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水

用音乐排遣孤独 以文艺对抗庸俗
有观点的古典音乐推荐与评论
主博云音乐账号: 古水-LOFTER
子博乐乎用户名: 九夏樂音
Music of Vladimir Martynov Kronos Quartet

       耶稣基督在加利利传道时,见有高山,便召唤信徒登临观海。耶稣倚石而坐,众人围拢向前,倾听开示教诲。耶稣说道: “虚心谦卑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享天国;内心哀恸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得安慰;温良礼让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受土地;饥渴慕义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得饱足;怜恤宽容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蒙怜恤;清心寡欲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得见神;修睦劝和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为神的子嗣;舍身取义之人有福了,因他们必升天国。”
        「八福」(Beatitudes 又名:天国八福),为耶稣「登山宝训」中所述,以谚语形式劝诫世人: 万事皆循因果,种福者得神赐福,虔诚者终获救赎。全文收录于「马太福音」第五、六、七章节,被基督徒奉为言行准则及精神追求。
        俄罗斯当代作曲家弗拉基米尔·马蒂诺夫(Vladimir Martynov)为室内乐谱写之单乐章作品「The Beatitudes」,承袭了C. 弗兰克及A. 帕特等人同名作品所具有的严肃性和宗教意味,更将其所谙熟的中古音乐传统与简约主义理念相融合,通过纯器演奏乐形式传递出宗教音乐和谐美感下的深邃内涵。拥有深厚古典乐背景,素以诠释当代音乐闻名的克罗诺斯四重奏团,对该曲之演绎可谓平静之中蕴波澜,四个声部问答式的乐句渐进,冥想般的语境荡起思绪,主题的不断反复犹如智慧之光的隐隐闪现,指引向善之心一次次叩问生命之意义,幽远的旋律回响更如影片「绝美之城」中所展现的--对浮华虚饰背后颓废落寞的伤感咏叹......

J. S. Bach: Cantatas BWV 170 - BWV 199 - BWV 82 Alberto Martínez Molina、Jordi Domènech、Johann Sebastian Bach、Hippocampus

*Bach 330* --99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 康塔塔「快乐的安宁」
第一段咏叹调: 快乐的安宁,灵魂之渴望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BWV 170 - I. Aria: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老子曾以“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概述道家思想中的美学观点,后人有注“听之不闻名曰希,不可得闻之音也。”无声之音即“大音”恐世间少有,即便有,亦非吾等凡夫俗子可闻之。霍金当可凭其无边思维谛听到宇宙之声,“音乐之父”巴赫则以其无比虔诚记录下上帝之音,相比之下,后者或更易为今人所拾得一二。
        巴赫的音乐是通向天国的山峰,而其宗教作品便居于峰顶。传世的两百多部教堂康塔塔涵盖单声部及多声部,于路德赞美诗的基础上,吸收了法国序曲之器乐结构及意大利歌剧的声乐技法,进而将这一源自中世纪牧歌的声乐体裁完善成以器乐引子部结合咏叹调、宣叙调、二重唱及合唱的独特艺术形式。主事莱比锡教堂唱诗班后,每个礼拜日(主日)及众多节日所需的康塔塔,让巴赫一刻不放下创作之笔,聆听上帝教诲的同时,以音符向世人传递着救世主的福音,涓涓溪流般的清澈旋律,愉悦感官和心灵,更涤荡肉体与灵魂。
        为独唱女低音及室内乐所作之“BWV 170”,首演于1726年7月28日(圣三一主日后第六个礼拜日),全篇五段,以宣叙调分隔开三首咏叹调,唱词节选自德国诗人莱姆斯(Georg Christian Lehms)的基督受难文,大意为劝诫世人弃恶从善,以保死后灵魂进入天堂。第一段咏叹调采用了巴洛克时期盛行的“返始结构”,在牧歌节拍的舒缓衬托下,给予心灵平静抚触,教人渐消纷繁欲念,虔诚向主。
        推荐这版假声男高音与古乐团体之现场演录,通透弦响与开阔音场,如实还原了教堂肃穆庄重之氛围,一如置身三百年前的圣托马斯穹顶之下!

