegro)之速度提示给予乐曲情绪最大程度的恣纵空间,却又似囿于雇主(葡萄牙/西班牙王室)之身份与趣味,以不时出现的停顿及延音,彰显宫廷之仪下的从容之态。
        拨弦古琴袅袅余音上的悠悠古意自是那个时代最动人心扉的靓声,现代钢琴之丰满音色与清脆弦响则为古曲添上一份迷人的律动之美。推荐罗马尼亚裔瑞士钢琴演奏家Clara Haskil的录音版本,这位以传神演绎莫扎特著称于世的钢琴女神,一生饱受病痛折磨,而其指尖流露出的那份纯真与高洁,却令无数后辈乐者望尘莫及。 

独奏: 克拉拉·哈丝姬尔***
        (Clara Haskil 1895.1.7-1960.12.7)

Essential Tchaikovsky [Essential Tchaikovsky - January 2011] (Essential Tchaikovsky - January 2011) Mikhail Pletnev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柴可夫斯基 钢琴套曲「四季」
之 十二月“圣诞节”
(The Seasons, Op. 37b: XII. December "Christmas")

        从“六月船歌”开始,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93.11.6)的乐思犹如泉涌,1876年4月至5月的短短三十多天内,便乘着音符泛舟夏日之静谧,欢颂秋收之喜悦,当三套车清脆的马铃掩去狩猎的号角,驱走落叶的叹息,“圣诞节”的脚步便在那白雪滑落松枝的沙沙声中隐隐传来。
        在这组受「小说家」杂志委约,以一年12个月份为创作标题的钢琴套曲中,作曲家藉其所擅长之旋律编织,栩栩描绘出情趣各异,性格迥然的四季画面,既呼应了诗歌所表达的意境,也展现出老柴对于生活场景之细腻捕捉及作曲技法的日臻醇熟。圣诞是西方国家一年中最热烈的节日,也是十二月的标志,天寒地冻,万物蛰伏,人们内心的喜悦却在此时渐入沸腾,一首欢歌,一段热舞自是这个战斗民族最自然的情感宣泄,此时的老柴也似乎仍陶醉在自己刚刚完稿之「天鹅湖」的舞曲旋律中,华尔兹的曼妙节拍与优雅气质有意无意地流淌在这首冬日小品之脉脉情愫下,诙谐而带歌唱性的主题随着黑白键的跳动,化作圣诞树上流光溢彩的绚烂,更随那窗外漫天飞雪,携心儿飞向思绪尽处之阑珊。
        推荐钢琴版演绎,相较于浓墨重彩的管弦乐改编版,更像一幅略施粉黛,清新素雅的印象随笔,简洁中略带几分柴氏忧郁,教人幽思迢递......

独奏: 米哈伊尔·普列特涅夫***
        (Mikhail Pletnev)

Chopin: Etudes Opp.10 & 25 Maurizio Pollini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A小调练习曲"冬风"」
(Étude in A Minor, Op. 25, No. 11 "Winter Wind")

        “冬风”,弗雷德里克·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849.10.17)作于1836年,乐曲规模和技巧难度在其27首钢琴练习曲中位居前列。单音的指法力度以及快速音阶与分解和弦之运用,对左右手灵活度及触键精准度提出了极高要求,俨然不输于同时代的Liszt,却又在艺术深度上无限接近乐圣的某些钢奏作品,显示出“钢琴诗人”对该种曲式的奇绝造诣。
        简短的引子部后,十六分音符构成的狂暴主题迫不及待地倾泻而出,进行曲的节奏音型像是裹挟着冬日的肃杀与狰狞,冰冷眼神睥睨着世间一切生灵,绝无片刻停顿与休止的快速音群犹如作曲家内心热情与悲情不断撞击后迸射出的火花,而每一次企图寻找内心平静的尝试又分明酝酿着再一次的情绪爆发与升级,低音部的愤怒哀嚎和高音区的雄浑呐喊,依然掩饰不住音符间深情的叹息,流淌出肖邦最能引发听者共鸣的家国情结与浪漫情怀。
        推荐意大利钢琴大师Maurizio Pollini的演绎版本,完美的力度与技巧为乐曲内涵提供了充分展示的空间,战歌声声下的细腻情思,无不显出演奏者与作曲家之间心灵的默契。 

钢琴独奏: 毛里齐奥·波利尼***
                (Maurizio Pollini)

Handel: The Eight Great Suites Danny Driver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亨德尔「E大调第五号羽管键琴组曲」
末乐章: 咏叹调与变奏“快乐的铁匠
(Harpsichord Suite No. 5 in E, HWV 430 - IV. Air et Doubles, "The Harmonious Blacksmith")