演唱: 约第·多梅尼克** 
        (Jordi Domènech)
伴奏: 海马古乐团** 
        (Hippocampus)
指挥: 艾尔伯托·马丁内兹·莫里纳**
        (Alberto Martínez Molina)

Mozart: The Singles - 66 Classic Tracks Staatskapelle Dresden、Rundfunkchor Leipzig、Peter Schrei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圣体颂」
(Ave verum corpus, K. 618)

        1791年6月,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搁下创作中的「魔笛」手稿,来到维也纳南部温泉小镇巴登,探望待产中的妻子康斯坦策。期间,受好友同时也是教区内圣斯蒂芬教堂音乐总监安东·施托尔(Anton Stoll)之托,为当年的基督圣体圣血节创作了「圣体颂」。
        作为一阕独立的经文歌,该作以弥撒曲中常见之四声部合唱(SATB Choir)加弦乐及管风琴伴奏演绎,拉丁文唱词采用14世纪时教宗英诺森六世的圣餐赞美诗,短短数小节,以信徒虔诚的语气叙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以拯救人类之义举。莫扎特在总谱手稿上特别示意人声及伴奏压低音量,藉以表现乐曲静穆冥思之意境,充满神谕气息的D大调作引,情绪之转换则在多次转调中自然完成,天才手笔之下流露着万民对于救世主之敬仰与赞美。
        在完成该作不到半年,莫扎特便撒手人寰,创作之笔停在未完成的「D小调安魂曲」之“垂泪之日”。

唱词大意(意译 © 古水)
耶稣基督神的子嗣
藉童贞玛利亚降世
在十架上受难牺牲
乃为世间众人赎罪
自他两肋流血与水
圣体化作天堂盛宴
一人受死万民豁免
圣血颐养你我万代

演唱: 莱比锡广播合唱团***
        (Rundfunkchor Leipzig)
伴奏: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指挥: 彼得·施莱尔***
        (Peter Schreier)

Puer Natus Est Nobis Monsignor Massimo Palombella/Cappella Musicale Pontificia Sistin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齐来崇拜歌」
(Adeste Fideles)

        "Adeste Fideles",西方传统圣诞颂歌,其词曲作者一直众说纷纭,未有定论,从爱好音律的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John IV 1604.3.19-1656.11.6),到英国圣歌作曲家约翰·弗朗西斯·韦德(John Francis Wade 1711.?.?-1786.8.16),当代最常见的版本就取自于后者在1751年出版的宗教歌咏集中。而四韵体拉丁语唱词原文则可上溯至中世纪的天主教赞美诗,英国天主教教士弗雷德里克·奥克雷(Frederick Oakeley 1802.9.5-1880.1.30)1841年的唱词英译本将之定名为「O Come, All Ye Faithful」,是英语世界中传播和影响最广之版本。
        圣诞将临,推荐这首颂歌最为完整的原始版演绎,出自2014年12月24日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殿举行的圣诞子夜弥撒之实况录音,当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怀抱象征耶稣基督的圣婴像走向位于大殿一侧的马槽时,西斯廷圣堂歌咏团唱起这首颂歌,天主降生的喜悦随动人的旋律回旋在庄严的穹顶之下,直抵每一颗虔诚的心灵。

拉丁文唱词(中译 © 古水)
Adeste fideles læti triumphantes,
Venite, venite in Bethlehem.
Natum videte
Regem angelorum: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来吧 虔诚的信徒 共唱欢乐之声
来吧 齐聚圣地伯利恒
注视他 天使之王的降生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督

Deum de Deo, lumen de lumine
Gestant puellæ viscera
Deum verum, genitum non factum.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万神之神 光明之本
圣灵感孕 圣女赐身
非受造物 九五之尊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

Cantet nunc io, chorus angelorum;
Cantet nunc aula cælestium,
Gloria, gloria in excelsis Deo,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唱吧 天使之音 喜悦欢欣
唱吧 汝等善信 天国臣民
主啊 荣耀归于 无上的您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

Ergo qui natus die hodierna.
Jesu, tibi sit gloria,
Patris æterni Verbum caro factum.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主啊 我们恭迎您 在这欢乐清晨
耶稣 您是荣耀的化身
圣父之诺言 此刻已成真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

演唱: 西斯廷圣堂歌咏团
        (Cappella Musicale Pontificia Sistina)
合唱指挥: 玛西莫·帕隆贝拉 蒙席 
               (Monsignor Massimo Palombella)

Mozart: "Coronation" Mass & Vespers Laurence Equilbey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莫扎特「忏悔者的庄严晚祷」
第五段:“赞美吾主”
(Vesperae solennes de confessore, K. 339: V. Laudate Dominum)

        阿尔卑斯山北麓的萨尔茨堡,在神圣罗马帝国时期是一处拥有高度自治权的教会领地,采邑主教行使着宗教与世俗的双重管辖权,天主教作为唯一合法的宗教信仰,享有等同于君权的崇高地位。出生在萨尔茨堡,并在此度过了短暂生命前三分之二的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便是一位沐浴着天主圣光的虔诚教徒。
        从17岁在父亲的安排下担任主教的宫廷乐师,到1781年正式与之决裂迁居维也纳的八年间,天性乐观的莫扎特曾不止一次试图挣脱教会严苛的束缚,完成大量奉制创作后,他会兴致所致地为钟爱的小提琴谱写协奏曲,亦会约上三五知己合奏一段室内乐或自己擅长的键盘曲,更会趁着出游的契机,将自己的歌剧作品献于世人。只有自由翱翔在天际的鸟儿,歌声才最婉转动人。然对于心中怀有虔诚信仰的莫扎特,即便是那些最令人感到乏味的圣乐作品,亦被他以非凡才思赋予了最美的韵律和气质,愉悦感官,净化心灵。
        四声部合唱曲「忏悔者的庄严晚祷」,完成于莫扎特辞去教廷职务前的1780年,为萨尔茨堡大教堂礼拜仪式而作,结构上完全沿用了前一年创作的「安息日庄严晚祷」(K. 321),前五段分曲唱词取自「诗篇」章节(Ps. 110-113,117),第六段“尊主颂”以欢悦氛围收束全篇。推荐其中最为著名的第五段,女高音声部以花腔式咏唱引出,随后将旋律交由合唱并融入其中,虔敬安宁中渐入博大深邃的至美境界。

唱词大意:
哦 赞美吾主
万国啊 赞美他
万民啊 赞美他
赞美他的无上慈悲与仁爱
主的真理 永世长存
荣耀归于主
阿门

演唱: 重音合唱团***
        (Accentus)
演奏: 岛屿管弦乐团***
        (Insula Orchestra)
指挥: 劳伦丝·伊奎尔比***
        (Laurence Equilbey)

Ola Gjeilo Voces8、Ola Gjeilo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欧拉·耶罗「天主是爱」 
(Ola Gjeilo: Ubi Caritas)

唱词拉丁语原文及中译:
Ubi caritas et amor, Deus ibi est.
何处存仁爱,天主便常在;
Congregavit nos in unum Christi amor.
天主之仁爱,聚你我血脉;
Exsultemus, et in ipso jucundemur.
慑主之威严,悦主之愉快;
Timeamus, et amemus Deum vivum.
愿主之仁爱,与你我同在;
Et ex corde diligamus nos sincero.
教你我互爱,更以诚相待 。
Amen!
阿门!

合唱: Voces8*** 
钢琴: 欧拉·耶罗(Ola Gjeilo)***         

Fauré: Requiem; Pavane Daniel Chorzempa、Rotterdam Philharmonic Orchestra、Gabriel Faure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弗雷「安魂曲」 
第七段: 升入天堂 
(Fauré: Requiem in D minor, Op. 48- VII. In Paradisum)

害怕死亡的人,正是由于在他们想象中死亡是空虚和黑暗,是因为他们没有看见真正的生命。
                       --托尔斯泰「天国在你们心中」

        完成于1887年的「D小调安魂曲」,其七乐章的宏大篇幅位居加布里埃尔·弗雷(Gabriel Fauré 1845.5.12-1924.11.4)一生作品之最,传统追思弥撒中令人恐惧的“震怒之日”(Dies irae)仅藉多年后修订版中虔敬的圣咏“耶稣颂”(Pie Jesu)作补充,末乐章则以罗马天主教下葬仪式上超度亡灵所咏唱的“升入天堂”(In paradisum)作为祈祷逝者安息的永恒回响,温馨中弥漫着抚慰心灵的力量,舒缓中传递出渴盼救赎之希望,对天国欢乐之美好向往教人已然忘却死亡的阴郁,在摇篮曲般的安详与宁静中步入重生之门......
        由于教会的严格限制,该作于次年1月在巴黎玛德莱娜大教堂之首演未安排女歌手,而仅以童声担纲女声声部的唱段,直到其被移植到音乐厅等世俗场合演出,随着扩大的乐队及合唱声部,清亮高亢的女高音才真正将听者引入柔美光辉之极乐境地。尽管常被后世视作弗雷对逝去双亲的祭奠之作,然而简洁的乐曲构架下所蕴含的深邃情感,却早已解答了人类对于死生、信仰的一切疑惑,在音乐和宗教层面上,对生命的意义作了最为精妙的解读。1901年,「D小调安魂曲」以作曲家本人的最终修订稿出版,这也是23年后在作曲家葬礼上所演绎之版本。