        “快乐的铁匠”,乃后世赋予1720年出版之乔治·弗里德里克·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3.5-1759.4.14)“大键琴曲集第一卷”第五号末乐章之别名,亦是这位巴洛克音乐巨匠最为人熟知的乐曲之一。
        乐曲名字来历众说纷纭,一说是亨德尔于铁匠铺避雨时从锤子敲击铁砧发出的规律节拍所受启发,这种附会虽平淡无奇,却也形象诠释出曲调特性。比较可信的解释则来源于音乐传记作家威廉·夏佩尔的记述--一位萨默塞特郡的乐谱分销商为了吸引眼球并获得更大销量,特意给该乐章加上了这个噱头的标题,而“快乐的铁匠”正是其早年在铁匠铺当学徒时的绰号。
        始部咏叹调为4/4拍二段体式,简单缓慢中蕴含无穷生机,紧接其后的五段变奏(法语"double")分别以左右手十六分音符,左右手十六分音符三连音及双手三十二分音符弹奏,在技巧难度的逐级提升中实现乐思之递延。亨德尔的这部键盘作品与同是1720年问世的巴赫“无伴奏小提琴组曲第一号”(BWV 1002)有着相似的结构--风格舞曲连缀变奏,音乐创作的时代共性在两位作曲家身上得到了默契的体现。这里推荐现代钢琴的演绎版本,亦能让人感受大键琴原版古朴意趣之外的音乐语境!

钢琴独奏: 丹尼·德莱弗***
               (Danny Driver)

Gabriel Fauré - Nocturnes Sally Pinkas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弗雷「降E大调夜曲」
(Nocturne No. 4 in E-Flat Major, Op. 36)

        于精致简练中追求细腻高贵,从而最大程度上保持音乐的纯净与完美,是加布里埃尔·弗雷(Gabriel Fauré 1845.5.12-1924.11.4)音乐创作的主要特征,开创自柏辽兹的管弦乐渲染技法,被其视作繁赘夸张的表象而加以摒弃,以至于其一生不多的管弦乐乃至声乐合唱类作品亦可被解析成有着宏大篇幅的简约筑构,其所涉猎的所有器乐体裁,同样可以被认为是钢琴和人声两种单纯形式之扩充及变体。
        船歌与夜曲,这两种在19世纪中叶十分流行的键盘曲,无疑是解读弗雷音乐奥秘最直观的形式。不同于肖邦的夜曲,长期担任教堂管风琴师的弗雷,并没有在他的13首作品中将情感刻意恣纵,主题的矛盾对立在他看似缺乏抑扬平铺直叙般的情绪与力度表现中,被层层瓦解,纤巧微妙的情感捕捉与温柔妩媚的细节描摹,把音乐的纹理和构思展现得既透明澄净,又不失丰满盈润,圣咏般的气质下,无时无刻不流淌着耐人寻味之语境,而这种蕴含于质朴中的虔诚与含蓄,我们却不曾在“钢琴诗人”的音符中拾得,倒是后辈的印象主义撷取了其诗意内涵,并加以光影渲染,成就了一番朦胧之美。
        推荐作曲家完成于1884年前后的“夜曲第四号”,被法国钢琴家Alfred Cortot形容为“慵懒中给予人最大之满足感”。抒情味浓郁的始部主题与模仿忧郁钟声的插部,在调性色彩上完成了情绪的蔓延和微妙转换,却依然教聆听者陶醉不已。

演奏: 萨莉·平克斯***  
        (Sally Pinkas)

Bach Schubert Chopin Jayson Gillham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A大调钢琴奏鸣曲」
首乐章: 适度的快板
(Piano Sonata in A, D. 664, Op. posth. 120 - I. Allegro moderato)

        造物主是公平的,他赐予每个虔诚的生命青春的喜悦,也会让每一颗纯洁的心灵拥有爱的权利,胖瘦美丑,贫贱富贵,不偏不袒,无一例外,自然也不会落下被朋友们戏称为“小蘑菇”的弗朗兹·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
        20岁的舒伯特,想来经受了多于常人的生活磨难,却未有丝毫气馁,因为一无所有的他尚有最宝贵的青春。得益于身边友人的相助,渐渐在维也纳音乐和文学圈里小有名气,音乐才华亦逐步展露。辞去了令其生厌的代课教师,却依旧无以维系生活,偶尔在贵族家庭谋得一份短工,教授那些大家闺秀钢琴技艺,收入不菲,却不长久,而相对安逸清闲的节奏也令他能更多地投身创作,他很满意,乐此不疲,而那些美丽清纯的少女也从未嫌弃她们眼前的这位小老师,这不仅给了舒伯特艺术家的尊严,也让他萌发了爱的欲念,进而激发了心中无穷的创作灵感。这首完成于1819年7月的三乐章奏鸣曲“D. 664”,便是作曲家题献给约瑟芬·冯·科勒(Josephine von Koller),一位被舒伯特赞誉为“集容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弟子。
        在通行的21首舒钢奏中,该作常被标作第13号,迥异于那部晚期同调性作品(D. 959),通篇无忧无虑的情绪和优美抒情之旋律,俨然将一个徜徉爱河,感受爱情甜蜜的青年人内心的憧憬与喜悦淋漓尽现,首乐章舒缓静谧的气质仿若是对心中“女神”的默默欣赏与由衷赞美,舒伯特式长乐句教人思绪流淌间渐入美好意境;慢乐章的沉思则如作曲家内心的徘徊,略带惆怅和感伤,却又深藏在心,不愿示于人前;末乐章的欢快主题回荡于耳,化作一曲爱的心声,带着青春的欢悦与热烈,用最动人的音符诉说爱之喜悦。

演奏: 杰森·吉尔汉姆***  
        (Jayson Gillham)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