唱词大译:
愿天使接引你升入天堂,
愿殉道者接受你的到来,
并带你至圣城耶路撒冷,
愿你在天使的合唱声中,
同拉扎鲁斯永享这安宁 。

合唱: 荷兰广播合唱团*** 
         (Netherland Radio Choir)
演奏: 鹿特丹爱乐乐团*** 
         (Rotterdam Philharmonic Orchestra)
管风琴: 丹尼尔·科尔赞帕*** 
            (Daniel Chorzempa)
指挥: 让·富尔涅
*** 
         (Jean Fournet 1913.4.13-2008.11.3)

Handel: Messiah Sir Colin Davis、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London Symphony Choru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亨德尔 清唱剧「弥赛亚」
第一部分合唱: 婴孩为我们而诞生
(Messiah- Part I: 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弥赛亚”(英语译作: Messiah)在希伯来语中表示“受膏者”,即受上帝之托完成特殊使命之人,《新约》中,以“基督”(希腊语: χριστος)一词替代前者,而上帝之子耶稣正是基督教所认为的人类救世主。乔治·弗里德里克·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3.5-1759.4.14)完成于1741年的清唱剧「弥赛亚」,便是以耶稣基督降生、受难、复活为线索,赞颂基督无私奉献之精神,整剧唱词摘录自《圣经》,以四声部独唱(SATB)加合唱辅之以室内乐团伴奏。
        三部分53首分曲,亨德尔仅以短短24天便完成了乐谱,这在今日看来可谓“神速”的创作周期,在委约频频之当时却只道寻常,除去繁赘的乐器分谱填写可由誊抄者代劳之外,将自己或同时代作曲家即有之素材巧妙借用,亦不失为省时妙招,虽有偷懒之嫌,处理得当却也能事半功倍,比如推荐的这一合唱段落,曲调便是来自作曲家同年刚完成的一阕意大利语二重唱"Nò, di voi non vo'fidarmi"(HWV 189)之开头部分,换之以交替起伏的合唱方式,人类目睹救主降生之欢呼和喜悦在上行音阶中渐至顶点。
        亨德尔在有生之年,曾对「弥赛亚」进行多次修改,以配合不同的演唱者及演出场合,却多以小规模室内乐团和不足20人的合唱编制来演绎。18世纪后期,各类大型仪式出于声势营造之需,使参与该部作品演出的人数呈逐渐扩大之倾向,动辄好几百人的乐团及演唱者编配,令艺术效果渐离创作初衷,和谐之美变得扭曲而不真实。物极必反,20世纪本真浪潮下对作品本质内涵的重新审视,带来了音乐解读方式的必然回归,以现代乐器结合原始乐谱,以及纯粹的时代乐器演绎,日趋成为主流。推荐的66年LSO录音版本当是这部传奇巨作掇菁撷华之典范,现代管弦乐团的标准编制与适度的合唱音量在独唱声部的润色下,散发出轻盈而不失瑰丽的巴洛克气质。

唱词大意: (邹仲之 译)
因为有一个婴孩为我们诞生了,
有一个男儿被赐予了我们,
他将肩负王权,
他将被称为神奇的谋士,
全能的上帝,永生的父亲,和平的君王。

合唱: 伦敦交响合唱团*** 
         (London Symphony Chorus)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科林·戴维斯爵士*** 
         (Sir Colin Davis 1927.9.25-2013.4.14)

Pergolesi: Stabat Mater, Laudate pueri & Confitebor Philippe Jaroussky、Julia Lezhnev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佩尔戈莱西「圣母悼歌」 
第十一段- 女高音/女中音二重唱: 免我身受水火焚炙 
(Stabat Mater: XI. Inflammatus et accensus ) 

        “圣母悼歌”是宗教音乐中最常见的形式之一,其旋律部分最早由天主教弥撒中的继续咏发展而来,文本部分则采用了13世纪意大利方济各会修士雅各布尼·达·托蒂(Jacopone da Todi)所作的诗歌,通篇20小节,每节三行,且按韵脚成对编排,描述玛利亚对耶稣受难之哀悼,“Stabat Mater”之名正是取自全诗第一句“Stabat Mater Dolorosa”(拉丁语字面意思:圣母痛苦侍立)。
        西方音乐史上为“圣母悼歌”谱过曲的作曲家逾百,光报得上名号的就不下十人,从文艺复兴的Palestrina到20世纪的Arvo Pärt,曲调虽各异,却记载着乐史的变迁,诉说着人类在宗教光辉下对于仁慈之爱的永恒追求。乔瓦尼·巴蒂斯塔·佩尔戈莱西(Giovanni Battista Pergolesi 1710.1.4-1736.3.16)的这部「圣母悼歌」,完成于他短暂生命的最后时刻,肢体残疾加上病魔缠身,却丝毫没能削弱他顽强的意志力和创作欲,在波佐利的一座隐秘修道院中,这位饱尝人世磨难的天才,将他最后的气息化作音符的绝唱,传达着对于生命的敬畏和信仰的虔诚,而其感人之处,恰是来源于人类在绝望无助,祈求救赎时的情感共鸣。上帝把最美的旋律赐予了那些心怀感恩而又志存高远之人,却教无数庸碌之辈耽于俗念,对他的教诲充耳不闻…… (来日方长,更多关于“圣母悼歌”之赏析,留待日后分享,有缘者终得偿所期。)

拉丁文唱词及译注:
Inflammatus et accénsus(Flammis ne urar succénsus)
Per Te, Virgo, sim defénsus
In die iudícii
免我身受水火焚炙
赐我蒙受圣母庇护
在我接受审判之日
Fac me cruce custodiri(Christe,cum sit hinc exire)
Morte Christi praemuniri(Da per Matrem me veníre)
Confoveri gratia(Ad palmam victóriæ)
教十字架捍卫我(基督,赐我远离尘世)
基督之死武装我(赐我沐浴圣母慈恩)
主的荣光泽披我(佑我得到胜利光荣)

女高音: 尤利娅·列日涅娃*** 
             (Julia Lezhneva)
假声男高音: 婓利佩·贾洛斯基*** 
                    (Philippe Jaroussky)
合唱: 瑞士广播合唱团** 
         (Coro della Radiotelevisione Svizzera)
演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
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

Meditation Elina Garanc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瓦维洛夫「圣母颂」
(V. F. Vavilov: Ave Maria)

        这首旋律深情感人的「圣母颂」(Ave Maria)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被错误地归在裘里奥·卡契尼(Giulio Caccini 1551-1618)的名下,以至于绝大多数古典乐迷都只将其记作“卡契尼圣母颂”,以区别于Schubert和Bach/Gounod的同名作品。
        该曲真正的作者 弗拉基米尔·费奥多罗维奇·瓦维洛夫(Vladimir Fyodorovich Vavilov1925.5.5-1973.3.11)一生都在苏维埃社会主义的体制下度过。自莫斯科音乐学院毕业后,主修古典吉他与鲁特琴演奏的他一直醉心于早期音乐形式的探索与研究,并常以文艺复兴及巴洛克时期音乐家的名义发表自己创作的作品,其中不少曲调更是被填上歌词,成为流传甚广的经典佳作。这首传唱度颇高且拥有众多录音版本的宗教咏叹调,是作曲家在1970年以“无名氏”之名发表,同时收录于前苏联唱片厂牌“Melodiya”发行于当年LP上的一首声乐曲,此后,一位参与录音的管风琴师却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对外宣称该作源自“新发现的曲谱”,并将曲作者标注为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更迭期的意大利作曲家Giulio Caccini,1987年,经由著名的俄罗斯女中音歌唱家伊琳娜·阿尔希波娃(Irina Arkhipova 1925.1.2-2010.2.11)演唱后,这首充满浓郁宗教气氛与世俗情结的声乐曲目迅速传遍全球,宛若一阕虔诚的内心祷文,褰起每一位聆听者灵魂深处最为原始的情感共鸣。
        瓦维洛夫一生籍籍无名,早在该曲风靡之前的1973年,便于贫病交加中走完了他短暂的47年人生。多年后,当被问及父亲生前为何不将作品署上自己名字时,作曲家的女儿给出了发人深省的回答:“我的父亲深信,一个如他一般毫无背景、默默无闻的音乐家,是绝不可能获得作品发表的机会,而他,却无比渴望自己创作的音乐能被世人听到,故而,他选择了将这份常人无比看重的荣耀留给了前辈音乐大师们......”

演唱: 艾琳娜·嘉兰查***
         (Elīna Garanča)
演奏: 德国萨尔布吕肯凯泽斯劳滕广播爱乐乐团***
         (Deutsche Radio Philharmonie Saarbrücken Kaiserslautern)
指挥: 卡雷尔·马克·奇琼***
         (Karel Mark Chichon)

Vivaldi - Gloria/ Magnificat Andrew Parrott、Taverner Choir、Taverner Players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D大调荣耀经」
第一分曲: 荣耀归于至高无上的主
(Gloria, RV 589 - I. Gloria in excelsis Deo)

        从音乐表现的创新性而言,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无疑是整个巴洛克巅峰时期最值得称道的人物之一,这不仅缘于其对于器乐协奏曲构架之确立,更在于蕴含在他作品中给人愉悦的勃勃生机。
        与许多同时期的作曲家一样,维瓦尔第的绝大多数作品连同他的名字在其死后便很快被人遗忘,幸亏20世纪初兴起的古乐复兴运动,才使得那些被尘封百年的卷帙手稿得以重见天日,并以最本真之面目焕发出经典的魅力。「荣耀经」,“红发神父”宗教音乐中最具代表性之作品,地位堪与其世俗作品中的「四季」相提并论,庄严而虔诚的宗教题旨下,是丰盈的器乐伴奏同华丽的声乐技法间的极致平衡,大量半音化的乐句处理更是作曲家领风气之先及创作风格日臻成熟之反映。现今人们提到的「荣耀经」(D大调)通常是指维瓦尔第在任职于威尼斯的孤女音乐学校时(推测为1715年前后)所作的三部同体裁圣咏曲集(RV 588/589/590)之次篇,那时的作曲家已经逐步开始他的歌剧探索,故而,亦可推断其在同一体裁上的重复创作,或有借用康塔塔形式琢磨歌剧艺术之嫌,却也无意中教人窥见这位“心有旁骛”的主之仆人在音乐创作上的多才多艺!
        整部作品由12个唱段组成,独唱与合唱相互穿插,在快慢相间的节拍变化中,「圣经」“天使之歌”中世人对于基督降临的喜悦和赞颂在器乐及人声的和谐交织中完美传递,引导心灵归于信仰之虔诚如一!

Tips: Virgin veritas是Virgin Classics(维珍古典)注册于法国的唱片标牌,隶属于1972年成立于英国的Virgin Records(维珍唱片),自88年诞生之始,便致力于早期音乐之发掘和复古演绎的推广,旗下曾集合了一大批优秀的中生代欧洲演奏家,在文艺复兴音乐和巴洛克以及古典宗教圣咏的曲目演录上,有着相当的权威性。品牌于90年代被出售给EMI Classics,并在2012年随着EMI的破产,其商标所有权被环球唱片收购,历年录音版权则归入华纳唱片之资料库。

合唱: 塔弗纳合唱团***
         (Taverner Choir)
演奏: 塔弗纳演奏团*** 
         (Taverner Players)
指挥: 安德鲁·佩洛特*** 
         (Andrew Parrott)

Rachmaninov - All-Night Vigil Latvian Radio Choir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拉赫玛尼诺夫「彻夜祷」
第八段: 赞美吾主之名
(All-Night Vigil, Op. 37: VIII. Praise the Name of the Lord) 

        俄罗斯东正教自拜占庭时期开始,便有在主日举行守夜祈祷的习俗,修道院中的仪式从礼拜日前一天(周六)夜晚开始,持续至次日早晨结束,大致包括主祭者诵读祈祷文、教士和信徒之响应以及唱诗班对祈祷文之咏唱等环节。不同于罗马天主教廷自巴洛克时期开始所普遍采用的康塔塔(器乐伴奏人声)形式,俄罗斯的宗教圣咏一直遵循阿卡贝拉(无伴奏人声)的传统,严格禁止由器乐声响产生的华美音效,仅仅将音乐的作用限制在对于祷文的宣读和内心虔诚之表述。
        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 1873.4.1-1943.3.28)自幼便常随祖母参加各类教会仪式,对于古老圣歌旋律耳熟能详,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后,更在Stepan Smolensky(该作品题献对象)指导下研习了俄罗斯古圣歌及其记谱法。1914年,一战爆发,沙皇俄国政局内外交困,风雨飘摇。完成于次年初的这部四声部「彻夜祷」便是拉氏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谱就,分曲编排上借鉴了早前柴可夫斯基之同名作品(Op. 52),通篇15阕唱段以斯拉夫语演唱,强调合唱表现之同时,亦在部分乐段缀以独唱,旋律采用了兹纳梅尼(Znamenny)、希腊(Greek)和基辅(Kiev)等三种不同圣歌体之风格,此外,在某些唱段选用作曲家的模仿创作,以近代古典创作中的和声、织体结构与对位法配合古调节奏的抑扬顿挫,于饱满深沉中体现出合唱精巧细腻的艺术效果,最大程度上还原了这种古老声乐形式在俄罗斯宗教和音乐史上的真实原貌,更传递出一个伟大民族深植于信仰之下的那份纯洁而深邃的精神本质。
        同年3月10日,该作首演于莫斯科,即大受好评,但是不久后爆发于国内的政治革命,很快将其归为陈腐而落后于时代的宗教音乐代表,并将其打上旧体制的烙印而加以否定。然而,时间终将还历史于清白,优秀的人类文化遗产终将闪光,这部位列作曲家本人最喜爱的两部作品之一的经典名作(第五曲“主,让您的仆人平静离去”被拉氏指定于自己葬礼上演唱),在1965年后,逐渐被前苏联当局解禁,众多俄罗斯乐团都留下了珍贵录音,此后,越来越多的“西方”乐团亦竞相诠释,更使得作品音乐地位和国际影响力日益攀升。推荐这版发行于2012年的演录,由成立于1940年的Latvian Radio Choir带来,SACD的音质与纯正浓郁的民族风格,可谓近年来该作不可多得的精彩演绎。

专辑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演唱: 拉脱维亚广播合唱团*** 
         (Latvian Radio Choir) 
指挥: 西格瓦兹·克拉瓦*** 
         (Sigvards Kļava)

Paradisum: Serene Sacred Songs Emma Kirkby、The Academy of Ancient Music、Christopher Hogwood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维瓦尔第 经文歌「圣殿中的努拉」
(又译: 人间需要真正的和平)
第一段: 咏叹调
(Nulla in mundo pax sincera, RV 630: I. Aria) 

        经文歌(motet)在其出现之初的中世纪,多为无伴奏且旋律简单的素歌形式,拉丁文的「圣经」是其无可取代的唱词。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分别为经文歌在旋律结构和语言选择上开辟了新的道路--复调音乐的大量运用以及拉丁语之外如法语、德语等语种的唱词编写,在丰富音乐表现力之同时,更逐渐揭下其神秘的宗教面纱,使其登上前所未有的辉煌顶峰。进入巴洛克时期,独唱声部与器乐伴奏的引入,则使得这种古老的声乐表现形式呈现出风格上的多样性和艺术上的成熟性,更推动了康塔塔及弥撒等诸多圣咏形式的发展。
        相比较巴赫六部motet作品的阴沉严肃,同时期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在这一体裁上的创作倒是令人为之一悦。几乎于其花甲之年才完成的这部独唱经文歌「圣殿中的努拉」,当是“红发神父”众多宗教作品中最为著名和优美的一首了。意大利歌剧中典型的抒情唱法被作曲家娴熟嫁接到整首作品三个段落中,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籁女声在袅袅弦音的映衬下,唱出了超越一切教义的世俗真理,深情赞美救世主无私奉献之余,亦虔诚地渴盼希望之曙光涤尽人间的罪恶与沧桑......

第一段咏叹调拉丁文唱词及中文大意:
Nulla in mundo pax sincera
sine felle; pura et vera,
dulcis Jesu, est in te.
世界充满欲望苦痛
人间需要真正和平
主之仁爱常伴于胸
Inter poenas et tormenta
vivit anima contenta
casti amoris sola spe.
肉体惩戒磨难之中
灵魂升华摆脱平庸
纯洁之爱唯一所从

演唱: 艾玛·柯克比***
         (Emma Kirkby 1949.2.26- )
演奏: 古乐学院乐团***
         (Academy of Ancient Music)
指挥: 克里斯托弗·霍格伍德***
         (Christopher Hogwood 1941.9.10-2014.9.24) 

Julia Lezhneva - Handel Il Giardino Armonico、Julia Lezhneva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亨德尔 清唱剧「弥赛亚」之
第一部分女高音咏叹调: 锡安的儿女喜悦欢欣
(Messiah, HWV 56 - Part I/18: Rejoice greatly, O, daughter of Zion)

        清唱剧(Oratorio)是一种包含了乐队、独唱与合唱声部的大型音乐体裁,其源起和兴盛得益于歌剧在意大利的风靡,鲜明的宗教题材表现和演出场合限制,使之有别于注重情节设置与人物塑造的后者。真正将清唱剧带向艺术顶峰的作曲家是乔治·弗里德里克·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2.23-1759.4.14)和他的「弥赛亚」。
        1741年,歌剧作品在英伦已逐渐失宠的亨德尔偶然间拿到好友查尔斯·詹宁斯(Charles Jennens)依据「圣经」内容撰写的清唱剧脚本,救世主的高尚情操立刻激发了这位虔诚基督徒的创作灵感,于是思如泉涌般地在24天内闭关完成了这部注定流芳百世的巨作。整部作品藉SATB(女高-女低-男高-男低)四个独唱声部与合唱声部搭配双管制乐队编制,用上中下三部53首分曲之篇幅,叙述了耶稣基督的预言和降生、耶稣受难和信徒的悲叹、耶稣复活和人们的赞美。英语唱词虽不如意大利语那般富有歌唱性,亦不具拉丁语的神秘深邃,却也在深谙意语歌剧的作曲家之醇熟编曲技法上,兼容了宗教音乐的庄严神圣及世俗声乐作品独有的甜美抒情,大量美声演唱技法的运用更是在提升欣赏性之同时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种种原因让当时接连受挫于英国演出市场的亨德尔选择了都柏林作为「弥赛亚」的首演地,观众的热烈掌声确实令作曲家享受到了暌违已久的成功喜悦,相比之下,1743年春的伦敦首演却反响平平,人气低靡。该剧真正广为人知则是缘于多年后,越来越多的节日庆典和宗教仪式对之的借用,当然作品本身的艺术魅力仍是其战胜岁月风尘的至关要素。
        足本的「弥赛亚」在当今的上演乃不多见的盛事了,但其中的众多精彩唱段却是音乐会上的常演曲目,首当其冲的大合唱"Hallelujah"自不必说,其通俗性使之几成清唱剧之代名词。推荐的这曲出自第一部分之18分曲,描述信众对于救世主到来的期冀和喜悦,由女高音担任咏唱,花式唱腔的点缀,极大地丰富了情感表现力,即便是不谙教义的平凡听者亦能随之喜悦欢欣!

唱词(附中文大意)
Rejoice greatly,O, daughter of Zion.
欢欣喜悦吧 锡安的儿女们
Shout! O, Daughter of Jerusalem! 
欢呼雀跃吧 耶路撒冷的儿女们
Behold, thy King cometh unto to thee!
看呢 你们的主驾临这里 
He is the righteous saviour, and he shall speak peace unto the heathen.
他是公义的救主 必向列国讲和平

女高音: 尤利娅·列日涅娃** 
            (Julia Lezhneva)
演奏: 和谐花园*** 
         (Il Giardino Armonico)
指挥: 乔瓦尼·安托尼尼*** 
         (Giovanni Antonini)

Mozart: Requiem in D Minor Sergiù Celibidache、Münchner Philharmoniker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莫扎特d小调安魂曲,作品626号:继叙咏之流泪之日
(Requiem in d minor, KV 626: III. Sequenz: Lacrimosa)

        1791.12.5--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生命的终点,这位人间缪斯一生音乐创作的休止符最终戏剧性地落在其未完成之作--d小调安魂曲(KV 626):流泪之日(Lacrimosa)的第八小节之上。这部受托于他人为悼念亡妻而作的弥撒曲(Mass)更是冥冥之中成为了作曲家自己的安魂曲,莫扎特的遗孀康斯坦策委托莫扎特的学生弗兰兹·萨维尔·绪斯迈尔(Franz Xavier Süßmayr 1766.7.22-1803.9.17)续写并完成了未完成部分,其因只为领取余下的稿酬,让人不禁唏嘘,作曲家的神性光环毕竟未能战胜人世的现实凄凉......
        尽管后世对于这部莫扎特临终作品猜测纷纷,附会频频,然就作品本身深邃的宗教内涵及由此延伸的世俗情感与人性思索而言,d小调安魂曲却无疑仍应位列其一生最伟大作品之首。或是在晚期作品甚至说成熟时期作品中时时挥之不去的阴郁情绪的积蓄与喷发,临终之时的莫扎特似乎彻悟到人生无尽的苦难与死亡之不可逃避,故将自己对主的虔诚与敬畏化作了最痛彻心肺,悲天悯人的末世之音--教世间一切苍生涕泣动容却又坦然笑对的上帝之声,从容地感召于主的召唤并回到自己的来时之所;泪水干涸之时所见便是欢乐;死亡超脱之日所得便是永生......
流泪之日:
悲泣之日到来,
复生在灰烬之中;
罪人受到审判,
祈主宽恕他们;
仁慈的耶稣吾主,
赐他们以安息。
阿门!
        流泪之日(Lacrimosa),天使为即将迈向天堂的莫扎特洒下的泪水?莫扎特向人世凄凉遗下的一声最后的叹息?或是......

ps:演奏--慕尼黑爱乐乐团(Münchner Philharmoniker)
     合唱--慕尼黑爱乐合唱团(Münchner Philharmoniker Chorus)
     指挥--塞尔吉乌·切利比达克(Sergiu Celibidache 1912.7.11-1996.8.14)

© 古水 | Powered by LOFTER